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九章 炼精化气
    大家都知道,法术修行,分为开脉、法术修士、法师、大法师、法术宗师、法王、法尊、法帝等境界,武道修行也分为开脉、武士、武师、武学大师、武学宗师、武王、武尊、武帝等相应境界,每个大境界又细分为无数的小境界。

    更具体的,就是开脉境界需要开拓人体内十二条主经脉,武士、法士等境界需要开拓出人体内三十六条辅助主经脉,武师、法师等境界需要开拓出人体内七十二条次主经脉,武学大师、大法师等大师境界需要开拓人体内三百六十条辅助次主经脉。

    而杨凡,不能开脉,如何修行?

    “杨凡弟弟,你不能开脉,不能引天地灵气入体,就不能踏上现在所说的修行之路!”

    “但你可以修炼世俗武功,这些武功,主要是挖掘人体内的潜能和隐藏的宝藏,分为外家功夫和内家功夫……”

    “外家功夫练筋皮骨,内家功夫练一口气!”

    “若内外兼修,通过强化体内气血,炼精化气,炼化体内的精血,转化为体内的本源之气,修出一口元气,一口内息,达到先天之境,也能走上修行之路,就是需要很多大补气血之物,才能维持人体需求……”

    为了杨凡的修行,柳盈盈也是拼了。

    无数次的前往藏经阁,无数次的赔上笑脸贿赂藏经阁阁主李通天,这才寻觅来无数的凡俗武功秘籍。

    最近这个李伯伯又盯上了新开脉丹,竟然让自己拿新开脉丹去交换……

    关键是新开脉丹早就脱销了,根本找不着啊,柳盈盈有心无力,也有点心力交瘁了。

    都是老狐狸,胃口还大,自己玩不过啊!

    柳盈盈自身有低品的火灵根,专修法术,现在是法士六段,已经打开辅助主经脉二十四条,若再开脉一条,就将跨入高阶法士行列。

    在青阳宗,柳盈盈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少的天才弟子!

    可惜,柳盈盈志不在此,性喜炼丹调药,治病救人,否则,若专心修炼,修为还要更高。

    有了柳盈盈的悉心关照,杨凡自己也咬牙努力,自己不能开脉修行,想踏上武者修行之路,就要付出比别人多出无数倍的努力和汗水,才有一丝可能。

    只要有一丝可能……

    杨凡暗自咬牙,我就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去争取!

    ……

    “嘭!”

    “嘭!”

    躲在演武场的一个角落里,杨凡咬牙切齿,一拳又一拳,狠命的锤击眼前的沙袋,任凭汗水湿透身,依然不肯停歇。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要想成功,就要努力……

    锤炼沙袋、拼命长跑、击打身等活动,都是通过极限的运动,激发调动身的气血,提升肌肉骨骼的力量,提高自己的耐力和韧性。

    站桩、调息、存思冥想等就是通过一动一静,苦练内功,在极致的静谧中感受自己丹田里的一缕暖意,通过炼精化气,在自己的体内生出一口内息,凝聚出一点本源之气。

    这个过程,很难熬!

    而且,需要大量的气血消耗,若补充不及时,就不是锻炼提升肉体了,而是残害身体,损伤身体。

    其中分寸的把握,在本人的一念之间!

    幸亏,有柳盈盈这个小富婆姐姐的足够供给,才让杨凡坚持了下来,没有出现气血亏空和衰败,一身结实的肌肉,犹如岩石般坚硬。

    “杨凡,先停下休息一会儿!”

    “我给你带来了最爱吃的烤肉!”

    不放心的大牛经常抽时间过来探望杨凡,对杨凡的拼命感到害怕,也开始心疼。

    幸运的大牛连开七脉,顺利拜入青阳宗武道院,成为一名武道院的外门弟子。

    即使在武道院,大牛也是其中的佼佼者,风头一时无两。

    毕竟,十二条主经脉,大牛已经开脉过半数,同龄人中,无与伦比。

    “好!”

    杨凡擦干额头的汗水,仔细的打量大牛。

    憨厚质朴的少年,经过武道院里的打磨,已经有了一丝彪悍的气息,开始棱角分明,开始崭露头角,显露光芒。

    “大牛,你的修为境界稳固下来了么?”

    “嗯,在导师的指点下,我这七条经脉已经彻底稳固,一拳下去约有七八百斤的力量!”

    “估计不用多久,我就能开第八脉!”

    大牛放下手中的烤肉,炫耀般的挥舞着自己肌肉虬结的胳膊,仿佛里面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

    “好,大牛是好样的!”

    杨凡有点羡慕,拿起烤肉狠狠的咬了一口,烤肉火候刚刚好,还带有温热的气息,肉香扑鼻,勾引起人心底里的强烈食欲。

    “好吃!”

    杨凡大口的撕咬咀嚼,烤肉酥软,满口喷香,让人心情愉悦。

    “痛快!”

    杨凡大口的吃着烤肉,心里感动,大牛这个小守财奴一贯吝啬,自己都舍不得吃烤肉这种奢侈的食物,每次来看望自己却变着花样的犒劳自己。

    咽下最后一口烤肉,杨凡打了一个饱嗝,靠近大牛,悄悄的说道。

    “大牛,我要送给你一件礼物,你猜猜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礼物,我都不能再要!”

    大牛脸色红涨,以为杨凡又要偷偷给自己大补气血的精血丹,这些精血丹很贵重,都是柳盈盈师姐千方百计为杨凡准备的,自己也不能厚着脸皮老要啊。

    老贪兄弟的便宜,这不是自己的风格!

    “呵呵,说出来,吓不死你……”

    杨凡神秘的一笑,从放置地上的衣兜里掏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枚金黄色的丹药,散发着一股熟悉的药香。

    “这是新开脉丹!”

    大牛的眼瞳骤然收缩,心脏剧烈跳动,这新开脉丹,现在一丹难求,被炒成了天价,杨凡哪里来的?

    难道又是柳盈盈师姐给的?

    “呵呵,大牛牛,不知道吧,这可不是盈盈姐给的,这可是我自己的。”

    杨凡臭屁的昂首看天,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噢,我知道了,这是那天试药室里丢失的……”

    大牛狠狠的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呜呜……”

    “你这个棒槌,能不能少声点……”

    杨凡猛扑过来,紧紧的捂住了大牛的大嘴巴,小心的看向四周,若被人知道了,这事情就麻烦大了……

    偷窃宗门贵重的丹药!

    以现在新开脉丹的价值,会有无数的人趋之若鹫,想尽办法抢夺,还会在自己身上狠狠的踩上几脚,将自己彻底赶出青阳宗。

    想到这种可怕的后果,恐怕连柳姐姐也保不住自己,杨凡就心惊胆颤。

    最好的办法,就是毁尸灭迹!

    将手里的新开脉丹强行塞进大牛的嘴巴里,杨凡才松开手,将大牛扶了起来,摆出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朝着大牛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脚。

    “快修炼,最好再开七脉,你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武士了!”

    “也就能保护我了!”

    “嗯!”

    “呜呜,嗯嗯……”

    开脉丹在嘴里化为一股灼热的气流,流向腹中,流向四肢百骸,大牛泪流满面,认真的拼命点头,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说什么,也不能辜负自己的亲兄弟杨凡的这一片心意啊!

    片刻功夫过后。

    “啵啵啵……”

    熟悉的细微响声从大牛体内持续不断的传来。

    大牛脸色依然涨红,但已经可以忍受。

    第八脉,开!

    第九脉,开!

    ……

    大牛头顶热气蒸腾,额头汗珠滚滚,脸颊不断抽搐,嘴角都咬出了深深的血痕……

    杨凡担心的看着大牛,这次吞服开脉丹,虽然没有上次那么凶险,但也不容小觑,说不定一个疏忽,就会留下终身遗憾。

    ……

    再难熬的时光,也终究会过去。

    大牛最终开出十二条经脉!

    虽然没有再次开出七条经脉,这也已经非常不错了,要知道,仅仅是两枚新开脉丹,就让大牛从一个普通的试药童子摇身一变,抵达了开脉境界的巅峰!

    距离晋级武士也只有一步之遥,只差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了。

    新开脉丹,药效堪称恐怖!

    这也是青阳宗那些多年不世出的大佬都纷纷露面的原因所在,新开脉丹对这些大佬来说,即使只能辅助新开一脉或者半脉,也能抵顶数年的苦修之功,这是了不得的惊人成就!

    ……

    “杨凡!”

    “小凡凡,你在哪里?”

    门外,柳盈盈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脆悦耳,一样的亲切熟悉。

    “姐姐,我在这里!”

    杨凡开心的笑了起来,自己的这个姐姐,在自己面前就好像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天天像小鹿一样蹦蹦跳跳的,活泼可爱。

    “小杨凡,你看姐姐给你带来了什么?”

    柳盈盈献宝般的举起手中的小巧竹篮,竹篮上面蒙上了一层薄纱,隐隐的传来诱人的香气。

    “嗯,我猜!”

    杨凡配合的眯缝起眼睛,弯成了一轮月牙,双手合十,陶醉般的喃喃自语。

    “这么香的味道,肯定是我的亲亲姐姐最爱吃的烤香猪肘子,更是我杨凡最爱吃的美味……”

    “小样,还最爱吃的美味,美不死你!”

    柳盈盈娇嗔的点了杨凡额头一下,扑哧一笑,犹如山花烂漫,蓬荜生辉,接着迫不及待的打开竹篮,一只烤的油亮金黄的香猪肘子赫然呈现在杨凡面前,还散发着淡淡的温热气息。

    “好香啊……”

    杨凡夸张的拍拍自己瘪瘪的小肚皮,翘起了大拇指。

    “还是我的亲姐姐最疼我,都知道我的肚子馋烤猪肘子了!”

    “呸,小杨凡,是你自己嘴馋,关你的小肚子什么事?”

    一时间室内其乐融融。

    ……

    门外不远处。

    尾随柳盈盈而来的南宫尚躲在墙角,看到室内柳盈盈和杨凡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的样子,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自从上次南宫北追杀杨凡不成后,柳无尘柳阁主和柳盈盈小师妹都对南宫尚起了戒心。

    柳阁主不再重点关注和培养南宫尚,这让南宫尚在丹药阁里的地位一落千丈,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一呼百应的景象,反而都开始疏离起来。

    小师妹柳盈盈更是厌烦自己,再也不让自己陪伴在其身边,不离左右。

    南宫尚面上不显,默默的承受,心里却翻江倒海,对杨凡、对柳阁主、甚至对柳盈盈都开始怀恨在心。

    尤其看到柳盈盈笑语嫣嫣,和杨凡谈笑风生,心中的嫉妒和怨恨到了极点,简直都快要爆炸了。

    看样子要尽快想办法,彻底毁掉杨凡这个臭小子,让一切都回到从前……

    南宫尚的眼睛里淬了毒一般,恶狠狠的看了杨凡一眼,不甘的闪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