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二十章 缘起
    阴风洞里纯阴之气精纯至极,是增益魔煞之气极好的补药,长时间的修炼,让杨凡体内丹田魔煞之气开始满溢,经脉里也开始鼓胀。

    是时候开辟新的经脉了!

    杨凡引导丹田里纯阴的魔煞之气,在五十六条经脉里功行六个周天,直到这五十六条经脉都开始鼓胀刺痛,然后再引导这澎湃的魔煞之气,开始冲击开辟新的经脉。

    “嘭!”

    一条新的经脉蓦然被打开,被撕裂,汹涌而至的魔煞之气瞬间将这条经脉撕裂撑开……

    “嘶!”

    杨凡倒吸一口冷气,这种疼痛,没有一点缓冲,简直深入骨髓,让自己的脸颊肌肉来回抽搐,让自己身青筋暴露,不能忍受。

    “嘭!”

    又一条新的经脉被开拓!

    杨凡感觉自己身疼的都开始麻木了,简直就不像是自己的身体一样,自己的大脑开始空白,一些阴冷的、残暴的、嗜血的气息开始在脑海里汇聚。

    杨凡的眼睛红了,气息也开始粗了……

    体内的魔煞之气仿佛失去了控制,也开始狂暴紊乱。

    感受到这一切,杨凡清楚的知道,若不再加以引导和控制,自己将彻底走火入魔,浑身经脉错乱而死。

    这就是修炼魔功的弊端!

    修炼晋级快速,但极易走火入魔。

    杨凡咬紧牙关,及时咬破了嘴唇,咬出了满嘴鲜血,也在所不惜。

    脑海里,一尊金光灿灿的佛陀蓦然出现,绽放出万道金黄色的毫光,镇压一切!

    一些阴冷的、残暴的、嗜血的晦暗气息在金黄色的光芒里,如沃汤泼雪,滋滋滋的开始消融。

    可这些晦暗阴冷的气息是如此的磅礴深厚,甚至能遮天蔽日,金色的佛陀只能一点点的撕裂、穿透这些气息,却不能一下子让这些晦暗气息彻底消融。

    看样子,自己入魔已经很深!

    杨凡惕然心惊,冷汗直冒,若不是有灯芯和尚的精血舍利帮助,自己是不是现在就已经彻底沉沦陷落?

    看样子,修行之路千千万,那一条路也不会好走。

    蓦然,杨凡想起了刚才阴风洞里的黑色怪物,浑身阴气森森,隐隐有魔煞之气缭绕,若自己也沉陷入魔道,是否也像这个黑色怪物一样,忘却本性,生不如死?

    杨凡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后背寒气直冒。

    直觉得,自己若沉沦于魔道,绝对也是这个鬼样子……

    ……

    掌教的修炼静室。

    掌教呼延英明徐徐的呼出一口长气,气息如丝,丝丝缕缕的,气脉悠长,绵密无比。

    “恭贺掌教,又有所进益!”

    呼延英明多年来陷于法术宗师后期巅峰,但一直不曾圆满,也就不能晋级法王境界。

    这是一个至高的境界!

    至少在登州府还没有出现法王境界的修士,所以呼延英明这个法术宗师巅峰就是第一高手。

    以前柳无尘限于修行境界一直看不明白,现在自己也晋级法术宗师,反而看得清楚明白。

    掌教呼延英明这修为也越来越圆满,就差临门一脚,就要晋级法王了。

    柳无尘是真心道贺。

    呼延英明也露出了微笑。

    “小柳啊,你这新开脉丹也确实有效,足足替我节省了十数年之功,你为青阳宗立了大功啊!”

    呃,小柳?

    这奇葩的称呼,让柳无尘瞬间满脸黑线,不满的瞪着掌教呼延英明,我们两个岁数差不多,辈分也只相差一辈,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成了小柳了?

    况且,那是新开脉丹有效果?若都像你一样,拿新开脉丹当糖豆吃,一连吃了几十颗,就是一条狗,也成了仙狗了。

    “哈哈哈……!”

    看到柳无尘吃瘪,郁闷,呼延英明却眉开眼笑,浑然没有一点身为掌教应有的威严庄重。

    “说吧,看你愁眉苦脸的,又有什么难事?”

    “再说,南宫世家那点破事,不是执法堂都去处理了吗?”

    柳无尘摆摆手,示意对南宫世家不屑一顾,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看左右,又凑近呼延英明身边,低声问道。

    “掌教,后山死人沟里的那个万丈魔渊,难道真的是联通魔界的节点?”

    石破天惊!

    本来笑眯眯的呼延英明,蓦然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柳无尘,如临大敌,眼眸中流露出锋锐的寒芒,身上也绽放出骇人的迫人气势。

    “你怎么知道的?”

    柳无尘后背发寒,犹如被一头嗜血的野兽盯上了,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心里却清楚明白,清晰无比,这个秘密,掌教呼延英明早就知道了,只是却一直瞒着自己等人而已。

    “这是为什么?”

    柳无尘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虽然一向与掌教呼延英明亲厚,但在涉及青阳宗大是大非等问题上,自己却从不奢求呼延英明的关照。

    这是因为,呼延英明是一个外圆内方的人,外表和善,整天笑眯眯的,但内心里,却是一头恶狼,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

    也是,若真的心善,也坐不稳青阳宗这登州府第一大宗门的掌教之位。

    在呼延英明锐利眼光的注视下,柳无尘都觉得自己的小心思无所遁形,也不敢有所隐瞒,只得将杨凡所经历的事情一件一件的述说出来。

    原来如此!

    呼延英明身上的迫人气势开始一点点收敛,柳无尘讲述完毕,呼延英明也将自己的一身气势完隐藏起来,又恢复成为一个人畜无害的和善老人。

    柳无尘心中坎特,知道自己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青阳宗极力隐藏的天大秘密,自己已经贵为青阳宗核心高层,竟然还无权知道这个隐秘,这个认知,让柳无尘心里极不舒服。

    呼延英明也眼神复杂,默默的沉思。

    这个天大的隐秘,自己以为终于过去了,可以不再见天日,静静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可却出现了一个异数,一个小人物杨凡!

    这是上天预示着此事将重起波澜,天地将引起巨变吗……

    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偶然!

    ……

    有人说,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可阻挡。

    在青州城短暂休息调整的金轮法王空见和尚,确定好方位后,立刻又带领师弟们一行,风尘仆仆的出了城,向着登州府而来。

    该来的,终于来了。

    这一切,杨凡不知道,柳无尘不知道,呼延英明不知道,就是金光寺掌教等大人物,也根本不知道。

    仿佛,冥冥中一切都早已注定,注定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