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一章 捡到一个脑回路
    蓬松的黑色短发,遮挡住自己的那一双眼眸,给外人看起来,冯面面有种成了瞎子的模样。

    然而,冯面面可不这么认为,刚捡到一个系统,她特别的高兴。

    走了没一会,她就打开了系统的开关。

    这个系统是一对手套,通体红橘色,像极了爱情。

    戴上这双看似橡胶做的手套,冯面面感觉和其他手套没什么两样,但想了想,这应该就是它的特点吧,没什么两样才是真的不一样。

    “沙沙沙——正在更新日常任务。”

    “系统称为脑回路洞察系统,专门辅助你成为最优秀的所长,不过不是厕所所长,请你不要误会并且想歪,本系统虽然会有很大的个性,但大部分行动方式一切听从于你的命令。”

    “哦哦,就这样完了,还有要说的吗?能跟我介绍一下这个系统的所有功能吗?”冯面面轻描淡写地问道,活了将近二十岁的冯面面,也看了数百本过千万字的小说,关于系统这一方面不在少数,所以她能轻松应对生活中的困难,虽然这跟小说没有多大联系,但她的人生乐趣就是看书、绘画和跳舞,除此之外,还有一只猫陪她度过昨晚十点半的生日。

    “本功能就一个模式,完成日常任务即可。”

    “哦,任务模式啊,真香。”冯面面无奈的摆摆手,她也想体验一下完成任务是什么感觉啊。

    “那么,可以开始了吗?”冯面面一脸笑意的问道,周围的行人,看到这一幕,如同当她是个傻子一样,能跟“空气”交流的家伙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咯,得离远点,别传染了咱。

    冯面面虽然也感受到了周遭行人对自己暗暗映射出来的异样目光,但她却一点都不在意。

    “额,你可真是兴致勃勃的啊,你是我见过的最活跃的宿主。”

    “呐呐,还有哪些废话没讲完啊,快说啊,我要完成任务,我要完成任务,完成任···”

    冯面面一副激情四射的情绪波动,连绵起伏。

    明明自己是女孩,却偏偏可以像给男孩子一样去蹦迪到那么嗨。

    系统暴汗,片刻不语。

    “对咯,你的本体是手套吗?”

    “是。”

    “不是手套的话,能帮我换成眼镜吗?”

    “为啥呀。”

    “你笨啊,换成眼镜要好看的多。”

    “额···你没听我说话啊,我的本体是手套,我的本体不能被换成眼镜。”

    “我还要上课啊,虽然今天周末不上学。”

    系统表示无奈,能不能好好听我讲话啊,你是左耳进右耳出的学渣吗?!

    “咦,我昨天的摸底考试出成绩了,我先看会手机,有事等会说,我不着急。”冯面面说完后,手里握着的那个面屏手机屏幕上浮现出一张图片,那是她自己的考试成绩,看完之后,冯面面若有所思,随后,她自己气的把手机砸在了地上。

    “啊啊啊!!!我考差了”

    听到冯面面这么一哭,系统正准备幸灾乐祸,却发现下文的不对劲,气的它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文综满分是三百分,我竟然差了零点五啊!”冯面面怒视着地上被自己抬起脚用力践踏的面屏手机,已是面目非。

    “文··综··三百··差了··零点五···”这么一排汉字从系统中枢穿梭而过。

    “没想到这个宿主还是个学霸啊!”系统为此庆贺。

    “恭喜你触发第一项任务请选择空旷的地区建造事务所,随后本系统会为事务所赐名,有一定属性增幅的奖励出现,几率为零点零零一。”

    “天呐,我叫你姐了啊,能不能听我先颁发一下任务这件事啊。”系统感觉到好无奈啊,这个宿主不靠谱呀,不听话的宿主是活不长久的。

    “你是否接取这一项任务。”

    “”系统得不到答复,但它又不是那种强制性的系统,它是一个有原则和底线的系统,绝不做那种随时要跟宿主自爆的系统,那样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把宿主当成自己的玩物。

    “你是否接取这一项任务。”系统再一次问道。

    终于,得到了冯面面一阵哭丧后的回复“是。”

    就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字,让系统终于获得解放,它当然不会溜走,而是要继续辅助宿主。

    只是,它也怕渴,这大太阳底下,剧烈强晒中,自己的橘红色表皮正在开始褪去,这不是人类返祖的那种现象,也不是系统得到变异后进化,仅仅只是系统怕被晒,晒多了就成了黑手套了啊,还脱了一层皮,立马向宿主呼救道“你还不赶快跑去阴凉地躲一躲,这么热的天。”

    冯面面听到系统竟然这么有个性,立马点了点头,跑到了一棵大树下乘凉,绿荫茂盛,枝桠摇曳,人生最自在,当如此。

    “卖西瓜咯,十五元钱三斤,香甜可口的麒麟瓜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哟。”手拿蒲扇摇摆着风速的老大爷背靠在摇椅上,眯着眼吆喝道,在他的面前是一车很绿很绿的大西瓜。

    “老板,给我切一块尝尝看,甜不甜。”冯面面飞奔向不远处卖西瓜的摊位,脚后跟掀起一股股尾尘,呛得行人暗骂几声。

    “老板,你没睡着吧,给我切一块来尝尝甜不甜。”冯面面紧接又道。

    老大爷穿着一件白色背心,随着手里的蒲扇那么一摇,顿时臭汗熏天。

    这回轮到冯面面捂住了鼻子,使得她显露出一副嫌恶的神色,可老大爷并没有把这种小细节放在心上,毕竟自己可不是处女座。

    只见老大爷站起身来活动了筋骨,可见宝刀未老啊。

    “你问我这瓜甜不甜,那你算是问错人了,我可没说这瓜不甜不卖钱。”老大爷跳出弯弯绕绕,直接这么一说。

    冯面面的手指弯曲起来,轻轻的敲了敲西瓜皮,一个个敲过去,连贯成一道音符的律动。

    “老板,那你这生意做起来要亏本啊,你这个倔脾气一看就是从小就带到大的,不改改就呵呵了。”待到这个“了”后画上了句号,冯面面撒腿就跑,这个时候,老大爷放下了藏在身后的尚方宝剑,这可是祖传的宝贝,一般人可没有,也就一般人有。

    “这小女娃娃,真是嘴巴不放干净点,还顺走我一个瓜。”可见老大爷眼力见尖啊,憋得老大爷一肚子火,然而没地方发泄,好不容易来个冤大头,准备用空秤忽悠一下,没想到却反被将了一军,细思极恐啊,这个小女娃是不是早就设计好了这么好玩的一个圈套,就等着自己跳进来嘞,若是冯面面知道老大爷能这么一想,估计会对他竖起大拇指,“这想象力我佩服,我甘拜下风。”

    冯面面正在一条黑巷子里狼吞虎咽。

    当有两个小混混走进来时却发现冯面面正半蹲着身子,转过头一脸笑意的露出了沾满红色汁液的虎牙,像极了吸了人血的僵尸一样。

    “吃人啦!救命啊!有鬼啊!”

    吓得这两个小混混尖叫一声,立马撒腿就跑,还有一个连裤子都没提上就一个踉跄扑倒了自己人,两个人猛地纠缠在一起晕厥过去,在冯面面看来真是笨的可以。

    “你见过鬼会吸人血的吗?”冯面面摇摇头说,突然她感觉到肩膀上传来一阵沉重,顿时头皮发麻,心中暗暗想道“难不成我说的话灵验了?!”

    “喂,你踩到我的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