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176、小歌手6
    ()    姚茜茜的这一趟飞机到达目的地, 还没有联系酒店,就在机场出口处碰见等在这里的江妈和管家。

    江妈邀请茜茜一块住。

    图谋人家儿子的茜茜利索地搬了进来

    姚茜茜吃了管家做的回锅肉盖房, 小嘴叭叭地把管家夸的红光满面。

    姚茜茜把自个泡在加了玫瑰精油的浴缸里, 眯了个小盹, 被提前定的手机闹声叫醒,穿上睡衣, 香喷喷地趴在床上, 翘着小腿, 一上一下地晃着,给星星打电话。

    姚星辰打开免提, 手指继续敲键盘。

    姚茜茜甜腻腻:“星星, 人都说双胞胎心有灵犀,我现在超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姚星辰敷衍:“想。”

    姚茜茜美滋滋:“星星, 我有大进展, 不仅要到了虎哥的照片,还亲了他。”

    姚星辰心不在焉:“嗯。”

    姚茜茜笑嘻嘻:“我现在住在虎哥妈妈的家里,以后我成功嫁给虎哥后,肯定没有婆媳问题。”

    姚星辰漫不经心:“好。”

    姚茜茜:“星星放心, 我不会丢你一个人不管的, 我带着你一块嫁人的。”

    姚星辰的眼睛终于从电脑屏幕挪到了手机上, “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姚茜茜:“我带你一块嫁人。”

    姚星辰:“不要!”

    姚茜茜:“星星不要担心,虎哥和虎哥妈妈特别好相处。”

    姚星辰:“我和任何陌生人都能相处融洽,我不想再继续养一只除了睡就是吃的树懒, 好不容易脱手。”

    姚茜茜:“我知道星星口是心非。”

    姚星辰:“你要是自己做饭洗衣服、自己整理房间打扫卫生,我就承认我口是心非。”

    姚茜茜:“你收拾房间的时候,我也帮忙了。”

    姚星辰:“你是干看着,看着看着,又睡了过去。”

    姚茜茜:“很困呀。”

    姚星辰:“所以说你是一只反抗不来天性的树懒。”

    姚茜茜:“树懒也很可爱的。”

    姚星辰:“我说树懒是照顾你的面子,如果把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具象化,你是一头蠢笨的猪。”

    姚茜茜:“星星,你最近的工作压力是不是有点大,一说话,是火气。”

    姚星辰:“没有!工作比养你轻松多了。”

    姚茜茜回想她离家前有没有做惹星星生气的事儿。

    不想不知道,仔细想,好多。

    姚茜茜能畅通无阻地从小懒到现在,一方面是嘴硬心软的姚星辰惯得,另一方面是她在星星面前极厚的脸皮。

    越亲近的人,她的脸皮越厚,心越大。

    端的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姚茜茜有选择地遗忘了刚才的对话,想起她故意把药茶忘在家里,接下来的日子不用再喝苦兮兮的中药茶水,乐颠颠地在床上滚圈。

    姚星辰看到她这幅欢快的样子,对她心里的想法一清二楚。

    先让她开心一会。

    姚茜茜:“星星,你还没见过虎哥,我把虎哥照片发给你。”

    姚星辰点开照片。

    姚茜茜:“眼睛是不是特别好看?”

    姚星辰看惯了茜茜又大又亮的眼睛,没觉的他眼睛好看在哪里。

    对茜茜,他心里虽然有点小嫌弃,但喜欢还是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

    在长相上,他从没有看见过比茜茜还好看的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亲情影响着他对美的判断。

    姚茜茜:“星星,你看他的眼睛,我最喜欢的银灰色。”

    姚星辰淡淡地“嗯”一声,走到茜茜房间门口的身镜前看自个的脸,挺帅。

    姚茜茜:“虎哥照着我喜欢的样子在长。”

    姚星辰:“你有照着他喜欢的样子长吗?单恋是没有好结果的。”

    姚茜茜:“虎哥妈妈喜欢我,要不,我们来个商业联姻?”

    姚星辰:“你要是敢死缠连打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我把你揍失忆。”

    姚茜茜:“我觉的他是喜欢我的,他看我的眼神和星星高兴时看我的眼神一样,而且,我亲他了,他没有拒绝。”

    姚星辰:“你太生猛,他没反应过来。”

    姚茜茜:“不是,是他用眼波来勾引我,我才去亲他。”

    姚星辰:“呵,以后这些东西别来我面前说,油腻。”

    姚茜茜:“我在给你提供素材。”

    姚星辰:“接下来三年,我笔下的角色都不会有超出友谊的感情。”

    姚茜茜:“编辑会哭。”

    姚星辰:“让他哭!”

    姚茜茜在异国他乡的第一夜,没有任何倒时差之说,睡的酣甜。

    经纪人和助理有生物钟,辗转反侧了一夜,一大早精神不振地先给茜茜煮药茶。

    姚茜茜满身雀跃地从卧室跑向厨房吃饭,闻见熟悉的味道,脸色一变,转身就跑,被经纪人堵在了客厅里。

    姚茜茜退后,和经纪人隔开安距离,“我偷偷地放回去了呀。”

    经纪人苦着一张脸,“姚星辰把药茶藏在了化妆包里。”

    姚茜茜:“咱们就当没看见。”

    经纪人:“他昨晚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每天录下来你喝药茶的视频发送给他。”

    姚茜茜缓缓地蹲下来,心情沉重地把头埋在膝盖里,自我疗伤。

    经纪人把水杯端过来,塞茜茜手里,“趁热喝,我来录视频。”

    姚茜茜深吸一口气,看着黑乎乎的药茶,鼓起勇气喝了一小口,心理建设崩塌。

    经纪人:“今天有活动,可能顾不上喝水,我浓缩了,不用喝一壶药茶水,只一口干了这一杯,咱就完成了任务。”

    姚茜茜被苦的两眼水汪汪,“梅梅,你知道这黑水有多苦吗?”

    经纪人点点头,怜惜地拍拍她的背。她煮完这一杯药茶后,用筷子沾了一下尝了尝,立马吃了五颗奶糖,又喝了一大杯白开水,舌头和喉咙上还泛着苦。

    可见,这药茶的功效有多大。

    即使苦,为了护好嗓子,茜茜也要惨兮兮地喝掉。

    经纪人:“茜茜,科学护嗓,能更长久地唱歌。”

    姚茜茜:“我已经想好了,等我嗓子不好用了,我就唱能引起感情共鸣的歌。等嗓子不能唱了,我可以写歌作曲,我钢琴弹的超好,说不定我还能成为钢琴家。”

    经纪人:“茜茜,你想想,万一你没有护好嗓子失声了呢?”

    姚茜茜眼睛瞪的溜圆。

    还有失声的潜在危险?

    姚茜茜深呼吸长吐气,再憋住一口气,一口喝完,还按照星星曾说的喝药的标准流程,在嗓子里含了一会才咽下去。

    呼。

    好苦。

    姚茜茜为了让药效更好地发挥出来,没喝水,没吃糖。

    管家从外面买面包回来,看见茜茜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尽管皱着小眉头撅着小嘴,阳光照在身上,仍漂亮的像只为迷路而苦恼的小花妖。

    管家心里软的一塌糊涂,“茜茜吃面包吗?刚烤出来的,还热乎着。”

    姚茜茜摇摇头:“我刚喝完药,半个小时后才可以吃多东西。”

    管家心里一紧:“茜茜生病了?喝的什么药? ”

    姚茜茜:“没生病,护嗓子的中药。”

    管家学着茜茜的样子坐在台阶上。

    姚茜茜从腿下抽出软垫,打开,分管家一半,“天早,太阳还没暖热石头,直接坐的话,湿气和凉气入体,容易闹肚子。”

    管家和茜茜挤在一个软垫上,笑的更真切了。

    管家:“我年轻的时候学过几年的中医,等我弄清楚了药茶里的成分,咱们吃药膳,不吃苦哈哈的药。”

    姚茜茜连连点头,又安静地听了半个小时的鸟鸣和风过树叶的声音,掰下来一块面包,一点一点撕着吃。

    管家:“好吃吗?”

    姚茜茜实话实说:“不太好吃。”

    管家尝了一口,“太甜了。”

    姚茜茜眨眨眼,“我吃的有点淡。”

    管家爽朗地大笑。

    茜茜也咯咯地笑。

    姚茜茜吃完早饭,窝在沙发上看歌手比赛规则,看着看着,不出意外地睡了过去。

    助理放下杠铃,给茜茜盖上毛毯,继续举着杠铃练胳膊上的肌肉。

    经纪人通完长达两个小时的电话,喊上保镖去录节目。

    在车上,经纪人跟茜茜讲她从电话那头打听到的消息。

    “歌手比赛的名次已经内定,咱们进去只是挣个出场费和表演机会,茜茜不用在意名次,咱好好唱歌,观众耳朵不聋,好不好听,观众心里清楚。”

    姚茜茜无所谓地点点头。

    她从小学习都不太好,在星星的辅导下,她每次考试能拿到奖状,都是第四名或者第五名,这种不上不下的成绩一直持续到她进入娱乐圈。让她进入娱乐圈的那个选秀节目,她的成绩依然是第四名,没进前三甲。

    那种一较高下的心,她几乎没有。

    星星也怕她进入了娱乐圈后看见繁华迷了心,一再提醒她,唱歌只是一门职业,有唱歌的机会就好好工作,努力挣钱攒养老本,如果这门职业有压力了,可以再换个更轻松点的职业,不要跟其他人攀比。

    经纪人显然也清楚茜茜这种不争不抢只好好唱歌的佛气性子,不多说名次,继续讲其他的事情。

    “茜茜是唯一一个歌手比赛里没有代表作也没有开办过演唱会的新人,其他歌手和节目组的部分工作人员可能会为难你。到时候,音响和配乐出点问题,都会影响效果。”

    姚茜茜:“可以清唱吗?”

    经纪人:“可以。”

    经纪人确定了清唱这个选项,心里想着清唱的难度太大,过了今天的初选,明天大概可以买机票回国了。

    “有四个评委,四个都是世界级歌手,我知道你不认识,不跟你说了,你只需要知道白头发的那个是尊重音乐的就可以了。”

    姚茜茜点头。

    来到后台的等待室,有个穿着紧身裤打扮的像大公鸡的男歌手看见姚茜茜,在茜茜即将上台时,翻了个白眼,嘚啵嘚啵的说了一堆的话。

    姚茜茜微笑地对他点点头,上台简单地唱了首老歌。

    评委不评价她的歌,只激烈地讨论着她可爱精致的长相,轻易地给了票通过。

    回去的路上,姚茜茜播放录音。

    助理听了录音,一肚子的气,“茜茜只当他在喷粪。”

    姚茜茜满眼茫然:“他说了啥,说的太快,没听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