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十八章 难关
    阴风洞,在青阳山半山腰,是一个差点贯穿青阳山的极幽深的曲折山洞,青阳山颠呼啸的山风通过山体缝隙吹入洞里,就形成了一处极特殊的极阴之地。

    这里,阴风肆虐,侵蚀人的筋肉骨骼,污染修士的真灵之气,令人闻之变色。

    这里也是青阳宗关押一些罪大恶极的魔头的地方,偶尔也作为惩罚弟子的一个场所。

    对青阳宗玄门修士来说,这里是绝地!

    但对一些修炼特殊功法的武修来说,这里就是一个宝地。

    “杨凡,按照宗门戒律,罚你入阴风洞面壁三年,忏悔己过,消除罪孽!”

    两名执法堂弟子用力推开阴风洞的大门,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两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杨凡,阴风洞共六层,你只需要在第一层至第三层之间面壁三年即可,切不可深入第四层以下,切记切记!”

    “咣当!”

    两名弟子将杨凡粗暴的推入阴风洞内,关上大门匆匆离去,心中冷笑,就这个没有灵气波动的小子,听说是天生绝脉,还在阴风洞面壁三年,能坚持三个月还活着,都是老天爷开眼了。

    杨凡打量着眼前的山洞,山洞幽深,蜿蜒曲折,怪石崚嶒,一眼根本看不到尽头,山洞内弥漫着极度阴寒的气息。

    “义父让我进入阴风洞里修炼,其实,这里还不如万丈魔渊里魔气浓郁!”

    感觉到阴寒的气息对自己的影响不大,杨凡坐在一块青岩上,从怀里掏出柳无尘阁主偷偷塞给自己的两本修炼法决。

    《凝煞炼罡魔体神功》!

    《魔武圣胎诀》!

    这两本修行功法,一看就不是正经的玄门修行功法,难道这也是青阳宗藏经阁里武修的修行法诀?

    杨凡好奇。

    翻开《凝煞炼罡魔体神功》,杨凡仔细的研读,才发觉这是一本修炼肉体的修行法诀,通过吸收炼化罡煞之气,打磨锤炼修士的肉体,最终凝聚出一尊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至尊魔体!

    若成功,力可开山!

    这是一本肉身成圣的修炼法决,应该是一门极高深的修行法门,只是入门极难,修行更难!

    因为一般人根本无法忍受罡煞之气炼体的痛苦,不是中途放弃,就是走火入魔死去。

    所以就成了鸡肋!

    《魔武圣胎诀》却是一本武修修行秘籍,和法修的修行不同的是,是在体内凝聚出一口口内息,打开一个个关键穴窍,最终在体内各个穴窍里都凝聚成圣胎!

    这是一个疯狂的想法!

    以人的身体每一个窍穴为丹田,都凝结圣胎,杨凡从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修士,若修炼成功,岂不是能上天?

    这两门修炼法决,一门主内、一门主外,都适合杨凡现在的情况,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不知道最终结果会如何,但条条大路通罗马,杨凡也想试上一试,万一成了呢?

    就是,还缺乏战斗技法啊!

    想想,南宫世家家主南宫烈发出的一条狰狞的火龙法术,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杨凡羡慕嫉妒恨。

    接下来,杨凡开始修行,毕竟,自己已经开脉五十六条,已经是初级武师,但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除了一身蛮力,乏善可陈。

    阴风洞里,阴寒之气极盛,越往深处走越发浓郁,这种对修士有极大腐蚀作用的气息,杨凡却感觉舒适无比。

    《凝煞炼罡魔体神功》的入门极难,难就难在无法引天地罡煞之气入体修行,就如杨凡无法引天地灵气入体修行一样。

    可这些困难,对杨凡来说,根本不存在。

    杨凡的体内,本就是吸纳炼化了极精纯的魔煞之气开脉修行,魔煞之气更是罡煞之气中的极品。

    《凝煞炼罡魔体神功》修行的第二个难关就是罡煞之气对肉体的侵蚀伤害,这种痛苦简直深入骨髓,犹如千刀万剐,让人痛不欲生,甚至有人活活的疼痛而死。

    这些,杨凡也不存在。

    大凡修士修行,吸纳天地灵气改造身体,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也是一个极为舒适的过程。

    但吸纳罡煞之气入体炼化,这是一个无比暴烈的过程,一般人根本无法忍受,但对杨凡来说,自己体内魔煞之气的暴烈程度更是远超罡煞之气,所以这只是毛毛雨啦。

    修行《凝煞炼罡魔体神功》第三难就是罡煞之气极易影响修士的神智,让修士不知不觉间就走火入魔。

    而杨凡,有大封灵术保护灵魂神识,什么罡煞之气也无法侵蚀,这一点,对杨凡更是毫无影响。

    就好像《凝煞炼罡魔体神功》是特为杨凡量身打造的一般,快速入门,快速修行,就如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杨凡就觉得,自己体内滚滚的魔煞之气,开始向肌肉、骨骼、血液、皮肤里渗透,身体开始出现一丝丝神奇的变化,自己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肌肉仿佛更结实,自己的皮肤仿佛更坚硬。

    握紧拳头,胳膊上的肌肉开始虬结隆起,仿佛岩石般坚硬,更仿佛蕴藏了一股磅礴的神秘力量。

    一拳挥出!

    “嘭!”

    眼前的一块巨大的岩石蓦然炸裂,碎石四处飞溅。

    “太好了!”

    杨凡高兴的挥舞拳头,通过修炼《凝煞炼罡魔体神功》,自己虽然依旧是开脉五十六条,但一拳所蕴含的力量足足提升了一倍之多。

    这就是修行高级修炼功法的效果!

    但《魔武圣胎诀》的修行却不顺利,先是在体内凝聚出第一口内息就不容易,更何况选择哪一个窍穴作为第一个窍穴开始凝聚圣胎?

    杨凡茫然,毫无头绪。

    也许,这只是一个设想,根本不是修行法诀!

    日子匆匆而过。

    山中无岁月,除了每日有固定的轮值弟子前来送饭以外,杨凡看不到一个人影。

    也是,大部分受罚的弟子都不会来到阴风洞,若来阴风洞,基本上可以确定青阳宗已经放弃这名弟子了。

    即使能活着出去,身体受损严重,在修行路上也走不远。

    所以,两名执法弟子都在心中判了杨凡死刑。

    随着《凝煞炼罡魔体神功》的顺利修行,杨凡的肉体越来越坚硬,蕴含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

    杨凡开始向阴风洞的第二层走去。

    ……

    南宫世家。

    家主南宫烈将南宫尚的断臂接上,在断臂处抹上厚厚的一层碧玉断续膏,然后固定住,心中忍不住叹息。

    “尚儿,你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让你师父柳无尘阁主恼怒至极!”

    “我……”

    南宫尚也委屈,自己不就是偷偷的将杨凡这个小杂种杀死,扔进了万丈魔渊里,师父至于如此大动干戈?

    还把小师妹偷偷的送走!

    何况,杨凡这个小杂种竟然还活了过来……

    可恨!

    “父亲,我只是将追赶我的那个小杂种扔进了青阳宗后山的万丈魔渊里,没想到他竟然没死,还爬了出来。”

    “就是这么简单?”

    南宫烈根本不相信,这个叫杨凡的小杂种身上虽然没有灵气波动,但能和自己的三弟南宫虎拼个旗鼓相当,绝对不容小觑。

    “就是这样!”

    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一切也都非常顺利,南宫尚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到了如此地步,只好把自己和杨凡结怨的经过述说了一遍。

    “再没有别的事情瞒着?”

    南宫烈眼神锋锐至极,直欲看到南宫尚的心底,自己的这个儿子,以前看着是个好的,怎么如此沉不住气?

    就为了一点义气之争,就下此狠手,还自以为是,沾沾自喜,就这点手段,在柳无尘等老狐狸眼中,根本就一目了然。

    “再也没有了……”

    南宫尚眼神闪烁,不敢直视自己的父亲。

    “尚儿,你把新开脉丹丹方告诉了我,还告诉了谁?”

    南宫烈身上气势绽放,紧紧的锁定南宫尚,让南宫尚觉得自己仿佛无所遁形。

    “我,我……”

    南宫尚脸色煞白,心脏剧烈收缩,这么隐秘的事情,父亲怎么知道?

    “哈哈哈……南宫尚,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

    南宫烈气怒反笑,心中暗暗叹息,自己这个儿子,竟然如此大胆,难怪被柳无尘找上门来。

    自己该如何应对……

    想到青阳宗执法堂,南宫烈就头大如斗,这就是一个庞然大物,自己南宫世家如何与之相斗。

    “父亲,我把新开脉丹卖给了登州城里的藏宝阁,交换了一瓶神仙醉!”

    “我就用这瓶神仙醉,毒死了杨凡这个小杂种!”

    “可谁知道,这神仙醉根本不顶用,我要去找藏宝阁讨个说法!”

    再也隐藏不住了,南宫尚只好如实交代,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如蚊蚁之声。

    “噗!”

    气急之下,南宫烈又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愤怒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最疼爱的儿子,却觉得是如此的陌生。

    “就这点心机,还想着害人,还想去藏宝阁讨要说法!”

    登州城里的藏宝阁,也是一个庞大势力的分支,比起青阳宗来也丝毫不弱,南宫世家照样招惹不起!

    况且,听儿子的讲述,神仙醉绝对有效,只是不知道那个杨凡到底在万丈魔渊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但活了过来,还拥有了神秘的战力。

    蓦然,门外的天空,有数道强大的气势飞快降临。

    “南宫世家,青阳宗执法堂副堂主宋一刀前来拜访!”

    声浪滚滚,响彻天空。

    南宫烈苦笑,该来的,终于来了。

    收拾好心情,恨铁不成钢的扫了南宫尚一眼,这个孽障,自作聪明,造成的烂摊子,自己捏着鼻子也得认啊。

    南宫烈匆忙起身,率领南宫世家中的实权长老,迎了上去。

    这一关,再难,也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