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海贼之最强路人甲 > 第127章 白胡子:来了吗
    像白胡子这类强者,体术一旦修炼到一定境界,力量和爆发力都会融入到每一招每一式中,浑然天成,在稍微蓄力后产生的爆发力甚至远胜往昔!

    白胡子这一拳轰出时,他身后原先站着的山峰同时应声崩落,而以楚风为中心方圆数十米的空间内,立时崩裂塌陷。

    “砰!”

    一拳结结实实地砸在楚风的脸上,而楚风整个人在这一拳下毫无抵抗之力,仿若离弦的箭矢,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将一座山峰撞碎,身若流星般轰在烈土焦岩上,大地裂开!

    甚至因为那轰击地面时骤然间产生的冲击力,化成肆虐狂暴的白色罡风遽然荡开,顷刻间便将无数山石树木拦腰切断。

    白胡子面朝大地,眼睛一眯,好似黑夜的猎手蝙蝠一般盯着下方滚滚如潮的尘霾,在他脚下有一团团如蛛网的形状若隐若现。

    这是他利用自身的震震果实能力在天空飞行。

    “砰!”

    一道气浪在脚下炸开,白胡子如一颗导弹般直冲进尘霾之中,他的视力极佳,加上此刻见闻色霸气发挥到最大限度,即便是蒙着眼睛他也能清晰地感受到楚风此刻的位置。

    他一把手穿透一块挡在身前的山石,抓住楚风脑袋,五指紧扣。

    白胡子冷厉的发出一声长啸,竟直接拖着楚风的身体摁在地上奔跑起来,就好像用抹布擦地般掠过数百米的地面。

    撞碎无数山石,

    撞翻无数树木,

    然后他猛地凝力发动果实将楚风狠狠地朝一座山峰仍了出去!

    “轰!”

    那座山峰的山体整个被洞穿,中间留下个硕大的圆形空洞。

    而撞穿山体之后,楚风身上的冲力还没有消失,以超过数倍音速的速度撞出乌托赫斯岛,直接朝莫比迪克号而来!

    而此时莫比迪克号上的各位正和艾尼路对峙,乌托赫斯岛上的动静他们自然能清晰听见,此刻他们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根心弦的注意力然集中在那边。

    “嗯?”

    艾尼路和马尔科率先感受到了什么,面色一沉就朝某个方向望去。

    “咻!”

    “砰!”

    在众人惊愕的神情下,一道身影直接砸断莫比迪克号巨船的桅杆,咯吱一声几根桅杆就朝船面甲板倒了下来!

    见此情形,乔兹和比斯塔一左一右立马跃出,一个直接将倒下来的桅杆扛住,另一个则是挥动手中长剑将奇遇桅杆一一砍断。

    “怎么回事?桅杆怎么突然就爆炸了?”

    船上很多人还反应不过来,一脸惊恐地望着四周。

    除了艾尼路和马尔科外,花剑比斯塔和乔兹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一脸凝重地盯着桅杆爆炸处,那里还余烟未散。

    “嗯?看来不是在岛上了啊,被揍飞这么远的吗?”

    一道声音从尘烟里传出,紧接着走出一个穿着猩红风衣,一脸茫然的男人。

    “路……路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清男人的面貌,众队长目瞪口呆地惊异道。

    说完他们又猛地想起什么,满是惊讶地看了看乌托赫斯岛方向。

    楚风看着一群番队队长,一脸无奈地说道:

    “呃……不小心被白胡子揍飞过来的。”

    跟青雉那种炫丽的招式比起来,白胡子这种直接粗暴的轰击力量更具有真切感。

    虽然楚风感受不到什么痛楚,但能做到将楚风从岛中心轰到莫比迪克号上,可见白胡子的力量之强。

    众人狐疑地看了楚风一眼,发现除了他衣服有些凌乱外,他的身上并未有何伤痕,顿时众人心中沉色更甚。

    要知道,乌托赫斯岛直径超过十公里,而他们待在距离乌托赫斯岛三公里外的海域待命,若是路人被白胡子从岛中心轰飞过来的,路人绝对不可能会安然无恙的。

    楚风也不在意他们此刻心里面在想什么,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被人轰飞这让他觉得心里无比舒坦,就好像游吟诗人久逢山水意境,恨不得此刻能仰天高歌一首。

    “让开点。”

    楚风瞥了他们一眼,双腿一蹲,身体猝然跳起数百米,一个“原地跳远”直接跳向乌托赫斯岛。

    而由于楚风弹跳那瞬间产生的强大后坐力,莫比迪克号船头倾斜下去,外甲板差点吃进海里,吓得船上众人脸色一阵惨白。

    “路人那家伙是不死之身吗?就算是凯多恐怕叶没有他的体质恐怖吧,老爹将他从岛上轰到这里,他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

    第六番队队长布拉曼克惊诧道,眼里黯淡无光。

    “老爹他,不会打输吧?”

    船上一个队长嘀咕道,说完他就立刻闭紧了嘴巴,因为此刻其余刃都是一脸不满地望了过来。

    乔兹冷哼一声,沉声道:

    “老爹既然能将他打飞,就说明路人并不是不可战胜的,老爹,一定能打败路人!”

    他虽然这么说,但见识过路人那让人惊骇的战力后,他的心里其实也没有多少底气。

    ……………………

    乌托赫斯岛。

    周遭烈火焦土,斑驳狼藉,满是疮痍的地面难以下脚,白胡子披着大衣站在一个深坑里,手里捏着的薙刀发出青幽的冷光。

    闪电直插天心,风起,云涌,一滴沁凉的玉珠坠落,打在他那张历经沧桑的脸上。

    “我这是有多久没有像这样酣畅淋漓地战斗过了?”

    白胡子喃喃自语,然后望着天空,缓缓闭上眼睛,伸出手似想要接住雨点。

    一滴,两滴,三滴……

    雨,沙沙落下,

    越下越大。

    天空发出沉闷的雷鸣声,黑云不安的翻卷着,风将树木吹得如垂暮老者在夜间秉烛而行,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白胡子静静地感受这一刻,这份意外的恬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局促不安……生怕哪一刻就被人剥夺。

    突然,白胡子猛地睁开眼,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咧嘴一笑:

    “来了吗?”

    话音一落,就见一道身影愈放愈大,似闪电般从天而降,如同一枚巨型炮弹在白胡子身前猝然炸开,地面一阵颤抖!

    ——————

    明天一号了,求张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