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一章 神奇的梦
    青阳宗后山背阴处,有一条狭长的山沟。

    山沟幽深,常年刮起阴冷的罡风,砭人肌骨,在山沟的最深处,还有一个看不到底的深坑,经常从里面冒出刺骨的阴煞之气。

    这些阴煞之气,能污染腐蚀修士的真气,极为邪恶,充满了怪异气息。

    正常人,都躲着走!

    这里就是青阳宗著名的死人沟,专门抛死尸的地方。

    据说这个深坑是一个万丈魔渊,连通一个恶魔的世界,但谁也说不准是不是真的,也不是没有人好奇的深入探测,但谁也没有见过这个人出来。

    最终,这成了一个禁忌的话题!

    青阳宗每年非正常死亡的修士,大都被扔进了这条死人沟里,尸骨无存,也包括丹药阁里一些猝死的试药童子。

    更是让这里阴气森森,成为绝域!

    这一天,死人沟里狂风呼啸,飞沙走石,烟尘漫天,一派末日景象,普通人在风暴中根本立不住脚。

    南宫尚、肖锋等丹药阁弟子顶着狂风,偷偷的将被毒死的杨凡、刘阳、李勇三人抬了过来。

    “咦,肖锋师兄,怎么这三人身上还有一丝温热的气息,难道还没有死?”

    怎么可能?

    肖锋不相信,眼眸中闪过一丝锐利的锋芒,再仔细的摸摸杨凡冰凉的手腕,心脏已经停止跳动,身上只有淡淡的余温。

    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肖锋心中不爽至极,低声喝骂。“就你事多,尼玛的人都快死透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快,把人扔下去,我们走!”

    这名师弟一缩脖子,有点委屈,我就说说,难道不行吗?

    “呼!”

    “呼!”

    “呼!”

    迎着狂风,杨凡、刘阳、李勇三人的尸体被一一的扔进了死人沟的这个魔渊里。

    三人的尸体快速坠落,渐渐沉入了幽深的魔渊里,再也不见了踪影。

    肖锋脸色铁青,心里感叹,杨凡兄弟,哥哥对不起了,谁让你斗不过南宫师弟呢。

    就连哥哥,都被摆了一道!

    “我们走吧!”

    肖锋在呼啸的狂风中轻拍手掌,仿佛抖落了身上不干净的东西一样,转身隐晦不明的看了傲立风头的南宫尚一眼,和师兄弟们一起转身离去。

    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今后要彻底远离南宫尚这个师弟,要多远有多远!

    此人,简直就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阴冷毒蛇!

    生冷不忌,连自己人都坑……

    ……

    等肖锋等人彻底走远。

    南宫尚才放松心情,揉揉已经麻木的脸颊。

    “哈哈!”

    “哈哈哈……杨凡,你这个小杂种,也有今天!”

    南宫尚看向黑沉沉的魔渊,心情激荡,不再压抑的低声狂笑,嘴里恶毒诅咒。

    “杨凡,你这个小杂种,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下辈子,希望你去投胎畜生道,做牛做马去吧……”

    “柳盈盈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山风猎猎,吹乱南宫尚的长发衣衫,恍若地狱里的恶鬼,传递着魔鬼的邪恶声音。

    ……

    杨凡已经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是所有人的认知。

    可此时的杨凡却觉得,自己还没有彻底死亡,还有再抢救一下的必要!

    自服下新培元丹后,杨凡就觉得自己浑身轻飘飘的,心神极度愉悦,极度舒爽,就好像佛家所说的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一般,一下子打开了身上的所有枷锁,得到了大自在!

    自己,仿佛和整个世界融为一体!

    可为什么丹药阁里的这些师兄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像见了鬼一样古怪?

    难道自己有什么不妥?

    接着,自己最讨厌的南宫尚竟然粉墨登场……

    肖锋师兄怎么如此恐怖的看向自己,竟然还拔出长剑刺向自己?

    杨凡恐惧的闭上眼睛,才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自己什么也听不见,一动也不能动,就连眼珠子也一动不动,根本闭不上眼睛。

    接下来,许多和蔼可亲的师兄们都勃然变色,拔剑刺向自己,自己惊恐的大声吼叫,却发现自己微张着的嘴巴,就如凝固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丝毫,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诡异、神秘、可怕,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被抛入深渊里,杨凡都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自己被人暗算了。

    就像做梦一般……

    自己被抛弃了,被抛入了万丈深渊!

    这些人想杀人灭口,想毁尸灭迹……

    杨凡想哭,可没有眼泪流出!

    杨凡想笑,可张不开嘴巴!

    只有一点点知觉,也可能是一点点灵觉,敏锐无比,通过直勾勾的眼珠子察觉外界的情况。

    “呼!”

    “呼!”

    杨凡的身体开始坠落,坠落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仿佛耳边有狂风呼啸,仿佛周围有恶魔低语。

    很快,深渊里彻底暗淡了下来,漆黑如墨,竟然伸手不见五指!

    刘阳、李勇的身影已经被黑暗吞噬,彻底不见了影踪。

    杨凡悲哀了,自己连唯一的视觉功能都被剥夺了,自己难道已经快要死了?

    深渊恍若地狱,无穷无尽,不知坠落了多久,也许是一刻钟,也许是无尽的岁月,但深渊依然没有见底,也远远没有见底。

    这样也好!

    杨凡安慰自己,至少自己现在好像活着,若坠落到深渊底部,砰地一声,自己还不得摔成一堆烂泥!

    阴风呼啸,罡风凛冽!

    杨凡忽然发觉,有无穷无尽的阴冷罡煞之气向自己体内涌来,犹如一条条阴冷冰凉的毒蛇,顺着自己身体表面的斑斑伤口,不断渗入自己体内,向自己的体内经脉、四肢百骸涌去。

    这是从没有过的体验!

    阴冷、湿滑、恶毒……

    就如爬入衣衫内的毒蛇,让杨凡后背一凉,身汗毛耸立,身登时出了一身白毛汗,若是能出汗的话。

    杨凡清楚的知道,自己体内隐藏着一头不知名的怪兽,也可以说是神秘的禁制或者封印,让天地灵气不能进入自己体内。

    所以自己不能开脉,不能修行!

    可现在不断涌入自己体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不是一种自己不知道的神秘能量气息?

    还是自己依然在做梦,不曾醒来!

    管他是什么?

    杨凡心中开始希冀,万一这是一种自己能够吸收炼化的能量呢?

    即使只是做梦!

    杨凡开始默念青阳宗开脉基础心法——青阳开脉诀,这是一种对外公开的心法,很低级,也只对修士开脉有效。

    杨凡为了心中万分之一的开脉希望,也曾经将这青阳开脉诀背诵的滚瓜烂熟,此时竟然派上了用场。

    一道道阴冷冰凉的气息本来在自己体内乱钻乱窜,但在青阳开脉诀的引导下,开始有秩序有规律起来,开始按照一定的方向钻入自己体内的经脉中,有序的运动。

    “啵啵啵……”

    杨凡仿佛能听见自己曾经半开的经脉被这一道道细微的声响所触动,被一道道阴冷冰凉的气流蛮横的撞入、撕裂、扯开……

    “嘶!”

    “嘶!”

    身体好像都有了痛的感觉!

    还有冷,极度的寒冷,冻彻入骨,简直都要被冻僵了……

    自己还在做梦吧,可这梦怎么如此的真实呢?

    杨凡疑惑不解。

    “啵啵啵……”

    细微的声响是如此的紧密,体内经脉被撕裂的疼痛是如此的真实,简直痛彻心扉,杨凡都恍然不觉。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感觉到体内开脉的气息。

    开一脉!

    开两脉!

    开三脉!

    ……

    开八脉!

    ……

    开十二脉!

    这是开脉境巅峰!

    ……

    杨凡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泪流满面,自己终于开脉了,已经连开十二脉了,甚至已经超过了大牛!

    即使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梦!

    杨凡也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人生如梦,连美梦都做不成,那活着还不如一条干巴巴的咸鱼,还活着做什么?

    “啵啵啵……”

    持续不断的细微声响是如此的真实,身体内撕裂的疼痛感觉也越来越难以忍受,杨凡却乐在其中。

    只要有痛觉,就证明自己依然活着,即使活在梦里,即使只保留了灵魂。

    开十三脉!

    开十四脉!

    ……

    感觉到极度疼痛,更感觉到自己仿佛变得强大的杨凡心醉了,这若是真的,多好啊!

    “呼!”

    “呼!”

    “啵啵啵……”

    杨凡感觉自己仿佛能听到风的呼啸,也仿佛能听到自己体内的经脉被撕开的细密响声,更感觉到涌入自己体内的阴冷冰凉的气流越来越多,越来越浓郁。

    蓦然,一道更阴冷更邪恶的气息钻入自己体内,顺着自己体内已经开拓的经脉向自己的脑海里钻去。

    所过之处,经脉都仿佛要冻僵!

    不好,这是有恶灵要夺舍自己……

    杨凡感觉自己遍体生寒,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哈哈哈!”

    “好鲜嫩的肉体!”

    “没想到,我黑山魔君也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一道嚣张的大笑蓦然在杨凡脑海里出现,笑声如雷,浩浩荡荡,震荡的杨凡眼前一黑,差点昏迷过去。

    杨凡只觉得自己脑海里剧烈刺痛,仿佛被一个巨大的锥子毫不留情的刺入一样。

    自己难道要死了吗?

    杨凡抱着自己的脑袋开始大声痛苦呻吟,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

    “啊!”

    “为什么会这样?”

    蓦然,杨凡又发现自己体内有一道道淡淡的熟悉的无形光芒闪过,一声恐惧到极致的惨叫声传来,一切都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难道,自己体内的这个神秘怪兽不但禁止自己修炼,还自带护主功能?

    杨凡疑惑,开始对自己体内的这道神秘气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切都恢复原样。

    可能只过了一刻钟,也可能又过了无数天,又一道阴冷邪恶的气息钻入自己体内,顺着体内经脉钻入了脑海里。

    “哈哈,我阴天子终于时来运转,终于等来这一天,能重见天日了,呜呜……”

    得,这位喜极而泣,竟然开始哭上了。

    “啊!”

    “为什么会这样?”

    一声恐惧至极的喊声和不甘的惨叫传来,一切又都归于平静,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此后,犹如飞蛾扑火,不时的有魔头钻入杨凡的脑海里,然后惨叫,然后无声无息的消失掉。

    这些魔头到底去了哪里,杨凡也不知道。

    只知道,有的魔头很虚弱,也就比阴冷冰凉的气息强横一点点。

    也有的魔头无比强大,简直要涨破杨凡体内的经脉,冻僵杨凡的身体。

    不管什么样的魔头,进入了杨凡的脑海里,就仿佛肉包子打狗一样,有去无回。

    除了留下一声相似的惨叫,再也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就像大雁从天空飞过,天空中却没有大雁留下的痕迹一样。

    ……

    又不知过了多久,杨凡都开始昏昏欲睡。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声佛号,宏大响亮,如晨钟暮鼓,震耳发匮,在杨凡的脑海里隆隆响起。

    “终于来了一个不一样的了……”

    杨凡暗自嘀咕,老是重复一样的情节,即使是做梦,也会很烦的好吧。

    “多谢施主援手,帮了老和尚的大忙,让老和尚终于提前二十年功德圆满,没有彻底化为灰灰,也终于有机会可以飞升西方极乐世界了……”

    “南无阿弥陀佛!”

    老和尚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是听声音,高亢洪亮,便知道底蕴深厚,中气十足,应该是一个绝对肾不亏虚的主儿。

    还真心谦虚!

    这样的人,怎么只能再活二十年,应该还能坚持一百年!

    杨凡坚信!

    “咦,这位施主,你怎么中了神仙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