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十章 苏青藤的弟弟
    “你不担心对方知道我是拥有系统的人吗?”

    “不用担心。”系统神秘兮兮道。

    “不担心?为何啊?不担心我被反杀啊。”

    “因为我是主系统,它是子系统,这是两个概念。”系统略显嘚瑟。

    听到系统这么一解释,冯面面心中的不安终于被压制下去,直至渐渐消弱。

    在与徐远书的一番对话之后。

    一本薄如蝉翼的修学书出现在冯面面的手上,这么薄薄的一本书,只有四个大字万象更新。

    而这四个大字居然蕴藏着一堆秘闻,从古至今,奇大的建立,有着极强的背景。

    奇大屹立于此,千年不衰,划分为十六个班级,其中一个班级正是冯面面刚加入进去的风语班,其授课教师也就是徐远书一人,一个自称活了三百载的老怪物,由于驻颜有术,模样俊逸不凡。

    画风突转。

    一股奇怪的牵引力带着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冯面面猛地一头栽进了泥坑里,泥坑凹于土壤中不知几米深。

    而当冯面面凭借自己所能,从泥坑中翻腾出来后,还来不及捯饬一下自己脏兮兮的妆容,就被一位从天上踏云而来的白发青年拎了起来,这人待她仔细打量却发现这厮居然是徐远书。

    因为他胸牌上绣着“徐远书”三个字,凡是能识大字,不难认出其名字。

    如同是仙人御剑般的飞行在上空,徐远书早已司空见惯,反倒是头一次见识的冯面面,有些按耐不住心中激动的喜悦,天呐,我有朝一日也可以在天上飘啊飘。

    “到了,就是这里了。”

    徐远书温柔一说,冯面面心都酥了,可是他的动作却过于鲁莽,直接把她往那片磨砂窗砸去。

    这一片镶嵌在窗角槛层内的磨砂玻璃直接碎裂开来,蛛网大的座椅搂住了冯面面的娇小身躯,收缩的压力往后延伸直到使得冯面面反弹出去,破空而来,被一个强壮的身体给接住了。

    尔后两人的对视,才在两人都害羞下令其对方把自己搀扶起来。

    “俺姓苏,叫青藤,是来送弟弟上学的,弟弟得了一种怪病,很难治疗,所以就把祖传下来的一张黄皮纸传承给了弟弟,这张黄皮纸就是奇大最早年间的录取通知书,俺非常感激徐老师,若不是徐老师,俺的黄皮纸就失灵了。”说话之人,虎背熊腰,一脸憨厚的模样,眸中闪烁着表露给徐远书的崇敬之意。

    说完之后,苏青藤脚步一点泥壤,微微错位,其身形化作一缕青烟残影般的渐渐消失在了冯面面的眼前。

    “额——”冯面面迟疑一刻,尔后略显疑惑不解的惊呼道“天呐,太不可思议了,他竟然消失了,跟徐老师一样是异人啊。”

    “这就是异人啊!好期待啊,我也想成为异人。”冯面面欢悦的蹦起来,就差拍手鼓掌了。

    系统在一旁提醒道“你可是会心灵感应,在那天起你就是一位比较优秀的异人了!”

    “当然你是一个拥有本系统的人,完可以不遵循异人法则。”

    冯面面点了点头,听到系统给出了自己略微高一点的评价,就知道心灵感应肯定没那么简单。

    “那是当然,我可是有原则的,怎么可能遵循法则。”冯面面以一种独特而又清奇的脑回路回答道。

    “啊。”系统惊愕一声,便不再言语,不想跟宿主争执什么,就让她该傻的地方继续傻下去吧,总有一天她会明白自己的苦心滴。

    “不知道苏青藤的弟弟长什么样,希望别跟苏青藤长得像。”冯面面低声嘀咕道。

    系统一听,立马捂嘴掩笑,即道“那是苏青藤的弟弟,不跟苏青藤长得像,这不是挺扯的嘛。”

    “你又不是人,你也不具备人的思维,你懂个球呀,我说的是···额···是什么来着···容我想想。”冯面面的小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随后才想起要说什么来着,立马又道“我不知道苏青藤的弟弟长什么样,但我希望苏青藤的弟弟长得帅,这样看起来会舒服些。”

    “可人家长得帅,跟你有什么关系嘞。”系统哭笑不得,这什么鬼逻辑。

    “切!你看看你又不是人,你当然不懂了啊,你不是我的系统嘛,老是跟我拌嘴好吗?”冯面面努力抑制住暴躁的小情绪。

    “哎呦,我不跟你说话,谁跟你说啊,这里可没有其他人存在,难不成你还想跟空气交流不成?”

    “还有啊,我虽然不是人,但毕竟是个系统,是专门辅佐你的系统,思维能力不弱于人。”系统这么妙语连珠,顿时说的冯面面哑口无言。

    “好吧,我跟你实话实说。”冯面面说道。

    “嗯,快说吧。”系统摆摆手。

    “着什么急嘛,我又不是说书人,你还稀罕我讲故事给你听啊。”冯面面耸了耸肩。

    “······”系统无语。

    “不过,你别嘲笑我啊。”冯面面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系统道。

    “我可是你的系统,你可是我的宿主,你见过系统会嘲笑宿主的吗?”

    系统点了点头,虽然它知道宿主看不到自己点头,但这是自己的行为表达。

    “这不废话嘛,我肯定没见过啊。”冯面面摇了摇头道。

    系统轻叹一口气,这个宿主就是话痨,这一届的宿主难带呀!

    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妇女,从荆棘丛中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稀泥和灰尘。

    双眼空洞的盯着冯面面的妆容,鼻孔朝天的长长吸了一口气,嘴里不知咀嚼着什么。

    挽起袖子的手,紫黑色的肌肤暴露无遗。

    细长而又尖锐的指甲、古怪的刺青纹路从肩膀蔓延到手背。

    “你好啊,新生!”

    中年妇女张开嘴巴就散发出丝丝臭气,就好像是她数十年没刷牙一样。

    让冯面面觉得很反胃,令她迅速地转过身,抬手捂住自己的腹部,呕吐起来。

    “我是你的教导主任,许可馨。”

    取这么“幽”雅的名字,却没能体现出许可馨的“优”雅一面。

    “不要太害怕。”许可馨慈祥一脸的笑道。

    “不害怕才怪,也不好好打扮一下,披头散发的像个吓人的僵尸。”冯面面发自内心的嫌恶,既然是教导主任就不能以身作则,给广大学员树立好榜样吗?!

    冯面面能从教导主任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寒意,直冲脑门,使得自己身发颤。

    “以后有关于风系方面的基础常识,我都可以给你细心研讨一番,虽然我是一位冰系异人。”许可馨话音刚落,身形万化为冰刺雪霞,如百花含苞绽放开来,璀璨炫目。

    当冯面面伸手触及这些冰花时,眉梢一拧,怔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

    “这就是徐远书那个老家伙看中的天赋苗子吗?这体质不行啊,唉!看来徐远书老糊涂了,让这个小女娃在这里多呆一会吧,反正我还有事要忙,没空去药库找解除剂。”许可馨嘟囔几句,旋即离开了这里。

    系统正巧刚睡着,所以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完一概不知。

    此时,一道轻薄的小影儿正朝着冯面面这边快步走来,那步伐轻盈而动,若是天空下雪一地,就仿佛似他在踏雪无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