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十六章 你如此年轻,世界是你的
    “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就在人间蒸发,就如流逝了的岁月一样,渺无踪影了。”

    “你可愿。”

    系统就是这么回应冯面面的,冯面面似懂非懂,不会是想让自己凭借一张嘴来劝说卢见深吧。

    “虽然你和妹妹笑着说“回头见”,但是你们都心知肚明,分离即永别。”

    冯面面旁敲侧击,含沙射影。

    “额~”

    卢见深正巧沉浸在与心魔的对话里,听到外界那间接性救了自己的少女言语。

    顿时,他眉梢一紧,这话说的很有道理,每个故事都有结局,然后再没什么可以添加的了。

    心魔一听,微微一喜。

    趁着卢见深本尊正分神之际,心魔趁机夺取了本尊的躯壳操控,它飘渺无助的灵魂体,与本尊差一点就契合成功了。

    而这差一点的原因竟是卢见深在听到冯面面对自己说的“我不害怕我的所见,而害怕我的所不见”这句话后,对她大为改观,好感大增。

    一瞬间,一息。

    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

    一种生与死的方式,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头,一想到这个,难道不会害怕,不会崩溃吗?

    “我曾习惯,但我从不会对自己的命运司空见惯。”

    “所以,你给我永远的消失吧,我的心魔!”卢见深隐隐间有了感悟,忘我在地,盘膝静坐。

    冯面面的心灵感应用在了他的身上,她大约能感受到这个强者的精神世界是多么气贯长虹。

    最终,一人一心魔在意识海中斗上了数十个回合。

    至今,还未结束激战,胜负未分。

    心魔对他说“人死像熟透的梨,离树而落,梨者,离也。”

    外界。

    冯面面亲眼目睹着他这个大活人的身体在一点一点的消退。

    就仿佛是一张被赤色火焰点燃的纸张一样,只能随风飘逝成灰烬。

    心魔与卢见深在一起,即是敌人也是友人。

    心魔又道“人是为了活者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谁也逃不掉,我逃腻了!”

    卢见深回首一笑,眼眶饱含着无奈,思念太甜、眼泪太咸。

    有时,心魔就是卢见深。

    有时,卢见深就是心魔。

    忘我,忘掉自我,忘掉心魔,忘掉卢见深,仿佛自己从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

    什么报仇雪恨,一切的一切从身上卸下,不要不要再去负担起,有些事,无需做就不做。

    心魔想要夺舍本尊。

    可,卢见深却一心寻死,想跟心魔同归于尽。

    或许是他看透了世世俗俗,欲求清清淡淡。

    “你知道什么地方人人死而平等吗?”卢见深笑问。

    “不知。”冯面面摇了摇头,但系统知道,但系统不想提醒宿主。

    “死无葬身之地。”卢见深回道。

    “啊!”冯面面的这个字眼咬的很重,她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一个地方。

    “你如此年轻,早晚有一天,世界都是你的。”卢见深送给她这么一句话,蕴涵着深意,更甚是卢见深之意。

    “额——”冯面面惊愕一声,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好你。”卢见深拍了拍她的肩膀,冯面面能感受到从肩膀上传来的一阵沉重。

    ——分割线——

    女生宿舍楼天台对面站着的那个人,是许楚楚摇曳的倩影。

    而磁场的褪去,正是系统解除屏障的时候。

    冯面面试图想要抬手触摸向他的脸庞,却只能接下他最后一滴泪。

    而许楚楚这边,却伸出葱白玉指,轻轻一探郝温冬的鼻翼,了无声息。

    “温暖的凛冬,冷暖自知,真是个好名字,可惜了这名字却生在了一个不好的人身上。”

    许楚楚玲珑身材,就像是熟透了的桃子一样,特别诱人。

    许楚楚那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清雅脱俗。

    我想,到空旷的海上,只要说,爱你,鱼群就会跟着我,游向陆地。

    曾有一个姓郝的少年为她圈出一个世界。

    许楚楚虽然对于魔族没好感,但是却对姓郝的人有好感。

    并非前后矛盾,而是自我矛盾。

    “可惜,你不是他,虽然他也会刀法。”许楚楚用力甩掉脑海中的荒谬想法。

    郝哥哥怎么会回来,他估计已经去了远方,卑微的自己配不上他,他也不能有谁能配上。

    许楚楚是天蝎座,她占有欲强,得不到就毁灭,这种事她经常干,已不在少数。

    许楚楚摘掉郝温冬的黑色面具,露出一张令她思绪万千的脸容。

    他面色微黑,满脸雀斑,就跟把火药末擦进皮肤里去了一样,并没有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个人模样,许楚楚长吁短叹。

    既然不是他,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失落。

    但是,许楚楚只好把这股怨气发泄在了郝温冬身上。

    “锤死你!踩死你!你个死魔族人!”许楚楚拳脚相向,让他死后肉身不得安生。

    郝温冬的手指动了一下,而此时的许楚楚已经是在内心充斥着愤懑。

    许楚楚却未发现这一点,他的异样。

    “喂,对面的你在干嘛呢?鞭屍吗?”冯面面转过身朝着那人的方向放声喊道。

    许楚楚还准备拖着他的屍体去地下室埋了,然后再放入混凝土。

    不多余,挺加固的。

    还有一点很重要,它比棺材还稳。

    人死前都会吊着一口气,所以在入土为安后,都会在棺材里晃动。

    这就是很多人害怕的事。

    不过,指的是普通人,像异人、古武者这种恶特殊人种都是非正常人操作。

    “女孩子要矜持点,这种坏事还是由我代劳吧!”冯面面双手滑入裤袋中。

    冯面面一脸坏笑。

    由于冯面面的穿着是白蓝色的jk校服,正是此前徐远书找人给她换的啦。

    作为徐远书的第三位学员,冯面面可能还没有察觉到真正的危险在慢慢逼近。

    有的人浅薄,有的人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而冯面面则是如同一道彩虹般绚烂的少女。

    冯面面望着对方均匀的身段,使人想起秀美的柳枝。

    俩女四目对视,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要不,猜丁壳吧。”尔后,还是冯面面最先开口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