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七章 开脉
    新的开脉丹,竟然如斯恐怖!

    现场的许多人,脸色开始难看,心脏剧烈跳动,这是昂贵的开脉丹,还是催命的夺命丹?

    坐在中间的大牛更是凄厉的持续吼叫,声音都开始嘶哑,眼珠子高高突出,眼角、嘴角开始有血丝溢出……

    估计,过不了许久,也会步上王辰的后尘。

    许多丹药阁的弟子,脸上开始露出不忍之色,也有许多弟子冷漠的看着惨嚎的大牛,犹如看着一具冰冷的尸体。

    丹药阁试药童子,每年都要折损几十人,比这凄惨百倍的都曾有过,这……又算得了什么?

    隐藏在炼丹室里的南宫尚并不想亲自出来,看到杨凡顺利的渡过试药危险,心里有点遗憾。

    这臭小子,怎么竟然是打不死的小强?怎么折腾都没有死去,若这次弄不死他,看样子下次就要弄一个更狠毒的才是……应该没有下次了。

    至于大牛的死活,更不放在南宫尚的心上,以前看这大牛傻乎乎的,也很勤快,现在竟然和那个臭小子好的穿一条裤子,他不死谁死?

    南宫尚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旋又消失无踪,颔首示意其身旁的一名执法弟子,出去,找个理由弄死他!

    这名执法弟子,手按长剑,悄无声息的出去了,融入了众弟子当中。

    看样子,这种事情两人没有少做。

    站在两人身后的肖锋,恭恭敬敬的站立着,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这个小师弟,资质好,心狠手辣,睚眦必报,阴狠着呢。

    自己以后要小心点……

    两人悄然而立,静静的看着外面的事态发展。

    “不能这样!”

    刚刚抵挡过体内撕裂疼痛的杨凡,目光坚定,朝着痛苦哀嚎的大牛走去。

    自己就这一个兄弟,绝对不能失去!

    不就是开脉丹吗?

    两枚开脉丹的药性是自己曾经吞服过的三枚开脉丹的三到五倍,一般人的肉体根本承受不住,也就是自己……小蛮牛一样的肉体,再加上自己近期的修炼,忍耐程度远比刚才的王辰要高!

    新的开脉丹绝对无毒,只是药效太强,一般人承受不起!

    也就等同毒药!

    最关键的是,自己体内有驱逐天地灵气的怪兽,让自己体内刚开到一小半的开脉过程无疾而终。

    等同于作弊一样。

    杨凡飞身扑到大牛的身前,将大牛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

    笼罩在大牛身体周围的天地灵气被杨凡及时阻挡隔开,又被杨凡体内无形的光芒驱赶,开始消散。

    “啵啵啵……”

    大牛体内细微的轻响开始减弱,直至最终消失。

    疯狂的大牛开始安静下来,瘫软在地上,浑身犹如从水中捞出来一样,被大量的汗水湿透了。

    身体表面,也有一层细密的血珠!

    大牛,幸运的渡过了眼前的这次死劫!

    “杨凡,你可知罪?”

    丹药阁弟子中一人蓦然挺身而出,冷冷的看向杨凡,犹如看着一条死狗。

    “丹药阁规定,试药期间,任何人不得阻止试药童子试药,不得打扰别人试药,否则杀无赦!”

    “你刚才打扰大牛试药,罪无可赦,杀!”

    该弟子神情冰冷,螳螂一声拔出背后的长剑,长剑寒芒闪烁,一股凛冽的杀机直指抱紧大牛的杨凡。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有许多弟子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却没有人站出来阻止。

    要动真的?

    杨凡不可置信的看向这名弟子,再看向周围冷漠围观的弟子,确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后,心中警惕,立刻放开大牛,后退了三步。

    “你是谁,凭什么呵斥我?”

    杨凡双手暗暗握紧了拳头,拳头上青筋暴露,也暴露了杨凡此时的心情。

    脑海里,不由得闪过了柳盈盈柳姐姐身边的一个清秀俊朗的黄衫少年的身影,以及眼底深处隐藏的阴狠,是他么?

    这么迫不及待的?

    “呵呵,杨凡,我是丹药阁执法弟子,对丹药阁内一切不法行为都可以执法!”

    “你说我是谁?”

    “呵呵,你记好了,我是南宫北,你可以到柳阁主那里投诉我,不过好像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南宫北狞笑,一挺长剑,唰的一下子朝着杨凡刺去,手法狠辣老道,没有一丝容情。

    杨凡退后几步,抓起一把椅子朝着南宫北的长剑挡去,嘴里暴怒大喝。

    “南宫北,你阻挡我拯救试药童子,而且报复打击救人的我,你心怀叵测,图谋不轨……你隐藏在丹药阁里,到底想要做什么?”

    声浪滚滚,瞬间传遍了整个丹药阁里。

    许多人不由一怔,这是谁?竟然遭到南宫北的追杀……好像有隐情啊?

    卧槽,竟然敢反抗?

    南宫北脸色涨红,感觉到周围弟子看向自己的疑惑、质疑的目光,心中忿怒羞恼,这个试药童子,狗一样的东西,竟然想将事情闹大,闹得众人皆知?

    手中长剑去势愈急,仿佛一道匹练也似,朝着杨凡杀去。

    “叮叮当当……”

    杨凡左遮右挡,手中的椅子瞬间被削去大半,只留下两条椅子腿握在杨凡手中,身上,也开始血迹斑斑,虽然躲过去了要害,但受伤也不轻。

    再来几下,木质的椅子腿也会完被削去,到时候,自己就只能裸奔了……

    “南宫北,你瞒着柳阁主,瞒着柳盈盈柳姐姐,公报私仇,想暗杀柳姐姐唯一的义弟,你的心何其毒也!”

    “在场的各位师兄,你们眼睁睁的看着南宫北这个恶棍暗杀柳阁主的义子,柳盈盈柳姐姐的义弟,而无动于衷,视同谋杀,若柳阁主知道,若柳盈盈姐姐知道,你们就等着被重重责罚吧……”

    杨凡吼声如雷,声嘶力竭。

    卧槽尼玛!

    在场的许多弟子心脏剧烈跳动,眼神骤然一缩,倒抽一口冷气,这杨凡也太无耻了吧?

    小小年纪,心思竟然如此歹毒,竟然公然拉自己等人入局,让自己等人为其挡灾……

    可若不阻止南宫尚杀人,众目睽睽之下,柳阁主、柳盈盈那里,自己等人还真得没法交代?

    事情闹得这么大,丹药阁里该知道的,肯定都知道了,也许下一刻,柳阁主或者小师妹柳盈盈就会匆匆赶来。

    许多人的眼神变了,不再冷漠,不再冰冷,而是怨毒的看向南宫北,尼玛,连杀一个试药童子都不利索,还要连累我们,你怎么不去死?

    “住手!”

    “南宫北,你放肆!”

    “放下长剑,等候师父前来处理!”

    许多人立刻挺身而出,愤怒的阻止南宫北,阻止南宫北的继续追杀。

    开玩笑,若利索点,刚才杀了这个臭小子,谁也不会有一丁点的意见,权当碾死了一个臭虫。

    可现在,没听人家说是柳阁主的义子、柳盈盈的义弟……不管真假,若眼睁睁的死在自己等人面前,自己等人也不好活了。

    “噗!”

    南宫北更惨,杀不成杨凡了,竟然还背上一个谋杀柳阁主义子的罪名,立刻急火攻心,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尼玛,他撒谎!”

    可是没有人理会。

    事已至此,真相很重要吗?

    重要的是你在当众杀人,不依不饶的追杀,杀的人竟然是柳阁主的义子,我们丹药阁里老大的义子,兄弟啊,你想致我们于何地?

    你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看到围在自己周围虎视眈眈的众多师兄弟,目光不善的看向自己的喷火眼睛,南宫北懵逼了。

    事情怎么演变成了这样?

    事情不是这个样子啊?

    只是一个试药童子而已……

    真的!

    怎么一眨眼,就老母鸡变鸭,自己众叛亲离了呢?

    南宫北想哭死的心都有了,手中的长剑螳螂一声,再也握不住了,掉落在地上,犹如死蛇般跳动了几下,就再也不动了。

    ……

    事已至此。

    躲藏在炼丹室里看戏的南宫尚气急败坏,脸色漆黑,浓的都能滴下墨汁来,心里恶狠狠的怒骂。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我怎么眼瞎的,竟然会安排你这个混蛋去干这事?”

    ……

    没有了死亡威胁,杨凡也扔掉了手中短短的椅子腿,彻底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再打下去,自己就真的悲催了。

    祭出了认亲这个终极大招,再给这个南宫北几个胆子,也不可能当众伤到自己了,在柳无尘柳阁主或者柳盈盈柳姐姐出现之前,在场的这十几个丹药阁的弟子若想以后好好的,就不可能放任南宫北再追杀自己。

    这是立场问题!

    若在丹药阁,竟然连柳阁主这个老大的义子都被当众杀掉,尤其是已经自报家门后,不管柳阁主认不认,在场的这些弟子,以后也不用再在丹药阁里厮混了。

    这叫什么……

    这叫大义、统一联盟,团结大多数,统一的站在了丹药阁柳无尘柳阁主的门下,这没毛病!

    可这也是一把双刃剑!

    就看柳阁主如何理解了,杨凡心中开始纠结,却也不知道此事究竟要如何了结,看样子自己要有难了。

    管他呢?

    该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与死亡相比,除死无大事啊……

    来到大牛身前,大牛虚弱的朝着杨凡笑笑,刚才的危机时刻,大牛又急出了一身冷汗,可惜浑身无力,根本站都站不起来,更遑论阻挡了。

    “杨凡……”

    “闭嘴!”

    杨凡扶起了大牛,让其在地上坐好,摆出一个修炼的姿势。

    “大牛,刚才你应该已经开脉了,你修炼一下,看看开了几脉?”

    修士修行,开脉后就开始踏上修行之路的第一个修行境界,开脉境!

    这是一个基础修行境界!

    每一个人体内都有十二主经脉,只要打通其中的任意一条主经脉,就可以引天地灵气入体,踏上修行之路,这就是开脉!

    开脉后持续打开这十二条经脉,这就是开脉境的修行功夫,在此基础上根据不同的修行功法再打通任意一条次经脉,就踏入下一个修行境界,修士的境界。

    而杨凡,天生绝脉,不能开脉修行,也就绝了修行之路,这些,杨凡心知肚明,其实就连柳盈盈也知道,只是不说出口而已。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大牛坚定的点点头,不能开脉修行,就不能保护自己的好兄弟杨凡……

    必须修行!

    大牛跌跏而坐,开始静心凝虑,按照演练了无数遍的行功心法引导自己体内的真气运行。

    “啵!”

    一声轻微的响声从大牛体内传出,大牛开脉成功了!

    竟然成功了……

    许多人惊讶的看向大牛,满眼不可置信,这个傻乎乎的大牛,好像缺了一根筋的大牛,竟然开脉成功了!

    老天爷不长眼睛啊!

    许多人心里酸楚,这么一个平日里呼来喝去的狗一样的东西,竟然也开脉成功了,成功的挤进了尊贵的修士行列……

    从此和自己等人一样,平起平坐了。

    “啵啵……”

    又有细微的声响从大牛的体内传来。

    这是又开了一脉?

    许多人心头一跳,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根本就不肯相信眼前的事实。

    许多人开脉,都只能开一脉,再经过努力修炼,才能依次打开其余的经脉,只有那些资质逆天的修行天才,厚积薄发之下,才能一次打开两条或者多条经脉。

    “啵啵……”

    细微的声响从大牛体内持续不断的传来。

    “这是开了第三条经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