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174、小歌手4
    ()    以周导演采集的雨林照片为背景的采访正在准备。

    姚茜茜乖生生地站在镜头后面等待主持人喊她, 偶尔翘一下脚丫,换一个脚受力。

    站着站着, 不受控制地打了个秀气的哈欠。

    江妈站在采访室外的落地窗前, 透过窗户看着她打完哈欠后水汪汪的大眼睛, 一步一步地挪到经纪人和助理中间,提醒:“咱家茜茜困了。”

    经纪人叹气, 她也心疼, 但没办法, “快了,马上就能采访了。”

    江妈:“不能给咱家茜茜搬一个凳子?先让茜茜眯一会。”

    经纪人摇头, “工作人员都站着, 茜茜一个人坐着打盹,影响不好。”

    助理:“我已经拍照留证,茜茜今日的运动量足够, 能堵住姚星辰的嘴了。”

    姚茜茜又打个哈欠, 做自我心理暗示。

    坚持。

    不困。

    姚茜茜感觉自己大脑开始休息了,晕晕乎乎地。

    一眨眼的功夫,姚茜茜盘着腿坐在了地上,歪着头, 一只手支着额头, 睡着了。

    工作人员手脚放慢, 时不时地低头看两眼正在酣眠的姚茜茜,心里羡慕。

    这强大的秒睡实力,他们没有。

    江妈拿着手机, 疯狂地从各个角度不停地拍着姚茜茜。

    什么高冷无情的名媛贵妇。

    什么冷酷刁钻的时尚教母。

    在偶像面前,没有身份没有阶级,只有内心的狂热。

    江琥川看着他妈毫无形象地站在窗台上来拍摄姚茜茜的俯视照,看向崔希辰和赵河影,“大辰,影子,姨们也跟我妈这样?”

    赵河影:“有过之无不及。”

    崔希辰细数他奶为了追星做过的疯狂事,“我奶八十二岁的高龄自个琢磨着买了一张飞机票要跑到首都听这姑娘的现场演唱,要不是我妈也想来听现场演唱买了一张同一趟飞机,这一小老太太早在飞机场里走迷了。”

    赵河影:“我家母上更彪悍也更专业,组织了一大帮的小老太太们,互帮互助地自学各种乐器来唱姚茜茜的歌。”

    崔希辰听的心动:“这个好,我奶奶和我妈一直难过她们不知道她们偶像的后援团在哪里,我奶和我妈,一个专业著名钢琴家一个世界级大提琴家,肯定受后援团欢迎,我回头跟她们说一声。”

    赵河影:“来吧,我妈正遗憾她们的人员数太少,不成气候。”

    崔希辰:“你把老姨的电话给我,我给我妈,让她们自己联系,她们有共同喜好,能说到一块。”

    赵河影把电话号码背给他。

    姚茜茜自我克制,没有进入深眠,在主持人对着镜头说第一句话时,睁开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主持人。

    主持人用眼睛的余光注意到醒过来的姚茜茜,满眼笑意地邀请她上台。

    姚茜茜笔直地坐在单人沙发上,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看着主持人。

    看出来没?

    她有点小紧张。

    主持人:“茜茜紧张?”

    姚茜茜拘谨:“嗯。”

    主持人:“茜茜站在舞台上唱歌时是如何缓解紧张的?”

    姚茜茜:“唱歌是我擅长的,不紧张。不擅长的,心虚,会紧张。”

    主持人被姚茜茜有问必答的老实劲儿逗笑,把之前心里打的草稿丢掉,不绕弯子,凭着多年的主持经验来找她的萌点。

    主持人:“你经纪人说,你参加这个节目,是为了突破自己,找创作灵感。”

    姚茜茜诧异地看向经纪人。

    官方回答?

    怎么没有提前让她背一下稿子?

    她需要突破什么?

    她不缺灵感呀,多睡一会,灵感就来了。

    可以再向公司申请一个暑假来睡觉写歌吗?

    姚茜茜的眼睛清澈透亮,一直盯着她眼睛看的主持人立刻看出了里面的趣事。

    主持人开玩笑:“看来我提问的及时,你们还没有串供。”

    姚茜茜直率:“官方回答,我还没有搞清楚里面的意思。公司领导和经纪人谨慎,喜欢咬文嚼字,说话也婉转,我脑子笨,需要经纪人给我讲一下。”

    主持人:“茜茜可不能说自己脑子笨,脑子笨的人还能高考拿高分?”

    姚茜茜:“星星逼的。”

    主持人:“星星是?”

    姚茜茜:“我弟弟。”

    话刚落,姚茜茜想起星星的执念,看了看镜头,询问主持人:“采访是一镜到底,还是经后期剪接的?”

    主持人故意回答相反的答案:“我们是经后期剪接的。”

    姚茜茜:“那我可以重新回答吗?”

    主持人笑的和蔼可亲,“当然可以。”

    姚茜茜认真且郑重,“星星是我哥哥。”

    主持人笑的更亲切了,“茜茜前后的回答不一样。”

    姚茜茜惆怅地叹一口气:“其实我是姐姐,但他无法接收现实,总试图翻身当哥哥。如果我告诉了观众他是弟弟,他会生闷气。当姐姐的,宠着点弟弟,满足他的小愿望是应该的。”

    主持人装模作样地在镜头前拍一巴掌,表示录制开始。

    姚茜茜软下来的背,一下子挺的笔直。

    主持人心里笑翻了天,工作人员也低着头,忍笑。

    主持人:“茜茜还没说你参加这么辛苦的节目的原因。”

    姚茜茜严肃,满身红光闪耀的正气,“为了做一个伟大的被子孙后代瞻仰的人。”

    主持人又假装停止录制节目,工作人员十分配合地盖上镜头,然后偷偷地指挥着开启备用摄像头。

    镜头一关,姚茜茜浑身软了下来,懒洋洋地趴在沙发把手上,歪着头看主持人。

    主持人的姿势和表情也变的更随意,好奇地问茜茜:“茜茜志向高远,但成为伟人和节目有什么关系?”

    姚茜茜给主持人解释里面的逻辑关系,“我想让公园纪念柱上刻上我的名字,只有伟人才有此荣誉,做有意义的事情才能成为伟人,这个节目是个有意义的节目。”

    主持人继续套茜茜的话,“过一会录制节目,我可能问到你对参加这个节目的其他六人是什么影响,也可能询问到你的择偶标准。”

    姚茜茜大气:“问吧,没关系。”

    主持人:“你先给我说说你心里的真实想法,你刚才已经在休息厅和他们六个人有短暂的交流,你觉的他们六个人是什么样的人?”

    姚茜茜深深地呼一口气:“和星星一样的人,六个星星,我很有压力。”

    经纪人和助手看其他六个人,心有同感地点点头。

    他们六个人和姚星辰一样,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一身疏冷的凉气,让人不敢靠近。

    主持人嘴角的笑快要绷不住,急忙问下一个问题,“茜茜一个姑娘和其他六个男人一块参加这个生存节目,可能会被观众和网友往恋爱上凑,茜茜的理想型是什么样子的?”

    姚茜茜:“外貌还是内在?”

    主持人:“先内在的要求说一说。”

    姚茜茜:“脾气好,不生气。”

    主持人:“温柔的暖男。外貌呢?”

    姚茜茜:“单眼皮,丹凤眼,高个子,宽肩膀,有力气。”

    主持人:“茜茜喜欢单眼皮男生?”

    姚茜茜重重地点头,“丹凤眼超好看。”

    主持人:“你的眼睛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大眼睛。”

    姚茜茜眉眼弯弯,笑出了一个酒窝。

    姚茜茜说单眼皮时,江妈心里一动,看儿子和参加节目的其他五个小伙子,只有她儿子和赵家小伙子是单眼皮,其他小伙子都是双眼皮。

    姚茜茜提到丹凤眼时,江妈眼神火辣辣地看着江琥川。

    江琥川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你想让她成为你儿媳妇?”

    江妈压下感性的冲动,理性且慎重地想了想,“算了,你配不上茜茜。”

    江琥川:“她说的要求,我都符合。”

    江妈轻蔑地瞥他一眼,“大言不惭。”

    江琥川:“说不定您能得偿所愿。”

    江妈:“虎子,你要是能把茜茜娶回家,你这辈子值了,你妈我对你啥要求都没了,你愿意干啥就干啥去,你妈我没一点意见,只把茜茜留下陪我过后半辈子就行。”

    姚茜茜从采访室出来。

    江琥川摘下眼镜。

    姚茜茜楞楞地看着他的眼睛。

    银灰色~~

    好好看~~

    姚茜茜坐在车里,皱着眉头,思考着哲学和医学问题。

    助理操心,“茜茜,你身体不舒服?”

    姚茜茜摇头。

    经纪人:“是在想采访的事儿?没关系,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儿,你的粉丝群不是年轻的小姑娘小伙子,无论你回答什么,奶奶妈妈们只会稀罕。”

    姚茜茜再次摇头,继续安静地思考人生和婚姻。

    经纪人和助理留在这里吃饭,姚星辰让她们自个去添饭。

    姚茜茜端着助理给她盛的白米粥,仍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姚星辰:“专心吃饭!”

    姚茜茜放下白米粥,“告诉你们一件大事。”

    姚星辰:“说!”

    姚茜茜:“我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

    姚星辰看向经纪人。

    经纪人头脑风暴,想起一个人:“丹凤眼的江琥川?”

    姚茜茜点头。

    助理对茜茜谈恋爱是乐见其成的,补充江琥川的信息:“没女人,不缺钱,正派人,被催婚。”

    姚茜茜真挚:“我可以去追他吗?”

    姚星辰更真挚:“你积点福,别霍霍老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