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一章 废材杨凡
    昆嵛山脉,登州第一大山脉,连绵几百里。

    青阳宗是登州第一大修行宗门,就位于昆嵛山脉最深处,昆嵛山脉第一高峰青阳山的脚下,据说曾经有大修士在此得道成仙,留下了许多的神话传说。

    青阳宗也是登州府最大的修行圣地,与登州城内官府、豪门贵族、世家及帮派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登州的许多名震一方的至强者都曾经拜入过青阳宗,在青阳宗内修行过一段时间。

    许多人都以曾经在青阳宗内修行过为荣,修行武道、修行法术,也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少年,热切的拜入青阳宗,希冀学有所成,一举成名天下知。

    杨凡,就是一名偷偷离家出走慕名而来的农家少年,满脸稚气,憨厚淳朴,带着一腔热血期盼憧憬,和一颗金子般的心灵,不辞辛苦的跋涉几百里前来加入青阳宗,就是想学有所成,一朝名震天下,想让自己乡下的辛苦劳作的父亲母亲不再辛苦,并从此以自己为傲。

    这是一个朴素的愿望,也是杨凡心底里的最大愿望!

    “杨凡,年十岁,没有灵根,资质一般,悟性一般,天赋一般……”

    “不符合入门修行条件,请尽快离开!”

    “下一位!”

    山门处,一个冰冷的声音无情的敲碎了杨凡的所有梦想,负责检测资质的青阳宗执事长老宋长老嫌弃的甩开手,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开始检测下一位踊跃报名的青葱少年。

    啊……

    杨凡懵逼了,怎么就不符合入门修行条件了呢?

    自己虽年仅十岁,长期在农家操劳,体格健壮,也练就了两块胸大肌,双臂一晃,也有上百斤的力量呢。

    就像一头小牛犊一样,一般的成年人也不见得就比自己壮啊,怎么就不符合条件了呢?

    悟性呢,明明自己也很聪明啊,很多农家活,自己一学就会……

    “李刚,年十一岁,弱灵根,资质良,悟性较好,天赋良,可拜入山门,为法道院外门弟子,先去旁边等候!”

    ……

    “王忠铮,年十二岁,无灵根,资质良,悟性好,天赋优,可拜入山门,为武道院外门弟子,先去旁边等候!”

    ……

    杨凡气愤了。

    怎么能这样呢?就排在自己身后的这个李刚、王忠铮等人,虽然年龄比自己大,可弱鸡一样的存在,自己一只手都能打仨,怎么就能拜入山门?

    难道欺负俺农村来的……

    “不公平!”

    “你们欺负俺,俺不服……”

    杨凡嗷的一嗓子,简直石破天惊,让稍稍喧闹的现场一片寂静,气氛开始诡异,开始凝固。

    宋长老勃然大怒,冰冷的眼神里蕴含了惊人的杀机,现场一片凝重。

    “傻瓜!”

    “白痴,竟然敢质疑宋长老的公正,简直不知死活!”

    “青阳宗招收弟子,最是看重灵根、资质悟性和天赋,从没有徇私舞弊一说,这哪里来的大傻子,竟然敢当众胡说八道?”

    “找死……”

    许多知道内情的报名者议论纷纷,都目光不善的看向杨凡,甚至露出幸灾乐祸的冷笑,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竟然敢公然质疑宋长老,这是嫌命长了?

    “打断他的一条腿,将他扔出去!”

    宋长老目光冰冷,吩咐身边的轮值弟子,然后转过身,目光扫过现场,散发着凛冽的寒意。

    “聒噪,都闭嘴!”

    “下一个!”

    ……

    “咚、咚……”

    此时,山门外大地震动,远处有一队剽悍的骑士快速的朝着青阳宗山门疾驰而来。

    “是丹药阁出去采药的丹药师们回来了!”

    当这群骑士快到山门时,有轮值弟子惊呼,这群骑士一身黄衫,坐下的马匹都异常的高大神骏,白色的骏马雪白无瑕,红色的骏马像一团火焰,黑色的骏马通体漆黑,神武不凡,有一种狂野的气息。

    “是丹药阁柳无尘柳阁主!”

    当看到为首的中年骑士白衣胜雪,在黄衫弟子中如众星拱月,骑着一匹神骏不凡的彪悍白马,白马马鬃耸起向后飘飞,四蹄翻飞,色白如霜,直如天神降世,一股威猛豪迈的气息扑面而来,山门外的众人一阵喧哗,纷纷的让开道路,恭敬的注视着这群骑士。

    青阳宗丹药阁,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所炼制的治伤丹药回春丹,确有神效,能活死人肉白骨,活命无数,青州上下皆感念丹药阁的大恩,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感恩。

    “咦,这里怎么有一个重伤之人?”

    一声轻轻娇呼,从骑士中传出,一道火红的身影策马离开大队骑士,纵马来到山门外。

    那里,孤零零的杨凡一条腿血肉模糊,昏迷着趴在地上。

    “师妹!”

    又有几骑黄衫弟子离开大队,关心的向红衣少女围拢过去。

    “见过柳阁主!”

    山门处,宋长老长身而立,朝着策马而来的柳阁主拱手施礼,丹药阁是青阳宗最重要的权力机构之一,身份等同于青阳宗几位大长老,是仅次于青阳宗掌教呼延英明的无上存在之一,可比执事长老的身份高多了。

    “嗯?”

    柳阁主微微颔首,发觉身后的动静,侧目扫视一眼,发觉自己最心爱的女儿柳盈盈遇见病人又开始心软,又在多管闲事,不由脸色一沉。

    “宋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呃……”

    宋长老脸色一白,心脏剧烈跳动,虽然自己恼怒之下让人打断了那个乡下小子的一条腿,有失宗门气度,但也不值得柳阁主亲自过问啊。

    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宋长老心脏骤然一缩,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柳阁主,这个小子前来参加入门测试,没有灵根,资质天赋不行、悟性一般,我让其离开,他却在现场大喊大叫,质疑测试不公,我只好让轮值弟子打断其一条腿,以示惩戒!”

    “对,刚才这小子大喊大叫,给我们青阳宗抹黑,宋长老才下令给这小子一点教训!”

    有轮值弟子在旁边作证。

    柳阁主微微点头,神色了然,这样的青葱少年,怀揣着一腔梦想,在现实面前却碰的头破血流,不甘心之下,怎么冲动都能做得出来。

    罢了,只是一个农家少年而已,既然女儿柳盈盈又生出了同情怜惜之心,那就把他带回丹药阁,当一名试药童子好了。

    是好是坏,就看他个人的造化了!

    柳阁主眼神一冷,在丹药阁试药三年,若熬得过去,就发放一笔不菲的薪资,让其回家做个富家翁,若熬不过,也只是在后山沟的万丈深渊里多添一具枯骨罢了。

    “肖锋,你将这个小子带回丹药阁,治好伤势,再决定其去留!”

    “这小子虽然罪有应得,但我青阳宗为登州正道之首,却不能失了慈悲怜悯之心!”

    “谨遵师命!”

    肖锋侧转马头,朝着小师妹柳盈盈的方向快速赶去,师父最为疼惜小师妹,肯定不想让小师妹脏了手,自己只好亲自出手将这个臭小子带回丹药阁了。

    就是又可惜了自己这一身新做的衣衫!

    柳阁主一提马缰,纵马进入山门,沿着大道朝着青阳宗丹药阁而去,身后,一众丹药阁丹药师也策马扬鞭,哒哒哒的策马紧紧跟随。

    众人目光狂热的紧紧追随着柳阁主等丹药阁丹药师的身影,消失在了远处,心中升起了羡慕和感佩之情,这才是登州第一大宗门的气度,张弛有度,救人于水火,不失慈悲之心。

    宋长老目视着柳阁主的身影渐渐消失,神情平淡,心中却波涛汹涌,震撼不已,柳阁主想给这小子治伤,究竟有什么深意?

    难道是对自己伤害青阳宗的名声不满?

    还是仅仅为了挽回青阳宗的名声?

    回首望去,只见肖锋跳下马,将昏死过去的那个好命的农家小子抱起,飞身上马,在红衣少女的娇笑声中,几骑策马扬鞭,绝尘而去。

    人群中一阵喧哗,许多少年郎纷纷伸长脖子,朝着远去的绝美红衣少女的背影看去,即使已经看不到人影了,也犹自不肯回头,心中为杨凡感叹。

    “真是个好运的小子!”

    宋长老转身,脸色开始阴沉下来,冷冷的看了现场一眼,沉声高喊。

    “下一个!”

    ……

    “呃,这是哪里?”

    杨凡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自己痛疼欲裂,口干舌燥,脑海里仿佛做着一个光怪陆离的不真实的噩梦,一些破碎的信息碎片涌入脑海,可随着自己的醒来,又倏然消失,再也寻觅不到一丝影踪。

    “水,我要喝水!”

    张嘴用力大喊,杨凡却蓦然发觉,自己的耳边只有一道低沉嘶哑的声音在回荡,简直不似人声。

    这才回想起来,自己被青阳宗山门处的执事长老判定为不合格,并被轮值弟子暴打一顿。

    “嘶……”

    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开始袭上心头,杨凡不由得蹙眉咧嘴,倒抽冷气,尼玛这些坏蛋也太坏了,一言不合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

    “大牛,那个废材小子醒了没有?”

    “肖师兄,我刚才给他包扎了伤腿,他还没有醒来,这些轮值弟子也太狠了,不但打断了一条腿,身还有多处挫伤,甚至伤及肺腑……”

    “是吗?这小子也算造化,恰好碰到了小师妹,否则这条小命算是交代在了山门外。”

    “谁叫他多嘴的,没有灵根,不能修行,就该乖乖的离开,难道不知道祸从口出的吗?就是可惜了我这一身新做的衣衫,沾了一身血迹!”

    “待会儿这废材醒了,你喂他一丸回春丹,让他好好养伤,说不定小师妹这几天会过来,若发现我们不尽心,又会埋怨我们……”

    门外,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

    杨凡懵逼了,心头一个绝望的声音越来越大,压下了身的疼痛,压下了所有的念头,充塞了整个脑海。

    自己是废材,没有灵根,不能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