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二章 引发轩然大波!
    刘擒惩一脸青肿的被冯面面搀扶了起来。

    期间,刘擒惩还漫不经心的问道“大妹子,你知道我的脸值多少钱吗?你知道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吗?你知道母猪为何会上树吗?你知道···”没等到十万个你知道落下时,冯面面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更加鼻青脸肿,估计连亲生父母都认不出这瓜娃是自家娃。

    “你别管我知不知道,我也不想说知道什么,我只想让你知道叫我大妹子的人,都死的很惨!”

    “什么,大妹子,你还想杀了我不成,杀人是犯法的。”

    “大妹子是没读过书?这点常识你都不懂吗?”

    听到刘擒惩如此道来,还一口一个大妹子,可真是死性难改。

    不知冯面面哪来那么老大的力气,伸出双手就抓起刘擒惩的左腿用力一个丢铅饼的姿势,把他飞快的甩了出去不明多少米数,刘擒惩重重的砸在地上呈平沙落雁。

    刘擒惩这会算是怕了,怕了这个小妞仔了。

    摆弄了一下自己的五五分,刘擒惩尤为自恋,冯面面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真是人不自恋,天诛地灭啊。

    刘擒惩没有怪她打自己,不是因为他有变态心理,而是他被打家里人打习惯了。

    歹竹出好笋。

    父母犯了走私罪、爷爷奶奶因抢劫银行入狱最终去世。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讲的便是刘擒惩的弟弟。

    弟弟刘擒拿靠按摩发家致富,因为眼瞎只好不想娶城里的姑娘,所以脑子进水的竟然把千万家产交托给了哥哥刘擒惩,一个花钱如流水的家伙。

    刘擒惩是被父母打到大的,也就跟弟弟最亲近,所以自然是顺理成章的继承了弟弟的家产。

    弟弟走了三个月后,因为太穷在农村抬不起头,所以不幸去世,至于怎么死的就乡里人知道,但乡里人都是缄口无言,刘擒惩自然是哭了一段时间后就把这种事情给抛之脑后了,不过弟弟的坟前烧纸当然是他请人主办的,一些名不经传的佛陀祭祀。

    言归正传,刘擒惩有了弟弟的家产··额··是遗产,就在城市投资了一些股市,a股房价上涨使得他手里的钱越来越多,到最后刘擒惩摇身一变成了四川省首富,最年轻的那种。

    四川灾害年年有,山体崩塌、泥石流、洪水冲坝等等。

    而刘擒惩到处捐款,比那些发国难财的人好多了,当然外行人看不出其中的门道,实则捐款做慈善,其实刘擒惩就是每天粗茶淡饭到甚至连饭都吃不起,还要睡地板的那种慈善家。

    从首富到首付都付不起,也就刘擒惩可以说扶不起了。

    扶不起的刘擒惩,一定还是首“负”。

    人家还没活到一把岁数,本想着在这么一段明媚阳光下出来散散步,却偏偏因为一块香蕉皮摔了一跤,还摔到了别人的脚下,摔跤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脸被踩出血了,你要听冯面面道来,她肯定说是因为自己长得漂亮,所以自己流鼻血了,这估计就是裤子上被雨水淋湿了,不是尿也是尿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那种啊,况且,刘擒惩才不会做解释嘞。

    “大···”话音未落,刘擒惩从地上忍痛站起来,一眼望去冯面面她那恐怖如恶狼般的眼眸,锋锐刺骨,让人倍感头皮发麻,刘擒惩嘴角抽搐,脸色一僵,心中暗暗叫苦“我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个小烈妞了。”

    “你的血是第一次吗?”冯面面语出惊人。

    刘擒惩回过神一听这话,顿时魔怔一声应道“是啊!”

    “额,别想歪哦,我说的是你的鼻血。”冯面面紧接又道,也不在意开头语出惊人带给他的不良反应。

    “啊哦,但这不是鼻血,是被你打出来的血。”当刘擒惩弱弱的说完了这么一句话,果真见到冯面面就是一脚踹向自己的腹部,刘擒惩都来不及放下双手作格挡便被自己这反应不过来的脑神经弧度给吓得愣住了。

    毫厘之间,冯面面的动作停了下来,收回了自己的脚,看着刘擒惩一脸镇定且纹丝未动,对他高看了几眼,这厮不会跟自己一样拥有系统吧,不可能开场就让我遇见一个男主角吧,长得这么丑还是算了吧,唉,垃圾剧情线。

    刘擒惩要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怕是要气的一口鲜血吐出来。

    我哪里丑了啊?!

    菱角分明的轮廓、深邃绝美的眼、粉红的薄唇、肤如凝脂、外加黄金比例的模特身材。

    之前,还没被冯面面欺负的刘擒惩,还没被冯面面踩脸的刘擒惩,这些词都不足以形容他。

    虽然这是刘擒惩每天晚上回桥下打地铺后,都要借助着皎洁的月光,在清澈见底的河面上,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容貌倒影,天呐,这还是男人,比女人还女人,当然刘擒惩可是个十足的美男子,不过他偶尔嘴边都会挂着一些夸赞自己长得俊俏的词,才好让其他男人羡嫉自己啊。

    “不能踢你,等你伤好了再踢,踢一脚会有脚印的,现在指纹可以造假,所以你就算打幺幺零我也不会承认是我干的。”

    “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难不成脚印就不能造假吗?”

    “哦哦,多谢提醒!”听到刘擒惩这么一回答,冯面面就是一脚飞踹向他的腹部,

    刘擒惩吓得一震,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冯面面的脚踝扑倒式按压而去。

    一个一字马呈现在刘擒惩的面前,侧身一晃般顺势而下的揽住了冯面面的腰部,刚想起身却被冯面面扇了几耳光,空气啪啪响,脸上红通通。

    “叫你占我便宜,叫你毁我清白,你让我嫁不出去,我让你以身相许!”

    “啥,这叫什么事啊!”

    “你这么不讲理的野蛮丫头,我才不会以身相许的,现在是法制社会,一切讲求法律秩序。”

    “那你就当赘婿嘛,这种事情法律的手伸不过去。”

    “你这是在钻空子,啊啊啊你欺负我,我就是出来散散步的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倒霉事呐!”

    “不是你倒霉,是你三生有幸,我可是一个有系统的人。”

    “哪来的系统,你是看小说看多了吗?”

    “哟,跟你说实话还不相信嘞。”

    “你个奇葩,这话说给谁听谁会信啊。”

    “要不咱们打个赌,我保证在三秒钟之内找到一个能信这话的人。”

    “你别跟我玩套路,你不就是想跟我说,你自己会信嘛。”

    “哎,被你看透了,要不我选b吧,这个答案比较靠谱。”

    “咦,你还有第二个答案?扯吧你。”

    两人拌嘴,互不相让。就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别说三秒···十秒都去了啊,你要给出的答案在哪呀?”刘擒惩一副旗开得胜的模样道。

    “你家在哪?”

    “桥下。”

    不知道冯面面打的何等算盘,但刘擒惩觉得她说这话都是小事情,便如实回复。

    “哦,那你有空置的地皮吗?”

    “额,你调查我啊,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是做房地产的啊。”说完后,刘擒惩一脸疑惑。

    “在我还没说出答案前,一切都是天机,坚决不可泄露。”冯面面神秘兮兮地阴笑道。

    “有啊,某个花鸟市场的小掌柜还欠着我的钱还没还,他那抵押给我的那块地皮还在,你要吗?要来干什么?跟我讲讲呗。”刘擒惩问道。

    看了刘擒惩这么久有些“面目非”的脸,冯面面忍俊不禁道“哈哈,实在是憋不住了,你这张脸实在是长得太可爱了,越丑越可爱。”

    “屁,还不是你打的吗?!不对啊,你这话跑偏话题了啊。”刘擒惩嘴里像是含了一大块冰似的使得浑身流淌着寒液,冷冷发颤。

    “跟你讲讲怕是要涨涨你的见识。”冯面面依旧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让刘擒惩听着怪好奇的,被冯面面这么吊着胃口,上不去下不来的真是想海扁她一顿,但被冯面面那么一番收拾后,刘擒惩秉承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口号,绝对不会去欺负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孩。

    在刘擒惩现如今的脑海中,冯面面给他的三观一点都不正常。

    “你现在带我去被空置的地皮那里,我给你变个大型近景魔术。”冯面面神秘兮兮道。

    刘擒惩一听,再也忍不住想要做一只好奇心满满的猫,拉起冯面面的手就朝着某处飞奔而去,就像马儿一样马不停蹄似的。

    “到了,就是这里,需要我给你做助理吗?”刘擒惩问道。

    “不需要。”

    “额,那好吧,那你需要去买点道具吗?”

    “道具就在手,不需要。”

    “额,在哪呀,没看见。”刘擒惩仔细打量着冯面面的手,那头翻来覆去,哪眼瞧上瞧下,冯面面的手背刘擒惩摸得差不多了才放开。

    “道具在哪呀?”刘擒惩疑惑地问道。

    冯面面也是一脸不解,这时,系统给出了解释。

    “系统的本体只能由宿主一人看见,除非是脑洞患者,不过天下少有。”

    “额,脑洞患者是个啥词?我咋没听说过?麻烦你先给我说说。”冯面面一听,感觉自己怕是孤陋寡闻了,好歹自己也是一名高层次的学霸啊。

    “第二个任务就是关于这件事的,不用着急,一步一步的来,慢慢享受新人生即可。”系统一副神秘兮兮道。

    “好吧。”冯面面从脑海中切断了与系统的联系,回到了现实生活中,面对着这么个冤大头,真是太好了,任务呀任务,马上就能完成了!

    “你听说过从天而降的房子吗?”冯面面开口问道。

    “没听说过,不过你还真想跟我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刘擒惩撇撇嘴。

    这个姑娘不靠谱。

    这个姑娘脑袋缺根筋,肯定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冯面面念出一串串中二的咒语,看得刘擒惩立马后退,远远观望,生怕被冯面面传染后也成了神经病。

    咒语只是冯面面的敷衍了当。

    忽闻,天昏地暗,山摇地动。

    人类在大地上站不稳跟脚,以为今天是世界末日,球开始势力洗牌。

    刘擒惩见状,撒腿就跑,只是回首一望想要带上这个傻姑娘,没想到这个小妞居然身发光。

    仿佛如同一位救世主。

    顶着天上的光辉,做着超脱于哲学的事情。

    哲学的尽头是神学,神学的体现,在冯面面的身上完显现出来。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啊啊啊——”

    刘擒惩抬头望着从天而降的一所金碧辉煌的房子,轰隆一声坐落在这块空置如有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地皮上。

    “恭喜宿主冯面面完成第一项日常任务。”

    “本系统未能为它成功赐名。”

    “请宿主自行题名,但无属性增幅的奖励。”

    “要你何用!”冯面面心中怒怼系统,系统表示跟我没关系,我只负责回答话锋。

    “你刚才跟我提起脑洞,这不明显就是要我取这个名字嘛,那就叫脑洞吧。”冯面面心中回应,系统的提示音响起来,“恭喜宿主冯面面为事务所题名成功。”

    “本系统心意辅助宿主冯面面成为最优秀的所长,请宿主也要多加努力,修行靠个人。”

    “本系统无法修改球人民的记忆,请宿主冯面面在这段时间内招收到子系统的小伙伴们,这样处理事情来会非常轻松许多。”

    当系统这么一说完后,冯面面顿时头脑一震,什么鬼?还有子系统?玩我呢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