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175、小歌手5
    ()    虎子撩骚。

    茜茜眼睛亮晶晶, 脸蛋红扑扑。

    江妈发现了这一幕后,一直保持着酒精上头热血沸腾的状态, 一身大红皮衣, 踩着一双黑亮皮靴, 掐着腰站在桌子上,指挥着管家和佣人大刀阔斧地整改别墅。

    茜茜喜欢舒舒服服的地方。

    茜茜喜欢软软蓬蓬的沙发。

    茜茜喜欢浅浅淡淡的颜色。

    江琥川的发小进了一批古董, 请江琥川帮忙掌眼, 在发小家住了几天后开车回来。

    管家笑眯眯地打开铁门。

    江琥川的视线从铁门上移开。

    黑色的铁门被管家刷成了带着亮片的水果粉。

    江琥川在车库里抽烟。

    他妈混迹在时尚圈, 很多审美脱离了俗世,他一个俗人很难适应, 需要进行心理建设。

    江妈打电话:“车库有金子让你捡?一直蹲在那里干什么, 赶紧回来!”

    江琥川掐灭烟头,丢进垃圾桶里,拿着外套和车钥匙出车库。

    江琥川进门, 四周走了走, 诧异。

    屋内的设计不符合他妈夸张明艳的审美,整体设计温婉舒适。

    坐在饭桌上喝汤的江妈不看虎子也知道虎子会喜欢,她是亲妈,哪儿能不知道亲儿子的喜好。

    以前, 儿子只是儿子, 他的喜好和意见不重要。

    现在, 儿子能把茜茜骗回家,可以稍微兼顾一下他的喜好。

    江妈威胁:“这是照着茜茜的喜好装修的,你若是娶不回来茜茜, 我用挖掘机把这栋别墅铲平。”

    江琥川:“难度大,您现在可以直接铲了,我去老宅住,外公外婆很欢迎我。”

    一物降一物,提及外公外婆,江妈的气焰落下来。

    江妈立马改变策略,以劝说来激起儿子的能动性。

    江妈:“茜茜好看吗?”

    江琥川点头,他刚看到她时恍惚了片刻,心痒痒的想掐一下她的脸蛋。

    江妈:“茜茜可爱吗?”

    江琥川再点头,他这几天断断续续地看过了她的所有视频,特招人稀罕。

    江妈看儿子毫不犹豫地点头,心里笑开了花。

    她之前每次提起其他女孩子时,他脸上是不耐烦。

    她儿子对茜茜上心了。

    江妈在时尚圈打拼了近三十多年,她在国内外时尚圈里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

    地位高了,往她面前凑的大明星小艺人无数,什么样的人,她都见过。

    见到的人多了,碰到的事儿多了,人心摸的透了。

    她第一眼见到茜茜时,便知道这小姑娘的心思纯粹。她没有觉到稀罕,新人刚进入大染缸时都有这样稚嫩的眼睛,然后慢慢地被染上各种各样的颜色,更耀眼了,没了那种让人感到好笑又亲切的傻傻憨憨的笨拙。

    这对艺人来说,是进步。对她这种对美执着和敏锐的人来说,是可惜的。

    一群白天鹅中出现一只小黄鸭,白天鹅很美,而她会因为小黄鸭的稀少而稀罕这只小黄鸭。

    几年后,她发现了茜茜是这只稀少的小黄鸭,她开始关注小黄鸭,小黄鸭给了她很多灵感。

    了解的越来越多后,她突然发现这只乱入白天鹅群里的小家伙不是小黄鸭,而是一只还未长大的小仙鹤。

    要是她儿子把小仙鹤拐回家,让她有幸看到小仙鹤一点点地长大,绽放仙鹤的美丽,她能在梦里笑醒。

    江妈:“虎子,茜茜喜欢单眼皮,你有先天优势。你再努力努力就能用美色迷惑了茜茜。”

    江琥川摘掉眼镜,揉揉眼角。

    他要感谢这双眼睛,不仅辅助他执行任务,还能帮他引来媳妇。

    江妈:“不要跑神!你追求茜茜的时候,为了表示真诚,你把你这些年挣的钱给茜茜保管。茜茜家里人要是不同意你这头猪啃水灵灵的大白菜,把这些转让证明书给他们。”

    江琥川看转让书:“您把身价给了您儿媳妇,您不怕以后婆媳不和人财两空?”

    江妈:“钱没了,能挣。只要本事不丢,不愁吃喝。这儿媳妇没了,就没一模一样的了。”

    江琥川:“您思想境界真的高。”

    江妈:“那是,你妈我是时尚辣妈,更是开明婆婆。儿子,妈指望你了。”

    江琥川:“缘分天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没成,您也看开点。”

    江妈:“我想的很开,你要拐不回茜茜纯属正常,你要是拐回了茜茜,妈高看你一眼。”

    江琥川吃饭,听到短信提示,打开手机,挑眉。

    糯米团子的短信?

    看来,糯米团子喜欢他的眼睛喜欢到了心坎儿里。

    江琥川:“妈,您把我的手机号给了您的宝贝疙瘩?”

    江妈兴奋:“茜茜跟你联系了?”

    江琥川:“她明天拍完宣传照坐飞机去国外参加歌手大赛。”

    江妈激动地拍桌子,“我的地盘!”

    江妈放下勺子,说是风就是雨,健步如飞地走回房间,快速收拾行李。

    管家在院子里冲洗完地板回来,看见江妈忙忙活活的样子,询问:“去老宅?”

    江妈:“出国。”

    管家:“夫人刚回来,还没好好休息。”

    江妈:“茜茜出国参加歌手大赛,我提前给茜茜撑场子去。茜茜人生地不熟的,别让那些个不长眼的欺负了。”

    这几年有关茜茜的资料和视频,都是江妈吩咐管家收集的,管家收集着收集着,比江妈更早成了茜迷,一听茜茜形单影只地去国外参加歌手大赛,怎么可能稳得住,“夫人,您也带我过去吧。”

    江琥川看向管家,“琴姨,您不照顾我了?”

    管家看他,“你是大小伙子,自己能照顾好自己,茜茜一个人在国外,太让人不放心了。”

    江琥川:“她有经纪人和助理,还有公司的保镖。”

    管家:“这都是一群没成家的孩子,哪儿会照顾人。”

    江琥川:“行,您也给其他人放假,节目开拍前我回组织做点准备。”

    管家:“少爷也帮茜茜准备一套吧,茜茜一个小姑娘,没出过远门,不知道准备什么东西。”

    江琥川:“没问题,我给你们订晚上的飞机,你们不用慌,还有五个小时吃饭收拾行李的时间。”

    管家顾不上吃饭,急匆匆地去收拾行李,她的东西不用收拾,带上钱就行,酒店里什么都有,缺了再买就是了。她需要给茜茜准备的东西太多了。

    头一次出国,茜茜肯定会水土不服,身体出点小毛病。各种药片准备上,维生素片和粗纤维粉也准备上。

    国外的酱料不,大菜没办法做出正宗的味道,茜茜喜欢吃肉和海鲜,没酱料不行,把酱料都带上。

    江妈和管家,一个比一个忙,来来回回地穿梭在别墅的各个房间

    江琥川回茜茜的短信,只回了一个“嗯”。

    他没追过女孩子,但他追过犯人。

    都一个道理,欲擒故纵,温水煮青蛙,放长线钓大鱼。

    姚茜茜洗的干干净净地,头发半湿地钻进车里,去《极限求生》节目组拍宣传照。

    助理把茜茜的行李挤进后车厢。

    她们拍完宣传照后,直接去机场。

    经纪人一看茜茜这幅期待的模样,想起前几天茜茜在饭桌上惊人的话。

    经纪人问助理:“丹凤眼今天也来拍宣传照?”

    助理专心开车,没有听见经纪人的话。

    经纪人扭头问茜茜。

    姚茜茜眉眼弯弯,“他本来是明天的,为了配合我的时间,提前来拍。”

    经纪人:“其他人呢?”

    姚茜茜:“我和虎哥商量好了,我们拍节目的时候组成猛虎队,不需要其他人。”

    经纪人:“茜茜,咱是女孩子,拍宣传照的时候,不能想扑就扑,咱要矜持些。”

    姚茜茜郑重其事地点头。

    宣传照十分正经,茜茜没有任何动手动脚的机会,茜茜和助理都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江琥川比茜茜提前一步拍完宣传照,站在镜头后面,等她拍完后,他送她去机场。

    助理一听这个情况,拽着经纪人先开车去机场邮寄行李。

    经纪人:“茜茜和丹凤眼满打满算也才见过两次面,你想给茜茜和丹凤眼创造相处机会,也不用这么积极吧。”

    助理:“相信我,我阅人无数,虎哥是极品,耐力、持久力、爆发力都是万里挑一。”

    经纪人:“你的思想真是污浊。”

    助理嘿嘿笑:“我说的是肌肉,你想哪儿了?”

    经纪人沉默。

    大意了,竟被一个满脑子只有肌肉没有男人的女人戏弄了。

    江琥川递给姚茜茜一个口香糖,系上安带开车。

    江琥川看路,余光注意着茜茜的一举一动。

    姚茜茜看人,专心致志地盯着他的眼睛,百看不厌。

    姚茜茜赞叹:“你长的真好看。”

    江琥川轻笑:“你长的更好看。”

    姚茜茜:“我可以拍一张你的照片做屏保吗?”

    江琥川被糯米团子的直白惊到,愣一愣,继而大笑,“当然可以,那我可以拍一张你的照片做屏保吗?”

    姚茜茜笑的春光灿烂。

    在车停在飞机场停车位时,江琥川摘下隐形眼镜。

    姚茜茜看到她最喜欢银灰色眼睛,一个冲动,伸头舔了下他的眼睛。

    江琥川用手背擦了眼睛上的口水,捏住她的脸蛋,“不要随意轻薄我,我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