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四章 杀上门
    “南宫尚、肖锋,出来受死!”

    音浪滚滚,迅速传遍整个丹药阁。

    许多人一怔,嗯……竟然有人来丹药阁闹事?这多少年了,再也没有人前来闹事,以前来闹事的,听说坟头的草都长得老高了。

    还竟然是找南宫尚、肖锋寻仇的……

    许多人神情古怪,这两个坏胚,又干了什么坏事?

    也有人惊愕的看向杨凡,这个犹如乞丐一般的狼狈少年,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看着熟悉的丹药阁大厅,看着惊呆了的丹药阁弟子,看着熟悉的一切……

    可没有了柳盈盈柳姐姐,这里也就只是一个苍白的记忆,根本不是自己温暖的家。

    杨凡开始暴走了。

    “咚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带着无边的威势,压迫的许多人心脏跳动,心神巨颤,不由自主的连退几步。

    这个狼狈少年,竟然散发出魔神一般的威压!

    怎么可能?

    “杨浩,你曾捅了我一剑,我要打折你的一条腿!”

    杨凡握紧拳头,身形如电,重重的砸在躲闪不及的杨浩大腿上。

    “咔嚓!”

    杨浩的大腿传来一声脆响,身体被可怕的力量击向半空,横飞出了很远。

    “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杨浩嘴角溢血,抱着自己的大腿开始惨嚎。

    真打啊!

    许多人瞳孔急剧收缩,心脏剧烈跳动,这个人简直是一个杀神,让人无法抗拒,无法抵敌。

    “宋文斌,你也曾刺了我一剑,血债血偿,今天前来讨还!”

    杨凡又是嘭的一拳击出,将躲在人群中的宋文斌击飞,宋文斌的胳膊立刻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这是胳膊被折断了。

    “嘶!”

    有人开始倒抽冷气,后背发寒。

    “王强,你不会忘了我吧,那一剑,你刺的最狠!”

    杨凡双眸猩红,瞪着身前恐惧的连连后退的王强,捏紧了拳头,捏的拳头关节咯吱咯吱作响,步步紧逼。

    “嘭!”

    王强被杨凡一拳击飞,身在半空就狂喷鲜血,胸前有几声清脆的咔嚓响声传来,有人心里哆嗦,这一下子,至少断了三根肋骨!

    “啊,我知道了,他是杨凡,小师妹柳盈盈亲自认下的义弟杨凡!”

    有人恐惧的指着杨凡高喊。

    这个杀星,竟然是杨凡?

    许多人摇头表示不信,杨凡那小子,谁不知道,天生绝脉,不能修行,只能修炼凡俗武功,怎么能如此厉害?

    况且,半年前试药被毒死,已经被扔进了万丈魔渊里,早已尸骨不存,这是众所周知的秘密,怎么可能是杨凡?

    “是杨凡!”

    “还真的是杨凡!”

    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杨凡。

    许多人心情复杂,怎么短短的半年时间,杨凡竟然从万丈魔渊里爬了出来,还如此厉害?

    难道死的冤屈,化身为鬼魂前来报仇索命?

    杨凡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就一个原则,曾经伤害自己的,自己加倍伤害回去,曾经要自己命的,自己就要了他的命。

    就是这么简单!

    一道道身影不断被击飞,或骨折、或喷血、或惨嚎……

    眨眼之间,人群中再也没有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能站立起来。

    “咦,南宫尚呢?”

    “肖锋呢……”

    两个最大的罪魁祸首竟然没有在现场,还没有伏诛,杨凡的心里不痛快,念头不通达。

    “肖锋师兄今天在炼丹室里炼丹,还没有出来!”

    “南宫尚师弟刚才在后院……”

    “哪一个炼丹室?”

    “诺,就是前面的十二号炼丹室!”

    许多弟子也没有刻意隐瞒,直接将南宫尚、肖锋两人出卖了。

    心中还不平,你们两个坏胚,做了坏事还连累我们,管你去死……

    杨凡等不及了,一拳将十二号炼丹室的密封严实的大门直接砸破。

    哥就是这个风格,简单粗暴!

    炼丹室里有一位花白胡须的老炼丹师,正在指导肖锋炼制丹药,蓦然被人砸破大门,惊吓的白胡子都撅起来了,不可置信的指着杨凡。

    “你……你要干什么?”

    “走开!”

    杨凡只觉得心中一股戾气直冲脑门,猩红的眼珠子冰冷的扫了这位炼丹师一眼,好像死神的眼神,吓得炼丹师立刻躲在一边发抖。

    自己已经老了,已经过了砍砍杀杀的年纪,这些活儿,就留给年轻人吧。

    “肖锋,你的事犯了,讨债的来了!”

    杨凡一脚踢开碍事的大门,眼神锋锐如刀,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肖锋。

    就是这个肖锋,一名尊贵的中级法士,曾经在自己的眼中是高不可攀的无上存在。

    可现在,呵呵……

    杨凡心中冷笑,现在在自己的眼中,肖锋也就是一个大个蝼蚁而已。

    “你是……你是杨凡!”

    惊悸的肖锋终于认出了杨凡,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是熟人就好,凭自己的舌灿莲花,什么事情摆不平?

    “嘭!”

    刚想张口的肖锋眼前一黑,面门遭到重重一击,鼻血长流,整个人彻底不好了。

    尼玛,怎么如此粗暴!

    还不讲理……

    杨凡却不顾及这些,骑在肖锋的身上,钵盂大的拳头狂风暴雨般的锤打在肖锋身上。

    “砰、砰、砰!”

    “咔嚓!”

    “咔嚓!”

    肖锋满嘴鲜血,身不时的有响声传出,肋骨断了、胳膊断了,大腿断了,内脏重伤……

    一会儿功夫,肖锋就被锤成了肉泥,瘫软在地上,明亮的眼神开始暗淡,脸上泛起死灰的颜色,嘴巴里鲜血狂涌,努力挣扎辩解的话语才刚刚出口。

    “杨凡,真的不是我,是南宫尚……”

    肖锋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虽然不是自己做的,可自己也无形的成了帮凶。

    而且现在的杨凡还不讲道理,根本不让自己开口辩解,尼玛,亏死了。

    “都是南宫尚干的!”

    肖锋不甘心的喊出声来,张口狂喷鲜血,两眼一翻,小辫一翘,彻底西归,死了……

    死不瞑目!

    杨凡啊,哥们真的没想害你,还想着讨好小师妹柳盈盈啥的,没想到被人利用……

    可惜,这些解释的话语杨凡注定听不到了。

    杨凡站起了身,褴褛的衣衫上沾满鲜血,如同一尊杀神,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许多人心头一滞,呆呆的看向杨凡,彻底说不出话来。

    在场的,都是高高在上的法士修为,最低的,也是开脉境巅峰……什么时候,竟然被一个无法开脉的废材少年打上门来?

    虽然杨凡身上没有灵气波动,可杨凡拳头上蕴含的沛然莫可抵御的可怕力量也不是假的。

    没有人觉得,自己能抗下这凌厉的一击!

    许多人开始懵逼,开始敬畏……

    杨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心情舒缓了一些,击杀了肖锋,自己的大仇才只报了一半,还有南宫尚这个坏胚!

    “咚咚咚!”

    迈着沉重的步伐,杨凡走出十二号炼丹师,向着丹药阁后院走去。

    看着杨凡远去的背影,许多人心情复杂难言,也有人满嘴苦涩,更有人侥幸的呼出一口气。

    幸亏,自己当年没下手……

    也有人悄悄的挪动脚步,快速的向柳无尘阁主的炼丹室跑去。

    丹药阁后院里,竟然空无一人!

    杨凡一怔,人呢?

    返身,冰冷地注视着丹药阁里的众人,简直如看死人,是有人撒谎,还是有人通风报信?

    都该死!

    “杨凡,刚才有南宫世家的子弟偷偷的溜去后院,通风报信去了。”

    “南宫尚,应该逃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很快还原了事情真相。

    “刚才,南宫尚绕出大门,好像已经偷偷的离开了丹药阁……”

    “应该,南宫尚逃回登州城,逃回南宫世家了吧!”

    也许在以前,南宫尚会向柳无尘柳阁主求救,会向青阳宗宗门求救,可现在,南宫尚只有一条路,逃出青阳宗,逃回南宫世家。

    “逃了……”

    “竟然逃了!”

    杨凡感觉好笑,就这么一个小人,背后小动作不断,自己还以为有多厉害,可一动真刀真枪的,竟然萎了,竟然逃了?

    没卵子的男人!

    呸!

    杨凡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转身,飞快的向着青阳宗的山门而去。

    自己要追上去……

    绝不能让南宫尚这个小人逃出生天!

    ……

    “呼!”

    看到杨凡走远,彻底的不见了踪影,许多人才心有余悸的缓了一口气,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

    这个杀神,怎么看人的眼光,犹如在看死人,怎么不让丹药阁里这些娇弱的花骨朵心惊?

    毕竟,丹药阁里的修士,大部分是法士,专修炼制丹药的,不是武修,根本就没有经历过酷烈的生死考验!

    一道身影蓦然出现,白衣如雪,飘然出尘。

    却是丹药阁最大的BOSS柳无尘阁主来了。

    看到丹药阁大厅里一片狼藉,看到满地的伤残弟子,看到肖锋死不瞑目的样子……

    柳无尘满头黑线。

    这臭小子,也真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有心杀贼,可想起悲伤离开的宝贝女儿柳盈盈,哭的梨花带雨的,冷硬的心又开始柔软……

    这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最疼爱的小弟弟啊!

    再说,这肖锋、南宫尚确实该死,竟然敢对自己名义上的义子下手,还有什么他们不敢的?又置自己这个丹药阁阁主如何地?

    他们的最终目标,还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啊。

    若最终得逞……

    柳无尘阁主的心彻底冷了下来,这也是自己把宝贝女儿远远的送走的初衷。

    也好,就借杨凡这只手替自己彻底清理一遍丹药阁吧。

    自己多年的放纵,让有些人的心太大了……

    就是不知道杨凡这个小子,究竟在万丈魔渊里有了那些奇遇?

    柳无尘阁主身形一晃,朝着杨凡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