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十二章 睡眠舱里的睡美人
    房间的风格极具动感科幻,各种二次元动漫人物的海报贴满了整个房间。

    在天花板上的不是沉甸甸的吊顶,而是一个微小型的炫彩球,闪烁着红、蓝、绿三色的光束,带给了整个房间里别样的氛围。

    自从冯面面被徐老师带回宿舍楼后,她的宿友都知道了这个小懒虫。

    不过这是她们定义为的,实际上冯面面虽然吸收了解除剂的喷雾,但还是需要休养一两天。

    窗外折射进来明媚的阳光,却在这个房间里显得很微弱。

    窗外,时不时的飞掠过几艘悬浮飞船。

    几天几夜之后,冯面面还没有睡醒过来。

    宿友们都亲切的称呼冯面面为“睡美人”。

    这不,她们又围在了一起,遂在床上盘腿坐着讨论起来,一点女孩子该矜持的样子都没有。

    她们满脸的笑容,就仿佛在自己的面前堆满了“篝火”,需要大家的欢悦,时不时乐呵呵。

    分割线

    “言倦,言倦,我爱你!”

    “言倦,言倦,为你比心!”

    “言倦,言倦,永不厌倦!”

    好不容易聊聊话题,却被楼下撕心裂肺的尖叫声给吵醒了。

    气的她们怒意满腹,毫不忌讳地朝着楼下放声吼道“你们这些矫揉造作的婊砸,能不能少花痴点,人家可是有富婆包养的,这是人尽皆知的,别闹了!你们已经步入了富婆的后尘,清醒点!”

    那些冯面面宿友眼中的婊砸,立马回怼道“是你们该清醒点,你们这群没家教没人要的丑八怪!”

    忽然,这群婊砸提前有预谋的像是得到了征兆。

    众人联合对视后,向两边快跑之时随后停下。

    举旗手上高高举起一面大旗,旗帜铺卷开来。

    拉开了一张泼墨横幅,上面的大字非常的亮眼,无比的刺痛了冯面面宿友们的小心脏。

    众人异口同声的把它给喊了出来,“贱人,贱人,不要脸!”

    气的楼上宿友咬咬牙,就如同是一把把铁皮锯子在锯着木头一样发出渗人的声音,满腔怒气。

    被众星捧月的高个子青年,好似并没有把这些闹剧当回事。

    而是绕过这群花痴女,径直走向这栋宿舍楼。

    言倦抬起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抚摸着宿舍楼墙壁里精准镶嵌的桐柏色墙砖。

    整栋大楼发出了拔地之声,震颤颤。

    花痴女粉丝以为这是偶像在为自己教训这群不要脸的小贱人,立马更高声欢呼起来。

    “哇噻!言倦小哥哥好帅啊!”

    “加油,干掉这群小贱人。”

    仿佛在这群小迷妹的心里,良心早就被狗叼走了,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能当做一句口头玩笑。

    可···言倦跟这群花痴是同样的想法吗?不是的,他五脏俱,一点都不肮脏。

    言倦也是贫民窟里的人,自然是帮着自己人。

    言倦嘴角上扬,勾起一抹冷冽的笑意,顿时间,让周遭的旁观看戏人如坠冰室,整个天地的温度在以一种非一般的速度逐渐减弱,直抵零下负几十度。

    沿着墙砖蔓延下去的地板上直至所有人的位置,凝结出一片晶莹剔透的清澈镜面。

    言倦所作所为是先保护好这栋大楼上的人,然后在以冰乘之术冻结住这些令他很恶嫌做法之人的灵魂,让她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寒冰地狱,在寒冰地狱中被零下负极的冷风狠狠的刮着血肉,是多么的疼痛,惨叫也别想发出来,只要言倦不动半步,这场寒冰盛宴就不会停止。

    楼上,407房间,冯面面的宿友。

    闭上了嘴,放开了紧握的拳头,尖锐的指甲不再深深扎入自己的手心肉。

    看到言倦教训了这群婊砸,自己一点都不高兴,为什么自己要是孤儿,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弱。

    为什么不是自己反败为胜,为什么需要别人来帮自己。

    冯面面的宿友感受不到冰凉彻骨,她们不知道言倦是在挑衅“公认会”的秩序。

    公认会是奇大的纪律巡查组织。

    公认会自然是秉承着“公认会有,公认会正”的口号。

    言倦会被公认会抓走。

    但冯面面的宿友一无所知,学的又少,来自贫民窟的她们,没有资本,没有实力,没有天赋,靠的是言倦那一次的心软,把妹妹入学的机会,分成五份让给了她们。

    所以说,言倦做得够多的了!

    来了,该来的都来了。

    言倦的手掌,没有放开,自己不能杀人,但他的冰乘之术却能伤人,能损伤灵魂,但也消耗其精神力,精神、精血、天赋属性、资质这四样是靠自己的努力获取的。

    在奇大,入学必须靠一份录取通知书和属于自己的天赋。

    言倦心知肚明,知道自己伤了这些恶心的人,知道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可怜之人。

    那节奏分明震人心弦的鼓号声响彻霄汉,这是公认会的小队人马正在巡逻袭至,多数人都惧怕公认会的不公正手段,是多么的辣手摧花,其内藏底蕴几乎盖过奇大官方。

    一阵“嗒嗒嗒···嗒嗒嗒···”的脚步,急促赶来。

    “言倦,本校二年级学员,以一己私作扰乱公认会秩序,并且伤害同班同学攻击五十二人。”特派使者宣读着手中的幻灵旨,那是公认会会长亲自用精神力勾绘出来的一张虚名纸。

    “会长下令,派遣我等前来,以正义之矛、秩序之盾,逮捕罪犯言倦,缉拿归案。”特派使者刚念完这幻灵旨上由会长需要传达给言倦的话完后,化作数百幻灵颗粒消散成烟。

    “你还不快束手就擒,否则我等将实行不公道禁锢。”站在特派使者旁的正是同言倦二年级的同班同学,公认会会长叫一些精锐最近才招募到的成员——余光大。

    余光大早就在很多年前把公认会当成信仰。

    而公认会的会长则就是余光大内心深处的神,伟大的神。

    公认会自然很欣赏这种人,这种人是最适合做巡察使的,还不会背叛公认会,死后还会被人唾弃,说白了就是把余光大当做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想舍弃就舍弃,想得到余光大还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跪舔,这种人并不少见,毕竟现在奇大龙蛇混杂,具有尊严的人太少太少了。

    “余光大,你这大逆不道、弑杀双亲的败类,居然加入了公认会,你真是离死不远了,公认会的恶狼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言倦撇过头见到这个家伙,已然变成了给公认会摇摇尾巴的泥腿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