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脑洞事务所 > 第十八章 不乖?头都给你打歪!
    “小相公,奴家以身相许哦,你看怎样。”

    言倦一听,沉默了良久,旋即回过神冷漠的对她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呸!不要脸,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言倦听完她说完这话,耸了耸肩道“随你怎么想。”

    青年女子手握着的那一条链锁鞭,狠狠的往地板上一甩,吓得言倦一眼瞧去那地板上如蛛网大小的裂缝,简直是触目惊心。

    “细皮嫩肉的,可惜闹闹死了,吃不成咯。”青年女子喃喃自语,但还是能让言倦听出一些事,她那口中所说的闹闹,估计就是刚才那只被青年女子拍碎脑袋的吊睛黑豹。

    言倦很想鄙视她一次,明明是你自己动的手杀的兽,可别怪在我身上啊,咱没愁没怨的。

    对于自己心脉受损的结果,言倦体会到了地板上传来的一阵冰凉。

    那便是言倦施展出来的冰乘之术。

    此时的言倦,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了!

    体验自己的冰乘之术,言倦透心凉,心飞扬。

    言倦依靠在墙壁上,气喘吁吁的吐着气,吸着气,不间断的速度。

    言倦顿时喉咙干涩,有些口渴。

    “有水吗?先让我喝口水。”言倦摸了摸鼻尖,和敌人谈条件,真的让他感觉到好无奈。

    没想到,青年女子点了点头便微微一笑道“准你喝水。”

    “我的湿吻里有水···”青年女子话说间,脚步轻快的来至言倦身旁,半蹲下身子转过头去,伸出洁白无瑕的双手,迅速揽住了言倦的腰部,掀卷起他的衬衫,露出八块腹肌,很吸引人。

    “咕咚咕隆隆——”青年女子稍显笨拙的凭自己的舌头,成功卸开他的牙齿。

    已成普通人的言倦,那里还会是她的对手,人家还没用力,估计言倦都不行了,幸好她对言倦有好感,下嘴是有分寸的,可以精准到小数点。

    青年女子气若幽兰,湿滑的舌尖在言倦的口腔中曼妙舞动。

    “唔唔唔——唔唔唔——”

    言倦被她严防死守的堵住了嘴,由于与她实力相差太大的原因,使得他无法反抗,所以没做什么挣扎,任由青年女子轻薄自己。

    青年女子的舌尖,伸缩回口,一男一女四目对视,面面相觑,霞飞双颊。

    这是处男和处女所要表露出来的羞涩感。

    “放开我,能不能放开我,我要喝水,不是口水。”言倦的内心却在挣扎中。

    青年女子能感受到言倦的波动很不正常。

    “不好,快让开!”言倦猛地双脚一发力,对着正要彻底摆布自己的青年女子推了出去。

    言倦这个时候并没有在好奇自己的力量为何变大了许多,恐怕他是连异人都可不惧。

    “抱歉,哥!我来晚了。”

    “哥,你没受伤吧。”

    “咦,哥,你的心脉有些不对劲哎。”

    “哥,你的眼神闪烁,你在逃避,你是不是被这个贱女人打伤了。”

    “没”言倦看着来者之人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妹妹,然后待到她说完后,才想恢复时,没想到误会就此拉开了帷幕。

    一袭希腊式的淡蓝色雪纺长裙,颈部一串珍珠项链。

    她的头发很长,美丽的卷曲着,如海藻般散在腰间。

    她没有过多的修饰,只是简单的装扮,却衬得她肤如凝脂,眼若晨星。

    唯一让青衣女子感觉到破坏她整个气质的是那把她扛在肩膀上的一把大锤。

    大锤由天外陨合金熔炼而成,制作这整个成品消耗了闻人大师十二年时间。

    这把大锤遍体生辉,闪闪发光。

    闻人大师是抚养她和言倦的人,大师不是名号,而是闻人的名字。

    可因为对熔炼器具制造有着独特手法,所以闻人成了名扬四海的大师。

    若非闻人大师曾为奇大某人锻造过一把长弓,言倦是不会有入学录取通知书的。

    所以,言倦及妹妹都很感激闻人大师,其感情深厚到胜过抛弃自己的亲生父母。

    这把大锤有名字,在锤身精雕细琢出两个字恋倦。

    思恋的恋,言倦的倦。

    一个是真闺蜜,一个是亲哥哥,除去公输盘这让哥哥讨厌的人,这两人跟她才是最熟的,没有第三者。

    在锤上刻下这两个亲人的名,让她觉得自己肩负起了要保护闺蜜和哥哥的一小部分责任。

    单是左手就能扛着一把大锤,而右手则从腰囊中取出一枚飞镖,她甩手过去,丢向了这个在她眼里“欺负哥哥”的贱女人。

    却被这个女人微微一眨眼给反弹掉了这次伤害。

    观她抬起手来了那么一招,隔空控制着她丢来的这一枚飞镖。

    “你是异人啊?既然如此,为何要违反异人法则!”她怒斥道,居然有人敢欺负哥哥,气的她满腔怒意,满肚子火没找对地方发泄出来。

    “非也,奴家只是一个魔人罢了。”青年女子毫无做身份掩饰的回道。

    反正,自己是什么身份,终究会是纸包不住火,还不如趁早跟人家讲了,省得人家担惊受怕的,说了就还好点,至少提前要承受得住。

    “魔人?异人走火入魔的那种吗?”她眉头一皱,没听过啊。

    自己读的书比哥哥吃的盐还多,居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种族。

    被妹妹悄悄diss了一下的言倦,并未让自己感受到一星半点儿的烦闷。

    “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是魔族之人。”青年女子挽起手腕露出烙在手臂上的花纹,那花纹一片片交杂在一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花纹是青年女子的奴印。

    很显然,魔族女流在无上的地位中没有多大比例可以超越男人。

    甚至是可以说魔女不值钱,只能用来当炉鼎,这就是魔族为何出了一个很火的阴阳派,专门提供女流炉鼎,双修得道、体魂交合。

    “早猜出来了,只是我哥可能没看出来,他读书少。”

    “本来以为你欺负了我哥,可是我发现一点,你是个好人。”

    “只是,哥啊,我吃醋了,你作何补救!”

    她怒气冲天,欺负我哥就算了,还要抱着我哥撒狗粮。

    青年女子依旧一脸宠溺模样的抱着她的哥哥,也就是言倦。

    “他正准备以身相许呢?”青年女子这话一出,直接解开了与她的矛盾,并且给她哥一个好的台阶走下去。

    而她明事理,并没有再多嘴几句,只是在心里稍许有些不满,“为什么这个女人比我还好看!不公平,贼老天欺负我是个飞机场的小萝莉,波涛汹涌了不起啊,总有一天我也会有的,等会我就去买点木瓜汁喝喝,一定能成功的,我要把哥哥夺回来,他是我的!他永远都是我的!哼哼!”

    “对咯,这是我的妹妹,言毓秀。”青年女子仿佛一眼看破了她这个小孩子里的心事,正想着如何解决时,言倦撇过头对妹妹笑道“乖。”

    “不乖,怎么着?!”言毓秀撅撅嘴道。

    言倦一听,刚想回复,却被青年女子脑子里进水似的来了一句。

    “那我就把你头打歪。”

    惨了,误会更深了,言倦暴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