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二章 圣僧灯芯
    “神仙醉!”

    “自己身中的剧毒竟然叫做神仙醉?”

    好浪漫的名字!

    杨凡开始懵逼,心中哂笑,这么好听的名字竟然用来做剧毒的名字,浪费了啊!

    “阿弥陀佛,小施主中了神仙醉,本来是必死之局,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因祸得福……”

    “还帮了老和尚诺大的忙,结下了因果,此举功德无量,善哉善哉!”

    “小施主,你与我佛有缘……”

    佛音响亮,仿佛蕴含着能震撼灵魂的神秘气息,和无边的慈悲光芒,让天地间开始一片明亮。

    就像神说的一样,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暂且打住!”

    杨凡心脏骤然一缩,眉角乱跳,自己可不想出家当和尚,怎么可能与我佛有缘?

    你忽悠我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中的是神仙醉?”

    杨凡疑惑,这个和尚不简单,能神识传音,而且还没有看到自己,就一口咬定自己中了神仙醉,难道这神仙醉是他家的?

    竟然这么熟悉……

    “呵呵,侥幸,老衲曾经见过神仙醉……”

    这位老和尚仿佛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吧唧吧唧作响。

    “老衲年轻时仅仅是喝过一滴,就差点承受不住涅槃而去,幸亏我佛护佑,让老衲在最后关头险之又险的炼化了这滴神仙醉……”

    “呃,这神仙醉到底是什么?”

    “神仙醉,是一种酒!”

    有这么厉害的酒?

    简直是要人命的,杨凡表示不信。

    “呵呵,出家人不打逛语,神仙醉确实是一种酒,是一种能让神仙也醉倒的酒!”

    老和尚笑呵呵的,语气却很认真。

    “不过这种酒太烈,据说就是神仙喝了,也要一醉八百年,何况吾辈凡人?”

    “所以说,这种酒对神仙来说,是仙家佳酿,喝醉了,能一睡八百年,恍然若仙,可对凡俗之人来说,这就是最毒的毒药!”

    “因为没有哪个凡人能一气活到八百年还不死的,长睡不醒,其实就是在大醉中静静的等待死亡!”

    “而且这酒,根本没有解药……”

    “嘶!”

    杨凡开始牙疼,心脏剧烈收缩,卧槽,这是那个操蛋玩意儿整出来这么阴毒的酒,这是酒吗?

    这是最毒的毒药!

    就如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南无阿弥陀佛,小施主又错了,这神仙醉神妙非凡,不是用来害人的,而是用来修炼的,若能加以炼化而不醉,即使是小小的一点点,也能让人修为大进,尤其对提升灵魂神识好处大焉……”

    “你身上中的神仙醉,只是稀释了几万倍的神仙醉的水而已,也勉强有一点神仙醉的影子!”

    老和尚语气有点急,看样子从神仙醉中得到的好处不少,这就是实力认证啊。

    “善哉善哉,老衲刚才妄动无名,犯了贪嗔痴三毒,还是心境修为不足啊!”

    神仙醉竟然如此厉害!

    杨凡骇然,空间中传来一阵神秘的波动,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干枯的和尚身影,正端坐在一朵散发金色光芒的洁白莲花上,宝相庄严,漂浮在半空,朝着自己双手合十微微而笑。

    简直不可思议!

    杨凡用力眨巴眨巴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奇妙一切。

    刚才,明明还是一片黑暗的……

    忽然,天地一片光明!

    接着,自己的面前又出现一个笑眯眯的老和尚,明明很突兀的……可自己偏偏还觉得本就应该如此。

    这戏法变得,简直神出鬼没,杨凡不由自主的瞪圆了眼睛,想看个清楚明白。

    “咦,自己的眼睛竟然能动了?”

    杨凡简直不敢相信,惊喜地抬起胳膊擦擦眼泪,手掠过额头,触觉是如此的清晰和真实。

    自己的手也能动了?

    惊喜来的是如此之快,让杨凡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难道自己依然在梦里?

    都说,很多东西都是失去了才觉得珍贵。

    杨凡也是如此,失去了行动能力,失去了听力,不能说话,让杨凡仿佛陷于一个光怪陆离的神奇梦境,总感觉不真实。

    忽然,一切都在不经意间失而复得!

    杨凡心中狂喜。

    “呵呵,小施主,你所看到的,所经历的,都是真的,又不一定都是真的……”

    “阿弥陀佛,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善哉善哉!”

    确认自己恢复正常,杨凡又惊喜的发现,肖锋、南宫尚等人用长剑刺在自己身上的斑斑伤痕竟然也开始结痂。

    而自己体内,一股阴冷冰凉的气息在经脉里运转自如,仿佛蕴藏着磅礴的惊人力量。

    自己竟然真的开脉修行了!

    这神奇的一切,竟然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简直做梦一样。

    “咦,小施主,你竟然如此……”

    这名干枯的老和尚驱动莲花来到杨凡身边,双眸中蓦然绽放万道金光,金光穿透杨凡的身体,将杨凡的灵魂和肉体彻底看个通透,不由轻呼一声。

    “原来如此!”

    老和尚举手为礼,朝着杨凡颔首。

    “老衲灯芯和尚,添为西极州金光寺长老,在此遇见小施主,也是有缘!”

    “我叫杨凡,是青阳宗一名试药童子!”

    “呵呵,杨凡小施主,我观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本是福缘深厚之人,可又发现你体内很古怪,竟然有大能修士在你体内下了大封灵术,封禁你的灵根灵脉,也封禁你体内的天地灵气……”

    原来如此!

    杨凡恍然大悟,又剔然心惊,是谁,对自己有如此大的冤仇?

    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少年啊!

    “杨凡小施主,你体内的这道大封灵术,是三千大道中的大封禁术的一种具体运用,根本不存在于当世,就是不知道如何在你体内出现?”

    灯芯和尚手掐法诀,口中在快速的计算,蓦然,整个空间开始震动,有神秘的力量波动,仿佛有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噗!”

    灯芯和尚张口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化为一片金红色的光雾,笼罩了半边天空。

    “呵呵,确是和尚妄动嗔念,冒犯了……”

    “杨凡小施主,你体内的这道大封灵术,来头很大,老衲修为浅薄,也无能为力,这道大封灵术虽然封禁了你的灵根灵脉,也保护了你的灵魂神识,否则,你的灵魂神识早就被神仙醉灌醉了,根本无法清醒,或者被此地的那些大魔头吞噬干净了,哪里能平安的来到此处!”

    “那我为什么还能开脉修行?”

    “杨凡小施主,你开脉修行,修的是什么?”

    “你体内根本无法储存天地灵气,现在你体内经脉流转的,是此地的魔煞之气!”

    “你修的是魔道!”

    “机遇巧合之下,也是这些魔气,恰好解了你体内的神仙醉,世事之奇,莫过于此!”

    灯芯老和尚目射奇光,啧啧赞叹。

    “啊……”

    杨凡震惊了,自己体内流转的阴冷冰凉之气,原来根本不是天地灵气,而是魔煞之气!

    杨凡的脸色开始彻底难看起来。

    魔道,代表的是邪恶、冷血、残暴、祸乱天下……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啊。

    自己还想要仗剑行侠江湖,斩妖诛魔啊!

    而不是成为魔头。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灯芯和尚脸上浮现慈悲之色。

    “杨凡小施主,你刚修魔道,入魔还不深,尚能保持灵台清明,若修行日久,体内暴戾嗜血等负面情绪日深,就会影响你的灵魂神识,让你逐渐入魔,彻底沉沦迷失自我,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恶魔!”

    “想化解这一劫难,就要靠我佛护佑,修行我佛门佛法,用佛性来压制你心头的恶念……”

    “修金刚大法,让金刚伏魔,让金刚护法,咄!”

    灯芯和尚蓦然嗔目大喝,声音如洪钟大吕,响彻长空,让整个空间剧烈震荡。

    杨凡如遭棒喝,头脑一片混沌!

    这是佛门狮子吼大神通,能让人心境通透,迷途知返,可对杨凡这个小子好像没有什么卵用。

    简直执迷不悟……

    灯芯和尚摇摇头,脸现慈悲怜悯之色,看样子杨凡小施主尘缘未断,与我佛无缘啊!

    只能在世俗苦海里挣扎求存了。

    “这里是那里,为什么魔煞之气浓郁?”

    杨凡抱拳,向灯芯和尚求问。

    “这里是万丈魔渊,也是通往魔界的一个节点!”

    甚么?

    杨凡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呆了,自己被丢下的深渊,竟然是通往臭名昭著的魔界的一个节点?

    “我佛慈悲,为拯救世人,积累功德,百年前派出包括我在内的三十六大圣僧前往世界各地,镇压炼化这三十六处通往魔界的节点!”

    “所以,我来到了这万丈魔渊!”

    灯芯和尚苦涩的一笑,略带凄凉。

    “耗费了一百多年时光,我也没有将此地完炼化,即使再耗费二十多年,我也只能保证将此处剩余的魔头统统炼化,到时候我也将油尽灯枯……”

    “没想到,小施主竟然来到此处,机缘巧合之下竟然靠体内的大封灵术帮助老衲提前收了这些魔头,让老衲留下一口喘息之气,也有了一丝前往西方极乐世界的机缘。”

    “老衲本想将小施主引入我佛门,精研佛法炼化体内魔性以报恩德,来化解我们之间的这段因果,惜乎小施主志不在此……”

    灯芯和尚苦笑,一张红润的老脸开始迅速变老。

    “佛曰,种瓜得瓜,种因得果,为了结我们之间的因果,飞升之前我留下一枚精血舍利,能暂时压制住小施主体内的魔煞之气,保小施主二十年平安,以偿还恩德!”

    话音刚落,灯芯和尚就化为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破开眼前的空间,飞速向西方射去。

    空气中仿佛有阵阵佛音梵唱,萦绕耳边。

    “我本是佛祖面前长明灯中的一根灯芯,常聆听佛法,才结成佛果,如今功德圆满,不如归去……”

    余音袅袅,经久不绝!

    灯芯和尚座下的泛着金光的白莲也化为一枚洁白的舍利子,射入杨凡的眉心,消失不见。

    整个空间蓦然一片漆黑,只余下几处微弱的光。

    杨凡瞪圆了眼睛,才发觉自己早已经到达万丈魔渊的底部,正站在一块突出的青岩上,呆呆的发愣,根本就没有站在半空中。

    在自己的面前,是一具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的骨架,正双手合十,跌跏而坐,骨架上散发着莹莹的威严光芒。

    杨凡双眼瞪圆,心中震撼,这是什么?

    这是舍利子,佛门金身舍利子!

    佛门修为高深的得道高僧圆寂时才能留下舍利子,这是得道高僧一身修为凝结的精华所在!

    还只能留下一枚或几枚!

    而灯芯和尚原来肉身早已圆寂,竟然留下了整个金身舍利子,还不愿飞升,将自己的元神寄存在金身舍利子中,默默的镇守这个魔界节点,炼化这里的魔头!

    这是灯芯老和尚的执念!

    灯芯老和尚活着时的修为到底有多高……

    杨凡目瞪口呆,简直不敢想象。

    为了完成炼化魔界节点这个庄严承诺,为了护人间一方平安,灯芯和尚竟然默默的守护着这里,无人知道,也无人感激,哪怕圆寂多年,只留下一丝元神不灭,也要留下来继续炼化魔头……

    不亏圣僧的称呼,热血铸丹心,千秋尚凛然!

    杨凡萧然起敬,灯草和尚,是一位真正的高德大僧!

    灯芯老和尚金身舍利子的骨架身旁,一根铮亮的九龙降魔杵深深的插入地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这是灯芯和尚的护法神兵,还封印着魔界节点的最后一丝缝隙!

    杨凡红了眼睛,朝着灯芯和尚的骸骨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