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八章 新开脉丹要逆天啊
    试药室内许多弟子都被静坐开脉的大牛所吸引,也被大牛的开脉震撼的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

    “哇,大牛这个傻瓜,都已经开了第五条经脉了!”

    “简直要逆天啊!”

    “这是我青阳宗有史以来的修炼天才啊!”

    “不对,大牛的修炼资质一般,还没有灵根,根本就不是修行天才!”

    “那为什么大牛能一口气连开五脉?”

    “呃,可能是刚才的开脉丹药效显著……”

    “真的?”

    想到这个可能,许多弟子才开始想起,刚才好像大牛只吞服了一枚开脉丹。

    “咦,大牛不是只吃了一枚开脉丹,另一枚呢,刚才还在呢?”

    “谁?到底是谁拿走了刚才的开脉丹?”

    “快交出来!”

    ……

    试药室内,十几个弟子两眼放光,四处寻找那枚长了翅膀飞走了的开脉丹。

    “是你拿的?”

    “你才拿的,交出来!”

    许多弟子开始互相怀疑,看谁都像偷斧子的人,看谁都像偷偷藏起了开脉丹的人。

    开始争争吵吵、拉拉扯扯的。

    大牛身边的杨凡却浑然不顾,一脸的正气凛然,摆出一个主动防御的姿势,握紧了拳头护卫在大牛身边。

    哥在护法!

    心里却在偷笑,这些傻瓜,现在才发觉新的开脉丹的好处啊,晚了。

    砸吧砸吧嘴,回味一下,这新的开脉丹,药是好药,就是太烈性了些……

    一般人可承受不起!

    “啵啵……”

    大牛体内的轻微响动持续不断。

    刚才竟然又开了一脉!

    刚闻讯匆匆赶来的柳无尘柳阁主也惊讶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格外多!

    自己的唯一宝贝女儿刚认了一个农家少年为弟弟,竟然是百万人中才有一个的天生绝脉!

    这眼光,简直令人无语……

    平日里憨厚痴傻的试药童子大牛竟然一口气连开六脉!

    难道是超级天才?

    而宝贝女儿刚认得弟弟竟然被自己丹药阁里的执法弟子陷害追杀……

    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啵啵……”

    大牛体内的异响又持续不断的传来,这是连开七脉!

    柳无尘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是大牛修行资质出众呢,还是新的开脉丹药效显著?

    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柳阁主饶是经验丰富,见多识广,此刻也不能确认。

    “师父!”

    看到柳阁主出现,南宫尚也不敢再隐藏在炼丹室里了,匆匆出来向师父行礼。

    “哼,看你办的好事!”

    柳无尘也有些恼火,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没有哄好呢,就听说在炼丹室里有执法弟子在陷害追杀宝贝女儿刚认下的弟弟,自称是自己的义子,还闹得众人皆知……

    柳无尘柳阁主的脸都绿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用多久,估计整个青阳宗上下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这不是赤果果的打自己的脸么?

    在丹药阁里,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有人公然的追杀自己名义上的义子,公然的啪啪啪的打自己的脸,这事不能忍啊!

    虽然自己还没有承认这个义子……

    也根本不想承认这个义子!

    奈何自己的宝贝女儿柳盈盈认啊!

    热切的很!

    柳无尘冷冷的睥了南宫尚一眼,这个弟子哪里都好,就是心胸有点小,不能容人,若如此发展下去,终究成就有限。

    与自己的宝贝女儿盈盈,恐非良配啊!

    第一次,柳无尘心中涌现出了这个古怪的念头,以前,自己一向是乐观其成的。

    再一看跪倒在地上向自己磕头的南宫北,柳无尘心头怒火三千丈,眼神骤然一缩,锐利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一切,看到南宫北的心里去。

    “你叫南宫北!”

    “弟子叫南宫北!”

    “谁给你的权利在丹药阁里公然杀人?”

    “弟子……”

    南宫北唯唯诺诺,有心辩解几句,可心底的小心思在柳无尘锐利的目光下无所遁形,气势迫人,只得磕头如捣蒜,不敢再行辩解。

    “请阁主饶命!”

    “请阁主饶命!”

    “来人,将其废除修为,赶出青阳宗!”柳无尘脸色铁青,断然喝道。

    “阁主饶命啊!”

    “南宫尚师弟,快帮师兄求情啊,我也是帮你,呃……”

    “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南宫尚怒视南宫北一眼,脸色也开始难看起来,只得躬身朝柳阁主施礼。

    “师父,都是弟子的错,还请饶过南宫北师兄一命,从轻发落!”

    “哼!”

    柳无尘冷冷的注视着南宫尚,直欲看到南宫尚的心底去,心中暗叹,自己是不是对这个弟子纵容太多,竟然让其如此放肆,简直拿这青阳宗丹药阁当成南宫世家的了。

    安插了不少南宫北这样的人渣!

    须知,这丹药阁姓柳,不姓南宫!

    南宫尚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后背微凉,心中开始不安,自己的小动作终于成功的惹怒了师父,今天只怕讨不了好了。

    心中,开始怨愤,师父也真是的,就为了一个小小的试药童子,竟然如此大动干戈?

    难道,自己竟然不如一个试药童子重要?

    “自己到后山面壁三日,以示惩戒!”

    “还不退下!”

    柳无尘冰冷的喝道,看样子自己的纵容,把这个徒弟的心养大了啊,竟然不知悔改。

    “是,师父!”

    南宫尚默然而退,隐藏在衣袖里的双手却青筋暴露,用力的握在了一起。

    “阁主,饶命啊!”

    “南宫尚师弟,救命啊!”

    南宫北凄厉的喊声不时传来,惹得两名执法弟子暴怒,撕扯下南宫北的衣襟,强行塞进南宫北的嘴里,然后拖死狗一样将其拖了下去。

    许多弟子心神悚然,目光惊惧。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执法弟子南宫北,武士二段的修为,南宫世家的旁系弟子,此刻竟然如死狗一般,要被废除身修为?

    柳阁主的得意弟子南宫尚竟然被罚面壁三日……

    难道刚才这个试药童子杨凡所说的都是真的?

    ……

    大牛体内的异响终于完消失,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即使这样,也让柳无尘柳阁主惊诧不已,神目异彩连连,这个一向憨傻的大牛,难道真的是绝世天才?

    一开脉,就连开七脉!

    青阳宗从未有过!

    简直是奇迹,简直是神话传说……

    要不,就是自己的新开脉丹药效惊人!

    不管那样,都……

    再看大牛身边昂首而立的杨凡,一副正气凛然的保护神的角色扮演,小小的身影,却演出了极度滑稽的感觉。

    柳无尘柳阁主嘴角微弯,心生感触。

    这个年仅十岁的农家少年,看似憨厚,却狡猾如狐狸,竟然在自己的衣钵弟子南宫尚手里,看似不可能的挣出一条活命,还让南宫尚灰头土脸,折断了一只臂膀。

    就是不知道其心性如何,是不是又是一个南宫尚的翻版,外表憨厚,内藏奸诈?

    这对自己的宝贝女儿柳盈盈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

    “爹地,是谁要杀我的弟弟?”

    一道火红的身影怒气冲冲的冲进室内,人还未到,愤怒的火焰仿佛已经烧了进来。

    许多弟子脖子一缩,眼眸中目光开始闪烁,心中暗叹,幸亏没有铸成大错,若真的让南宫北这个混蛋得了手,岂不是带累了大家,都要跟着吃苦头。

    杨凡提在半空的心也开始落地。

    柳姐姐来了好啊,自己就不用面对柳无尘的那双能看透心灵的锐利眼睛,也不用害怕柳无尘柳阁主正在酝酿的狂风暴雨啊。

    柳师姐的胸脯虽然不大,但能遮挡风和雨啊!

    柳阁主身后的南宫尚却眼神骤然缩紧,心脏剧烈跳动,紧握的手心都被指甲刺破,也浑然无觉。

    心中疯狂的呐喊,柳盈盈,必须是我的,一定是我的,我要不惜一切代价……

    “咦,弟弟,你没事吧?”

    “怎么受伤了,伤势严重不严重,快给姐姐看看?”

    柳盈盈一看到浑身浴血的杨凡,眼睛就不够用了,上上下下的打量,前后左右的细心察看,不断的虚寒嘘暖,关心的不得了。

    “杨凡弟弟,还好还好,主要是皮外伤,不是大伤……”

    “乖,张嘴,先吃一枚回春丹!”

    “呀,爹地刚给了我一枚二转回春丹,我竟然没带在身上……”

    “待回去后,我一定要随身带着,下回弟弟受伤了,就吃它吧,嗯,就这样……”

    柳盈盈就如一个亲亲的小姐姐,很有温度的围绕着杨凡打转,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心疼的呵护着杨凡。

    “你……”

    柳无尘柳阁主额头布满黑线,脸色铁青,彻底难看起来。

    自己的宝贝女儿,从进门看到杨凡起,就再也没有看别人一眼,就连自己这个曾经的最亲爱的爹地,都要靠边……

    这真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柳盈盈,没有被甚么妖魔鬼怪附体?

    怎么变得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了。

    柳无尘柳阁主神情冰冷,可心底里的醋坛子彻底打翻了,醋海生波,波涛惊天。

    躲在一边的南宫尚更是眼红的要淌血了,心中愤怒的咆哮,杨凡,你一定要死,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剁成肉酱,拿去喂狗!

    其实,南宫尚根本没看出来,柳盈盈看向杨凡的眼神清澈透明,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愫在里面,只是拿杨凡当做需要自己细心呵护的小弟弟而已。

    南宫尚自己枉做小人了。

    这也是老奸巨猾的柳无尘柳阁主没有主动干涉的原因。

    认个小弟弟,权当养个阿猫阿狗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怜的杨凡心里还以为柳阁主义子的地位有多高呢。

    可若想当自己的女婿,看老子打不出你的翔来……

    柳阁主恶狠狠的瞪起了眼睛。

    室内的丹药阁弟子,亲眼看到柳盈盈如此宝贝这个新认的弟弟,一边眼红的羡慕嫉妒恨,一边心中暗暗庆幸,幸亏刚才阻止了南宫北这个蠢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短短的片刻功夫,不可一世的南宫北就从风光的执法弟子变成了众人心目中唾弃的死狗、混蛋、蠢货……

    地位下降之快,可见一斑!

    即使身边的大牛,刚刚调息完毕,看到柳盈盈将回春丹不要钱似的强塞进不情愿的杨凡嘴巴里,心灵也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心中高呼。

    “柳盈盈姐姐,我受的伤更严重,更需要回春丹啊!”

    可惜,柳盈盈此刻的眼中,只有受伤的杨凡,根本没有别人,何况受伤更重的大牛……

    他是谁?

    ……

    日子匆匆而过。

    大牛连开七脉的惊人壮举迅速在青阳宗搅起了无边的滔天风浪,柳无尘柳阁主开始焦头烂额了。

    “柳阁主,听说你研制出一种新的开脉丹,能让一个资质平庸的人连开七脉,不简单啊……为兄在此为你贺喜,你是我们青阳宗的大功臣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匀几枚给老哥救救急?”

    青阳宗的一位多年不见的大佬亲自上门,暗搓搓的讨要。

    “哈哈,柳阁主柳老弟在家吗?”

    “老哥我不请自来,上门做个恶客,老弟不会介意吧?”

    又一位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宗门大佬亲自闯门而入,根本无暇理会跟随自己一路小跑的准备通报的丹药阁轮值弟子,以及急的急赤白脸的狼狈样子。

    “哈哈,原来是李大供奉亲自登门,我丹药阁蓬荜生辉啊!”

    柳无尘柳阁主仰天打着哈哈,暗中嘴角抽搐,眼角乱跳,这……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啊,可自己怎么办?

    “柳阁主,掌教呼延英明有请!”

    一名执事长老也随后登门而入,恭敬的朝着柳无尘柳阁主施礼。

    “唉,这日子没法过了……”

    柳无尘轻轻抚摸着额头,蓦然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心力交瘁,痛并快乐着。

    都是新开脉丹惹的祸啊!

    已经可以确认,新开脉丹没有毒性,药效是以往开脉丹药效的五到十倍,药力强劲,一般的新弟子想要开脉修行,根本不敢服用。

    否则就像试药童子王辰一样,承受不住药性,要爆体而亡,而侥幸活下来的大牛,只是个例!

    但这新开脉丹最适合已经开脉成功的老弟子服用,身体承受力强,辅助开脉修行效果强烈。

    简直是神药啊!

    而以往的开脉丹,只对低阶弟子有效果,随着修为越高,效果越不明显,甚至近乎于无。

    所以,高阶修士对以往的开脉丹不感兴趣。

    但新开脉丹药性强烈,对高阶修士也有一定的效果,也就无怪乎青阳宗的许多隐居修行的大佬都放下了架子,纷纷前来讨好柳无尘柳阁主了。

    这关系着大家今后修炼的速度啊!

    可前来讨要的人太多,而且腰杆子都很硬,可炼制新开脉丹的药材准备不足,僧多粥少,自己就难办了……

    该给谁呢?

    而且,柳无尘柳阁主目前就处于大法师巅峰的境界,已经开拓出人体内三百三十六条辅助次主经脉,就差再开拓二十四条辅助次主经脉,就大法师圆满了。

    这新开脉丹对自己修行也很有效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