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一不小心成神豪 > 第9章 应该还没有死透
    老爷子匆匆逃离后,懵懂无知的郑风、蒋理、冯书凤、曾小波、孔猛、吕婉香等六人,兀自暗暗纳闷:第三条腿?大师兄怎么会有第三条腿?在哪呢?怎么从来没看见过?

    逍遥岛上总共只有四部手机,分别被任家四口霸占着,无论怎么恳求,都绝不让曾小波等人瞅上一眼,他们又哪能知道这些在网络上风行的潮词?只是偶而捡漏知道少许。

    因此,对于这一老一小的对话,他们听得似性非懂。

    至于那些成年人之间的话题,更是两眼一抹黑。

    一向喜欢粘着任逍遥的吕婉香,率先忍耐不住,抓着任逍遥的胳膊大摇特摇,连微微鼓起的胸脯被频繁触碰也浑然不觉,只顾一脸茫然的发问:“大师兄,你真有三条腿?”

    “呃,这个…那个…莫非你是传说中的巨婴?走,可爱的皮皮虾们,陪天下第一大帅锅抓鳕鱼去!”

    说完,任逍遥逃也似的往海边急奔,其狼狈模样,丝毫不输于任老爷子。

    “传说中的巨婴?皮皮虾?什么鬼!”曾小波、郑风等六人愣了片刻之后,见任逍遥已扑腾入海,只得无奈跟进。

    ……

    唯任逍遥马首是瞻的冯书凤、吕婉香,当然也是积极响应,然而刚刚起步,却被沈慕妮轻声叫住。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两个流着鼻涕的小屁孩,都已长成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

    看来,有些事必须得让她们知悉了。

    不然,像刚才吕婉香那样的窘境,恐怕还会发生。

    ……

    同龄的任逍遥,与四位师弟、两位师妹相比,为何对成年人的事,知道得如此清楚?

    原因自然在于无所不知的手机。

    当然,同住一屋的老爷子,也立下了“汗马功劳”。

    作为一名独身多年的鳏夫,任道远在意动之时,也会偷偷观看一些小电影、小视频,偶尔还会有所动作。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有一次老爷子正在激情澎湃之时,被半夜起身小解的任逍遥逮个正着。

    在任逍遥的软磨硬泡下,老爷子不得不“秘密”共享。一老一少,很快成为同道中人。

    如此奇葩的爷孙,放眼球,恐怕除了他俩之外,也是没谁了!

    ……

    话说任逍遥自己也有手机,为何偏偏要与老爷子共享?偏偏要打他的“秋风”?

    难道他有毛病么?

    哈哈,没有“卡路里”,你让他如何燃烧?

    任逍遥的手机,是没有包月费的未成年人卡,除了购卡时按要求充了20元话费以外,就再未充过一分钱,哪里看得了费用极高的小视频?

    因此,这个老铁其实没毛病!

    ……

    无声秋,残叶萧瑟饮暖酒。

    星辰灿,一众老小尽欢颜。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从来不会迟到的晨曦,很快驱走了夜的黑。

    整装待发的任逍遥、曾小波、郑风三人,再次被恋恋不舍的老爷子叫住训话。

    “此次磨砺机会殊为难得,你们三个小子要懂得珍惜!尤其是臭小子,一旦无法实现那三个小小的目标,就再也不回逍遥岛了,眼不见为净。”

    “过劳回也不行?”任逍遥还在皮。

    “不行!还是强势吃鸡,位出道吧,这事没得商量!”

    老爷子的语气斩钉截铁,前所未有的严肃。

    “此去,你们要侠义为怀,谨守本心,不忘初心,该出手时就出手;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切不可倚武好勇,更不可恃强凌弱!”

    “最后,爷爷送你们两句话,十二个字:行得正、坐得端,不惹事、不怕事。”

    ……

    分别在即,任逍遥很是难得的正经了一次,与曾小波、郑风三人确认过眼神之后,齐齐躬身拜谢:“谨遵爷爷教诲!”

    “赶紧滚吧!”洒脱无匹的老爷子,到底还是露出了其本来面目。

    “好嘞,咱这就滚!老头子再见,不要想我哦!嗯,恐怕是我自作多情了,你哪里会想我?毕竟,现在你独居一屋,完可以为所欲为了,哈哈!”

    “快滚!谁特么会想你了?”

    “好好,马上滚。妈妈再见,师弟师妹再见!”

    任逍遥用力的一挥手之后,当即转身大步离去,与并肩而行的任长生一样,竟然再也没有回头。

    而一起同行的曾小波、郑风两人,却是泪流满面,频频回头挥手。

    不过,眼角缓缓流淌的泪水,却将任逍遥表面上的坚强击得粉碎!

    虽然经常斗嘴,虽然貌似不尊,但任逍遥却与爷爷的关系最为亲近。

    就连生他养他的父母,也是有所不及。

    ……

    伤离别。

    离别伤。

    任逍遥那一挥手,带走的不仅仅是诸多的泪水,还有无尽的思念。

    不光蒋理、孔猛哭得泪湿满襟,沈慕妮、冯书凤、吕婉香哭得梨花带雨,就连任老爷子,也是泪眼朦胧,心头难受之极。

    挥手一别,不知归期何昔?

    今日一去,不知几多苦楚?

    然而,雄鹰终将搏击长空。

    如果不是蒋理、孔猛、冯书凤、吕婉香四人习武时日尚短,而且毫无读书天赋,此行绝对少不得他们。

    ……

    一艘速度极快的八人快艇上,其他三人都呆在舱内,只有任逍遥一人在甲板上顶风而立。那衣袂飘飘的模样,还真是几分帅气。

    第一次离岛的他,早就对大都市心驰神往的他,思绪宛如展翅雄鹰,在无垠的长空自由飞翔。

    正在速行进的快艇突然一顿,毫无防备的任逍遥一个前扑,险些一头栽入水中。

    好在他基础功夫打得很是扎实,迅速脚底用力,双足立即牢牢的钉在甲板上。以一个标准的前俯铁桥板,避免了俯冲进海水里的诸多狼狈。

    ……

    刚刚站直身体,一个浪头打来,一团黑影就在快艇左侧五米远的海水中的若隐若现。

    正在任逍遥疑惑不解之时,任长生也来到了甲板:“是一个黑衣人,先救上来再说,你去吧。”

    “好的。”任逍遥一面应答,一面拿起救生衣。

    “这么近的距离,还需要救生?直接去吧。”

    “呃…五米是不算远,但还要救人啊?”

    “你的眼力去哪儿了?那黑衣人手中还抱着一根圆木,不会借力么?算了,人家自己飘过来了。”

    ……

    原来,就在父子俩说话的间隙,又是一个浪头打来,将那黑衣人直接推到了快艇左侧两尺许。

    任长生立身快艇右侧以保持平衡,让任逍遥出手捞人。

    很快,黑衣人被打捞上甲板。

    诡异的是,随同他一起躺在甲板上的,还有那根圆木。

    任逍遥见那黑衣人一动不动,急忙伸手一探鼻息,尔后大叫道:“老爸,这人竟然还有微弱的气息,应该还没有死透,要不要救他一命?”

    “费话!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什么‘应该还没有死透’?人家根本没死,只是昏迷好不好?臭小子这表现,整一江湖初哥啊!就你这熊样,如何能够独挡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