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十七章 异人修心境,古武修仙者
    楼下,言倦被这余波震碎了心脉。

    异人靠的就是修习心境。

    其等级

    从低至高分为心态、心情、心穴这三大境界。

    前文说过了,花椰菜是半步心穴,相当于古武者伪十阶。

    古武者等级从低至高可以划分为以下几点

    逍遥法境(初期一阶、中期二阶、后期三阶、圆满四阶)。

    修灵犀境(初期五阶、中期六阶、后期七阶、圆满四阶)。

    宗师玄境(第九阶级),以及第十阶级。

    至于古武者第十阶级,自然有响亮的名。

    虚空天境,俗称陆地散仙,需要渡劫难。

    每个人的劫数都不同,命数更不同,渡的劫难也不同,有人渡过去就能得道飞仙,或鸡犬升天!

    异人若没有了心脉就等于没有了生命,比死还难受,言倦也是一样,衣衫不缕的瘫软在地上。

    言毓秀,言倦的妹妹,两人都是来自贫民窟。

    公输盘,言毓秀的青梅竹马,不过他是弃婴。

    公输盘和言倦老是对着干。

    所以,言倦很讨厌姓公输的,至今也是一样。

    因为公认会的会长就叫公输竹。

    言倦头皮发麻,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自己。

    一头吊睛黑豹从不远处径直而来,而它的眸中闪烁着绿色的光芒,那是饥饿感,细长的尾巴,向上翘起宛如一把死神镰刀,伺机而动,仔细可见那毛发锋锐如针刺,谁敢靠近它半分,非死即残。

    张开血盆大口时,猛地掉头扑向那些被冻僵的小迷妹们,顿时大开杀戒,从头吃到脚,肆意妄为的杀戮,横行霸道的气息。

    看到这一幕,言倦发自内心的震撼,这是谁饲养的吃人野兽,竟然敢无视奇大制度!

    言倦耐不住心中的恐惧,他能感受到周遭压抑的氛围,那很显然让他猜测到这可能是来源于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场。

    一个森罗袍打扮的青年女子,手持一条链锁鞭,在地上缓慢拖着,沉甸甸的鞭端与地面的摩擦碰撞出细微的火花。

    “呦,好俊俏的小相公。”青年女子轻薄言倦道,嘴角始终保持着上扬,但她的头上戴着黑纱斗笠,条缕交错的黑纱遮挡住了她的面容,言倦按住腹部的指缝间,有液体滴落而下,在女生宿舍楼的地板上迸射出鲜红的液态花瓣。

    言倦面色惨白,由于自己的心脉被重创,能否恢复还成一定问题,言倦大概能猜测到那个该死的花椰菜肯定封锁这里的消息了,而那些视人命如草芥的世家更不会来救自己,就算自己心脉毫无受损,可也没有足够的理由能让这些世家来救自己。

    这些世家大多数都想着利益捆绑,没有价值的人是不能作为利益的果汁被榨干的,那只能是徒增烦恼,还浪费人力与精力,世家一般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世家最喜欢的就是空手套白狼,而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小相公呦,不要这么害怕奴家嘛。”

    “奴家长得丑,可能吓到你的小心肝了吗?”

    青年女子抛了好几个媚眼给言倦,如丝如缕,蛊惑人心。

    她,腰肢如柳,娉婷袅娜。

    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扑鼻的香味,清香裕茶。

    拨动了言倦内心深处沉寂许久的那一根心弦。

    凡媚术修炼臻至巅峰期。

    不光可以祸国殃民,还可以魅惑苍生万物。

    不局限于男人或是女人。

    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中游的。

    花花草草,魑魅魍魉。

    众生都会为之被其倾倒,这才是真正的媚术。

    魔族的女人都喜修媚术,但巅峰期媚修却占少数。

    所以,很容易推断出这位不速之客,便是魔族之人。

    可是言倦毕竟是一名异人,况且还对读书不太感兴趣,导致了实践丰富,但是对课本知识稍显浅薄而无力。

    就算是没有入学的妹妹,都懂得比哥哥的多。

    青年女子恍然似一块美玉无瑕,娇花欲语。

    脸衬朝霞,唇含碎玉。

    绿蓬松云鬓,娇滴滴朱颜。

    转秋波无限钟情,顿歌喉百般妩媚。

    观她没有半点停息,笑盈盈的走向自己。

    言倦眉头微皱,这女人的精神力好强!

    不过,言倦内心冷冷一笑,“虽然我心脉受损,可我也不是那么任由别人宰割的,想靠精神力控制住我,想得美!”

    本以为是自己的媚术不起作用了,失效了,她没有想到言倦会有如此定力,顿感对他另眼相看。

    但,猎物就是猎物。

    总有一只学会挣扎。

    待到坐骑吃饱喝足后,青年女子弯下身子,抚摸着吊睛黑豹的额毛,那毛发竟然从硬变软,手感很舒服。

    它刚吃完了人肉,连骨头都不剩,一颗燥热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却被青年女子一手抚摸之下,令得吊睛黑豹变得很温顺起来。

    如同一只发情期的小奶猫,在女主人的大腿根部蹭了蹭。

    “闹闹,还想吃吗?”

    青年女子指着言倦的方向,对它露出了微笑。

    这笑容让吊睛黑豹微微一惊,心中失色,仿佛在它心里,主人就跟魔鬼一样,让它感觉到汗毛倒竖,惊恐不安。

    只有它知道主人今天有点不对劲。

    只有它知道主人是第一次笑,明明笑的很诡异,但由于在媚术的扩散下,让言倦看到的这一幕,却是青年女子的一颦一笑,富有感染力,有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当它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正准备抬起锋锐的利爪,扑向言倦时,却在一瞬间被青年女子一巴掌把头给打碎了,如同鲜花般绽放的绚烂。

    吊睛黑豹死都不明白自己自己这么的忠心耿耿,还是一样的死不足惜,况且,自己从幼年就跟随了主人,那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连走路都要摔跤的那种。

    吊睛黑豹跟随她走南闯北十余年,最终死在了自己人手上,真是兽生不幸,徒增一大悲哀。

    有句话说得好,跟错了主人就等于是选错了路。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难测。

    言倦亲眼目睹着这一场故事变事故。

    这个女人真是脾性古怪,不易招惹,无需结交。

    可这个青年女子,就是想要靠近言倦,认识他,却不知言倦却在抵触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