读远 > 都市小说 > 一不小心成神豪 > 第123章 打脸计划
    “对啊!是两个小时后才打的电话。不是考虑到女生出门要化妆什么的,时间要得久吗?反正三哥也没有什么事,那就等着呗。”

    “嗯,索得实勒!对了,史莉莎都说了什么?”

    “她只说了一句‘我们不合适,拜拜,祝你好运!’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没说原因?”

    “没有!”

    “那三哥有没有再打过去?”

    “打了,不接!”

    “那你在女生宿舍外等她,是出于什么目的?”

    “啊?这个你也知道?老实交待!你是不是跟踪我了?”

    “跟踪?哈哈,三哥又想多了!”

    ……

    任逍遥的话,让直男纪红尘半信半疑:“说你跟踪我吧,确实冤枉你了。毕竟,你一直都呆在宿舍。但要说没有跟踪,我的一举一动你又为何知道得如此清楚?”

    “因为我了解三哥啊!”

    “就这么简单?”

    “那还要怎么滴?就这么简单!本大仙掐指一算,就将三哥的现实状况和所思所想了解得不离十。”

    “我信你个鬼!”

    “真不信?”

    “真不信!”

    “好!那就再给你当场表演一下…据我推测,三哥现在有两个念头,不知对也不对?”

    “嗯?你小子还真有一套?说说看,是哪两个念头?”

    “一是喝酒,一是找史莉莎问个究竟。”

    “啊?真有这么神?厉害厉害!今天才发现四弟还有这个功能,你是现代版的福尔摩斯么?”

    “福尔摩斯?那我就比不上了喽哦!”

    “不管怎么说,反正我感觉今天的四弟有些不对劲!”出身神秘的纪红尘,感觉还真不是一般的敏锐。

    “哪里不对劲了?”

    “感觉有些高深莫测!”

    ……

    “好吧,既然三哥已经起疑,那我还是坦白从宽吧:其实这些时日以来,我已经有了一个成熟的想法!当然,现在还要加上一个,也就是说有两个想法。”

    “说来听听?”

    “这个一会儿再说,我先得打消三哥那两个念头。‘药不医假病,酒不解真愁’。酒多误事,还是少喝的好。至于史莉莎,就此视为匆匆过客吧。”

    说到正事,任逍遥倒也一本正经。

    “酒,哥可以少喝,甚至不喝。可是这史莉莎,哥是真心舍不得啊!”

    “强扭的瓜不甜,人家既然已提出分手,又何必厚颜纠缠呢?再说了,天涯何处无芳草?”

    “说得轻巧,像棵灯草。四弟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看对眼的,怎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呢?”

    纪红法的心结,显然一时半会难以解开。

    ……

    “当然不能就此作罢!既然史莉莎如此无情,咱也不是好欺负的,就得狠狠地把脸打回去不是?”

    任逍遥话音刚落,纪红尘立即连连点头符合:“着啊!哥也是这么想的。”

    “那三哥准备如何实施这打脸计划呢?”

    “堵住她,质问她。”

    “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啊?”

    “没有然后了?就这样完事了?”

    “对啊!没有下回分解了。好男不和女斗!总不能当众骂她一通,打她一顿吧?”

    “逆天系统”画外音:是条汉子!不过,还真是缺心眼。

    ……

    “三哥这样做,我觉得不爽快!很不爽快!!除了自己给自己添堵之外,根本就是毫无意义。”

    “嗯嗯,四弟这话说到我心坎上去了!可是,除了打骂以外,哥还能做什么?强了她?显然不能,犯法的事绝对不能做;散布谣言,背后中伤?这不是哥的风格;死缠烂打,‘磨’到她回心转意?哥没有这么厚的脸皮。”

    “三哥的考虑很有道理,打不得、说不得、伤不得、强不得、缠不得…确实只能放弃了。”

    “所以,哥现在只想找她问个清楚明白,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和我分手?问,总可以的吧?”

    “问不得!”

    “啊?连质问都不行的么?”

    “不是不能问,而是一问你就输了,而且是输得体无完肤!堵住她逼问,除了让她难堪、让别人看笑话以外,三哥能得到什么?义愤填膺之下,说不定还会做出遗憾终生之事。”

    任逍遥的话,让纪红尘陷入沉思之中。

    ……

    半个小时后。

    纪红尘抬起头:“四弟刚才那段话,后面那几句我非常赞同。既然史莉莎已经做出分手的决定,而且连电话都不接,说明她不是一时冲动。去找她当面问个明白,确实没有多大必要。至于前面几句,哥却不敢苟同!”

    “怎么说?”

    “局面都这样了,难道哥还没有输?”

    “如果三哥像那些承受力弱的失恋者一样,自暴自弃、借酒浇愁,那就真的输了!”

    “嗯,哥还真有这个打算。不然呢?装作若无其事?我没有那么神经大条,而且也不善于伪装。”

    “这个我知道,三哥就是一名如假包换的直男!”

    “对了,四弟刚才不是说要把脸打回去么?面对这个‘打不得、说不得、伤不得、强不得、缠不得、问不得’的局面,还怎么打她的脸?”

    “山人自有妙招!”

    任逍遥一脸笃定之色,一副高深莫测之态。

    ……

    “我承认,四弟已成功吊起了哥的胃口。这下满意了吧?这下可以说了吧?”

    论沉稳度,纪红尘远远不及任逍遥。

    “说到妙招,就要接续我之前说的两个想法了。”

    “嗯嗯,别啰嗦了!有什么话赶紧往外倒吧。”

    “三哥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见纪红尘终于将自己当成最后一根可以依仗的稻草,任逍遥方才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也就是两个想法。

    ……

    第一个想法,让“肌肉”变强。

    打铁还需自身硬。

    自己强才是真的强。

    说服纪红尘配合自己,就此踏上“神医”之路。

    按照“逆天系统”的说法,在任逍遥成为名医后,当然需要一个信得过的得力助手----病人情况的登记和梳理,发送治疗处方和注意事项,核实接收报酬等。

    这些,都将是助手的活。

    难怪,“逆天系统”说纪红尘对任逍遥很重要。

    这简直比高级助手还高级啊!

    除了看病、开处方外,其他的一切事务都由他包圆了!

    在任逍遥“肌肉”变得强壮后,作为“神医”身边的人,自然也会沾些“神气”。

    那个时候的纪红尘,岂可再等闲视之?

    什么样的女票还不能手到擒来?

    “以自己的极度优秀,让史莉莎深度后悔。”

    这,就是任逍遥给纪红尘制定的打脸计划之一!

    ……

    第二个想法,梦佳丽配对纪红尘。

    自从新生入学报到时,与大红鸡冠头“红发魔女”梦佳丽相识之后,任逍遥就再未与她有过私下接触。

    “一起看场电影”的相约,也迟迟没有兑现成行。

    这一情况让任逍遥很是诧异:整个大一,自己完可以用如日中天来形容,已经占据“先手”的她,为何不趁机约会自己、发起猛烈攻势呢?

    难道她打算欲擒故纵?

    或者是故弄玄虚?

    通过一年来有意无意的了解,洁身自好、不喜跟风、不畏强权的梦佳丽,让任逍遥很感兴趣。

    若不是专情于冷若霜,若不是信守对两大校花承诺----绝不在大学期间沾花惹草,他还真想对这个有趣的大美女逗弄一番。

    ……

    一方是让自己颇为欣赏的妙人,一方是自己最好的兄弟。按照“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古训,任逍遥当然愿意撮合他们。

    他的打算是----

    “神医二人组”名气渐响之后,纪红尘必然不再沙雕。

    事业有成,加上漂亮无匹的外观,以及不弱的身手。那样的纪红尘,委实很有吸引力。

    届时,自己出面做月老,将比史莉莎更优秀的梦佳丽,介绍给好哥们纪红尘。

    “用梦佳丽这朵优质的花,打史莉莎那张势利的脸。”

    这,就是任逍遥给纪红尘制定的打脸计划之二!

    ……

    “校园无处不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这句话,是任逍遥劝说纪红尘时,说得最为铿锵有力的一句。虽然,他自己为了单恋一枝警花,拒绝了无数的校园芳草,但纪红尘却无可辩驳。

    谁让人家那“一枝花”是那么的惊艳呢?

    毫不夸张地说,那枝花完具备让人“冲冠一怒”的资本,完有理由做出“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举动,完可以让人坚信----人世间真有至死不渝的爱情…

    “花舞花落泪,花哭花瓣飞。花开为谁谢,花谢为谁悲。”

    “青春的园子里,花团锦簇,闭上眼睛,我只怕一瓣一瓣都是你”。

    这样脍炙人口的诗词,这样纯情无限的句子,也只有像冷若霜那样的绝色人儿才配拥有。

    但凡正常的男人,如果能拥有仙子一样的冷若霜,岂能不倾情待之?

    为她喜,为她悲。

    为她痴,为她狂。

    为她生,为她死…

    一句话,她就是你的整个世界!

    ……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纪红尘虽然对史莉莎是真爱,但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只能无奈低头。

    加之,任逍遥的劝导既充满诱惑,又很有说服力。

    既有创业计划,又有攻取目标,加上任逍遥“不打无把握之仗”的行事风格,让原本情绪低落的纪红尘,不由也有了几分信心和动力。

    至于任逍遥的创业、打脸这两大计划,能否实锤,纪红尘根本没有丝毫担心。

    因为,他知道任逍遥的来历背景!

    纵观整个常阳医科大学,恐怕也只有他一人知晓任逍遥的不一般。

    ……

    细心的朋友或许已有所猜测。

    没错!纪红尘,正是纪高峰之子!

    纪高峰获救之后,早将“逍遥岛上任逍遥”这几颗充满诗情画意的字眼铭记于心。

    秘密潜回的纪高峰,举家族之力,以非常隐秘的手段、以极其果断的方式,对谋害自己的对手进行了突然性、毁灭性打击。

    大获胜、扫清强敌之后,作为一族之长的纪高峰,这才召开家族长老会议,对自己之前的经历进行了详细阐述。

    ……

    最后,在纪家说一不二的纪高峰,当众侃侃而谈----

    “逍遥岛上的任家,就是我纪高峰的大恩人!无论如何,我们纪家都要与之交好。”

    “这个要求,不仅仅是因为任家是我的救命恩人,还有更层次的原因:那个少年任逍遥,以我的眼光来看,不出20年,绝对会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存在。”

    “从今日起,请三长老负责方位关注任逍遥的动静。务必在大学期间,让尘儿能与他近距离接触。最好在同一个班级,同一个宿舍。”

    “至于以后的发展,就靠尘儿自己努力了。”

    “为降低尘儿与任逍遥交好的难度,我提议将我纪家的医学宝典《神农本草经》拓印一份留为已用,原本则赠送给任逍遥。一方面感谢救命之恩,一方面作为见面礼、开门砖。”

    “我们纪家这几十年来,一直在走下坡路。主要原因,在于缺乏核心竞争力!”

    “武力算不得顶尖,做不到决战决胜;医药研究迟迟无法突破瓶颈,叫不响自己特有的品牌;集团生意处处受排挤,连生存都成问题;遍观年青一代,根本就没有天资出众之人…”

    “后劲乏力、后继无人的现状,如果再不求变,恐怕很难生存下去啊!”

    “对于一个大家族来说,求变既需要勇气,也需要机遇。勇气,我是有滴。机遇呢?目前也已出现。没错!就是任逍遥。”

    “只要尘儿搭上任逍遥这根线,我纪家这要死不活的现状,绝对会有大的变化。”

    “在此,我愿立军令状:20年后,如果纪家不能出人头地,不但我纪高峰立即退位让贤,尘儿也绝不染指族长之位!”

    “我的这些提议,不知各位长老以为如何?”

    ……

    纪高峰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语,让众长老面面相觑。

    片刻后,大长老率先开口:“退位让贤之类的话,我们暂且不谈。毕竟纪族长上任以来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可以说完没有私心,为了家族的发展尽心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