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六章 彻底决裂
    “逃得还挺快!”

    紧随其后的杨凡来到南宫世家的大门外,看到气派的门楼,古朴高耸的院墙,心里啧啧赞叹,这传承世家,就是不凡,可惜了!

    “是你在追杀我们南宫少爷?”两个护院家丁横身拦住杨凡的去路,怒目而视。

    “可惜了,就连南宫世家的看门狗,都是初级武士!”

    杨凡不屑的冷笑,一拳击出,一股磅礴的力量撞向两名家丁,两名家丁脸色涨红,抵挡不住,蓦然滚成满地葫芦。

    “南宫尚,你戕害青阳宗同门,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天理昭昭!”杨凡脚步不停,开始朗声大喝,声浪滚滚,彻底掩盖了南宫尚的呼救声。

    “有人打上门来了!”

    南宫世家里一片哗然,什么人竟然敢来南宫世家闹事,难道不怕死吗?

    附近的其他世家也有人侧耳倾听。

    须知,南宫世家能屹立在登州城多年,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势力,也是有数的世家门阀之一,等闲无人敢于招惹。

    当代南宫世家家主南宫烈,更是一个修炼奇才,刚过中年就已经是大法师巅峰的无上存在,成为登州府有数的顶尖高手之一。

    何况,南宫世家人才济济,大法师、武学大师这样的高手也还有好几位。

    也就杨凡,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摸底细,贸贸然的就敢追杀上门,也忒小瞧南宫世家了。

    “大胆!”

    “简直不知死活!”

    许多修士纷纷现身,提刀拿枪的,愤怒的向着前院涌去。

    “呵呵,这就是你们南宫世家的待客之道么?”

    杨凡紧随着南宫尚的身影,一路跨过大门、前院,往里冲去。

    “三叔,是他,就是他,在追杀我!”

    许多人迎着南宫尚,将南宫尚护在中间,一道道凌厉的目光向杨凡看来,其中一人身形高大,手握虎头大刀,更是杀机凛然。

    杨凡眼神一凝,心脏剧烈跳动,眼前之人应该也是武师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对自己有足够的威胁。

    “小子,既然敢杀上门来,就吃俺南宫虎一刀!”

    南宫虎握紧虎头大刀,一招力劈华山,一股沛然莫能御的冰冷杀机紧紧的锁定杨凡,锐利的刀气扑面而来,直欲将杨凡劈成两半。

    杨凡纵身跳开,不敢直缨其锋。

    即使自己身躯像岩石般坚硬,也不宜直面硬刚,杨凡游目四顾,发现其他南宫世家的人只是将南宫尚紧紧护在当中,倒也没有人上前围攻自己。

    “有了……”

    杨凡眼前一亮,侧身翻滚着撞入人群,左一拳,右一脚,如虎入羊群,纵横驰骋,一把抢过一炳开山刀,刀光霍霍,舞成一团。

    这群人当中,南宫虎修为最高,已经是中级武师修为,其余的都是武士修为,根本不是杨凡一合之敌,也就杨凡没有修炼过武技,纯靠蛮力吓人,即使这样,也将自己身边的这群武士打的筋断骨折,鲜血长流。

    “哇呀呀,小贼卑鄙无耻!”

    南宫虎施展不开,直气的哇哇乱叫,杨凡却不管这些,自己今天只为取南宫尚这狗贼的小命,其他的无所谓。

    “三叔,救我!”

    看到杨凡瞬间杀到自己身边,南宫尚亡魂大冒,立刻高喊着,屁滚尿流的冲向南宫虎,只有在三叔身边,才有一点安感。

    “想走,留下一点东西再走!”

    杨凡眼神冰冷,手中开山刀晃出一片刀影,向着南宫尚的要害之处落去。

    感受到致命的威胁,南宫尚快要吓尿了,心里后悔不迭,若知道如此,自己刚才就应该让三叔南宫虎挡着,自己跑进后院,那时候自己就安了。

    一低头,身子一歪,一股锐利的刀芒紧贴头皮掠过头顶,南宫尚头顶一凉,头皮被削掉,大批的头发纷纷扬扬的掉落下来。

    “三叔,快救命啊!”

    南宫尚闭着眼睛,彻底瘫软在地,一股尿骚味道从其下体传出。

    死亡近在迟尺!

    南宫尚,真的吓尿了!

    这也救了南宫尚一命,杨凡的开山刀没有削掉南宫尚的脑袋,反手一刀,血花飞溅,却将南宫尚的一条胳膊卸了下来。

    南宫尚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南宫虎大怒,彻底暴走了。

    自己的侄儿南宫尚,南宫世家的少家主,竟然被人当着自己的面给卸掉了一条胳膊!

    自家的护院家丁、轮值弟子也被人家砍瓜切菜一般,杀了个痛快!

    自己如何交代?

    “所有人,护着南宫尚退回后院,这里交给我!”

    南宫虎爆喝,虎头刀力施展,道道明亮的刀芒白练也似的,将杨凡笼罩起来。

    真的比拼刀法,杨凡却是外行,根本分辨不清那招是真那招是假,只得以命换命,就看谁狠了。

    开山刀一轮,力灌注之下,一道凛冽的刀气向着南宫虎劈去,浑然不顾砍向自己的雪白刀芒。

    你砍我一刀,我也砍你一刀!

    就问你怕不怕?

    南宫虎骇了一跳,这是比斗吗?这是拼命,一刀换一刀,一命换一命,立刻转变刀势,顾不得砍杀杨凡,迎着杨凡的开山刀砍劈而去。

    “螳螂!”

    两刀相交,火花四溅。

    “咚咚咚!”

    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刀柄传入自己手心,南宫虎连退三步,骇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这个臭小子的力量大。

    这个发现,让南宫虎沮丧,也让南宫虎胆寒!

    这就是一个不要命的主儿。

    自己只能缠住他,等待南宫世家的高手们出现……

    杨凡也发现了南宫虎的意图,知道今天已经事不可为,南宫尚的小命自己拿不走了,不过卸掉其一条胳膊,也算是先收点利息了。

    “看刀!”

    杨凡状如疯魔,凝聚力朝着南宫虎劈出一刀,刀如奔雷,携带着可怕的力量,呼啸着砍向南宫虎。

    这小子要拼命了!

    南宫虎骇然一跳,立刻抽身后退,自己拿不下这个小子,南宫世家有的是人能拿下他,自己只要不让他逃走就好了。

    想法很好!

    杨凡虚晃一招,立刻抽身爆退,身形如电,朝着大门外冲去。

    想逃……

    南宫虎急眼了,你当着我的面砍下南宫世家少家主的一条胳膊,竟然还想逃?

    快步跟上,手中的虎头刀奋然一击,一道无匹的耀眼刀芒朝着杨凡后心卷去。

    杨凡一个鹞子翻身,躲过这道致命的刀芒,翻身就要闯出大门。

    “呵呵,南宫世家的狗腿子们,少爷走了,不用你们送了!”

    “哼,南宫世家也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一声轻哼,一道不屑的声音在杨凡的耳边响起,一道强大的束缚力将杨凡笼罩,杨凡如陷泥沼,身形一滞,停在了大门前。

    杨凡心脏骤然一缩,骇然失色,南宫世家竟然有如此高手?

    自己也是得意忘形,一路追杀之下,根本忘了南宫尚是南宫世家的少家主,南宫世家能在登州府站稳脚跟屹立多年,也是有强大实力作保障的。

    杨凡转身,发现一位身穿华服的中年威严男人向自己走来,脸上和南宫尚有七八分相似,脚步看似缓慢实则快速,眨眼间就来到自己的身前。

    “就是你,闯进南宫世家,砍掉我儿南宫尚的一条胳膊!”

    “你是谁?”

    中年男人威严高贵,有上位者的气息,语气不容置疑。

    “呵呵,你家少爷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杨凡是也!”

    “至于砍掉南宫尚这个坏胚一条胳膊,还便宜他了,可惜没能要了他的命!”

    知道今天无法善了,杨凡也豁出去了,若今天能逃出一条性命,今后自己绝对不再如此冒失。

    “杨凡?”

    “杨凡是谁?”

    这中年人是南宫世家家主、南宫尚的父亲南宫烈,弱火灵根,大法师巅峰的修为,一手控火法术炉火纯青,无人能出其右,听到杨凡自报家门,微微皱眉。

    没听说过……

    “今天少爷就在这里,要杀要剐,少爷皱一下眉头……”

    杨凡喝道,你以为少爷是陪你解闷来的,士可杀不可辱,少爷还不侍候了。

    凝聚身的力道,朝着南宫烈快速劈去,刀芒飞溅,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惨烈气息!

    “咦,有点门道!”

    南宫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迅即被恼怒所取代。

    “就这点道行,也想到南宫世家撒野,不管你是谁,来头有多大,南宫世家都接下了!”

    “嗷吼!”

    一挥手,一条火龙迅速凝聚成形,由小变大,摇头摆尾的朝着杨凡的刀芒飞去,一口吞下这道刀芒,又向杨凡飞去。

    到杨凡身前时,这条火龙已经铺天盖地,庞大无比,张开狰狞的大口,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热浪,向杨凡咬去。

    南宫烈这是打算将杨凡彻底烧成灰烬。

    “南宫烈,够了!”

    一道清喝传来,一条娇小玲珑的火蛇蓦然窜出,朝着这条火龙飞去,开始迅速的绕着这条飞舞,每转一圈,这条庞大的火龙就消瘦一圈。

    眨眼间,这条庞大的火龙就只剩下几朵火焰,呜咽一声彻底消散在空气中。

    “谁,灭了我的火龙术?”

    南宫烈眼瞳骤然收缩,心脏剧烈跳动,这隐藏在暗处的高手,修为绝对不低于自己!

    “呵呵,南宫家主眼光已经高到了何处,竟然已经不认识老朋友了?”

    一道身影蓦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白衣胜雪,不是青阳宗丹药阁柳无尘阁主,又是谁?

    “哦,柳阁主前来,所为何事?”

    “我这次来,就是追杀你面前的这个劣徒,他在青阳宗丹药阁杀伤了无数的弟子,我要将他擒拿回去,依照青阳宗刑律处罚!”

    “擒拿回去?”

    南宫烈感觉到一丝怪异,若真的如此,为什么不早些出手,儿子南宫尚也不至于被砍断一条胳膊?

    “不可能!”

    “这小子闯进我南宫世家,打伤多人,并砍掉了尚儿一条胳膊,必须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