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好像只能修魔啊 > 第二十一章 祸端
    “杨凡!”

    “杨凡!”

    大牛急不可耐的推开阴风洞的大门,一股阴冷的煞气扑面而来。

    “啊嗤!”

    大牛浑身如坠冰窟,不由打了一个喷嚏。

    这阴风洞,邪门!

    “哈哈,大牛啊,你可不要小瞧了这阴风洞,若不小心,让阴煞之气入体,能要了你的小命!”

    陪着来到阴风洞的轮值弟子看到大牛狼狈,哈哈大笑,若不是看这大牛修行进境极快,现在已经开脉二十四条,极得武道院各位师长的重视,若不是看这大牛知情识趣,偷偷给自己奉上丰厚的报酬,谁愿意陪他来此。

    阴风洞里阴气森森,空无一人!

    “咦,杨凡呢?”

    “杨凡啊,可能深入阴风洞第二层了,这里虽然阴气极盛,能损伤我辈修士的肉体根基,但若修行凝煞炼罡等魔武功法,却是个极好的地方!”

    “就是凝煞炼罡熬炼身体太辛苦!”

    这名轮值弟子遗憾的摇摇头,“可惜了,我们青阳宗近些年来再也没有武修愿意受罪修炼魔武之躯了。”

    这名弟子没有说出口的是,杨凡应该还活着,这从每周给杨凡放在洞口的食物都被取走了可以看出来,但能坚持多久,谁也说不好。

    “噢,那我深入阴风洞第二层找他!”

    “不可能!”

    这名轮值弟子急忙阻拦,急出了一身冷汗。

    “大牛,这阴风洞阴寒无比,我辈低阶修士决不允许深入,除非你修炼凝煞炼罡等魔武功法,经宗门许可方可进入,否则,你不但害了自己,还要害我!”

    “噢,这样啊!”

    大牛有点悻悻,好长时间没见到杨凡了,听说试药被毒死了,被扔进后山死人沟里的万丈魔渊里,尸骨无存,自己还伤心了很久。

    后来听说杨凡没有死,从万丈魔渊里爬了出来,大闹了丹药阁,又去追杀南宫尚……

    最后被执法堂关进了这阴风洞。

    大牛这心啊,一上一下、一起一伏的,总是吊在了半空,这不,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和这名轮值弟子牵上线,偷偷的前来看望杨凡。

    可惜,没见到本人!

    自己还带了杨凡最爱吃的烤猪肘子,大牛将手中的食盒放在堆放食品的地方,这才不甘心的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自己回去,立刻去藏经阁里寻找一门凝煞炼罡的魔武修炼法门,好尽快进入阴风洞寻找杨凡。

    自己,好像一刻也等不得了。

    ……

    被大牛心心念念的杨凡,此刻根本不在大牛等人所想的阴风洞二层,而是在阴风洞三层和四层之间。

    修为的快速提升,带给杨凡的不是快感,而是恐惧,杨凡惊骇的发现,随着自己修为的提升,自己体内吸纳的纯阴之气能不断的壮大魔煞之气。

    魔煞之气愈强大一分,自己脑海里的阴冷残暴晦暗的气息也就强壮一分,自己离彻底魔化也就更近了几分。

    也许,就在下一刻,自己就会瞬间魔化,成为只知道疯狂杀戮的恶魔!

    这个认知,让杨凡后背发凉,心底惊悚寒颤。

    没有强大的修为,自己就没法报仇,就灭不掉南宫世家。

    若想修为强大,自己就会快速地入魔……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杨凡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能冒险,既然灯芯和尚的精血舍利子能保自己二十年平安,这可能也只是灯芯和尚根据自己的修为预估的,若自己快速突破晋级,说不定这精血舍利子连自己十年的平安都保不住。

    有了这个认知,杨凡就决定,先不提升修为,先修行佛门观想法,慢慢化解自己身上的一部分戾气。

    再一个就是《凝煞炼罡魔体神功》的修炼,自己要抓紧,尽快的完成凝煞、炼罡,开始第三步凝聚魔体的修行功夫。

    第三,就是揣摩透彻《魔武圣胎诀》,杨凡直觉,这本《魔武圣胎诀》应该是一本非常高级的修炼功法,只是一般人根本无法修行入门,才明珠蒙尘,无人赏识。

    阴风洞里,阴寒之气绵绵泊泊,从阴风洞的极深处不断的翻涌出来,仿佛无穷无尽。

    “阴风洞极深处,那里到底有什么?”

    “还是连通了哪里?”

    杨凡看向阴风洞深处,幽深的阴风洞里,蜿蜒曲折,根本看不到远处。

    ……

    “大师兄,应该就在这里!”

    十几名和尚僧衣飘飘,风尘仆仆的赶到登州城,在城门口,其中一名胖乎乎的和尚笨拙的掏出一个古朴的罗盘,一双胖手灵巧的拨弄着罗盘的指针,计算着繁复的各个方位,在许多人眼花缭乱中最终确定了一个方向。

    青州城外的昆嵛山脉!

    这名胖乎乎的和尚是金轮法王空见的一名师弟,空算,极其擅长打卦占卜等杂学,反而在修行上表现一般。

    “嘻嘻,空算师弟,你不会是馋酒馋肉了,兜里又没有钱,就想到深山里打打牙祭了吧。”

    “对啊,空算师弟,虽然你修的是杂学,不忌荤腥,反正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但也不能乱指一气,蒙蔽师兄啊!”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逛语,否则会下阿鼻地狱的,善哉善哉!”

    空算和尚脸色微红,自己只是好吃,小时候家里穷没法养活自己,自己才不情愿的遁入佛门,只是为了一口吃的……

    这些师兄,不修口戒,老是打趣自己!

    “走!”

    金轮法王微微皱眉,凝视着远处昆嵛山脉连绵起伏的群山,就仿佛看到一条神龙横卧在那里,弥漫出无穷的神圣光芒。

    这是神龙锁关的格局!

    金轮法王瞳孔骤然一缩,心脏剧烈跳动,平时波澜不惊的心海里泛起了滔天巨浪。

    空算师弟这一手测算占卜的绝技,神乎其神,看样子,其所指的方向,应该就是自己等人不远万里前来追寻的目的地。

    金轮法王一马当先,一行十几名和尚僧衣飘飘,向着昆嵛山脉疾驰而去。其方向,赫然就是昆嵛山脉中青阳宗驻地的方向。

    “咦,这些和尚哪里来的,好高的修为!”

    刚从青阳宗返回的南宫世家家主南宫烈与金轮法王等人错身而过,感受到金轮法王一行人隐藏的修为,心中惊骇。

    ……

    “就是这里!”

    青阳山后死人沟,金轮法王等人站在万丈魔渊的边缘,感受着万丈魔渊里隐藏的魔煞之气,面色凝重。

    这里应该就是通往魔界的三十六处魔界节点之一!

    也是灯芯师叔祖坐化之地!

    金光寺镇寺之宝九龙降魔杵,被灯芯师叔祖携带来此,镇压魔界节点!

    想到这里,金轮法王的眼睛亮了,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若自己取得灯芯师叔祖遗留在此的九龙降魔杵作为自己的护法圣器,自己今后的修行还不是一片坦途?

    “阿弥陀佛,各位师弟,请在此护法,为兄先进入魔渊里一探究竟!”

    金轮法王双手合十,浑身散发出金色的护体佛光,纵身跳入深不见底的万丈魔渊里。

    万丈魔渊里,魔煞之气上下翻滚,但没有溢出地面。

    许多和尚跌跏而坐,宝相庄严,口诵《金刚经》,为深入魔渊的金轮法王加持。

    “咦,如此魔窟竟然没有一个魔头?”

    下降过程中,金轮法王惊讶,难道师叔祖灯芯和尚真的完成封印魔界节点的重大使命?

    还将此地的所有魔头都炼化了?

    想到师叔祖灯芯和尚完成了如此伟业,竟然积累了诺大的功德,即使坐化,来世也会有无穷的福报,金轮法王心热了,大和尚当如是也!

    万丈魔窟底部,有无穷的佛光闪烁!

    金轮法王佛修精湛,已经开了天眼神通,能看破虚妄,返本归真,随着距离魔窟底部越来越近,看到的景象越发清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魔窟底部,竟然有一尊散发着无穷佛光的功德金身舍利子的坐佛,在此镇压一切邪祟!

    在坐佛的身边,一根散发着无边威严的金色九龙降魔杵深深的插入岩石里。

    真的是九龙降魔杵!

    金轮法王佛心跳动,心中翻起滔天的波澜,看样子,九龙降魔杵这件佛门圣器真的与自己有缘!

    躬身,金轮法王朝着灯芯和尚的金身舍利子法相虔诚的拜了三拜!

    “师叔祖,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像你一样,成为金光寺的圣僧,弘扬佛门大道,积累无边的功德,修成活佛!”

    金轮法王运转身法力,伸手握住九龙降魔杵,吐气开声,嘿的一声,将九龙降魔杵从坚硬的岩石里拔了出来。

    “孽障!”

    一道宏大的活佛法相出现在金轮法王的面前,却是灯芯和尚悲苦的面孔。

    “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

    蓦然一片金光闪耀,整个魔窟沐浴在一片金黄的光芒中,就连金轮法王也睁不开眼睛。

    光芒过后,整个魔窟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空气中,隐隐有佛门禅唱。

    金轮法王蓦然发现,灯芯和尚的金身舍利子已经化为一片佛光,彻底的融入了魔窟的底部,再也不分彼此。

    自己拔出九龙降魔杵的坚硬岩石,蓦然四分五裂,从岩石缝隙里,开始渗透出浓郁的魔煞之气。

    “自己竟然破坏了魔窟封印,打通了魔界节点?”

    金轮法王震惊了,竟然不敢相信。

    “轰隆隆!”

    整个魔窟开始震动,无数的坚硬岩石开始碎裂,从魔窟岩壁上纷纷滚落。

    “不好,魔窟要塌了!”

    金轮法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掩埋在万丈魔窟里。

    ……

    震动传来,青阳宗许多修士大能都震惊的睁开了眼睛,掌教呼延英明苦笑,该来的,还是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