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172、小歌手2
    ()    姚星辰深呼吸平心静气。

    忍住。

    这是亲妹。

    扔不掉。

    姚茜茜还不知道姚星辰正处在脾气崩裂的边缘, 站在滑板上,伸着手, 让姚星辰拉着她逛公园消食。

    姚星辰一字一顿, “把滑板放回去, 走着去。”

    姚茜茜:“你吃多了需要消食,我只吃了一碗南瓜粥, 不需要消食。”

    姚星辰抱着胳膊, 冷冷地盯着她。

    姚茜茜终于察觉到了姚星辰的凶气, 一秒怂,乖生生地把滑板放回房间, 把口袋里的瓜子放到桌子上。

    姚星辰在前面走着带路, 肩膀上挎着一个保温壶,保温壶里泡着老中医配的药茶,用来保养嗓子。

    姚茜茜穿着姚星辰在东北读大学时买的黑色大厚袄, 再戴上雷锋帽和大红色针织围巾, 臃肿地跟在姚星辰身后,一摇一摆,走的艰难。

    姚茜茜:“星星,你可以背我吗?我走不动了。”

    姚星辰:“你身上穿的衣服加起来十多斤, 正还没有力气, 再负重十多斤, 能不累?”

    姚茜茜:“冷,穿的厚不感冒。”

    姚星辰:“现在刚入冬,寒气还没真正地冒出来。你现在穿这么厚, 不提前适应适应冷空气,等大寒来了,你怎么办,穿二十斤出来?”

    姚茜茜:“我不出屋,冬眠。”

    姚星辰不愿意再搭理她。

    姚茜茜小跑两步追上姚星辰,两手抱住他的胳膊,像小猴子爬树似地,两条腿弯着悬空。

    姚星辰被姚茜茜的赖皮气笑,继续向前走,任由她挂着。

    他倒要看看,她这样挂着,是他累,还是她累。

    “星星~”

    姚星辰停下脚步:“喊哥。”

    姚茜茜:“星星要学会接受现实,我比你先出来两分钟,我是姐姐。”

    姚星辰认定了他的心智更成熟,就该是哥哥。

    “喊哥,背你。”

    “哥!”

    姚茜茜能屈能伸。

    姚星辰被这干脆利落的一声“哥”逗笑,“你能不能有点骨气,给你点好处,你就倒戈。”

    姚茜茜撒糖:“和谐的家庭关系,不讲骨气不骨气的。你是我最爱的人,骨气没你重要。”

    姚星辰不为她的甜言蜜语迷惑,“别上升到这个高度,你的骨气没你偷懒重要。”

    姚茜茜笑嘻嘻地跳到他背上,用头撞一撞他的肩膀。

    姚星辰把保温杯缠到她手上,托住她的腿。

    没小短腿拖累,速度快了一倍。

    姚茜茜趴在姚星辰的背上,侧头看公园说明 。

    姚茜茜:“花了十六亿,好多钱。”

    姚星辰:“公共设施,十六亿不多。”

    姚茜茜:“咱们在这周围买房吧,每天都能来公园享受十六亿富翁的奢华生活。”

    姚星辰:“买什么买,你买了能在这里住?家里的房间这么多,放着不住来这里住?你要是有钱,在市里买套校区房给你以后的孩子多做打算。”

    姚茜茜:“星星,你好啰嗦哦。”

    好心当驴肝肺,姚星辰气的脑仁发胀。

    “给我下来!”

    姚茜茜跳下来,背着手,叹气:“星星,你又生气了,气大伤肝。”

    姚星辰:“你赶紧去工作,现在看见你就冒火。”

    姚茜茜小道理一套套:“宰相肚里能撑船,修养高了,无论哪种处境,都能不惊不怒。”

    姚星辰大步向前走,不理会她,明明他是做文字工作的,他却总是说不过这只考试从来不及格的笨蛋。

    笨蛋有自己的一套奇奇怪怪却完美的逻辑,他打不破。

    公园东湖和西湖中间的广场上立着一排巨大的纪念柱。

    纪念柱上刻着伟人的画像和传奇经历。

    姚茜茜一个字一个字地阅读,对这些伟人肃然起敬。

    姚星辰没有听见茜茜的脚步声,转身走回到纪念柱前。

    姚茜茜站在一根空白的纪念柱前,思考。

    姚星辰一手压在她丑兮兮的雷锋帽上,“在想什么?”

    姚茜茜抿着嘴,拧着眉头,认真:“我在想,我怎样才能向这些伟人一样刻在这个纪念柱上。”

    姚星辰惊了下:“你在想什么!纪念柱上的伟人部英年早逝!你诅咒你自个?”

    姚茜茜责备地看他一眼,“你没有好好地看完所有的纪念柱。”

    姚星辰被姚茜茜推到其他纪念柱前,仰头看人物背景简介,有几个确实是寿终正寝。

    姚茜茜严肃地教育:“星星,没有认真考据,不要轻易开口,你虽然从事文学工作,也要严谨。”

    姚星辰点头。

    姚茜茜批评教育了姚星辰,姚星辰也态度端正地认错了,姚茜茜仍站在空白的纪念柱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姚星辰:“你还想刻在纪念柱上?”

    姚茜茜:“对!这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姚星辰:“我还有可能成为家喻户晓的大作家后被刻在纪念柱上,你别想了。”

    姚茜茜:“为什么我不可能?”

    姚星辰:“你从事娱乐行业,这些纪念柱是为了纪念那些做了有意义事情产生深远影响的伟人。”

    户外,一天比一天冷,姚茜茜窝在家里冬眠,所剩无几的清醒时间都在思考一个深刻问题。

    她如何成为一个有意义的深远影响的歌手?

    思来想去,太难,做不到。

    一直想一件事情,影响睡觉质量。

    姚茜茜在准备放弃思考这个问题时,在公司信息群里看到周导演的邀请函。

    经纪人:“茜茜,周导演是广撒网,逮住一条呆头鱼算一条。你看,邀请函都挂了这么长时间,谁接了?谁都知道这是个吃苦的活儿,没人上这个当,咱们也不吃这个苦不上这个当。”

    姚茜茜:“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能提供真实数据以供各行业的科学研究。”

    经纪人:“这是周导演用来向国家申请资金的套路,是糊弄人的。”

    姚茜茜:“国家给了这笔钱,就应该提供科研所需数据,不能糊弄了事。不然,结项时无法满足数据要求,国家还会收回这笔钱。”

    经纪人没听说过这个,好奇:“收不回来呢?”

    姚茜茜:“收不回来就会成为不良资产,个人信誉降级。”

    提到个人信誉降级,经纪人明白了事情的严重程度。

    经纪人:“你等等,我再打听一下具体拍摄内容。”

    经纪人仔细询问了拍摄地点和时间,坚定了一定不要茜茜参加的心。

    经纪人苦口婆心:“茜茜,不能参加呀,你听听都是什么地方,原始森林,荒野,无人岛,沙漠。这些地方,囫囵个进去了还能囫囵个出来吗?”

    姚茜茜:“能,有专业人员引路,也有医务后勤人员,周导演和工作人员敢扛着那么重设备进去拍摄,艺人只需要拿自个行李,怕啥。”

    经纪人一听茜茜这个语气,心里慌了,“茜茜,目前参加这个节目都是什么探险家,退伍特种兵,跆拳道冠军,武替。你啥都不会,参加了只会拖后腿呀。”

    姚茜茜:“我会唱歌,在他们精神不振的时候给他们唱歌。”

    经纪人语重心长:“人都是在满足了物质需求的时候才会有精神追求。这是个生存节目,节目名字是《极限求生》,注意,是生存,不是生活。节目性质决定了拍摄内容会卡死在物质需求上,达不到追求精神生活的基本物质需求,你的歌不能换来吃的,也换不来喝的。”

    姚茜茜仔细想一想,她真的是那种拖后腿的。

    姚茜茜长长地叹一口气,心情低落。

    经纪人:“茜茜,你怎么突然想参加这类节目了?”

    姚茜茜:“我想做一些有意义有深远影响的事情。”

    经纪人:“说实话。”

    姚茜茜:“家里冷,拍摄地点暖和。”

    经纪人:“大沙漠,不是暖和,是热死人。”

    经纪人还有一些从总经理那里打探到的内部消息没有告诉茜茜。

    周导演为了拍摄这个《极限求生》准备了将近十年,虽广撒网,却不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最终名单,目前,已确定的名单里的人各个不简单。

    总经理把周导演的邀请函挂在公司信息群里就是想让公司里所有艺人都去周导演那里报个名,任周导演挑。

    经纪人:“茜茜,你真的想参加?会很累很苦。”

    姚茜茜眨眨眼,托腮,“特别苦特别累的话,我再考虑考虑。”

    经纪人:“我明天带你去找周导演问问具体情况。”

    姚茜茜:“好。”

    经纪人一大早把茜茜从被窝里挖出来。

    姚茜茜在车上睡了一路,来不及收拾,脸没洗,头发没梳,一身破旧但舒服的棉麻裙。

    周导演看到姚茜茜,眼睛一亮。

    这小姑娘真俊。

    可算碰见个能撑住镜头的纯天然小美人。

    小姑娘的脸蛋是实实在在的上镜。

    即使到了拍摄的时候摸爬滚打、蓬头垢面,小姑娘的素颜也是好看的。

    在姚茜茜看了拍摄具体地址和需要采集的数据后,两厢情愿变成了周导演的一厢情愿。

    “安第一,我去的话,百分百的安会变成百分九十。”姚茜茜对自个的生存能力没有任何的自信。

    经纪人为了劝说周导演放弃茜茜,不惜借用姚星辰的原话,“茜茜娇气,吃不来苦。”

    周导演:“没关系,有他们在,茜茜只负责美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