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七章 一滴眼泪
    南宫烈看向半空中的柳无尘,目光锋锐无比,神情坚定,寸步不让,笑话,若让柳无尘将这个小子带走,置我南宫世家于何地?

    别人怎么看?

    即使自己和柳无尘一向私交不错,也不能拿家族的荣誉开玩笑,何况,还砍掉自己儿子一条臂膀。

    简直不可饶恕!

    可今天这事儿,怎么总觉得透露着一种怪异……

    “是么?”

    “若我就是要将这劣徒杨凡擒拿回去呢?”

    柳无尘一脸玩味的看向南宫烈,脸上根本没有了往日的亲热和煦,反而有淡淡的疏离味道。

    “不行,我南宫世家决不答应!”

    感觉到有一丝不对的味道,但南宫烈还是立场坚定,这是原则问题,坚决不能退让。

    “呵呵,看样子南宫世家很牛逼啊,竟然不把青阳宗放在眼里?”

    柳无尘目光冰冷,彻底的撕破了脸面。

    卧槽尼玛!

    南宫烈好悬没有喷出一口老血,你说麻子不是麻子,净坑人呢!

    咱有事好好说事,不待这么玩的,不就是一名弟子么,你怎么竟然无限拔高到和青阳宗对抗的地步,至于么?

    而且还是你们打上门来的。

    可面对青阳宗这个庞然大物,南宫世家根本不够看啊。

    再说,柳阁主也不是这样的人啊,难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南宫烈有点狐疑,迟疑不决。

    “呵呵,既然南宫家主没有异议,劣徒杨凡我就带回去了……”

    “杨凡,随我回去接受宗门处罚!”

    “是!”

    若到此时此刻杨凡还不明白,柳无尘阁主这个名义上的义父是来救自己的,就可以买上一块豆腐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所以杨凡很乖。

    “不行!”

    南宫烈可是明白过来了,敢情这两人是唱双簧来的,净忽悠自己来了。

    难道是尚儿彻底得罪了柳无尘柳阁主……

    不但纵容徒弟追杀自己的儿子,还在后面暗暗保驾护航。

    真拿自己当傻子呢!

    南宫烈勃然大怒,眼眸中迸发出无限的杀机,伤了人就想走,那可是自己最心爱的儿子,当少家主来培养的,就这么废了,这是欺我南宫世家无人耶?

    “柳阁主可以走,杨凡必须留下!”

    “我若不答应呢?”

    “那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这件事,我相信青阳宗不会不分青红皂白,降罪于南宫世家!”

    南宫烈目光极度冰寒,猛然跨前一步,大法师的气势蓦然绽放,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机。

    “柳无尘,你我多日没有切磋,南宫烈前来讨教一番!”

    “我南宫世家听令,立刻将杨凡擒拿,押入大牢等候处理!”

    南宫烈腾身而起,阻挡在了柳无尘的对面。

    有南宫世家的几名顶尖高手排众而出,朝着杨凡冲去。

    “呵呵,看样子南宫世家确实不得了,竟然连青阳宗都不放在眼里了!”

    柳无尘神目如电,冰冷的注视着南宫烈,注视着南宫世家抢上前来的这几位顶尖高手。

    浑身气息蓦然绽放,一股可怕的威压笼罩整片天地,一股毁天灭地的磅礴力量正在酝酿之中,仿佛下一刻,就会降下雷霆闪电,毁灭眼前的一切。

    “你已经晋级法术宗师?”

    南宫烈震惊无比,不敢置信的看向柳无尘,心中酸涩无比,本来,两人都是大法师巅峰的修为,也都专修火属性法术,修为不相上下,没想到,柳无尘竟然先自己一步,突破到了法术宗师的境界!

    法术宗师和大法师巅峰,虽然只差一小步,可实力上却天差地远!

    除非,南宫烈是修行上的绝世天才,可以越级而战。

    可惜,不是!

    南宫烈苦涩的让开了路,若让柳无尘大招落实,自己这苦心经营几百年的南宫世家,绝对荡然无存!

    柳无尘一把提起杨凡,转身而走。

    “柳阁主,关于此事,我将亲自到青阳宗讨要说法,我不相信青阳宗会包庇你们!”

    “呵呵,欢迎之至,听说你们南宫世家能力大了,竟然敢打青阳宗的主意了,不但偷窃新开脉丹的丹方,还把新开脉丹丹方卖出了一个大价钱!”

    “柳无尘,你血口喷人!”

    南宫烈眼瞳骤然一缩,心中打了一个寒颤,如坠冰窖,寒冷无比。

    “呵呵,南宫家主,是与不是,你心知肚明,你当真以为青阳宗是你南宫世家的,就是你不上青阳宗,青阳宗执法堂的几个老顽固也会亲自来找你谈谈心的,希望你们谈的开心些,好自为之!”

    话音袅袅,柳无尘的身影却早已不见。

    “噗!”

    南宫烈激怒攻心,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苦心经营多年的心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已经看不到柳无尘的背影,南宫烈犹自凝望,目光中充满怨毒,砍掉我儿南宫尚一条胳膊,原来竟然是因为如此!

    许多悄悄躲藏在暗处看戏的各世家高手惊悚的缩了缩脖子,偷偷溜走了,心中感叹。

    南宫世家,这是摊上大事了……

    ……

    回到青阳宗丹药阁,柳无尘一把将杨凡扔到地上,冷冷的注视良久,不发一言。

    “多谢义父救命之恩!”

    杨凡快被摔散架了,也不敢抱怨一句,自己今天热血上头,犯了年轻人都爱犯的错,还差一点性命不保。

    幸亏义父驾到!

    所以,这一声义父叫的情真意切……

    “你可知错?”

    柳无尘微皱眉头,气不打一处来,可想起自己的宝贝女儿柳盈盈,只能暗叹一声,这是孽缘啊,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就看上了这个臭小子,不但认为自己的义弟,竟然比对自己这个父亲都好。

    这一刻,柳无尘柳阁主这个丹药阁的大老板、青阳宗的核心高层竟然吃醋了,还是吃一个小小的试药童子的醋!

    幸亏,这小子实在太小,否则,若是要当自己的女婿,柳无尘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发疯?

    “你在万丈深渊里可有奇遇?”

    “里面到底有什么?”

    柳无尘也有点好奇,据说,进入万丈魔渊里的修士,从不曾有一人能出来过。

    而杨凡,天生绝脉,中了必死的神仙醉,竟然能爬出万丈魔渊,还有了一身不俗的功夫……

    “义父,万丈魔渊里是通往魔界的一个节点,有圣僧灯芯和尚在此镇压封印百年!”

    卧槽!

    柳无尘只觉得自己额头天雷滚滚,惊骇无比,万丈魔渊沟通魔界,原来传说竟然都是真的!

    自己等人竟然生活在万丈魔渊附近,与魔界咫尺之遥。

    “据圣僧灯芯和尚说,我体内有一个大封灵术,不能修行,但可吸纳魔气入体,修行魔道武功!”

    “所以,我用魔气开脉成功!”

    柳无尘阁主彻底震惊了,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小子,好像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在其身上发生。

    “你小子也算因祸得福,能够修行,但修行魔功,必为正道修士所不容,所以,你要小心!”

    “正好,据我所知,青阳宗内有一些武道修行功法,其中也有专门修行魔武的功法,这个是大家都认可的,不是魔道功法,这几日我找来,你仔细的揣摩修炼……”

    “多谢义父!”

    杨凡的眼睛红了,自己修行魔道功法,不但没有被嫌弃,义父还一门心思的替自己做想,这份恩德……

    “好了,也莫要做小儿女之态,你这次闹事虽然事出有因,但也不能不做惩罚,否则不能服众!”

    “就罚你……罚你进入阴风洞,面壁三年!”

    柳无尘眼前一亮,这是个好主意,阴风洞里阴风呼啸,等闲人难得一见,正好锤炼身体的好地方。

    ……

    极西之地有一座金光寺。

    金光寺宫殿楼阁连绵起伏,庄严宏伟,佛门传承久远,可上溯至远古时代。

    每一代,都有极杰出的佛修横空出世,冠亚一代。

    这一代,就出现几位极为杰出的佛修,其中空见和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空见和尚年仅弱冠,但博览群书,佛法精湛,智慧自生,一身修为也通天彻地,竟然突破宗师境界,成为金光寺最年轻的一名护法法王,号称金轮法王!

    金轮法王翻看金山寺古籍,竟然发现一则秘闻,一百多年前,为了封印魔界通往人界的节点,佛门曾经发出召集令,秘密选出佛门修为最精深的三十六名圣僧,前往人间界最大的三十六处魔界节点,加以镇压、封印,以积累功德。

    金山寺的灯芯大师,佛法精深,修为精湛,是金山寺第一高手,被选入圣僧之列,前往最东方的青州某地,镇压封印当地的魔界节点,至今未归。

    金山寺长生殿里,灯芯大师的长明灯蓦然熄灭!

    这说明,灯芯大师已遭不测……

    据说,灯芯圣僧随身携带的,是金山寺护法圣器之一的九龙降魔杵,这件圣器,用九条神龙的魂魄为灵,端的是威力无穷,强大无比!

    这是佛修一生最好的护法圣器之一。

    金轮法王知道后,眼前一亮,自己虽然修为进境极快,但还缺乏一件佛门护法圣器,以自己在金山寺的地位,也根本得不到一件理想的护法法器,更何况是圣器?

    九龙降魔杵,就是自己最好的护法圣器!

    金轮法王立刻联合师弟们,向金山寺掌教请求外出历练,积累功德,精益修为。

    临行前,金轮法王恭恭敬敬的在灯芯圣僧的金身塑像前上了三炷香,祈求祖师保佑,然后和师弟们一路向东方而去。

    金轮法王等刚出寺庙大门,灯芯圣僧的金身塑像蓦然流下一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