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七章 剧情依旧是非正常走向!
    王不善不顾东西南北,像只无头苍蝇一样,终于离开了冯面面身处在脑洞事务所外的视线内。

    无辜的旁白送走这段差点产生很多小麻烦的插曲。

    故事的正常性无法被矫正过来

    而刘擒惩依旧在睡觉,睡得死死的。

    冯面面也是因为多亏了有刘擒惩的这块空置地皮,才建立起脑洞事务所。

    所以,她准备等刘擒惩醒来后,请他吃一顿大排档麻辣烫。

    当冯面面从树下醒来后,已是翌日清晨。

    而冯面面四处寻找,却找不到刘擒惩的踪迹。

    他,貌似走了。

    这完不符合剧情嘛。

    冯面面倒也不太在乎,但也有些蛮想他的,没有他的地皮,就没有脑洞事务所,可以这么说。

    “好吧,新的一天开始了,该去上学了。”冯面面什么都没收拾好,两手空空的离开了密林。

    系统醒来很久了,看到这么无所谓的冯面面,立马做了件好事,在冯面面的耳边传来一阵提示音,“由于宿主冯面面过于懒散,本系统为脑洞事务所成功做好了隐匿,除了宿主之外,不会有第三者知晓脑洞事务所的存在,当然,我是第二者。”

    “哦,它就不能移动吗?或者是纳入什么仓库内啊。”冯面面问道。

    系统一听,讪讪一笑“不能。”

    “切,真是个废物系统,算是我摊上你乃我今生最不靠谱的一次。”冯面面这话一出,系统气的捶捶胸口,说实话,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不靠谱,学霸了不起啊。

    好吧,学霸真了不起!

    能很多天不去上课,但成绩依旧优异,甚至是打打游戏,都比很多人强。

    这就是冯面面的学霸人设。

    摸底考试后得出来的成绩,使得冯面面有了可以抢占山头先做主的机会。

    说是抢占山头,当然指的是冯面面可以因为成绩的原因,快人一步的填选志愿表。

    什么二一一,什么九八五,部任由冯面面先做选择。

    当然这一次只是摸底考试,但也看得出冯面面暗地里的努力,咳咳···旁白都有些不好意思娓娓道来,别人拼命复习,她时而呼吸,别人困得发慌,她时而睡个懒觉。

    冯面面连书包都不用背,当然这不是学霸的特权。

    而是冯面面从小到大就没有背过书包,她能一目十行,她能倒背如流,甚至是妙语连珠,辩论第一,谁与争锋。

    刚开始遭到质疑,后来她一路飞升而上,就跟坐了火箭似的成绩,让高校所有学科的教授都怀疑人生,是自己活错了时代吧!

    身为学霸的冯面面,也只会右手吃饭,她不会左撇子拿筷子,她没有眼镜,因为她视力正常。

    看着像个普通人,放在人群里毫不起眼,偏偏就是越不起眼的越厉害,冯面面就属于这种人。

    蓬松的黑色短发,遮挡住她的那一双眼眸,她的眼睛从来都是埋入头发里,就连她的同桌也不知道她的眼睛究竟有多么美,是否戴了美瞳?估摸着她自己都忘了美是何物。

    冯面面的惯例是一周洗一次头。

    对于多数爱干净的女孩而言,一周洗一次头就会让她们无法忍受一星半点的头皮屑出现。

    唯独,冯面面偏偏就是个异类。

    她天生没长出来长发,所以她丝毫不用担心自己会要去剪头发的事。

    渐行渐远,密林隐成黑影。

    冯面面口袋里还有一点积蓄,是一个香囊布袋,闻着香气扑鼻,当然这不是重点。

    解开布袋的精致细绳,冯面面从中拿出一张卡。

    旁白这边又要给大家开始介绍一番她的身份。

    这张卡通体黝黑,当然这不是黑卡,因为这张卡的边缘有一条金丝边,这是高于黑卡的金丝边黑卡,当然这也算是黑卡之一,不过它可不是普通的黑卡,而是更加高级点的黑卡。

    黑卡可以透支一百万,而这张金丝边黑卡可以与黑市进行交易,不可透支。

    这是冯面面的生日礼物里的边角料。

    以此能想象到她所收到的生日礼物呈现出来这么冰山一角

    简直是可以用“十个女孩九个富,还有一个超级富。”来形容她了!

    富不一定要动用钱这个字眼,但冯面面就是这么富。

    冯面面富不在于钱,她也没有多少钱,但这张卡值这个钱,只是不能花钱,花不了钱啊。

    不在黑市交易,这张金丝边黑卡就并没有什么用处了,就跟现正在斑马线等红绿灯的冯面面一样,在人海如潮的拥挤队列里毫不起眼。

    丢给乞丐也不能让乞丐一夜暴富,甚至是大师基本上都是在流浪,而小丑在殿堂。

    “红灯停,绿灯行,黄灯请你等一等,小朋友们听老师这么一说之后,都懂了吧。”正对着一群举着小黄旗、背着小书包的幼稚园儿童说这话的林东老师,手中的拨浪鼓不间断拍击,指引着这一群小朋友走向人车都停步后的斑马线,人人有责,车车让行。

    她静静地看着那个可以去做体育生的清秀男子,带领着一群天真无邪、模样可爱的小朋友走向了另一边,那是另一头的人行道。

    车辆前方绿灯现,直行车右转向差点撞上一位老奶奶,幸好冯面面伸出援手,救下了老奶奶,老奶奶颔首笑道“真是个乖姑娘,世道变迁啊,好人太少了。”能让周围多数人听出其中的感慨哎,其中也包括了冯面面。

    有人还想提醒冯面面说这个老奶奶会碰瓷,可是老奶奶不但没有碰瓷,反而还感激冯面面,所以不了了之了。

    并且,老奶奶还从腰包里取出一颗雪白色糖纸包裹住的琉璃糖,冯面面以为这颗糖是老奶奶要送给自己吃的她遂刚想回绝,却发现这只布满皱巴巴纹理的老手顺着老奶奶的半蹲下,递给了冯面面脚后跟的小男孩,不由地令她有些讶异身后怯生生的小人影儿。

    随后,老奶奶慈眉善目的指着冯面面对小男孩苦口婆心地教导道“上邪,以后你也要向这位大姐姐一样学习做人为善之本,方能返璞归真。”话音刚落,老奶奶的这番话真是让冯面面耳目一新,这是个读过书的老前辈啊。

    冯面面有点好奇小男孩的名字,为什么要叫做上邪这么古香古色的名字,像极了女孩的个性,如同自己像极了男孩一样的逆生长。

    “大姐姐,我叫宫上邪,谢谢你救了我奶奶,等我长大之后,我一定要报恩。”宫上邪道出了自己的名字,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上嵌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像白水银里养着两丸黑水银,透着那股机灵劲儿,特别招人喜爱。

    “以身相许呗。”冯面面调戏宫上邪这么一句。

    老奶奶听到这话,顿时不高兴了,翻脸如翻书一样快,护犊子似的抱起宫上邪跑了,那速度真是快如一支离弦之箭。

    这一幕,看得冯面面一愣愣的。

    “这算什么事啊!”她下意识低声细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