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173、小歌手3
    ()    经纪人和周导演是老同学, 你来我往地谈判。

    一个给茜茜争取更多的睡觉时间,一个给节目争取更多的拍摄时间。

    两人最终达成一致意见, 茜茜可以在拍摄期间随时睡觉, 但睡觉期间, 镜头也可以继续跟拍。

    姚茜茜吃着被经纪人塞手里的阿胶红枣,晃着小腿, 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一听经纪人和周导演差点吵起来的谈话。

    经纪人气势如虹, 周导演步步妥协。

    合同条款部敲定, 经纪人代茜茜签字画押。

    周导演脸上没有任何异样,心里却感慨万千。

    合同一般都由艺人来签字, 鲜少有经纪人来签这个字的。无他, 艺人和经纪人之间无法然信任。

    显然,他的老同学是身心地信任着姚茜茜。

    经纪人:“茜茜接下来去参加国外的歌手大赛,在节目开拍前一个星期回来。”

    周导演:“接下来一直在国外?”

    经纪人:“嗯。”

    周导演:“那你们先去一楼提前拍个小采访做节目预告花絮。”

    经纪人打开保温壶, 盯着茜茜喝完三杯中药茶水, 才带着她离开周导演的休息室。

    周导演看着老同学的这一串动作,牙酸。

    这是带艺人,还是带孩子?

    姚茜茜:“我嗓子休息好了,可以不喝这些中药吗?太苦了。”

    经纪人:“姚星辰让我盯着你喝完, 我也没有办法。”

    姚茜茜:“咱们偷偷倒掉。”

    经纪人:“姚星辰的那些侦探小说不是白写的, 你喝没喝, 他总能从细枝末节里猜到,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去年,她看茜茜皱巴着一张脸喝中药的小可怜样, 心疼,一时冲动,把中药给倒掉了,她以为她做的□□无缝,姚星辰竟然从茜茜吃饭时的喝水次数推断到了茜茜没喝中药。

    接下来一个星期,茜茜更可怜了,早晨的煮鸡蛋和午饭的煮鸡腿是中药腌的,苦也要吃下去,否则再也别想他做饭时捎带上茜茜的饭。

    大气的三十九层大楼的地下车库里,江琥川坐在驾驶位,满脸无奈地看着坐在后座的人。

    “妈,我找小舅说正事。”

    “我找我弟说私事。”

    坐在后座的贵妇穿着深蓝色的旗袍,肩膀上裹着深紫色披肩,一开口,语速快且爽利。

    江妈小心翼翼地下车,关门时仍是不小心地夹住了她的披肩,她用力把披肩拽出来,走两步,脚上的高跟鞋鞋跟一歪,扭了脚腕。

    江琥川摘下眼镜,苦恼地揉鼻梁,“妈,你不适合这种温婉气质的衣服,换上您帅气的皮衣皮裤皮靴吧。”

    江妈恼羞成怒,“我这么穿是为了谁!人家都说你娶不上媳妇是我这个当妈的不够努力。小姑娘都喜欢温柔讲理的婆婆,为了让你娶上媳妇,你妈我都学下厨做饭了!虎子,我跟你说,你的皮给我绷紧点,你要是揭了我的底,吓跑了小姑娘,你以后别叫我妈,我不认你这个儿子!”

    江琥川戴上眼镜:“您是时尚教母,常年出国参加秀场,您的思想也要对的上您的这份荣誉。娶媳妇只是对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还有很多其他更幸福的生活方式。”

    江妈说不过儿子,心里也知道儿子说的对,但她就是想让他娶个媳妇有个胖儿子。

    “我不管,反正你必须娶个媳妇,你不想要媳妇儿子,我还想要儿媳妇俊孙子俏孙女,你不能剥夺我当婆婆当奶奶的权利。”

    江琥川揉太阳穴,满脸憔悴。

    他妈固执起来,他没其他办法,只能躲着,现在被他妈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想躲也躲不了。

    周导演看大外甥这幅发愁的样子,幸灾乐祸,“现在终于知道我姐的厉害了吧,当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为啥我对你舅妈这么好,因为你舅妈助我脱离了苦海,我这么重情重义的人不对你舅妈好还能对谁好。”

    江琥川丢下眼镜,阳光照在脸上,眼睛浅灰,宛若狼眼。

    周导演在江琥川还不会爬时就因为这双眼睛找了许多医生,没有检查出任何眼睛病变。

    周导演:“眼睛最近怎么样?”

    江琥川:“无碍。”

    他从小就知道他的眼睛和其他人不一样,他能夜视,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前段日子执行了一个任务,用眼用的有点多,眼睛有些不适,被强制放了半年的假。

    周导演不再多问,涉及到机密,问也问不出来。

    周导演:“你参与节目拍摄的申请下来了没?”

    江琥川微微点头,闭目养神。

    周导演大乐:“太好了,我马上把你的名字加到名单里。”

    江妈脚腕上缠着绷带一瘸一拐地走进来,看桌子上的节目名单,眼睛猛然睁大,惊喜:“我们家茜茜也参加了?”

    周导演点头,十分清楚他姐追星的狂热,“姚茜茜在一楼。”

    江妈风风火火地扔掉碍事的披风,脱掉磨脚的高跟鞋,穿着老弟的皮鞋,提起旗袍,跑向一楼,脚上没半点迟疑。

    周导演光着脚踩在地上。

    鞋被抢就被抢吧,光着脚就光着脚吧,他已经被他姐欺负习惯了。

    江琥川提着高跟鞋去一楼找人。

    门一关,周导演打电话给他媳妇。

    “媳妇,姐又欺负我,把我鞋抢走了,我没鞋穿了。”

    温柔的声音传过来,“需要我给你送过一双吗?”

    “需要!”

    轻轻柔柔的笑声像春风,一点点吹弯了他的嘴角。

    “今天周三,公司食堂有你最喜欢吃的蛋挞,你留下来陪我吃午饭。”

    休息室没人,周导演跟孩子似地向电话里的人撒娇。

    电话里的人足够爱他,他所有的要求,没有不应的。

    一楼的休闲厅,姚茜茜背着手,徜徉在各式各样的奶茶和甜点里。

    助理豪气:“茜茜想吃什么就拿,咱都买的起。”

    姚茜茜:“想吃。”

    助理:“买买买!”

    经纪人看向助理:“姚星辰让茜茜回去吃午饭。”

    助理脸色瞬变,“茜茜,只能吃一小片蛋糕。”

    姚茜茜看着急转弯的助理,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助理捂眼:“茜茜别这么看我,犯规,我受不住。姚星辰要是知道了你不吃正儿八经的饭用这些蛋糕填饱肚子,会冒冷气。外面天寒地冻的,咱有点眼色,别惹他,好不?”

    姚茜茜:“你们不要怕星星,他看着凶,撒撒娇就心软了。”

    经纪人:“茜茜,我拜读了姚星辰所有的大作,他的心又硬又狠,主角和配角都凄凄惨惨戚戚,这么悲惨了,最后还都死了。”

    助理:“梅姐,你也看了?我看后哭了一夜,主角可把我心疼死了。茜茜,你看过没?”

    姚茜茜摇头,“写的不好,看不进去,只看了第一页。”

    “姚星辰只对茜茜心软。”助理看到桌子上的中药保温壶,“说错了,姚星辰偶尔对茜茜心软,分情况。”

    姚茜茜长长地叹一口气。

    她有时不怕星星,有时也怕星星,这决定于她占不占理。

    往往,她不占理。

    江琥川不紧不慢地来到一楼休闲厅时,编剧和宣传组工作人员正在招待参加节目的其他人,而他妈正激动兴奋地握着姚茜茜的手讨要签名照。

    他妈现在的样子跟年轻了三十岁似的,。

    江琥川不打扰他妈追星,坐到一旁,和发小们一块聊天。

    为了这个节目,他小舅把他的发小挨个筛了一遍,挑了这几个来游说。

    看今天这阵容,他小舅这是游说成功了,只是不知道是怎么游说的。

    崔希辰一手拍在江琥川的肩膀上:“虎子,我是看在你面子上来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里受苦,我岂能不奉陪。”

    赵河影:“得了吧,我妈告诉我,你是被你奶赶过来的,让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勾搭上你奶的偶像,要来亲笔签名的照片。”

    崔希辰:“你妈跟你说这些,还不是跟我奶一样的意图。”

    赵河影看向姚茜茜:“这姑娘是怎么回事?粉丝是我妈和你奶这种更年期和过了更年期的人。”

    崔希辰:“我奶说她声音清亮还甜甜的,听了心里甜,睡觉睡的好。”

    赵河影在国外担任过几年大学教授,见多识广,大胆猜测:“我妈说听了她的歌,心里欢快爽利,不会胸闷气短。在国外一些先进治疗机构里,有一些用合成的声音来治疗心理疾病的案例。她的歌可能有催眠和调节内分泌的作用。”

    崔希辰:“你说催眠我信,我睡不着觉时听听雨声,保准入睡。你说调节内分泌,就有点脱离实际天方夜谭了。”

    赵河影不想跟不喜欢动脑子的人解释,站起身,去向姚茜茜讨要签名照。

    他妈要是知道他和姚茜茜即将参加同一个节目,大概会兴奋地提着大包小包来探班。

    他妈出去玩,看见一件粉嫩嫩的帽子都会说她们家茜茜带上肯定可爱,然后买下来。

    家里攒了一堆他妈认为适合她们家茜茜的东西。

    这些东西终于有了送出去的机会,可喜可贺。

    经纪人看向赵河影,脑子没有这个人的印象,“您是?”

    编剧急忙介绍彼此。

    经纪人还要拜托他在拍摄期间多照顾茜茜,异常地热情,知道了他替他妈要签名照,二话不说,从手提包里掏出三张茜茜吃饭睡觉时的生活照让茜茜签名后递给赵河影。

    经纪人和助理目送走赵河影,又迎来其他人代替他们妈妈和他们奶奶来讨要签名照的。

    两人心无波澜。

    他们家茜茜的吸引力特别固定专一,专吸妈妈奶奶粉。

    在大学街和商业街,茜茜现身,没有一点水花,她的年轻粉丝少的可怜。

    在菜市场和妇科医院,茜茜现身,堪比大地震,无论是买菜还是看病,钱都给不出去,大妈大娘们彪悍的热情,无可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