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二章 试药童子
    “咦,这位小哥,你醒了?”

    门外,蓦然进来一个青衫身影,却是一个十三四岁的浓眉大眼的稚嫩少年走了进来,看到杨凡睁开了眼睛,欣喜的快步走了过来。

    “你还痛得厉害吧?”

    “看我这脑子!”

    少年懊恼的拍打了自己的额头一下,快步走到床边的柜子旁,倒出一杯温开水,端到杨凡嘴边。

    “喏,吃了这颗回春丹,你身的伤势就会好了大半,再将养十天半个月,你的腿伤也会痊愈,就可以下地行走了。”

    一颗黑乎乎的丹药躺在这个少年的手掌心,伸到自己的嘴边,有一些草木的清香隐隐传来。

    这是一枚回春丹!

    杨凡无神的眼睛开始亮了起来。

    这应该就是登州城流传甚广的疗伤圣药回春丹,据说活人无数,疗效显著,等闲难得一枚,黑市中都被炒成了天价!

    虽然那个讨厌的执事长老判定自己没有灵根,资质悟性也不好,不适合修行,可自己知道,自己的脑子有时也很聪明,很多东西过眼不忘,即使没有灵根,自己也可以像那个王忠铮一样,进入武道院学习。

    自己,一定行!

    听这位叫大牛的少年和肖师兄的对话,自己仿佛被青阳宗内的一个很有权势的小师妹救了,竟然还拿出这么贵重的丹药来救治自己,因祸得福,这是自己的机会!

    作为一名农家少年,杨凡最不缺的就是吃苦耐劳,还有一点农家子憨厚质朴下隐藏的狡黠。

    一口吞下这枚黑乎乎的回春丹,回春丹入口即化,化为一股热流流入腹中,开始向身扩散,杨凡能感觉到,自己身的伤痛在这股热流的熏染下,开始一点点的减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瘙痒感觉。

    伤口开始痊愈……

    回春丹,对伤势确实有神效!

    杨凡更是激动,在这位大牛的服侍下痛痛快快的喝了几口水,只觉得身上下焕然一新,重新萌发生机,即使断腿,也不再疼痛的无法忍受。

    “呃,大牛哥哥,我能留下来,在青阳宗修行么?”

    “咦,你怎么知道我叫大牛?”

    大牛挠挠头,一脸惊奇,看着杨凡热切的看着自己,脸色不由垮了下来,神情暗淡。

    “修行,我也想修行,可是没有灵根,资质悟性也一般,我努力了很久,至今也没有开脉,踏上修行之路!”

    在这天地之间,想踏上修行之路,就必须从自身开始,无论是法修、武修,甚至至高无上的神修,都需要通过开发人体自身蕴藏的宝藏,与天地共鸣,成就大道,而人体内的经脉,就是修行路上需要开发的第一道宝藏。

    开脉,是一切修行的开始!

    通过开脉,在体内炼精化气,锤炼肉身,开发肉体宝藏,这是武者修行。

    感悟天地大道,引气入体,吸纳炼化天地灵气,这是法修修行。

    还有开辟识海神藏,开始最神秘的灵魂神识修炼。

    没有开脉,所有人就只能在修行的大门外徘徊,根本无法入门踏上修行之路,只能尘归尘,土归土。

    大牛,也和杨凡一样,是一个不幸的被天地大道抛弃的凡俗之人,没有灵根,开脉艰难!

    若不能开脉,一切皆休!

    “不行,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要修行,谁也不能阻挡!”

    杨凡握紧了拳头,朝着大牛鼓劲。

    “大牛哥哥,我们一起努力,一起修行!”

    “若阻挡我们修行,不管是谁,神挡杀神,佛挡灭佛,若老天来阻挡,我们就捅破头顶这贼老天!”

    “喀嚓!”

    仿佛感受到杨凡言语的挑衅和不恭,屋外的九天之上喀嚓一声,大晴天的打起了一个霹雳,雷声滚滚,震荡九天十地。

    “好,老弟,大牛和你一起努力,一起修行!”

    大牛一步跨到杨凡的床前,双手用力的握紧了杨凡的手掌,双眸迸发了明亮的光芒。

    两个淳朴的绝望少年,心中有自己的坚持和骄傲,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在了一起,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亲眼见证了这一刻。

    杨凡也将另一只手搭在大牛的双手上,滚烫的双手将滚烫的两颗心连在一起,两个人目光开始坚定,雄心万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室内一片沉默,半饷,大牛才抽出双手,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看向杨凡。

    “呃,老弟,你怎么称呼?”

    ……

    “大牛哥哥,我想留在青阳宗,可以么?”

    大牛憨厚的挠挠头,看着杨凡不屈不挠的追问这个问题,只得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

    “杨凡弟弟,你想留下来,留在青阳宗,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申请加入青阳宗丹药阁,成为一名试药童子!”

    “否则,你不可能留下来!”

    大牛指指自己的鼻子,神色黯淡,无奈的沉声说道。

    “我也是一名试药童子,已经在青阳宗呆了两年,最多再有一年,若不开脉,我也得离开丹药阁!”

    “大牛哥哥,试药童子是干什么的?”

    “试药童子,顾名思义就是试验药物药性的童子,丹药阁一般会招收一批试药童子,为期三年,为丹药阁研发的新药实验药性和效果,运气好的话坚持三年会活下来,丹药阁会发放一笔不菲的安家费,让你平安离开。”

    “也有可能你会被丹药毒死、药死,甚至被蕴含巨大药性力量的丹药撑死……那就万事皆休!”

    大牛心有余悸,拍拍自己的脑袋,身躯开始微微颤抖,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我是一个孤儿,也想进入青阳宗修行,可惜没有灵根,资质悟性也不行,只好报名试药童子,才留在了青阳宗,寻觅修行的机会!”

    “幸亏我运气好,这两年来没有出过大纰漏,也没有遇到大危险,但和我一起来的试药童子,只剩下一小半了。”

    “他们试药时,有的七窍流血而亡,有的大声惨叫,把自己抓的浑身伤痕累累,哀叫三天三夜方才死去,凄惨无比!”

    “当然,也有幸运的,吃对了新药,竟然在药物药性的刺激下,顺利开脉,申请加入了青阳宗,成为一名外门弟子。”

    大牛神情憧憬,希望自己也有幸成为这样的一名幸运儿,从而鱼跃龙门,成为一名真正的武修,或者三年期满,用自己所积攒的财富换取一枚昂贵的开脉丹,尝试开脉。

    开脉,才能修行!

    “试药……验证新药的药性……”

    杨凡觉得,自己应该也可以,曾记得自己少时候,遇到一次大旱之年,自己吃遍了乡下的一切可以吃的东西,毒蛇、老鼠、莽虫、蜘蛛……很多小伙伴被毒死了,可自己依然活蹦乱跳的。

    也许,这是最适合自己的一条留下来的路。

    ……

    “大牛,大牛你死哪里去了?”

    有修士匆匆进门,到处寻找大牛未果,就朝着躺在床上的杨凡吼道。

    “臭小子,快收拾收拾,小师妹就快来了,也不知道你几世修来的福分,竟然入了小师妹的眼缘,让小师妹念念不忘,居然要亲自来看看你!”

    “也不知道你承受不承受得住?”

    这名修士碎碎念念的,也不耽误收拾东西,浑然不顾及杨凡的感受,将杨凡身边所有难看的、碍眼的东西一股脑的塞入床下。

    “肖师兄,你找我?”

    大牛满头大汗,一头撞了进来,恭敬的朝着肖锋拱手施礼。

    “别讲那些没有用的虚礼,快帮着收拾一下,小师妹就快要来了,快点!”

    “哎……”

    “小师妹,你昨天救助的那个小子就住在这里,和那个傻傻的大牛住在一起,你放心,大牛虽然傻,但照顾起人来还是非常细心的。”

    “况且,还是肖锋师兄亲自安排的,肖师兄一向仔细稳重,绝对不会出错!”

    话音未落,一名黄衫少年修士陪着一名明艳的绝美少女迈入房门,朝着杨凡走来。

    卧槽,好正点的小妞!

    杨凡呆呆的发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明艳少女,大脑一片空白,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见过这么美丽漂亮的少女,就像一片阳光,照亮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这是自己睡梦中的神仙姐姐吗?

    口水,不由自主的顺着嘴角开始滴滴答答的流淌。

    “嘻嘻,小师妹,这个臭小子人不大,竟然也被你的美色镇住了,开始流口水!”

    “不会是脑子被人打坏了吧?”

    “可恶!”

    又是这样,柳盈盈柳眉倒竖,清澈的双眸开始聚集愤怒,浑身绽放着冷冷的寒意,自己好心好意的前来探望这个臭小子,这小子不思报恩,竟然对着自己流口水?

    自己最恨这样的登徒子了!

    “呃,这位姐姐好漂亮,难道是九天之上的仙女下凡尘?”

    感受到黄衫少年轻佻的语气中隐藏的不善和讥笑,还有淡淡的敌意,杨凡彻底清醒过来,立刻憨厚的微笑,嘴巴甜的抹了蜂蜜似的,唯恐惹怒这位尊贵的小客人。

    自己今后的修行之路,还要着落在这位小美女身上,可怠慢不得。

    “这位姐姐不但漂亮,无人能及,还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看就是一位福泽深厚之人,简直是一个幸运的小福星!”

    “据说,谁若有幸见到了姐姐这样的小福星,也能沾染一些姐姐身上的福泽气息,成为一段时间内最幸运的人!”

    “我刚才看到了姐姐,就像见到了自己的亲姐姐一样,心生亲切感触,不由得发呆,姐姐大人大量,肯定不会怪罪小弟刚才的失态!”

    杨凡委屈的看向柳盈盈,大有一副你若怪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反正自己才十岁,爱哭是特权!

    蠢萌蠢萌的!

    ……

    “嘻嘻,不怪不怪!”

    柳盈盈倒竖的柳眉不知不觉间就放了下来,冰冷的气息也消失无踪,开始眉眼弯弯,弯成了月牙,嘴角开始噙着一丝甜蜜微笑,自己难道真的如此,不但漂亮,还福泽深厚,谁见了自己也能沾染福气?

    自己是一个幸运的小福星!

    自己还第一次听到如此清新脱俗的说法,不由粲然一笑,展露绝代风华!

    杨凡嘴巴里胡言乱语,却眼前一亮,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这个小师妹,简直迷死人不偿命,自己要死了,简直要死了。

    这小师妹,明艳不可方物,简直美得让人窒息!

    只可惜,自己还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