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赶人一时爽,追人火葬场6(第1/2页)
    顾云舒低头整理铺子里剩下的豆腐和辣条,有人在外面和和气气的喊了一声“顾小哥。”

    顾云舒立马挂上八颗牙的标准迎宾笑容,这做小本生意的不光味道要好,服务也要同步跟上。结果顾云舒一抬头,笑容当场就僵在了脸上。

    文傅也觉得有些尴尬,文傅摸了摸后脑勺,然后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嗯嗯……那个,顾小哥,近来可好?”

    顾云舒撅了撅嘴,我好不好莫非你们玄玉峰的人不知道不成?顾云舒拿眼神表示现在自己不太待见文大师兄你,毕竟一看到你文大师兄,某些二百五就会在脑海里不自觉的蹦哒出来。

    简直是神烦!顾云舒语气干巴巴的“有事啊?”

    文大师兄搓了搓手,豆腐小哥看着火气不小啊!这照实说吧估计是讨不到好脸,豆腐小哥说不准能将一板子的豆腐直接拍到自己脸上。

    文大师兄明智的决定先套套近乎。至于是不是有些嘴馋那红色的小棍子?文大师兄在心里义正言辞,开什么玩笑,我堂堂玄玉峰的大师兄,岂是贪恋口腹之欲之人?

    “顾小哥,这个红红的棍子是啥?”文傅笑眯眯的将手上的豆腐票晃了晃,“你卖点儿给我可好?”

    我可是有你家的豆腐票的,你可不能收了银子不给东西,哪怕你再是不愿意,生意人还是要讲个诚信经营。

    顾云舒的嘴巴翘得能挂油瓶“买几包!”

    “先拿一包吧顾小哥。”文傅抽了一张豆腐票递了过去,“我尝尝好不好吃,若是好吃我再多买点儿带回玄玉峰。对了,顾小哥,玄玉峰的青衣弟子们可是想你得很。”

    文大师兄恰到好处的打一打感情牌,果然此话一出,顾云舒的脸色就缓和了不少。毕竟在玄玉峰上的那几个月,顾云舒与青衣弟子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以及老母鸡对小鸡仔的护犊之情。

    也不知道自己的a计划和b计划还有没有继续实施,刚刚起了头的c计划是不是已经遭遇了大白衣的毒手。

    顾云舒撩起眼皮看了文大师兄一眼“他们有没有受罚?”

    文大师兄立马笑着澄清“没有没有,师尊觉得你那个法子好得很,现在咱们玄玉峰连带着紫衣和玄衣弟子都要一并晨练。至于青衣弟子,如今已经无需为师兄们做饭了。”

    顾云舒瞪着眼连哼了三声!觉得好是个什么意思!感情将我的劳动成果剽窃了个干干净净,还要把我这个创始人给踢出局去!

    文大师兄在脑子里过了一圈,很快就捕捉到了豆腐小哥生气的点“将你逐出玄玉峰的次日,师尊便已追悔莫及,师尊知晓误解于你,连着数顿都没吃得下饭。”

    陆峰主是真的没吃得下饭。景泉枝端的不是五色豆腐就是欢聚一堂,难得送个酸菜鱼还要强调一下专利人,陆峰主觉得胃里胀气得很。

    可惜早就看穿一切的顾云舒根本不卖文大师兄面子“哄鬼呢你!”

    可不是哄鬼么。

    文大师兄尴尬的揉了揉鼻子“师尊让我带你回去呢。”

    顾云舒火大,哦!你想让我滚我就得滚,你想让我回我就得回,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啊!我堂堂穿越男一号不要面子的啊!你跪下喊爸爸我错了吗!

    “回他大爷!”顾云舒啪的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辣条到底要不要!拿了麻溜的给我走人!”

    师尊他可没有大爷,文大师兄心里一阵叹气。我就说吧,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两口子的事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文大师兄自觉已经跑了一趟,带个辣条回去差不多可以交差了。

    顾云舒手脚麻利的给文大师兄包了几根辣条,文大师兄探头探脑的瞅了又瞅,这份量显然比之前给别人的还要少上三分之一。

    文大师兄瘪嘴“这么点儿的?”

    顾云舒梗脖子“要不要的?”

    “要要要。”文大师兄点头,真是店小欺客,专业杀熟。

    顾云舒把包好的辣条塞到文大师兄手里,拿起笔唰唰唰的在文大师兄递过来的豆腐票上划掉了五个印章。

    文大师兄眯眼“一包辣条多少钱?”

    顾云舒指了指豆腐票上的黑叉叉“五个印章的钱,自己算。”

    不是这样的好吗!文大师兄内心在咆哮,刚才卖给别人的分明只划了一个印章好吗!你当我没看见咋的!就算我们玄明十三宗不差钱也不是你这么坐地起价的好吗!你信不信我去衙门投诉你!简直是江湖黑店人血馒头啊!

    顾云舒努嘴“只买一包?”

    文大师兄板着个脸“自然只买一包。”

    黑成这样还指望我买第二包?你是不是当我傻?

    文大师兄拿起辣条转身就走,这小老板心眼跟陆峰主一样一样的,文大师兄打算交还给陆峰主自行处理。结果走到一半的文大师兄没忍得住掏了一根辣条出来抿了一口,然后,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