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你是不是要搞基4(第1/2页)
    顾云舒最近觉得有些脑壳大。

    大白衣冠冕堂皇的登门入室不说,一到晚上就坐在白玉床边佯作欣赏花灯。等到穿越小哥把衣服一脱,呲溜一声缩进被子里,大白衣立马跟着褪去外衣,屁颠屁颠的掀开被子贴了过来。

    顾云舒拿胳膊肘捅捅陆恒衍的公狗腰“你出去修炼。”

    清高的陆峰主死皮赖脸的不肯走“本峰主躺着一样可以修炼,再说了你不是嫌冷?有本峰主陪你一道,你莫非不觉得暖和?”

    暖和是真暖和,大白衣一运转周天,那薄薄的锦被下面就跟多了一床电热毯似的,怕冷的穿越小哥忍不住就想靠过去。

    可是两个大男人共睡一床也就罢了,还要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尤其是大白衣搂着搂吧,一双爪子还不甚老实,不是这里捏捏就是那里摸摸,搞得穿越小哥特别想一巴掌呼他脸上。

    但只要顾云舒一提出抗议,大白衣立马一脸无辜“怎么了?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有什么碰不得的?又不是女人家你能吃什么亏?你觉得吃亏你摸回来便是,我又不是不允你。”

    这逻辑通得很啊!穿越小哥竟然无力反驳。可让自己摸回去?顾云舒咽着口水瞄了瞄陆恒衍领口下半遮半露的胸膛,然后默默抱膝转了个身。

    大家身上都是肉,非要分成软软肉和腱子肉两种,穿越小哥觉得很伤自尊。

    陆恒衍满意的从后面探出胳膊环住了顾云舒的腰,将一小只的顾云舒揽进怀里,又贴着顾云舒敏感的耳后轻吹口气“还冷不冷?”

    顾云舒咬牙摇头,冷什么冷,你身上热得跟炭团似的,又贴得紧,穿越小哥觉得浑身燥热难安。

    穿越小哥一边琢磨着这样下去要不得,钢管直都能给掰弯了,一边暗戳戳的下了决定明天开始不裸睡,找件中衣把脖子一并给包起来。

    结果包脖子的中衣一穿,站在铜镜前面的顾云舒自己都觉得傻得一逼。顾云舒将领口一拉,终于决定破罐子破摔。

    反正整个玄玉峰都传遍了,说是陆峰主与小伙夫同吃同住了,甚至有青衣弟子见着自己开始唤师娘了。百口莫辩的穿越小哥已经心力交瘁,爱咋咋的吧,你们开心就好。

    同样破罐子破摔的还有殚精竭力的文大师兄。

    好不容易恳请柳峰主将此事隐瞒下来,结果呢,当事人压根没打算低调。得到消息的文大师兄火急火燎的从云扬殿一路冲到竹楼门口,果不其然,刚好碰见陆峰主甩甩袖袍风轻云淡的从里屋走了出来。

    文大师兄心里凉得一逼,好嘛,师尊你要寻个伴儿我拦不住你,可你这是不是认真过头了?偷偷么么处处不就好了?非要这么大张旗鼓的给外人看笑话?

    跟在后头的顾云舒拉了拉领口,总觉得哪里穿得不是太整齐。这古人的衣服层层叠叠的麻烦得很,顾云舒每天早起都要折腾半天。

    “过来。”前面的陆峰主回头招了招手,“我给你弄。”

    小伙夫立马颠颠儿的凑了过去,背对着陆恒衍指了指肩膀“这儿,这儿你给我理理。”

    “笨手笨脚。”陆峰主轻嗔一声,脸上却不见丝毫不耐。陆峰主将修长的指尖探入顾云舒的衣领朝着左肩肩头抖了数下,才算把顾云舒衣服上的褶子给弄平整了。

    陆峰主的指尖微微挑开顾云舒领口的一霎,眼尖的文大师兄瞬间察觉了小伙夫左肩上那块红印。那印记瞅着还新鲜得很,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两人又是怎样的一番鸾颠凤倒。

    若是能探知文大师兄心里的想法,穿越小哥能委屈得哭出来。我特么什么都不知道啊!那印记为什么会越来越新鲜,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好吗!

    脑子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的文大师兄,毕恭毕敬的冲着陆峰主行了个礼“师尊。”

    陆峰主神情淡然“嗯,有事?”

    “师尊。”文大师兄暗地里对了对手指,拐弯抹角的提醒自家师尊,“师尊住在山脚是不是不大合适?若是让别家峰主知晓了,怕是要被看笑话的。”

    “笑话?”陆峰主嗤之以鼻,“整座玄玉峰都是本峰主的,本峰主爱住哪里就住哪里,与他们何干?”

    文大师兄拼死抗议“这竹楼太小,师尊住着怕是不便。”

    竹楼的确不大,总共也就两间屋子,与山顶奢华的玄玉殿一比,根本连个角落都比不上。陆恒衍摸了摸下巴,觉得似乎也有些道理,于是扭头看向了身后的顾云舒“要不你与我一道回玄玉殿住去?”

    凭什么?我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干嘛要跟你去玄玉殿?玄玉殿空空荡荡连个人气都没有的好吗?你要回你自己回去,穿越小哥傲娇扭头,断然拒绝了陆峰主的提议“不去。”

    “哦,那好,不去就不去。”陆峰主点头,不去就不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竹楼小有小的好处,至少一转身一扭头就能看见另一个人。不像在玄玉殿里,找个人跟捉迷藏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