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我娘喊你回家吃饭1(第1/2页)
    一直到了除夕,顾云舒还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心头似乎总有些事放不下来,顾云舒下意识的垫脚朝着东北面望了一眼,又闷不吭声的摸了摸怀里的出行令牌。

    那人当真是一个人在玄玉殿里过年?顾云舒左思右想,总觉得不大可能,莫不是哄我爹娘骗同情的吧?

    可一向趾高气昂的玄玉峰峰主,哪里需要博人同情?

    芸娘新买的深衣顾云舒已经换在了身上,本来就干净俊秀的小脸由那青色的衣衫一衬,更显得如山间流水一般清灵静谧。芸娘看得连连点头,摸着顾云舒的脑袋瓜笑眯眯的直夸“我儿真是好看。”

    顾云舒得意的叉腰仰头,哼,也不看看是谁的基因,必须好看好吗!

    芸娘欣赏了半天,又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给陆仙尊买的衣服他穿上了没?”

    正高兴的顾云舒心头一哽,别开眼蹭蹭的进了厨房准备年夜饭去了。好好的提他做甚,顾云舒撅了撅嘴。嘴上是这么抱怨,穿越小哥刀下的萝卜显然切得失了水准,大的大,小的小,一块块的奇形怪状。

    切完萝卜的顾云舒发了会儿呆,这人真是,平时可恶也就罢了,大过年的还不让人消停。

    顾家的亲戚远在千里之外,顾铁锤一贯带着芸娘和顾云舒寻了街坊邻居过年。等大伙儿在巷子里摆上一溜长长的流水席,各门各户将家中的吃食端出来放个满满当当,头上再用麻绳串着红彤彤的灯笼牵成数列,节日的气氛便满溢而出。

    推杯问盏间,顾云舒吃得满嘴油光。可越是人声鼎沸热闹不已,顾云舒就越是觉得莫名不安。顾云舒端着碗朝着东北方向凝视片刻,那玄玉殿里冷清得很,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留下来给大白衣送饭。

    一旁的顾铁锤低声念叨了句“你这都下山了,陆仙尊那儿可有吃的?”

    顾云舒立马低头扒饭,一边扒一边含含糊糊的回答“修真之人吸取天地灵气就好,吃不吃饭都撑得过去。”

    话是这么说,顾云舒嘴里的饭菜却变得索然无味。

    吃完饭的顾云舒坐不住了,屁股在板凳上面扭来扭去。旁边的秋丫头看不过眼了,鼓着腮帮子斜睨着顾云舒直问“板凳上面有钉子啊?有钉子你倒是起来拔掉再吃饭啊,你这样还让我怎么吃得下去?”

    穿越小哥画着圈圈吭吭哧哧“又没在你腿上扭,你絮絮叨叨个啥?”

    秋丫头一记筷子就扎了过去,顾云舒侧身一躲,立马嘿嘿笑着跑了出去。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双腿不知不觉的就将顾云舒带到了栓着小毛驴的大树旁,小毛驴胡萝卜嚼得正欢,见主子过来,一双驴眼立刻瞪得溜圆,一人一驴沉默的对视良久。

    小毛驴嗯嗯~不要影响我吃胡萝卜呀。

    顾云舒摸摸驴头“二狗子,我们走。”

    小毛驴警惕的退后一步不要一脸假笑的唤我,二狗子在吃胡萝卜,二狗子不走,哪里有饭没吃饱就让开工的道理?畜牲也是有劳动法的。

    顾云舒眯眼“当真不走?好呀,今天晚上家里还差个菜,驴肉火锅了解一下?”

    小毛驴嘴里嚼到一半的胡萝卜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大眼睛里水光四溢慌得一逼,小毛驴当场讨好的冲顾云舒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齐齐整整的大板牙。

    要吃驴肉火锅的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顾云舒骑上小毛驴刚刚晃晃悠悠的拐过巷口,就见得芸娘端着碗跟顾铁锤一道并肩站着,脸上笑得意味深长。顾云舒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又掩饰性的轻咳一声,对着夫妇二人扯了个慌“吃撑了,我出去消个食呀。”

    芸娘也不说破,只是笑得越发的灿烂了“那可得走远些。我看明阳山脉那片不错,风景宜人空气清新,要不你过去转悠一圈再回来?”

    “咳。”顾云舒觉得有些尬,讪笑一声低头逃了。

    真是哒!拐弯抹角的戳穿我干嘛!不就是看大白衣可怜喊他下来吃个饭吗!你们这样阴阳怪气的当我不要面子的呀!

    顾云舒计划得不错,骑上小毛驴花上一个多时辰赶到玄玉峰山门,再耗上一个时辰跑上山顶,带着大白衣坐上忘川刚好来得及回家吃晚饭。可顾云舒低估了被中途截断饭局的二狗子的叛逆心,二狗子走是走,四只蹄子踏得仿若在跳探戈,走三步退一步。

    顾云舒简直气炸,趴在驴背上跟二狗子斗智斗勇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日头西下天色渐晚,穿越小哥才一头大汗的在山门处跳了下来。

    穿越小哥对着二狗子横眉冷眼“你给我记着!”

    二狗子傲娇的把驴脸扭到一边,记着就记着,大不了就是一顿驴肉火锅。

    妈哒!搭了一次大白衣真是出息了!顾云舒心中暗骂,真当自己是驴仙尊了不成?

    顾云舒理了理衣衫,抬头望了一眼那高耸入云的青石台阶,那台阶顾云舒日日都走,熟悉至极,就偏偏今日觉得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