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快慢穿百变人生 > 第512章 幻神花月(41)二更
    “我们这些成长在幻神殿的孩子大部分都是没爹没娘的孤儿,是幻神殿的人将我们领回了幻神殿,给了我们一个栖身之处,你们一直是这样说的。”

    天沐涯俊美迷人的面容这一刻有些狰狞。

    “那你们整么不对我们说,是你们幻神殿屠杀了我们的家人,将那些刚出生没多久,天赋好的孩童留了下来。那些天赋不好的,哪怕刚出生也会被你们杀绝。”

    天沐涯当着前来看幻神殿热闹的幻师们说出了幻神殿一个见不得光的秘密。

    幻神殿内知道这个秘密的很少,自从天沐涯知道这个秘密后,他就在想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然后悄悄去阻止那些即将被害的家族。

    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到他们,让他们防御或者逃离。

    有时候还是没有阻止悲剧发生。

    “你想要让我感谢你?感谢你什么?感谢你杀了我家将我留下,然后认你这个双手沾满我家几百口人命的恶魔师父?从我知道你们幻神殿做的那些恶事开始,我只恨自己太过弱小,只能在幻神殿内虚以为蛇。”

    “这样才能打消你对我的怀疑,你不相信任何人。除了你自己。”天沐涯为了得到幻神殿殿主信任很不容易。

    幻神殿殿主冷静听着天沐涯的指控,心中的愤怒消磨殆尽。

    “呵呵。你比起那些傻子来,真是聪明太多了。没错,我们幻神殿的确是灭了很多家族,掳走了很多有天赋的孩子,这是弱肉强食的法则。”幻神殿殿主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幻神殿能看的上他们证明他们还有利用价值。

    “天沐涯,就算你知道了如何?你还能杀了我不成。”幻神殿殿主活了很多年,从一个弱小者走到了今天。

    手里早就沾满了其他人的血,早已变得无心无情。

    我是场景————————————————分割线

    白濠识海里,易兮纯又一次挥剑。

    冷情女子快速闪退躲避。

    那是什么剑为何能伤到自己分魂体,还能通过这一抹分魂伤到本体。

    “你是谁!”冷清女子捂着分魂体伤口阻止灵魂散溢。

    这个女人是什么人?为何以往从未听闻过。还有那把剑,似乎并非幻器?

    莫非这个女人来自外界?

    “你猜。”易兮纯自然不会告诉冷清女子自己是谁,她又不傻。

    这个世界能出皇甫世迁一个异端已经够了,这个女人虽然强大,也紧紧是在这个世界时代强大。

    女子魂体从淡金色慢慢变得更加浓郁,显然是被易兮纯的话给气着了。

    多久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了。

    “你不是这个大陆的人。”冷清女子可以肯定这一点。

    他们花雨大陆的通道不是已经关闭了么,谁也进不来出不去。

    哪怕成为幻神也无法突破花雨大陆外层禁制离开。

    至少在她进阶为幻神后没有见到过一个幻神离开花雨大陆,他们最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只有他们留下的命牌可以确保他们都还活在大陆上某一个地方。

    或许在某年某月某一天她也会突然消失,却无人知晓吧。

    “我是不是这个大陆的人跟你有关系么?我手里的这把剑的确不是花雨大陆的东西。”易兮纯为何要告诉这个女人。

    “不如我来猜猜你的身份吧。”易兮纯已经知道这个藏在白濠识海里的人是谁。

    白濠为何会背叛陆家也有了初步推论。

    一切起因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是她控制了白濠做出了背叛陆家的事情,祸害了陆家这些年,害死了那么多陆家人。

    “幻神殿——殿主。”

    易兮纯抬起手中的剑往前一挥,悠然转身看着突然出现在她背后,一脸惊讶和痛苦的幻神殿殿主。

    易兮纯看似随意挥剑,剑气却落在了想要偷袭她的幻神殿殿主后背。

    一道十二寸长的伤口出现在幻神殿殿主背后,在幻神殿殿主背后一共有三道伤口。

    最深最大的就是中间这道十二寸长的。

    分魂体力量正从伤口上慢慢散溢,也许要不了多久她的分魂体就会彻底消散。

    一直被金色能量包裹着的白濠魂体也在这一刻睁开眼。

    白濠魂体终于清醒过来。

    脑中记忆飞快涌入,他都记起来了。

    白濠魂体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向幻神殿殿主的分魂体,用自己的手一点点将其撕裂。

    幻神殿殿主的分魂体本就要溃散,白濠这样做反而给了她一个痛快。

    易兮纯离开白濠识海,化作一道光球飞入陆花月眉心。

    这一切看似很久不过才眨眼间。

    白濠一双淡金色眼眸消失,恢复了黑色。

    天空落下了红色雨滴,那是两头幻神兽的血。

    那头小幻兽一兽单挑所有幻神殿派来的幻兽,直接弄死了两头神幻兽。

    幻神和幻神兽死亡,天地都会发出悲鸣一次通告花雨大陆上所有生灵有幻神陨落。

    天地发出两声悲鸣表示有两头幻神兽死亡。

    白濠看着滴落在身上的血滴,心绞痛。

    他,都干了什么!

    陆家,陆家因为他变成了……哈哈哈!他是个罪人。

    他是个可耻的背叛者!永远不值得原谅的背叛者。阿爹,濠儿愧对您的教养,愧对陆家的养育之恩。

    白濠一双眼睛流下血泪。

    白濠没有注意到一直纠缠在他手臂上的背叛者印记在这一刻慢慢消失。

    而站在白濠肩头的那座陆花雨雕像,散发着柔柔的白光,似乎在安抚这个可怜的孩子。

    一个几百上千岁的男子在这一刻悲恸追悔痛哭。

    陆花月看向一直没囚禁在空中监牢里的那几个幻神,一声轻叹。

    罢了,这些人自会遭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陆花月对着意犹未尽的小幻兽招手,他们该回去了。

    接下来他们还要讨伐幻神殿呢。

    这都是什么事呀。

    陆花月有些无奈摇头。

    陆花月走到奔溃大哭的白濠面前,手放在了白濠头上温和道“这一切不是你的错,一切都不是你自愿的,你也不过是个受害者而已。陆家已经原谅你了,我作为陆家的家主希望你能回到陆家来,我们一起去讨伐那个祸害了陆家,祸害花雨大陆的幻神殿殿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