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娘喊你回家吃饭2(第1/2页)
    还未开春,天色本就要黑得早些,再加上今日是个阴天,等顾云舒沿着石阶往上赶时,夜色已经慢慢袭来。

    顾云舒没带灯笼,视野越差,走得自然也越发的缓慢。气喘吁吁的顾云舒停下来把双手撑在膝盖上略略歇息片刻,然后正待起身继续前行,忽然石阶两侧暖黄色的光团猛地迸开,如同两盏灯笼在夜风中轻轻摇曳。

    顾云舒愣住了。那光团散发着柔和又温暖的浅芒,刚好照亮了顾云舒脚下的路。顾云舒驻足停留一瞬,终是唇角微翘,抬脚缓缓拾阶而上。

    分明知道是我来了,也不晓得自觉下来,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做什么,还不如借我忘川送我上去。

    想是这么想,可当顾云舒一路上行,不断的有光团随着顾云舒的步伐绽放开来。等顾云舒回头一望,那暖黄色的灵光犹如两条长龙,从玄玉峰山门蜿蜒而上,在夜色中显得如梦似幻。

    极美,极暖。

    顾云舒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脚步从开始的缓行渐渐化作小跑,然后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最后几乎是一路冲至山顶,那两侧的光团也绽放得越来越快,如同黑夜中不断怒放的花海。

    陆恒衍从玄玉殿里站起身来,袖袍一挥朝着殿外一路疾行。等陆恒衍穿过后殿,又穿过中殿,最后在云扬殿殿门内负手垂眸,一股无法言喻的情绪让陆峰主既不安又期待。

    他因何而来?

    可是为我而来?

    待顾云舒终于在云扬殿前方停下脚步,身后的光团徐徐升起,幻化成无数的光点朝着空中飞扬开去,照亮了顾云舒轻浅的笑魇。

    这并非烟火,却胜似烟火,是顾云舒来到此地的第一个除夕之夜里,让人终身难忘的新春大礼。

    顾云舒轻笑出声,这个大白衣,还算有些识趣。

    云扬殿的大门徐徐朝内打开,一袭白衣的陆恒衍负手站在门里,抿着唇脸上无波无澜。待顾云舒笑着走上前去,陆恒衍把脸一别,干巴巴的问了一句“你回来做甚?”

    分明期待得很,又硬要死撑着架子。顾云舒心里乐得不行,故意咳了两声,也干巴巴的背着手回答“哦,我拿掉了点儿东西。”

    陆峰主俊脸一垮“什么东西?”

    顾云舒在门外盘旋半天,直至陆恒衍面色黑如锅底,一双凤眸阴恻恻的在顾云舒身上来回扫荡,顾云舒这才心满意足的停下了脚步,走至陆峰主身边扯了扯陆峰主的袖袍。

    感觉跟逗猫一样,顾云舒咧嘴,就差拿支逗猫棒来回晃悠了。

    “这个东西。”顾云舒扬起小脸,满眼都是笑意,“走不走的?”

    陆峰主冷脸“你敢称本峰主为东西???”

    “那不是东西?”穿越小哥故意反问,我大中华语言博大精深,随便来一句也能将你方起。

    陆峰主的神情明显一僵,抿着嘴不吱声了。

    真是傲娇得很。顾云舒又扯了一把“要走就快些,再晚就该没剩吃的了。”

    “去哪里?”陆峰主口气很不高兴,还以为小伙夫好心好意的回来陪自己过除夕,结果一开口就先把自己气得胃胀。什么吃的不吃的,说话说一半你烦不烦。

    “走呀。”穿越小哥晃了晃陆峰主的衣袖,“我娘喊你回家吃饭。”

    陆峰主的嘴角一下便扬了起来,一抹异样的光彩从眸底一闪而过,穿越小哥看得分明,结果不过一瞬,陆峰主又恢复了惯常的那张高冷冰山脸,欣喜之情不过昙花一现。

    小样儿,顾云舒弯了眉眼,收得还挺快。

    陆峰主绷着脸咳了两声“有什么可吃的?”

    “的确没什么可吃的。”小伙夫耸肩,“你要不乐意就拉倒,我也算是传到话了,回去跟我娘也有个交待。”

    陆峰主顿时一噎,你要不要这么干脆的?给我留个面子是不是会死?

    眼看着小伙夫双手一背,转身欲往回走,陆峰主急了,赶紧自己给自己找了一把梯子下,堂堂玄玉峰峰主活得也是不容易。

    “既然是你娘有请,本峰主怎好拂了她的面子?”陆峰主说得咬牙切齿,心头一阵怒喝,快回来!赶紧回来!你走什么走!

    仿佛听到了陆峰主的心声一般,前面的小伙夫脚步一顿,然后将脸转了过来,一张小嘴乐得收都收不住。

    大白衣,你可真有意思,你那张脸面这么金贵的?

    小伙夫笑得一脸促狭,陆峰主觉得窘迫得很,陆恒衍掩饰性的抬手摸了摸鼻梁,然后又没什么好气的瞪了顾云舒一眼“走那么快做什么!不知道等等本峰主?”

    “哎。”顾云舒一屁股坐到了石墩上,“等等等,你爽快一些行不行,想去就麻溜的。”

    “哼!”陆峰主高傲的一声冷哼,抬脚正欲从石阶上缓缓而下,突然小伙夫嗷的一嗓子,把猝不及防的陆峰主唬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