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十一章 治愈系
    “老妖婆又出来作祟,都几百年了,和徐老怪的恩怨还没放下,总拿新生出气,早晚把奇大的名声搞臭,千年基业迟早会毁于一旦。”锵锵双眸如深邃星空,蓝晶色的眼瞳,特别迷人。

    “不过,我还是有些心疼我的解除剂啊,昨天刚兑换贡献点找老唐换的。”

    锵锵略显无奈的从怀中取出一青花瓷瓶,瓶口被木塞堵着,他仅仅只是用力拔了出来,看似骨瘦如柴的躯壳,竟然充斥着无匹的力量,那飞出去的木塞,直接砸穿了他斜对面的一座耸入云端的塔楼,那由两条粗大铁链锁住的牌匾碎裂开来,左右两侧,两条铁链朝另一方飞射远去,与空气擦出了刺破声,罡风凛凛,铁链剧烈震碎后如铁木花瓣绽后的璀璨,在大地上掀起沙暴般的尾尘。

    “不好,把药库毁了,老唐要是知道了得找我算账啊。”锵锵一脸震惊,自己的力量哪时候变得这么牛掰了,是最近突破瓶颈的原因吗?可我都还没老唐厉害嘞。

    “锵锵!是不是你这个混小子干的坏事,真是凉透老子的心了!”锵锵一听老唐发火了,把青花瓷瓶砸在冯面面的脸上,撒腿就跑。

    说时迟,那时快。

    电光火石间,那个青花瓷瓶被一道鬼魅身影给接住了,他的手臂青筋暴突,裘皮大衣穿在身。

    “救人归救人呀,上次你这个混小子救个人没救成,反倒是被人家澹台族长给误会了,幸好老子提前在你身上放入了一块影铭碑才记录下来,要不然百口莫辩啊,你这混小子怎么每天都要给老子制造一些麻烦啊!”老唐神神叨叨道,虽然锵锵早就溜出去很远了。

    “天呐,这是个天赋苗子啊,不会又是什么氏族世家或宗派的吧,不要搞老子了啊,苍天能不能开开眼啊,老子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混小子啊,屁的有其父必有其子。”老唐大大咧咧道。

    “有没有搞错,居然被徐远书这厮给抢先了!不行!老子做事一向独断,管他的,老子先带回去了,他那厮想要来要人就让他来要人,这么好的天赋苗子太适合修治愈系了。”老唐的那一双被黑布遮住的眼睛,竟能直接看穿冯面面体内的奇经八脉。

    “这么浓郁的精神力,不修老子的治愈系,怕是要浪费掉了!”老唐笑意浓浓,嘴里叼着一根芦苇,前倾身子蹿出百万里的光速,直达自己的小屋。

    屋外刹住了脚。

    老唐的脚后跟都冒烟了,脚上穿着的那一双草鞋直接烧成了灰烬,可见其速度究竟有多快,由此可见,居能产生极大热量。

    “第四百五十二双草履了,师傅。”石横卧在屋檐上,手里不知在记着什么,口中呢喃自语。

    “是嘛,那你这个小兔崽子还不赶紧下来,沏杯茶给为师喝,想渴死为师啊!”老唐放声不满,谁也想不到这么个脾性无常的老头子,竟然会有个干活很麻利的小徒儿。

    石横耳朵竖起来一听到师傅这话,立马凭空消失了。

    片刻后,少年石横端着一壶茶出现在了驼背老头的面前,单膝跪下,捧茶递上,抬首浅笑“师傅,请喝茶。”

    “这怎么喝啊?茶杯呢?”老唐头也不回的无视掉石横,带着冯面面来到一张藤蔓编织的摇床上,把她直接丢在了床上。

    “师傅,这是谁呀?”石横问道,一脸疑惑。

    老唐笑意冉冉道“这是我的关门子弟。”

    闻听此言,石横就差点没把茶壶摔在地上了,自己跟在师傅身边这么久,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女流,石横自然能从师傅的言语中听出,并以推断到这个女人明显是刚被老唐顺手牵羊回来。

    “师傅,这茶还喝不?”石横心怀怒气。

    “这茶你喝吧,你想找茬不成。”老唐一语道破,一眼就看穿石横这小徒儿沉不住气,不适合做自己正式的衣钵子弟,看来得把这小子送过去了,那个于悬早就惦记这小子天赋好久了,就当做顺水人情吧,正好也可以让于悬欠我个人情,啧啧,不卖徒儿不是老子的作风。

    石横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失态了,跟在老唐身边多年,除了沏茶就是做记录,自知并无长进,但又很不甘心,这么一想,思绪万千,顿时怒气攻心,怒意满满,杀机即生!

    “那我就杀了她!”石横施展出燕子步,这是上等轻功,身形如魅,乃偷学了徐远书的身法,正是因此发现他的闪光点,老唐那次就把他从徐远书那里带了过来,天天为自己沏茶。

    残影多不胜数,分不清真假,拔剑而出,剑芒烁烁。

    石横以剑修异能,从小就能与风系身法融合为一。

    “为师···算了不跟你装了。老子本以为你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想到还是有点进步啊。”

    老唐斟酌一下,是否需要出手,迟疑良久,他那剑锋从天而落,已至冯面面的眼前毫厘间。

    “老唐啊,你这没对浑球的东西,居然又来顺手牵羊。”石横的身躯被一道脚影踹飞出去,收脚之人,留一头飘逸白发,活动筋骨时,风云变幻,此人正是徐远书。

    “我的学员,你也敢动,找死啊!”

    “你想收徒,就滚到其他地方去。”

    “每天都来我那里踩点,以前的旧账,我还没跟你一笔勾销嘞!”

    “对了,这是你的徒弟?这么鲁莽的吗?敢对我的学员下杀手。”

    “真的了不起啊。”

    “想我大魔王徐远书的名号,是被很多看我不顺眼的人给埋没了啊”徐远书话说间,袭至倒落在地上的石横,就是一脚踩去,一脚比一脚狠,老唐觉得脸上挂不住,但又不想为这孽徒靠近半分,救人是不可能的,这孽徒偷学了别人的身法,本该就是死路一条了,更别提老唐会从徐远书那里救下他。

    “疼··疼疼疼——”

    石横的剑却已脱手而去,不知飞离他本人多少米距离了。

    “这就是你的徒弟啊,你这师傅当的很不称职啊,竟然不教教体术的啊,就算我不动他,他早晚也会死在外边啊。”

    “屁的徒弟,这只是老子随手收的记名弟子。”老唐摆摆手道,眼中漠视一切,仿佛这个石横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一样。

    “那就好,要不然新老旧账一起算。”徐远书被誉为大魔王的原因只有一个,徐远书就是喜欢折磨人,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学员们都知道徐远书的心狠手辣。

    “疼就对了,没让你去泡百毒浴都算好的了。”徐远书恶狠狠道,最终一脚踩碎了他的心脉,让他彻底的解脱了。

    老唐的头都是撇过去的,以免看到徐远书踩碎记名弟子石横时···那画面太残忍,不忍直视。

    “当然,百毒浴只能由我的学员来泡,其他人可没有这种待遇。”徐远书说完后,拎起冯面面的身子,在老唐面前光明正大的离开了,那大摇大摆的走姿,明显就是要气一气老唐。

    “呸!什么百毒浴的鬼才想泡,你的那些学员还不是一个个不情愿的吗?!”老唐一想起徐远书的学员来他这里哭诉着泡百毒浴有多么的痛苦,宁愿来自己沏沏茶,老唐别提有多高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