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八章 你是我见过最可怕的宿主!
    梅林高校。

    一群堆积成小山的老学究,都戴着老花眼镜,眯着眼睛,仔仔细细的筛选掉投影仪映射在空地上所浮现出的一张大屏幕时显露一列列的名字,可谓是百花齐放,雌雄璀璨。

    “政治、历史、地理,共计二百九十九点五分。”

    “物理、化学、生物,冯面面同学选择交白卷,理综零分。”

    “哟,在文综这方面挺优秀的啊,只可惜我们学校只收理科生。”

    而在老学究的一旁是来自各个国家的顶尖大学教授。

    而这些教授的工作就是翻阅每个天之骄子、天之骄女的学业成绩。

    冯面面的同桌秋染白是重点考察对象。

    文理双学神,学霸中的学霸,所有女孩都喜欢叫他美称“爸爸。”

    而在校外,本应风平浪静。

    却让冯面面一个照面,撞见了刚从劳斯莱斯幻影车上开门下来的俊秀青年,秋染白。

    “哎呀,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小姐姐,要不要我请你喝奶茶啊。”秋染白低头瞧见撞入自己怀中的短发女孩是自己印象中那个熟悉而又陌生同桌,立马调侃她一句道。

    “给我圆润的离开我视线以内。”冯面面文综优秀的一塌糊涂,唯独就是偏偏要与零点五分擦肩而过,只因那次考试,她脑海中浮现出一道身影,秋染白微妙的撩发。

    就是因为这样,冯面面悔恨不已,发誓一定要离秋染白远远的。

    秋染白这一次轻薄她一句这么温柔而不显山露水的话,倒是狠狠的在冯面面心里扎上了一把“扣分”刀,零点五分也是分,见他我想零点五。

    “我招你惹你了啊。”这是秋染白心中所想,好歹自己也是堂堂一风度翩翩花美男,居然还有被嫌弃的一天,不对,这是被同桌冯面面嫌弃的第1094天,明天就是毕业季了!

    不过,表面上秋染白还是笑意满满的表露出虚假的心声道“好,我滚,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记住。”

    “说。”冯面面惜字如金,咬字发重音,明显是她很不待见这个同桌啊。

    “额——”秋染白本想好一堆措辞,却被冯面面仅仅一个字给挤压进肚子里,如同喉咙里卡住了一根鱼刺般的痛苦,这种同桌,秋染白发誓老死也不想往来。

    “不对,这句话不对呀。”秋染白脑海中一阵空白,我堂堂一风度翩翩花美男,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做了自己三年同桌却又不搭理自己快三年的女孩,我是取向不正常吧。

    心里说她是个女孩,实际上秋染白看她是个男孩,而且是很刚的那种

    跟冯面面做同桌,可以让秋染白从型男转变成小白脸。

    “不说算了,那就请你圆润的离开我的视线内,最好尽量是与我的距离保持三百米。”

    秋染白一听她这话,实在是想不通冯面面到底是多恨自己啊。

    “好,大不了你今天去上最后一天课,我在校外三百米拿着望远镜看你上课。”秋染白话音刚落,才发觉自己最后这一句话有点不对劲啊。

    “秋染白!快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冯面面冷冷笑问。

    看冯面面低着头的模样,秋染白随后如同像是见了鬼一样,她慢慢抬首间,嘴角勾勒起一抹冷冽的笑容,像极了恶魔在咧嘴。

    “没有,没有,没有这种可能,你个比我还刚的女人,我会喜欢你··啊,我就把我车送给你。”秋染白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脖颈升上来一片绯红,顿时霞飞双颊,眼神不断地在闪烁着绿光,仿佛是在盯着自己心爱的小猎物一样,她是如此的贞烈不从。

    “你刚才叫我的名字,我很开心。”

    “并不代表我的微笑是会让我喜欢你。”

    毕竟咱离毕业季只有这么一天了!”

    “我只想多多的跟你在一起学习,以免留下遗憾。”

    “所以,你不要误会了,我只是想帮你多多温习功课。”

    “自从那次的摸底考试过后,你的理综成绩一落千丈。”

    “我本来就不喜欢笑,你是唯一一个对我毫无想法的女孩。”

    “我觉得你很刚是因为你从来都不在我面前露出真容。”

    “甚至是在外人面前估计也是一样。”

    秋染白像是被她打开了话匣子,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然而冯面面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对这些话部删除在脑海记忆库中,可以说是直接忽略掉秋染白的废话。

    “那既然如此,我问你件事啊。”

    “说吧。”秋染白反应过快的回过神旋即来了这么一句话。

    这次轮到秋染白小小得意一番了,偷偷一笑,反正冯面面也不在意这一笑。

    “······”冯面面顿时卡词,我是不是该抡他一顿,让他涨涨记性,毕竟惹我是不好的。

    “你耳根子怎么发红了,是不是喜欢我啊,喜欢我就直说啊,在很多人眼里咱呀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你刚好可以辅导一下我的理综知识啊。”冯面面以一种清奇的脑回路在搭讪秋染白,而秋染白偏偏就上当了!

    然后,冯面面紧接又道“喜欢我是很费钱的,一天一百万。”

    “给我一天,准你喜欢我一天,但钱我不退,也不会给你。”冯面面说这话,是明显想注孤生啊,这要是换作其他女孩子,估计早就接受秋染白的暗喻表白了。

    冯面面没想到的是这个家伙还真的愿意出这一天的钱,不,是两天。

    “好啊,给你透支两百万,密码是747475。”当秋染白大方的从怀中取出一张信用卡给她时,尔后她懵圈了,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完摸不着头脑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

    “很富了不起啊?”

    “我有钱任性呗!”

    两人这两句的对话,简直是神级对话,四目而视,试图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

    “以后提我秋公子的名号,你可以在这片吃香喝辣的,以后我罩着你。”说完之后,秋染白萎了,当他望着冯面面掏出的一张金丝边黑卡后,一脸傻愣愣的,给她一种望穿秋水的感觉。

    “哟,我还是头一次听秋公子的名号啊,你可听闻排面冯,我的排面很大气,你有吗?我还需要你罩着,你算老几。”

    当这两有钱的家伙在系统的面前炫耀时,系统表示心很无奈,自己是摊上了个什么宿主啊,比世家公子还富有,这么有钱,还需要系统干什么,当个逍遥千金多好啊。

    “恭喜宿主冯面面触发第一项日常任务!”

    “当着秋染白的面前,撇断自己的金丝边黑卡,重振当年排面冯的威风。”

    系统顿时魔怔一下,自己不是个脑回路洞察系统吗?为啥要让宿主炫富啊,这是在贬低我的价值,践踏我的尊严啊,我要强制否决。

    “一旦完成此任务,奖励一份奇大录取通知书。”系统下意识道。

    “奇大?没听说过啊,不过我干嘛要损失这张卡,系统有病啊。”

    冯面面很无语,系统很暴躁,“叮!本系统正在强制撤回这一项日常不合规不成文的任务···————”

    “哎,不错,加油!”冯面面在心里鼓励系统,虽然不知道系统刚才干嘛要发神经触发这一项日常任务,但是应该是系统良心发现,所以准备撤回。

    然而,冯面面哭了,自己看似柔弱无力的手实则暗藏着强悍如斯的重量,轻微收卡回香囊,瞬息间两人一系统听到“咔嚓”一声,心都碎了。

    这张在两人一系统眼中如同无价之宝的“金丝边黑卡”被冯面面的手给不经意时撇断了!

    “沙沙沙——宿主冯面面已完成日常,本系统无法撤回此项任务,本系统画个圈圈诅咒宿主冯面面。”

    “牛掰,牛掰,真的牛掰!冯面面,你是我见过最牛掰的女人。”秋染白还准备借她这张卡在自己的上流社交圈子里炫耀一次,没想到这张卡被其女主人给撇断了,成了一张废卡,秋染白一脸苦瓜色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这是自己见过最勇敢的女人。

    “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这句话从冯面面口中一字字的清晰吐出,她也很无助,但她却偏偏不想多说,就让人一直误会下去

    系统已哭晕在厕所,信你个鬼呀!你是我见过最可怕的宿主。

    “我还能说什么呢?!”秋染白心里咬牙切齿,表面上很用力的鼓鼓掌,她这才叫裸的炫富啊,独此一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