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五章 南宫世家
    “快跑!”

    骑在自己最喜欢的枣花马上,南宫尚犹自不信,浑浑噩噩的,被师兄南宫希拖着,策马狂奔。

    “杨凡竟然杀上门来?”

    “怎么可能……”

    对这个消息,南宫尚第一个不信,杨凡这个小杂种,是自己亲自下的药,这药可不便宜啊,是自己偷偷的将新开脉丹的丹方交换来的。

    神仙醉,就是神仙喝了,也要醉死,何况凡人?

    再一个,肖锋那个傻瓜鼓动大家都在杨凡的尸体上刺上一剑,自己也狠狠的刺了一剑,就是一个大活人,也给刺死了,杨凡怎么可能活过来?

    再说了,杨凡被扔进万丈魔渊里,就是完好的一个人,也不可能活下来,何况……

    但杨凡就是活了下来。

    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从死人沟的万丈魔渊里爬了出来,打上丹药阁,向自己索命。

    难道是杨凡的鬼魂前来索命?

    南宫尚后背发寒,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师弟,快跑!”

    “杨凡马上就追来了,他可是指名道姓的要杀你……”

    南宫希策马扬鞭,不要命的鞭打自己胯下的黑风驹,不时的再狠狠的向南宫尚座下的枣花马挥出一鞭。

    平日里,南宫尚对枣花马视若珍宝,不肯加一个指头,只是因为枣花马神俊异常,和柳盈盈小师妹的小红马一样,都是一样的火红的颜色,都是一样的不凡,简直是一对天造地合的情侣马。

    一想到这里,南宫尚曾经就美滋滋的。

    可今天,南宫尚根本无暇顾及枣花马的感受,只是持续震惊中。

    卧槽!

    杨凡竟然活了!

    爬出了万丈魔渊,还打上门来,扬言要杀了自己!

    可能吗?

    自己可是高阶法士啊!

    法士九段,自己已经达到法士七段了,同阶中一手控火的法术无人能出其右。

    就凭杨凡这个连开脉都没有的修行废材?

    拿什么和自己斗……

    可师兄南宫希也不像说谎,这是自己家族里暗中配给自己的护卫,在青阳宗里暗暗护卫自己安的,不是十万火急,也不会如此。

    听说还打伤了丹药阁里无数的师兄,其中就有修为超过自己的师兄。

    南宫尚也急了。

    也许,杨凡这个小杂种在万丈魔渊里真有了奇遇也说不定。

    美玉不能和瓦砾碰,自己身份高贵,不屑于和杨凡一般见识。

    南宫尚也开始快马加鞭。

    “呔,南宫尚,你这个龟儿子,怎么有胆做,却没有胆子承认!”

    一声大喝从身后远远的传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是杨凡!”

    南宫尚眼眸骤然收缩,心脏剧烈跳动,尼玛,南宫希说的都是真的,杨凡这个小杂种竟然真的追上来了,竟然真的有了奇遇?

    南宫尚嘴里发苦,自己打虎不成竟然养虎为患了。

    身后烟尘滚滚,一道黑线快速的朝着南宫尚奔来,竟然比南宫尚的枣花马还要快上一线。

    苦也……

    南宫尚知道,若被杨凡追上,自己今天大概也许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南宫尚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寒芒,狠狠的鞭打马背,枣花马蓦然加速,一溜烟儿的窜到前头。

    “师兄,我先赶到家族里请救兵,你先替师弟抵挡一下!”

    “杨凡和你没有仇怨,不会杀你!”

    话音未落,南宫尚已经绝尘而去。

    南宫希脸色漆黑如墨,卧槽尼玛,南宫尚,你还要不要脸?你招惹了杨凡这个魔星,被人家追杀,师兄我拼命救你,你竟然卸磨杀驴,恩将仇报,让我替你抵挡杨凡这个杀星!

    你怎么不去死!

    杨凡这个杀星已经杀红了眼,自己去抵挡,开玩笑,自己能有几颗脑袋?

    大不了一拍两散,老子不回南宫世家了,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得!

    南宫希一提马缰,调转一个方向,头也不回的策马狂奔而去。

    “想分散而逃?”

    紧追不舍的杨凡眼眸收缩,迸射出锋锐至极的寒芒,想分开逃走,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想得美,我让你们一个都逃不脱!

    一个鹞子翻身,杨凡伸手在地上抓起两块碎石,运足身的力气,朝着不远处的南宫希投掷而去。

    “嘭!”

    “嘭!”

    两块碎石急如流星,一块射入马腹,一块射入南宫希背心,穿过胸膛,带起了一串血箭。

    “噗通!”

    不敢相信的南宫希坠马而亡。

    此时,南宫尚已经跑远。

    远远的,登州城的巨大城墙已经遥遥可见,宽阔的马路上开始人流密集,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躲开!”

    “快躲开!”

    南宫尚一骑绝尘,脸色狰狞,大声呼喊,手中的马鞭毫不留情的啪啪的甩在路人身上,一鞭下去就是一道深深的血痕。

    许多人慌忙的躲开,手忙脚乱,人群中一片混乱。

    南宫尚策马飞奔,杨凡也紧紧跟随。

    宽阔的城门口,一队威武的士兵分列两旁,铠甲鲜明,刀枪寒芒闪烁,城门前有收税的税官正在忙碌的收税。

    “我是南宫世家的少家主南宫尚,后面有黑风寨的强盗追杀我……”

    “请大家帮忙,擒下这名强盗,带他去南宫世家领赏,赏金一万两!”

    卧槽!

    城门口的执勤士兵们立刻哗然了,心动了,眼红了……

    这什么样的强盗,赏金竟然值一万两!

    再说,什么时候竟然有强盗敢光明正大的杀进登州府?

    兵器盔甲开始哗哗作响,一队士兵高举刀枪,如临大敌,紧紧的阻挡住了城门口,阻住了杨凡的去路。

    南宫尚阴阴的一笑,杨凡,你就好生的享受吧,小爷先走一步,一策马缰,枣花马唏律律鸣叫,哒哒哒的快速穿过城门,奔向远方。

    竟然玩阴的……

    杨凡瞳孔骤然收缩,脸上露出坏笑,提气嗔目大喝。

    “南宫世家的南宫尚,在青阳宗残害同门,被逐出青阳宗,我作为青阳宗执法,前来擒拿南宫尚,等闲人快快躲开,否则干涉阻挡我擒拿凶徒,青阳宗须饶不过你!”

    卧槽!

    还有更狠的,竟然睁着眼睛编瞎话,也不怕被人识破?

    骑在枣花马上的南宫尚眼前一黑,差点气的回头去找杨凡理论一番,我说你这样做,良心不会痛吗?

    “竟然是青阳宗的家事?”

    许多士兵闻言脸色胆寒,心脏剧烈跳动,南宫世家自己等人招惹不起,若有一万两银子可拿,不妨卖个面子,可青阳宗更是庞然大物,不但自己等人招惹不起,就是南宫世家对上,也得凉凉啊。

    许多士兵立刻拖着兵器,以更快的速度撤离城门口,让出一条大道,神仙打架,自己等凡人俗子可参合不起!

    一名士兵跑得稍慢,只觉得一股狂风从自己身边刮过,身体被稍微碰触,就如被一座巨山撞击,身子腾空而起,浑身麻木僵硬,立刻失去了知觉。

    一道身影快愈奔马,穿过城门朝着南宫尚紧紧追去。

    呀,要出大事了!

    许多人看着迅速消失了影踪的两人背影,后怕的拍拍胸口,这南宫世家和青阳宗对上,犹如火星撞地球,要出大事情啊。

    紧随其后的柳无尘阁主闻言,心中一突,差点从半空中掉落下来,心里暗骂,尼玛的两个小兔崽子,一个比一个敢玩,只是你们两个人的私人恩怨,怎么竟敢扯上宗门……

    柳无尘是大法士修为,已经可以凌空虚渡,在天空飞行了,所以神识紧紧锁定杨凡,脚下生风,不紧不慢的跟随其后。

    心中好奇,这杨凡究竟有什么依仗,敢杀上南宫世家?

    ……

    南宫世家,位于登州城东南面。

    登州城,以东南方向为尊,取紫气东来之意,这是登州城世家大族扎堆聚集的地方,非富贵之人不可居住于此。

    也不敢居住于此!

    南宫世家,在这最尊贵的地方,竟然占地方圆几百亩,实力不容小觑。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最后一缕余晖洒落在南宫世家的青铜大门上,有一种绯红的妖艳之美。

    “老王,今天各位爷不会再出去了吧?”

    倦鸟归巢,正在值守大门的两名护院家丁各自伸了一个懒腰,想起下值后回家,美美的烫上一壶老酒,就着香喷喷的花生米来上几口,这日子,就是神仙也不换。

    “应该不会了,各位大爷都回来了,若没有要事,都不会出去了,难得清静啊!”

    “哒哒哒……”

    一阵暴风骤雨般的马蹄声蓦然传来,瞬间打破了这难得的宁静。

    “开门!”

    “快开门!”

    一声恐惧的变形的嘶哑吼声刚刚传来,一骑快马状如闪电般飞奔而至。

    “咦,好像是南宫尚少爷的声音?”

    “尚少爷不是在青阳宗丹药阁修行吗?难道自己听错了……”

    老王眼眸骤然一缩,夕阳下气急败坏的奔马少年,不是南宫尚少爷又是谁?

    还没有反应过来,南宫尚胯下的枣花马就犹如闪电,一头撞在紧闭的青铜大门上,直接将青铜大门撞开。

    枣花马也鲜血狂喷,一头栽倒在地上。

    马背上的南宫尚一个鹞子翻身跳下马背,头也不回的快速冲进大门,边跑边喊。

    “来人啊,救命啊!”

    声音凄厉,瞬间传遍了整个南宫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