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三章 捅破天
    魔渊的底部,有球场大小,就像一处高低起伏的缓坡,或高或低,一些坚硬的岩石参差不齐,矗立其中。

    目光所及之处,除了坚硬的地面、嶙峋的怪石,就只有一堆堆的白骨隐掩其间,在微弱的光线下散发着惨白的光,刺人眼目。

    “刘阳!”

    “李勇!”

    看到身边不远处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杨凡瞳孔骤然收缩,心脏剧烈跳动。

    刘阳侧向自己的半张胖脸上,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无神的看向虚空,还依然挂着永恒不变的神秘诡异笑容。

    尼玛,这操蛋的神仙醉!

    杨凡心头惊悚,身冰寒,仿佛置身于极致的冰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

    最美的酒,竟然是最致命的毒药!

    竟然能让人在美梦中一点点死亡……

    抬头,头上的天空黑魆魆的,只有一点微弱的亮光透过雾霾,微弱的近乎不见。

    万丈魔渊,应该没有万丈之深!

    确认了这一点,杨凡松了口气。

    魔渊周围都是一些不规则的凸起的坚硬巨石,和悬崖陡峭,想攀援而上,也很艰难。

    再艰难,也要爬!

    杨凡用力握紧拳头,一声轻微的音爆炸响,一股磅礴的力量仿佛在掌心中凝聚。

    “嘭!”

    一拳击出,有碎石飞溅。

    杨凡满意的咧嘴,自己现在已经开脉五十三条!

    按照开脉境十二条主经脉,武士境三十六条辅助主经脉计算,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跨越开脉境、跨越武士境,迈入了武师的行列了。

    虽然自己体内运行的不是天地灵气转化而来的真气,而是魔煞之气!

    这也是一名实打实的武师!

    而且力量更足!

    自己需要巩固一下修为,最好再修炼几门武技。

    还好有灯芯大和尚的舍利子馈赠,压制自己体内魔煞之气的魔性,短期内自己不虞有走火入魔之忧,但也要小心。

    杨凡在灯芯和尚的金身舍利子旁边,选了一块平坦的岩石,开始跌跏而坐,静静修行。

    身体经脉内,一股股冰冷的气流缓缓流转,在已经开拓的经脉里循环流动。

    魔渊里,仿佛刮起了一阵清风,一股股浓郁的魔煞之气受到吸引,开始向着杨凡聚拢过来,纷纷涌入杨凡的体内。

    这千百年来积累的魔煞之气,虽然经过灯芯和尚炼化其中隐藏的魔头,也不容小觑,如江河长流,如大海潮涌……

    杨凡身边的灯芯大和尚的金身舍利子、九龙降魔杵感应到魔煞之气大作,蓦然大放光明,一道道金色的耀眼光芒刺穿漆黑如墨的魔煞之气,彻底照亮了整个地下深渊。

    聚拢来的魔煞之气在金光下纷纷消融,只余下精纯的纯阴能量气息。

    “捡到宝了……”

    杨凡大喜,自己最需要的就是这种纯粹的能量气息,而不是混杂的魔煞之气。

    没想到,灯芯大和尚留下的金身舍利子和九龙降魔杵还有这种功能。

    杨凡陷入了深度修炼之中。

    脑海里,灯芯大和尚赠给杨凡的精血舍利化为一尊金光闪耀的坐佛,散发着无穷的金色毫光,镇压一切!

    这是佛陀!

    修士修行,不外乎修法、修武和修神,佛门增加修心的修行法门。

    观想法就是修士修神的顶级修行法门,轻易不会外传,今天杨凡无意中就得到佛门秘传——佛陀观想法!

    就是这尊佛陀,镇压杨凡的心神,磨灭杨凡体内的魔性,防止杨凡魔化,坠入魔道之中。

    灯芯老和尚的慈悲,成了杨凡,让杨凡得以一窥佛门观想法的奥妙。

    不知过了多久,等杨凡彻底稳固体内修为,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又开三脉,已经在体内开出五十六脉,已经达到武师一段的巅峰!

    这魔渊,是魔道修行者的福地啊!

    可惜此处虽好,自己也不能久留。

    收拾好心情,杨凡开始沿着魔渊的悬崖峭壁攀援而上,每攀登上一段距离,就选择一块合适的地方,嘭嘭的一拳一拳的砸开一个临时的栖息之所。

    在栖息之所里修行一段时间,精力充沛后再行出发。

    魔渊里的岩石经过魔煞之气的长期浸润,格外坚硬,但杨凡的身经过最精纯的魔煞之气改造,体内流淌着磅礴的伟力,一拳下去,如铁锤重击,碎石飞溅,再坚硬的巨岩,也扛不住杨凡几拳的力量。

    ……

    死人沟里,依然狂风呼啸,风沙漫天。

    在万丈魔渊边缘的一块巨石边,蓦然伸出一只坚硬的手臂,手臂前端的五指犹如精钢铁爪,一下子深深的扣进岩石里,石屑纷飞,然后诡异的从万丈深渊里探出一个长发飘飞的脑袋。

    若是有人在现场,绝对会被惊吓的跳起来,大喊有鬼……

    而这个鬼发现周围没有人迹,单手一用力,身体腾空而起,飞身站在了悬崖边上的一块巨岩上。

    这就是被扔进万丈魔渊的杨凡!

    “呼!”

    “我终于出来了……”

    感受到天空刺眼的阳光,任凭狂风吹乱长发,杨凡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自己终于出来了。

    终于幸运的活着重见天日!

    想起魔渊深处死都不能瞑目的刘阳、李勇两人,杨凡就怒火高涨,还有一点后怕,他们两人,是因为自己的牵连,才最终送了命,死状凄惨。

    而自己,也是死里逃生,侥幸逃过一命!

    “南宫尚、肖锋……”

    “你们给我等着!”

    杨凡差点咬碎钢牙,目露凶光,君子报仇,从早到晚……

    呼吸着熟悉的空气,杨凡转目四瞧,只见面前的一片空荡荡的悬崖上,刻画了几个大字。

    “义弟杨凡不朽!”

    “姐柳盈盈泣血敬立!”

    卧槽!

    杨凡震撼,柳盈盈姐姐竟然知道自己死了,竟然寻找到这万丈魔渊的边缘来祭奠自己!

    这份深情、这份厚意……

    杨凡眼睛红了,即使在魔渊深处,自己举目无亲,彷徨无助,生死关头,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

    可现在,杨凡的眼眶湿润了,用力握紧了拳头。

    “柳姐姐,我回来了,只要你不弃,我还要做你最亲的小弟弟!”

    ……

    死人沟里,狂风依然呼啸,却已经没有一个人影!

    ……

    “什么?”

    “柳盈盈柳师姐离开了青阳宗,去了青州城的青山书院?”

    “为什么?”

    青阳宗山门附近,杨凡抓住一名路过的弟子,急不可耐的打听,待听到柳盈盈已经离开青阳宗的消息后,勃然大怒,抓着这名弟子的衣袖死死不放。

    “哼,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她认下的义弟杨凡,这个废材试药童子,在一次试药中竟然抵挡不住药性死亡,让柳师妹伤心过度,心灰意冷之下,就去了青山书院……”

    这名弟子看到杨凡长发披肩,状若疯魔,害怕了,若不是杨凡身穿宗门弟子服装,虽然破碎的不成样子,早就喊人了。

    就是这样,杨凡一松手,也立刻兔子一样,蹦着高的快速溜走了。

    “南宫尚,肖锋……”

    杨凡咬牙切齿,眼睛都红了,愤怒的朝着丹药阁炼丹室冲去。

    ……

    青阳宗丹药阁炼丹室里。

    许多弟子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一刻也不得闲。

    以往曾经是这群弟子中的核心,走到哪里都被众人簇拥的南宫尚很失落。

    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其他的弟子敢于靠近。

    炼丹室里常年厮混的弟子,不只是肖锋八面玲珑,就没有一个是傻的……

    自从偷摸的将被毒死的杨凡、刘阳、李勇三人扔进万丈魔渊后,这些弟子就感觉不对了。

    怎么南宫尚师弟对此事这么热心?

    还主动的出主意,帮助大家掩饰善后。

    再联想到南宫尚师弟和杨凡的恩怨……

    卧槽,尼玛赤果果的,我们被利用了,竟然不知不觉间成了帮凶!

    后来,新炼制的培元丹再也没有出现过药死人的事情。

    大家心里更明白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不妨碍大家自由心证……

    尼玛,这就是一条毒蛇!

    许多人感觉被坑了,帮着这小子害人,还主动帮这小子善后,承担后果。

    什么时候自己这些人这么高尚?

    许多人看向南宫尚的眼神都不对了,开始自觉不自觉的疏远了南宫尚。

    你南宫世家再牛逼,也管不到我青阳宗丹药阁啊!

    连自己人都坑,老子怕了,难道不行?

    这些,南宫尚不在乎。

    没有了杨凡这个狗杂种碍眼,只要一切都回到从前,柳盈盈小师妹还围绕在自己身边,自己还是师父的衣钵弟子,这些墙头草算什么,一样的要来跪舔自己。

    南宫尚就是这么自信!

    可惜,事情远远没有按照南宫尚的剧本开演。

    没过几天,柳盈盈找不到杨凡,经过仔细的查找、核对……真相就浮出水面,大白于天下了。

    杨凡死了!

    竟然在试药过程中诡异的死亡,还被这帮子杀千刀的师兄们联合起来瞒住了。

    柳盈盈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坍塌了。

    这都是自己亲密的朝夕相处的师兄们啊,怎么就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简直是禽兽!

    柳盈盈悲伤欲绝,在柳无尘柳阁主的劝说下,快速的离开了青阳宗这个伤心之地,前往青州城青山书院,投奔柳阁主的师兄去了。

    其实,知道这件事情后柳无尘柳阁主也暴怒,这还是自己的丹药阁吗?

    连自己的宝贝女儿刚认得义弟都保不住,都敢暗中下手,还有什么是这些人不敢干的?

    暴怒之后,柳无尘柳阁主对南宫尚彻底死了心,自己的宝贝女儿,绝对不能交到他的手里。

    就连接触的机会,也不能再给……

    南宫尚彻底歇菜了,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即使心机再深,也玩不过柳无尘这种老狐狸啊。

    ……

    “嘭!”

    丹药阁的厚重大门被一脚踢开,咣当一声就脱离门轴,飞出了十几米远。

    一个满头长发、衣衫褴褛的少年杀气腾腾的走进门来,嗔目大喝。

    “南宫尚、肖锋,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