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三章 奇葩奖励任选一!
    龙组,中国最古老的秘密。

    “二号收到,听从上级命令,务必在五分钟内赶到异人事发场所。”

    “二号将力以赴活捉异人,保家卫国是我的职责。”

    二号王不善,龙组最年轻的的精锐干部,小小年纪就坐稳了少尉的位置。

    王不善副武装,连便衣都没换上,一向鲁莽行事的他,总是被周围的军工子弟所瞧不起。

    但是王不善可谓是王者风范,我必须快、我必须准、我必须狠一直是他的口头禅。

    “我必须快,不然任务就只能被别人抢走了。”

    “我必须准,不能看错人,错抓成无辜市民。”

    “我必须狠,不心慈手软,更不会怜香惜玉。”

    王不善就是靠着这么三句话才从垂死挣扎的血海中,一步步踏着累累白骨走上了这一步。

    横跨上下五千年历史,王不善这种得力能将,天下少有。

    “你扰乱世俗安危,已被我方龙组给缉捕,请放下罪恶的双手,莫要轻举妄动,伤了一个无辜市民,你将不只是受到无期徒刑,而是要在小黑屋里被关到老,你不吃不喝超过一周,必会骨瘦如柴,所以不想受到非法待遇,就请掏出小白旗投降!”王不善中二的yy能力又达到了一定,已是无人可挡啊。

    脑海中脑补出来的这些话,让驾驶着直升机的王不善,欣喜若狂。

    脑海中所臆想形成的这些画面,实在是让人不敢想象王不善竟然是这种人。

    王不善还没入伍的时候,还在跟美丽大方的班花玩着刺激战场,极寒模式近乎八十杀,被一张他随意分享出去发布在校内版主的帖子里,并放上了他贱贱一笑的表情,至今被誉为神人。

    电子竞技,神枪手至高无上,菜是原罪。

    王不善刚好符合前者,就这样一次巧合机缘之下,王不善辍学入伍了,成为了校最优秀的学渣,谁说学渣当兵出来找不着工作,这个王不善就是个好例子。

    不过,当王不善到达卫星雷达上标注的目的地时,稳稳的把直升机停放在了一块较为宽敞的草地上,地面积平坦,像极了停机坪,猛拉推进器才使得起落架的皮轮慢慢折叠成竖形,摩擦在草地上,重力的向下压迫,草地上被其划出一条条泥痕。

    王不善开着直升机停稳后,灰白色的共轴双旋翼式螺旋桨,在一阵风卷残云后缓缓不转动。

    直到王不善把发动机的按钮推到熄灭后,红蓝相间花纹的尾翼螺旋桨终于停滞住了。

    王不善从头上机舱中推门旋即站起身来,纵身跃起,靠着双手的支撑翻腾过机舱内盖,稳稳落地,脚劲十足。

    循声走去,王不善看见不远处的一道倩影,正在拳打脚踢着一个面目非的年轻人。

    王不善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准备扫黑除恶,却由于自己一不小心的踉跄,摔倒在地,顿时打草惊蛇,王不善那双如虎狼之师的眼眸,特别吓人。

    可当王不善扭头侧过身子,眯着眼睛一眼瞧去,映入眼帘的那一幕竟然是一个长相楚楚的少女,正在暴揍一个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相仿的年轻人。

    王不善想了想,虽然自己从不怜香惜玉,但是他还真厌恶一些丑陋的家伙去骚扰冯面面。

    对此,冯面面并不知晓,王不善的出现,冯面面连一眼都没瞧过,她觉得那声音应该是有鸟雀在啼鸣,如喜鹊在欢颂。

    感觉到自己被严重的忽略,王不善决定不多看热闹了,把防弹衣袋里被装着鼓鼓囊囊的南瓜籽给默默的放了回去,有种洗心革面不做吃瓜群众的样子。

    “本系统感应到来者不善,请宿主自行想办法来应对,本系统从不参与这种小事情,所以你现在暂时可以把我当做是一个无能为力的系统。”系统默默的吃起了南瓜籽,而王不善对于自己防弹衣袋里的忽然干瘪,浑然未觉。

    靠系统还不如靠自己,靠系统不靠谱。

    冯面面无语又很无奈的想了想,旋即松开了揪住刘擒惩衣领的手。

    “我看你长得这么丑,不如娶我吧。”

    刘擒惩表示,“”暴汗。

    “不愿意的话,那你要是敢把今个这种破天荒的事情说出去,我定会要了你的狗命。”

    “不对,小狗狗那么可爱,不能拿小奶狗和你作比较。”

    冯面面的嘴巴如同416那样极快,“噗突噗突噗——”的响着。

    “还不是被你打成这样的嘛,这个姑娘是人是鬼呀?让我走不脱,还让我见证了如此壮观的大型近景魔术,简直是说她是惊为天人都不为过啊!”

    “两位在聊什么?要不要我也来插句话。”王不善悄然无声的来到冯面面的身后,准备声东击西转移视线,没曾想冯面面早有系统提示,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向了王不善的腰部,迅速拔出了一把银色沙漠之鹰,黝黑的枪口对准了王不善的胯下,只要冯面面一个不好的念头间便能把王不善的基尔给打爆,反观王不善一脸镇定从容的神色,他相信冯面面就是吓唬自己的。

    冯面面阴森一笑,像极了恶魔。

    这一笑不是那么的倾城倾国,但这一笑却让王不善趁着她那么一走神,赤手空拳的打向了冯面面的腹部,差不多施展开来七八分力,使得冯面面倒飞出去,那把银色沙漠之鹰脱手而出后甩出一个轻微的半月弧度便被王不善接住了,把沙漠之鹰放回囊中。

    王不善并没有乘胜追击,他虽不怜香惜玉,但也不可能无耻到这么一个地步。

    王不善刚想掏出医疗包给刘擒惩找个三角巾绑一下时,却在王不善露出一副看向他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之际,被刘擒惩一把抓爆了基尔,就是这么一抓,刘擒惩满手沾染了自己殷红色的鲜血,王不善在他的面前脱下了裤子。

    刘擒惩一瞧,觉得自己真是没事找事做,居然想要反伤一个半机械人。

    王不善,上初中的时候失去了右腿,但家里有矿的王不善,从初中那一刻开始,便开始装上义肢,再到王不善入伍那天,又换上了从国外研发出来好久没上新并且空运过来的机械肢。

    球就两只,另一只下落不明。

    连“冯面面”这种救世主都存在,怕是科幻小说里所述说的半机械人不也是这么裸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吗?所以,刘擒惩就这么根据以往翻阅记忆下的小说剧情,而联想到半机械人。

    “这世界太疯狂,真是无奇不有啊。”刘擒惩来自内心由衷的感慨,他只是在想自己是不是男主角啊,一般男主角的金手指都是在“欲扬先抑”后才出现,难道自己真是男主角吗?

    冯面面从地上翻滚一小圈后,蹲在树下画个圈圈诅咒王不善。

    “我招你惹你了啊,你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在打情骂俏吗?!”冯面面口里不满的嘟囔道。

    “由于宿主的情绪波动达到部分,第二项日常任务颁布,请宿主冯面面认真做个愿意努力才能变得很幸运的脑洞事务所的优秀所长。”

    “额,这么快的嘛,快说是什么任务?”

    “请接纳第一位脑洞患者,一本脑洞病症百科书已存入脑洞事务所第一排书柜第一行上,请在半小时内查收,可获得奖励如下。。。”

    “1、颜值爆棚。功能便是在棚子下烤食物可以获得一定肌肤改造,例如驻颜有术。”

    “2、炸裂地表。它不只是一款很普通的手表,而是一款很炸裂的地表,功能不详,若选择此奖励,请宿主自行琢磨。”

    “3、沸腾窑湾。可以开拓的温泉池,在窑湾中泡火山温泉,坚持不下去要完,凡坚持不懈者,可以提升一定的耐力,耐力中包含了体质改善,比如一夜七次郎。”

    “4、原谅堡垒。神似原谅帽的绿油油堡垒,可以把地球的冰山一角装在里面,深入地里数十万米不被其他人发现,本系统觉得很鸡肋,貌似只能用来逃生,并没有太多用途。”

    当系统说完这四个奖励后,冯面面感觉第四个叫做原谅堡垒的会特别好玩。

    关键是最具神秘感的是炸裂地表,万一选了它并没有琢磨出什么另类的功能,那不是在完成任务中又耗时耗力,到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冯面面心里顿时觉得颜值爆棚最适合自己,驻颜有术这种小玩意她可是在很多小说里看到无数次了,虽然也很鸡肋,但颜值爆棚放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中便是个赚钱猪场。

    而反观第三个沸腾窑湾,这名字大有含义所在,其泡温泉还好,但火山温泉还是算了吧,她可不想脱层皮,并滚烫熔浆灼烧着自己痛苦的被折磨死,她还有大好青春等着余生去享受,才不会把最值青春期的年华给毁于一旦。

    死亡并不可怕,可作死却无法逃避。

    冯面面甩掉了这些天真的想法,当务之急,还是先完成任务比较好。

    “这个任务有时间限制吗?”冯面面话音刚落,系统漫不经心的磕着南瓜籽,无意间道出了她的心声“莫要紧张,没有时间限制。”

    一听系统这么一说,冯面面吊着的心终于松懈了下来。

    “不过···”系统还未说完,便被冯面面眉梢一紧的打断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这个任务并无时间限制,可是宿主你必须在半小时之内查收“脑洞患者病症百科书”,否则将在一周之内无法接取日常任务。”

    冯面面一听系统这么一说,顿时心情复杂,她担心的不是完成不了这个任务,而是在担心自己以后会失去一些任务,然后获取不到奖励,就体验不到金手指的玄妙之法了。

    系统要是知道宿主是这么一想的,怕是要竖起大拇指,立马夸赞冯面面这清奇的脑回路了,真是太符合本系统的核心观。

    有时候,窥一斑可知豹。

    但是,系统不会读心术,所以根本就看不透冯面面的想法。

    虽然,冯面面是个人类,一开始还是最普通到毫不起眼的那颗尘埃。

    尘埃嘛,一吹就散,或飘忽不定。

    人类和系统之间,就差一个脑洞的互补,谁脑洞大,想到的东西就越大。

    而冯面面有了系统,就拥有了脑洞,从没脑子再到有脑洞,真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啊。

    脑回路谁都有,可脑回路洞察系统只有一个,在冯面面的手上戴着呢!

    若是没有了日常任务,怕是自己也感觉到有种落寞。

    高处不胜寒,胜在此间人。

    “我占用了你的地皮,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

    冯面面回过神来,望向鼻青脸肿的刘擒惩,而作为中央空调的王不善,一脸森冷。

    “这说的算是什么歪理啊?!我跟你怕是摆脱不开爱情的枷锁呐!”刘擒惩幽怨的苦笑道。

    “你们尽情的撒狗粮,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王不善冷哼着说。

    “不能。你简直就是个暴露狂!还不快把裤子穿上,这像什么话?!”刘擒惩最先开口一声,紧接着朝着王不善怒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