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五章 补腰子
    肖锋同情的看了杨凡一眼,转身屁颠颠的跟随柳阁主离去,本以为这个臭小子抱上了金光闪闪的大粗腿,从此走上了人生的巅峰,拥抱白富美,成为一个未来的王者。

    没想到却是一个天生废材,甚至连自己这个青铜都远远不如!

    渣到家了!

    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珍贵的丹药,一枚天价的三转回春丹,六枚珍贵无比的开脉丹,还有……想想,肖锋就心疼的直哆嗦,虽然不是浪费自己的,可也替自己的师父心疼啊。

    狗大户,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哪怕给自己一枚也好……

    待柳阁主、肖锋走远,大牛才艰难的爬过来,紧紧地握着杨凡冰冷的小手,感同身受,自己这个小兄弟,幸运到了极点,也霉运到了极点,竟然是天生绝脉,无法开脉,无法修行!

    以后的路可怎么走?

    大牛都替杨凡心塞……

    此时,杨凡的心中却惊涛骇浪,不能自己。

    自己根本不是绝脉,也不是不能修行,而是自己的体内,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大网,天然的排斥天地灵气,不让天地灵气进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根本无法引气入体,无法正常修行。

    这是传说中的禁制,还是封印?

    这是谁,对自己如此仇恨,竟然花费了这般大的本钱,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能修行?

    能在自己体内布置下如此威力的无形禁制,或者封印,绝不是一般的修士,没看到,就连柳无尘柳阁主这样的大法师、大丹师,竟然也没有觉察出一丝丝端倪?

    只是认为自己天生绝脉,无法修行而已。

    杨凡绝望了,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天地都开始昏暗,身上开始寒冷,这才感觉到自己冰冷的手掌被握在一双温暖的大手中。

    是大牛,担忧的看着自己,忍受着身伤痛,一直陪伴着自己。

    杨凡的心开始温暖。

    “杨老弟,你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们要修行,谁也不能阻挡!”

    “你还说过,若阻挡我们修行,不管是谁,神挡杀神,佛挡灭佛,若老天来阻挡,我们就捅破头顶这贼老天!”

    大牛紧紧的握紧杨凡的小手,目光明亮,神情坚定地说道。

    “我们是好兄弟,我们一起修行!”

    “你一定能成功!”

    “好,我们是好兄弟,我们一起修行!”

    杨凡蓦然恢复神采,也反握紧大牛的温暖大手,使劲的摇晃两下。

    “不管是谁,若阻挡我们修行,神挡杀神,佛挡灭佛,若老天来阻挡,我们就捅破头顶这贼老天!”

    “哈哈哈……”

    天空下,两个卑微的少年,互相手握着手,一起豪气的放声大笑,都笑出了眼泪,笑声远远传出去,声震瓦砾,仿佛能震天动地!

    ……

    “咳咳……”

    激动之下,大牛身上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开始剧烈的咳嗽,甚至都喷出了鲜血。

    “大牛,快服用回春丹!”

    杨凡焦急了,只知道自己刚才服用的回春丹疗效显著,绝对是治伤圣药。

    “呵呵,咳咳……回春丹,我用不起!”

    大牛苦涩的摇头,就如何不食肉糜一样,自己辛辛苦苦的积攒了两年家底,也只够购买几枚回春丹的,离购买一枚昂贵的开脉丹,还有很长的距离。

    自己可不能随便浪费了。

    “不用了,这点伤,我还死不了,慢慢治吧!”

    大牛寻找了一块地方,开始坐下来,闭目养伤,身上的伤口剧烈疼痛,让大牛不时脸颊抽搐,皱紧眉头。

    杨凡心中焦急,大牛这个兄弟,憨厚忠义,虽然有点傻,可关键时刻靠得住,自己认了……

    回头看到散落在床上的一枚洗髓丹和一瓶养脉丹,杨凡眼睛一亮,反正自己不解决体内的麻烦,就是天生绝脉,根本无法修行,这些丹药,对自己没有用了,可对大牛,却不啻于是天降宝贝啊!

    “大牛,你当我是兄弟么?”

    “嗯,你杨凡就是俺大牛的亲兄弟!”

    “好,我们是亲兄弟,那么大牛,是不是你的东西我也可以用啊?”

    “当然!”

    大牛艰难的回答,嘴角边又浮现出无数血沫。

    “好,大牛,这是洗髓丹和养脉丹,你先拿去换取一枚回春丹,治好伤势,其余的你拿去修炼,尽快开脉,好保护我这个小兄弟!”

    “这是柳师姐给你的,我不能要!”

    “可是,大牛,我们是亲兄弟啊,我的就是你的,何况,你也知道我是天生绝脉,根本无法修行,就是吃了这些珍贵的丹药,也是浪费啊!”

    “而你,借助这些丹药治好伤势,尽快修行,尽快开脉,好尽快加入青阳宗,以后小弟我就靠你来保护了!”

    “除非,你以后不想保护我!”

    说得好有道理!

    “好,杨凡弟弟,从今以后你就是俺大牛的亲亲弟弟,我若修炼有成,将和弟弟一起同生共死……”

    大牛激动了,眼中泪花闪耀,开始语无伦次。

    “好,我们是亲兄弟!”

    杨凡将洗髓丹和一瓶养脉丹郑重的放入大牛的手中。

    ……

    日子匆匆而过。

    最终,大牛也没有舍得将洗髓丹和养脉丹去换取回春丹,而是咬牙舍疼将自己手头积攒的银钱拿出一部分换取了一枚回春丹。

    这样做,性价比最高!

    第二天,肖锋就匆匆而来。

    “杨凡,你身上的伤完好了吧?”肖锋目光闪烁不定,蕴藏着不明的意味。

    “本来,你不是青阳宗弟子,不能在青阳宗内逗留,只是小师妹心善,看你受伤了,这才让你进入青阳宗治伤,现在,你身上的伤势完痊愈,按照青阳宗的规矩,就不能再留下了。”

    “除非,你申请成为丹药阁试药童子,才可以留下!”

    门外,阳光灿烂,天地间一片生机。

    肖锋背对着阳光,将脸隐藏在阴影里,也将自己的心思彻底隐藏。

    似乎有点迫不及待啊!

    虽然也和自己的打算相合,杨凡却感觉到了古怪,不由想起了柳盈盈姐姐身边的那个黄衫少年,临走前恨恨的看向自己,眼底蕴藏的阴毒和冰冷杀机,自己感觉得到。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杨凡摇摇头,彻底摆脱了这个念头,朝着肖锋粲然一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谢谢肖师兄,我想申请加入丹药阁,成为丹药阁试药童子!”

    “好,那就请杨凡老弟随我去丹药阁执事堂办理申请吧!”

    肖锋匆匆转身,当前而行,脚步似乎都有些纷乱。

    有意思!

    杨凡狡黠的转动着清澈的眼睛,跟随肖锋师兄去办理了试药童子的手续。

    ……

    “杨凡,杨凡弟弟!”

    第三日,也是杨凡成为丹药阁试药童子的第一天,天光大亮之际,杨凡刚刚收拾妥当,柳盈盈就蹦跳着高兴而来,人还未至,声音早已传来。

    “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明艳的少女迎着晨曦,眉眼如画,恰是一副令人怦然心动的绝美画面,让附近早起的试药童子们心生向往。

    “柳姐姐,你今天好美!”

    杨凡急忙躬身施礼,心底惊喜,原以为得知自己是天生绝脉不能修行后,这位柳姐姐应该不会再来才是。

    从此,路归路,桥归桥!

    没想到……

    杨凡的眼睛里有一股酸涩的热流在涌动,喉咙沙哑,不由哽咽。

    “杨凡弟弟,嘴贫,你看我都给你带来了什么?”

    柳盈盈恍然未觉,娇嗔一声,接着雀跃的向着杨凡开始献宝,叽叽喳喳的犹如一只快乐的百灵鸟儿。

    “弟弟,听说你是天生绝脉,不能开脉修行,不要怕,我咨询了许多长老,还亲自跑到宗门藏经阁里咨询李阁主李通天伯伯……”

    这信息量就大了,杨凡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下来,心里热呼呼的。

    “李通天伯伯说,即使不能开脉修行,也不是说不能修行,天生绝脉,可能对正常修行来说是死脉,但对某些偏门功法来说反而是无上宝脉,只是想寻找到对应的修行功法非常的困难。”

    “现在,我们暂时寻找不到相应的修行功法,但也可以修炼外功,若修行到极致,也一样可以傲视江湖,成就一番大事业!”

    柳盈盈兴奋的一挥手,身后露出了一座高高的书山,书山的后面,勉强的露出了呲牙咧嘴的抱着书山的肖锋师兄。

    柳盈盈从书山上拿起第一本厚厚的书,在杨凡的眼前来回晃动。

    其实,柳盈盈也怕打击自己这个小弟弟的信心,有些话也没有吐实,藏经阁李阁主也说过,单纯修炼外功,绝对是一条艰难无比的修行之路,想修炼到极致,基本没有可能。

    杨凡配合柳盈盈,争抢了一番,才抢过这本修炼秘籍。

    《武功修炼诀要》!

    扉页只有简单的三个字,字迹拙劣,歪歪扭扭的,明显是一本最新的手抄本。

    杨凡奇怪的看向柳盈盈,柳姐姐的右手上墨痕痕迹宛然,看样子这是姐姐亲自抄录给自己的。

    “看什么看,再看抠掉你的眼睛!”

    “哼……”

    被看破了心思,柳盈盈小脸微红,张牙舞爪的朝着杨凡挥舞着小拳头,宛如炸毛的小花猫一样。

    “好,我不看!”

    杨凡配合的做出怕怕的表情,低头掩饰自己眼睛中的湿意,伸手打开第一页。

    “凡俗之人欲练武功,需先壮气血,气血充盈后,内壮筋骨,外壮肌肤……直至肺腑……”

    “修炼至大成境界,肌肤坚硬如石,能抵御千钧之力,一拳挥出,也蕴含炸裂天地的惊人伟力!”

    看杨凡翻看完《武功修炼诀要》,柳盈盈又献宝般的拿起其他书籍,一本本的翻给杨凡看。

    《铜头铁臂功》!

    《十三太保横练功》!

    《铁砂掌》!

    《金钟罩》!

    《铁布衫》!

    《铁臂拳》!

    《无极桩》!

    《杨氏内家功秘诀》!

    ……

    字迹歪歪扭扭的,是手抄本,虽然很明显不是一个人的笔迹,但绝对是新抄写的。

    杨凡懵逼,两三天的工夫要抄写这么多的武功秘籍,需要动员多少人力物力啊……

    杨凡的眼睛开始湿润,一股酸涩的湿漉漉的感觉涌上心头。

    从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

    即使自己乡下的父母也只是照顾自己的吃穿,但从没有如此仔细的照顾自己的感受。

    柳盈盈仿若未觉,又开始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自己带来的一些瓶瓶罐罐,不要钱般的塞进杨凡的怀里。

    “来,弟弟,这是三瓶精血丹,大补气血,给!”

    “喏,这是五瓶金肌玉骨丸!”

    “弟弟,这是九瓶壮腰健骨丸!”

    ……

    壮腰健骨丸?

    这不是扯么!

    杨凡嘴角抽搐,眼角乱跳,心里开始凌乱,自己十岁的少少年纪,就需要开始补腰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