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章 毒手
    清晨,一缕缕晨曦刺破苍穹,照射在丹药阁演武场上。

    空气清新,有些微的凉意。

    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杨凡挥汗如雨,浑身热气腾腾,正在努力修炼。

    “杨凡,杨凡,你在哪里?”

    一身崭新黄衫的丹药阁弟子肖锋兴冲冲而来,不顾演武场上许多早练人的讶异目光,到处寻找杨凡。

    “哦,肖锋师兄,你找我有事?”

    杨凡停止挥拳,拿起地上的毛巾擦去额头的汗水,朝着远处的肖锋喊道。

    肖锋,低品火灵根,武士四段修为,是丹药阁里的一个特殊存在,其人八面玲珑,为人处世很有一套,和丹药阁里许多师兄弟相熟。

    就是柳无尘柳阁主,也经常亲自吩咐肖锋办事。

    但杨凡很不屑,欺软怕硬,随风两面倒,墙头草一个,还很贪婪……

    不过杨凡也不能否认,在这个世界上,就这样的人活得滋润!

    “杨凡啊,你可让我好找!”

    肖锋亲热的和杨凡寒暄,仿佛俩人熟悉的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也是,自从知道杨凡在柳盈盈心目中的地位,肖锋一改常态,每次见面都自来熟,亲热的不得了。

    杨凡心中腻歪,面上不显。

    “杨凡啊,自从上次你试药后,炼丹室再也没有给你安排试药任务,兄弟对你够意思吧!”

    “不过,这次又准备炼制一种新丹药,培元丹,大补元气的丹药,据说也是柳阁主参研古方所得,今天开始炼制的,这种药没有危险性,药性十足,难得的机会,所以我推荐兄弟你去试药……”

    肖锋亲热的拍拍杨凡的肩膀,一脸的为难。

    “杨凡啊,你挂名丹药阁试药童子,也不能总不干活啊,所以兄弟我给你选择几个没有危险的试药机会,应付过去就行,说不定就和上次大牛一样,得了天大的好处呢!”

    “行,肖锋师兄的关照,小弟心领了,容后再报!”

    杨凡也知道,肖锋看在柳盈盈的面子上,对自己已经很关照了。

    作为一名试药童子,自己总不能依仗柳盈盈师姐的面子过一辈子吧。

    “我就知道,杨凡兄弟知情达理,够意思!”

    “那就过会儿炼丹室外见……”

    肖锋满意的离开。

    这次,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吧?

    盯着肖锋走远的身影,杨凡沉思,经过上次试药事件,南宫尚在丹药阁的威势已经大不如前,应该不会再有人甘冒大不韪陷害自己了吧。

    ……

    炼丹室外。

    杨凡沐浴后一身清爽的走进试药室,不断的抱拳行礼。

    “王师兄好!”

    “李师兄辛苦!”

    “感谢肖师兄照顾!”

    ……

    丹药阁路过的许多师兄也笑容满面,颔首回礼,令先来此处的两名试药童子惊爆了眼球。

    都说杨凡这小子走了狗屎运,得到柳盈盈柳师姐的青睐,看来是真的啊。

    居然得到了丹药阁这些一向眼高于顶的师兄们的普遍认可!

    “见过刘阳、李勇两位师兄!”

    刘阳、李勇和杨凡一样,是这次新炼制培元丹的试药童子。

    “杨凡师弟,最近修炼可有成效?”

    许多人都知道杨凡天生绝脉,不能开脉修行,也知道杨凡不肯善罢甘休,正在修炼凡俗武功。

    “呵呵,略有所得!”

    杨凡也心生欣喜,经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在体内凝聚出第一口内息,而且在不断的壮大。

    这一口内息,也没有被体内隐藏的怪兽排斥出体外。

    自己力一击,已经可达二百斤左右,在原有的基础上翻了一倍,若坚持下去……

    虽然比大牛差一些,但杨凡很有信心。

    “开始试药了!”

    丹药阁许多弟子开始忙碌起来,有人端来刚出炉的培元丹,有人维持秩序,也有人开始观察和记录……

    培元丹,是一种大补元气的高级丹药,能辅助修士修行,不同阶段的修士都能使用。

    新出炉的培元丹色泽艳红,殷红如血,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绝顶好药!”

    仅仅是丹香,就让杨凡心旷神怡,仿佛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

    培元丹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温润的热流流入腹中,散向四肢百骸,让杨凡开始陶陶然、熏熏然,感觉自己仿佛身轻如羽,飘飘欲仙。

    而身边的许多丹药阁弟子却犹如见了鬼一样,不可置信的盯着杨凡三人。

    杨凡、刘阳、李勇三人迷醉的笑脸上,不知何时开始蒙上了一层青灰的死亡颜色,眼角、耳朵、鼻孔和嘴巴里,开始不断溢出黑色的血液……

    这是药性强烈,还是培元丹有毒?

    这三人,眼看活不成了……

    试药室里开始乱成一团,也不怪这些弟子惊慌,每年试药都有不少的试药童子死亡,可这次死亡的试药童子里有杨凡啊,而且死亡的如此诡异!

    竟然不知道自己中毒,还露出诡异的迷人微笑!

    杨凡是谁?

    这可是柳无尘柳阁主的义子,柳盈盈小师妹视若眼珠子的义弟啊!

    是谁把杨凡请过来试药的?

    看我不打死他……

    许多人目光不善的看向了面如土色的肖锋,是你将杨凡喊来试药,你要负责!

    ……

    怎么办?

    肖锋也头大如斗,面如苦色,想死的心都有了。

    自己只是单纯的想讨好柳盈盈小师妹啊,没想到拍马屁一下子拍到马蹄子上了,竟然把小师妹最喜欢的小弟弟给搞死了,自己今后还有的好?

    肖锋只觉得自己今后的人生一片灰暗,再也没有了颜色。

    试药室里开始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之中。

    “咚、咚、咚……”

    有人迈步进入试药室,清晰的脚步声犹如战鼓一下一下的敲击在许多人的心头,让众人心头一缩。

    谁来了?

    “各位师兄师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道白色身影走了进来,却原来是南宫尚师弟进来了。

    许多人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不是柳无尘柳阁主或者小师妹柳盈盈……

    否则必降下雷霆之怒!

    南宫尚一身白衣胜雪,愈发存托的本人气质高雅英俊不凡,这是南宫尚最喜欢的颜色,因为柳无尘柳阁主也是这副装扮,宛如神仙中人。

    小师妹柳盈盈最喜欢!

    南宫尚缓慢的来到杨凡的身前,俯身仔细的观察,看到杨凡七窍中渗出的黑色血液已经开始凝固,看到杨凡已经彻底停止了呼吸,脸上还凝固着诡异的微笑,心中的满意到了极点,心中的快意也到了极点。

    杨凡,已经死了!

    杨凡,终于死了!

    哼,和我斗,你小子毛还嫩了点!

    南宫尚再三确认后,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块垒,心情舒畅无比,也暗自骇然!

    这神仙醉也太厉害了,只是一点点,就让这个臭小子无声无息的快乐的死掉,这种死法,好像有点便宜这个小子了。

    应该将其千刀万剐,让其痛苦惨嚎三天三夜后再死去!

    南宫尚眼底闪过一丝阴狠,心里又极度不爽。

    心愿已了,剩下的,就是应该如何善后了……

    “呀,杨凡小师弟怎么死了?”

    “今天是谁喊杨凡过来试药的?”

    南宫尚故意大惊失色,大喊大叫,许多弟子开始侧目,目光步调一致的齐刷刷的转向肖锋,愤怒的看向肖锋。

    “难道你不知道杨凡是小师妹最喜欢的弟弟吗?”

    “比亲的都亲!”

    南宫尚愤怒的朝着肖锋大喊。

    “你怎么能喊他过来试药?”

    “若小师妹知道了杨凡试药被毒死,该会如何伤心啊?”

    “肖锋师兄,你不应该啊!”

    许多弟子感同身受,身发寒,堂堂丹药阁里,难道就缺杨凡这一个试药童子?

    “肖锋师兄,若想不让小师妹伤心,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小师妹知道这件事情,对不对?”

    “对啊!”

    许多人恍然大悟,惊喜的看向南宫尚,都说最了解自己的人,要么是最亲密的朋友,要么是最恶毒的敌人对头。

    这里最了解小师妹的人,是南宫尚师弟啊!

    肖锋也恍然大悟,对啊,不让小师妹知道杨凡被药死这件事,不就得了。

    许多人的眼睛都开始亮了。

    肖锋眼神闪烁,又觉得不保险,万一有弟子去举报呢?

    自己还是得死……

    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要么,就一起死!

    保险点,就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倒葫芦撒不了油,杨凡啊,你既然死了,就死得其所吧,兄弟对不住了,要借你尸体一用。

    肖锋眼中凶光闪烁,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寒声说道。

    “要保守这个秘密,我们大家都要交投名状,这样我们才一条心,也不怕别人偷偷举报我们!”

    “投名状?”

    “对,就是我们大家都拔出长剑,对着杨凡的尸体刺一剑,这样若有人去举报,我们就说他也是杀死杨凡的人,反正杨凡死了,这叫死无对证!”

    话音刚落,肖锋就拔出长剑对着杨凡的尸体深深刺了一剑。

    “此举大善,肖锋师兄干脆果断,行大事不拘细节,乃大丈夫所为也!”

    “也算我一份!”

    南宫尚轻轻鼓掌称善,螳螂一声拔出身后长剑,也朝着杨凡的胸膛深深的刺了下去。

    刺不死你!

    哼,你这个臭小子,即使死了,我也让你不得安宁!

    “唰!”

    “唰!”

    许多人眼眸中闪过犹豫,也有人心有不忍,但最后都默默的拔出长剑,刺向杨凡。

    “哈哈,既然我们同坐一条船,就一起把这三个倒霉蛋扔去后山沟的深渊里吧?”

    肖锋心头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脸色也恢复正常,开始指挥众人搬运尸体。

    转身时眼角不经意间扫过,却发现南宫尚将剩余的三枚培元丹偷偷的一一的捏在手心,隐藏在衣袖里。

    “嗯,难道是南宫尚师弟暗中下的毒手?”

    “连杀三条人命!”

    “却让自己背了黑锅?”

    肖锋心脏骤然一缩,遍体生寒,心中对南宫尚生出了十二分的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