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171、小歌手1
    ()    静谧的化妆间里, 姚茜茜趴在梳妆台上睡的酣甜。

    助理看着茜茜幸福满满的小模样,不舍得叫醒, 看向经纪人。

    反正, 这个坏人, 她不做。

    经纪人出门,助理有眼色地找来两个板凳, 两人坐在化妆间门口守着。

    助理:“还有半个小时上场。”

    经纪人“让茜茜再睡二十分钟。”

    助理:“十分钟只够喝杯水, 来不及化妆。”

    经纪人:“咱家茜茜好看, 不用化妆。”

    助理:“其他人都是浓妆,茜茜不化妆的话, 透过镜头看起来寡淡。”

    经纪人:“那你去叫醒茜茜。”

    助理话头急转:“咱们茜茜是实力派, 不用化妆。”

    两人看着来来往往急匆匆的脚步,稳当当地守在门口。

    和茜茜搭唱的男低音老艺术家拿着话筒走过来,助理和经纪人慌忙站起来。

    男低音老艺术家笑着压压手:“不用起来, 坐。”

    助理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坐着, 勤快地从隔壁搬过来一个更舒服的大软椅让老艺术家坐下来。

    老艺术家坐下来,“小丫头还在睡觉?”

    经纪人和助理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经纪人:“要不,我进去把茜茜叫醒?”

    老艺术家:“不用,让她好好睡, 现在睡饱了, 登台后不会再打哈欠了。”

    过来通知老艺术家和茜茜做准备的工作人员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老艺术家说完这句话, 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经纪人和助理互看一看,心里尴尬,硬着脖子尬笑。

    他们家茜茜啥都好, 唯独睡觉时间多。

    每次看着茜茜闭着眼睛乖乖甜甜的睡颜,他们都不忍心叫醒。

    经纪人和助理尬笑了一会,迅速地调整了心态。

    不就睡觉多一点,和其他搞各种幺蛾子的艺人相比,他们家茜茜简直不要太好。

    他们家茜茜长的好,素颜也能让那些化了妆的黯然失色。

    他们家茜茜唱歌好,随便哼唱一首原创都成为榜单第一。

    他们家茜茜性子好,乖乖的安安静静的从来不挑三拣四。

    既然老艺术家说不用,经纪人和助理就厚着脸皮让茜茜多睡一会,搜肠刮肚地找话题陪老艺术家说话,争取不让老艺术家扫兴。

    老艺术家笑:“你们不用这样,认真算起来,小丫头要叫我一声师伯。小丫头的师傅没少说小丫头有多喜欢睡觉。”

    经纪人和助理瞬间放松下来。

    自己人,不用多解释。

    工作人员入行多年,有消息源,在节目邀请名单出来后的第二天,他已知道各个艺人在登台前的各种癖好。

    有那会紧张地发脾气的,也有那频繁去厕所的,还有那严谨地必须彩排三遍以上的。

    姚茜茜的嗜睡早已不是秘密。

    尽管距离登台时间越来越近,他也不慌,姚茜茜在娱乐圈稳稳当当地落脚三年没有任何泥点,做事自然有分寸。

    他不做那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傻事。

    四人坐在化妆间门口,悠闲地聊天。

    忙乱的主持人远远地发现这边格格不入的悠闲气氛,好奇地走过来,看清了经纪人和助理的脸,了然地转身回去。

    不用问,茜茜在睡觉。

    在茜茜睡觉期间,她的经纪人和助理有多护犊子,他早就见识过了。

    姚茜茜揉着脸蛋打开房门。

    助理第一反应看手机时间,“茜茜怎么醒了?”

    姚茜茜:“手机定了闹钟。”

    经纪人:“脸上压出红印?”

    姚茜茜点头,放下手,额头上有一小片红印。

    助理:“不要紧,一会就能消下去。”

    姚茜茜看向男低音老艺术家,“师伯。”

    老艺术家大笑:“小丫头认识我?”

    姚茜茜:“师傅经常提起您。”

    老艺术家:“肯定没什么好话。”

    姚茜茜嘴角微弯,牵出一个小酒窝。

    清清甜甜的嗓音和浑厚的男低音刚一亮相,躁动的观众安静了下来,陶醉地听着天使和魔鬼的对话。

    长达十五分钟的演唱结束,观众纷纷站起,掌声雷动。

    站在幕后的主持人和工作人员许久后才回过神来。

    主持人:“茜茜和李老师的这场舞台剧表演提高了咱们整个节目的高度。”

    工作人员:“幸亏是最后一场压轴表演,这要是放在开场,后面的表演,观众怕是看不下去。”

    主持人:“这场表演本来安排在中间,彩排后,导演调整到了最后压轴。”

    工作人员:“谁也没想到茜茜的唱功又进步了这么多,能够完美地接住李老师的声音。”

    在掌声中,姚茜茜下台,钻进保姆车,头一歪,睡了过去。

    按照之前的合同,她是八点登台表演,不用熬夜。被导演更改了登台时间后,变成了深夜十二点。

    她白天没有补觉,又猛然打破了睡觉的生物钟,上台表演时强撑起来的精神头一散,困的睁不开眼睛,脑子混混沌沌的。

    司机关掉音乐,打开暖气。

    助理轻轻地把小枕头塞在茜茜的头下,盖上毛毯。

    在粉丝围过来前,司机启动车,畅通无阻地到达小区里。

    经纪人下车,弯腰准备抱茜茜上去。

    助理拦住,“让我来,泡了这么长时间的健身房,到我表现的机会了。”

    经纪人看助理胳膊,“悠着点,你还没嫁人。”

    助理:“你这句劝晚了,我对肌肉的渴望超过了对男友的渴望。”

    经纪人:“你盯着茜茜练英语,按照公司的安排,茜茜可能会出国参加一些歌手比赛。”

    助理轻松地抱起茜茜进电梯,“让茜茜唱歌容易,让茜茜学英语难。茜茜忘性大,一个小时前教的语法,睡一觉,忘了。有我这个行走的翻译机在,你别给茜茜压力,让茜茜轻轻松松地唱歌呗。”

    经纪人:“行吧,我跟总经理说一说。”

    助理:“你跟总经理说的时候,重点放在茜茜唱歌的辛苦上,没时间学英语。”

    经纪人:“总经理不会信。茜茜的工作量是同等级艺人的五分之一,收入和行程都在总经理的桌子上摆着。”

    助理叹气:“只能实话实说了。”

    经纪人:“直接说咱家茜茜的脑子瓜不好用?”

    助理:“不是!唱歌越好的人越感性,感性的人才能唱出有感情的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感性人缺乏严密的逻辑思维,逻辑思维对学习至关重要。咱家茜茜是天生的歌手。”

    经纪人:“绕这么多圈子,总经理能听的懂?”

    助理:“重点不在听懂听不懂,重点在意会。”

    姚茜茜睡的踏实,经纪人和助理嘀嘀咕咕了一路也没醒过来。

    姚星辰听见声音,如幽魂般,从书房飘到客厅。

    经纪人对姚星辰解释:“近年的行程已经部完成,茜茜的嗓子也需要休息,有三个月假期。”

    姚星辰面无表情地点头,心硬如铁地喊醒姚茜茜,“去洗漱睡觉。”

    姚茜茜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漱间。

    经纪人和助理一脸谴责地看着姚星辰。

    姚星辰:“你们太惯着她。”

    经纪人和助理齐声否认:“没有!”

    姚星辰送客,“三个月后,我让她去公司报道。”

    助理看着紧闭的门,心里升起一股火:“一定不是亲哥!”

    经纪人已经习惯了被姚星辰冷待,“不是亲哥就是亲弟。”

    助理:“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差这么多。”

    经纪人:“异卵双胞胎。”

    男低音老艺术家结束表演,坐车回酒店,一早在头条上看到他和小丫头的演唱视频,接通小丫头师傅的电话,语气里是得意。

    “师兄,我家小丫头怎么样?”

    “不错。”

    “你昨晚的表演发挥了几分?”

    “十分。”

    “我家小丫头为了和你配合出更好的舞台效果,只发挥了四分。我家小丫头要是发挥出来,没一个人能接住。”

    “你有音频没?给我听一下。”

    “没有。音频效果太差,有很多音色入不了音,删了。”

    “这就是你不许小丫头出唱片的原因?”

    “只一方面,还有其他考量。我提前跟我家小丫头预定了一百张演唱会票,你带两瓶好酒来找我,我给你一张。”

    “演唱会什么时候?”

    “看我家小丫头的心情。”

    姚星辰准备了两碗粥和两张菜饼,吃了一份,剩下的一份放在餐桌。

    完成编辑提醒的书稿,姚星辰活动着胳膊来到客厅,早饭还完整地摆放在餐桌上。

    姚星辰黑沉着脸进入姚茜茜的房间,唰地拉开窗帘。

    姚茜茜翻身,脸埋在枕头里,含含糊糊:“星星,困。”

    姚星辰:“起床,吃饭。”

    姚茜茜整个人钻进被子里。

    姚星辰:“五分钟。”

    姚茜茜微微地动一动。

    姚星辰抱着胳膊,面色阴沉地等她自觉起来。

    姚茜茜没有任何危机感地睡了过去,还嚣张地打起了小呼噜。

    姚星辰咬牙:“姚!茜!茜!”

    姚茜茜一个激灵,清醒,在姚星辰采取下一步激进的行动前,以异常敏捷的速度冲进洗漱间。

    姚星辰声音凉飕飕:“两分钟。”

    姚茜茜:“遵命!”

    姚星辰坐在餐桌对面,看她吃饭:“你难道是猪转世?除了吃就是睡。”

    姚茜茜:“师娘说我是睡美人。”

    姚星辰:“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