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女主是团宠[快穿] > 229、小导演3
    ()    姚茜茜进行着艰难的心理斗争, 迟迟张不了口。

    老猩猩面临着养崽生涯里的头等大事——幼崽挑食。

    幼崽挑食对老猩猩来说是件稀奇的事情,族群里的小猩猩都是抢着吃, 还没见过不肯吃的例子。

    老猩猩摸摸幼崽的肚子。

    扁的, 还饿着。

    难怪没力气, 不好好吃饭不长力气。

    与老猩猩想的不同,没有养育经验的雌性大猩猩们想着如何哄幼崽张口吃东西, 而有着丰富养育经验的雌性大猩猩们想着如何找着力点揍幼崽。

    幼崽弱, 既要保证给幼崽一个深刻的不吃饭便挨揍的印象, 又不能打坏了。

    着力点不好找。

    雌性大猩猩们观察了许久,找到了幼崽肉最多的地方, 告诉老猩猩。

    幼崽不吃东西, 揍一顿就吃了。

    老猩猩是族群里养过最多小猩猩的猩猩,曾经它还成功地养大一只棕熊崽和小羊崽,它知道有些幼崽不能打一顿完事。

    它养棕熊崽的时候, 打一顿不管事, 得连续打三顿才能让熊崽乖一会。

    它养小养崽的时候,不能打,一打,小羊崽害怕, 躲的远远的。

    老猩猩用有限的脑容量, 认真地判断现在的这只幼崽属于哪一种。

    比熊崽弱。

    比羊崽皮实。

    可以打, 得轻点打。

    得出准确的结论,老猩猩把幼崽丢给首领管束,告诉首领揍幼崽的力道。

    不能太小, 否则起不了管教作用。

    不能太重,幼崽会被打坏养不活。

    不能用砸果核的力道,可以用建窝时拍树叶的力道。

    老猩猩怕首领听不懂它的意思,提过来一只小猩猩,在首领面前演示准确的揍崽力道。

    大猩猩首领上手实验,直到老猩猩点头才停下。

    遭受无妄之灾的实验样品小猩猩刚开始还挣扎,在得到一块蜂巢后,完美地保持一个合格实验样品该有的安静。

    一直拍摄的姚茜茜看着被揍屁股的小猩猩,以及老猩猩和大猩猩首领时不时漂向她这边的眼神,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在首领把蜂巢喂到她嘴边的时候,这种不好的预感达到了最高峰。

    没有任何的迟疑,姚茜茜果决地张口吃下蜂巢。

    老猩猩惊讶。

    不挑食了?

    首领满意地继续投喂蜂巢。

    小崽崽还算乖,不用它动手了。

    姚茜茜啥也不想,麻木地吃着蜂巢。

    提早吃完蜂巢的两只小猩猩坐在小崽崽旁边,艳羡地看着小崽崽。

    小崽崽吃的蜂巢比它们的大。

    它们知道,小崽崽弱,需要多吃东西长肉长毛。

    整个族群取食结束,首领带着族群去下一个地方建窝过夜。

    姚茜茜跟着它们跑,两只手仍托着摄像机拍摄。

    大猩猩们有意训练幼崽,迁就幼崽的速度,攀爬跳跃的稍微慢一点,但也不过慢,避免幼崽又偷懒休息。

    跑了半个小时,姚茜茜被鼓起来的树根绊倒,趴在地上大喘气。

    如果没绊倒,她还能再多跑几步,现在趴在地上,累的站不起来。

    姚茜茜呼哧了好一会,顽强地坐起来,抱起摄像机拍摄绊倒她的粗树根,再把镜头对准猩猩族群。

    两只小猩猩咧嘴嘲笑她。

    大猩猩们正龇牙嫌弃她。

    姚茜茜深呼吸。

    嫌弃就嫌弃吧,两条腿发软,实在站不起来了

    刚加入族群的雌性大猩猩喜欢用红色的果汁染它头上的毛,刚才取食时没有找到红色的果实,只找到了紫色的种子果粒,染了一头的紫红毛。

    首领开口,这只刚成年的紫红头雌性大猩猩抢在所有大猩猩之前扛起了幼崽。

    紫红头雌性大猩猩过了这个冬季会有自己的第一个崽,拿幼崽练手。

    姚茜茜淡定自若,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带上帽子护住脸,抱着摄像机,低头拍摄。

    紫红头大猩猩一手扛着幼崽,一手抓着树枝和藤蔓在林间穿梭。

    紫红头大猩猩的体格强健,即使扛着个幼崽,也影响不了它的速度。

    颠簸在半空中的姚茜茜坚持了一会,摁下自动拍摄按钮,四肢软趴趴地自由垂落。

    她被颠的头晕,想吐。

    到达目的地,紫红头大猩猩丢下幼崽,去找地方建窝。

    姚茜茜瘫在地上缓气。

    两只小猩猩笑嘻嘻地坐到她身边,用手指头戳她的脸蛋。

    两只小猩猩玩的不亦乐乎,还有分享意识地拉它们母亲过来戳软乎乎的小崽崽玩。

    姚茜茜翻身,趴到地上,护住自己的脸蛋,调整摄像机焦距,拍下大猩猩族群的建窝过程和族群内的分工。

    两只小猩猩用手扒拉小崽崽。

    扒拉一下,小崽崽勉强动一下。

    两只小猩猩跑向首领,告状。

    小崽崽的懒劲儿又冒出头了。

    首领瞭望四周,领地内没有任何异样,从高耸入云的大树上跳下来,慢悠悠地走到小崽崽旁边,观察小崽崽的玩具。

    姚茜茜零距离拍摄大猩猩首领,清晰地能看见首领眼睛中的自己。

    姚茜茜再一次感慨这台昂贵摄像机的性能。

    她被扛起来如抹布一样被甩来甩去的时候,摄像机也随着她甩来甩去。

    摄像机和她的头一样耐磕。

    她的头没磕破,摄像机也没磕坏。

    大猩猩首领指着摄像机。

    姚茜茜在动物肢体语言这门选修课上拿的是满分,理解能力妥妥的,首领一指,她立马懂了它的意思。

    姚茜茜让开一点地方,托着摄像机给大猩猩首领看。

    大猩猩首领看一眼屏幕上的两只小猩猩,不感兴趣地走开。

    姚茜茜在国外一个动物研究所里进行为期一周的观察学习时,认识了一个叫菲丝的大猩猩。

    她给菲丝清理房间时,菲丝会跳到高架上拿着平板电脑玩切水果。

    她偶尔帮饲养员喂食菲丝时,菲丝会指着画册上的图片点餐。

    姚茜茜重新设置摄像机程序,检查无误后,委托趴在巨石上晒太阳的老猩猩帮她把摄像机固定到巨石上。

    姚茜茜爬不到巨石上,艰难地拿着一根棍子调整摄像机镜头方向。

    老猩猩懒洋洋地趴在巨石上,低头看幼崽。

    一蹦一跳的幼崽怪可爱的。

    老猩猩逗幼崽玩,故意把幼崽调整好的摄像机弄歪。

    姚茜茜有点暴躁,气汹汹地瞪着老猩猩。

    老猩猩被幼崽掐腰瞪眼的可爱小模样逗的咧嘴大笑。

    紫红头大猩猩过来教幼崽被欺负后示威的标准动作。

    大叫,捶胸,扔石头。

    姚茜茜迫于无奈吃了蜂巢,也在“不听话就揍崽”的眼神下,完成了猩猩示威三部曲。

    关于镜头前的形象和面子什么的,她在吃下第一口蜜蜂幼虫的时候,已经彻底放弃了思考。

    大猩猩们欣慰。

    虽然幼崽的叫声不大,捶胸的力道不足,扔的石头也不够远,但幼崽有了学习的态度,很好。

    老猩猩自幼崽来到族群后,一直观察幼崽,自然知道摄像机应该怎么摆放,等幼崽学会了示威,才用手指推一推镜头,让镜头对准族群休息的方向。

    姚茜茜看看被调整到刚刚好角度的摄像机,再看看悠哉哉梳毛的老猩猩,沉默地抓抓自己的头发,醒悟了。

    在这里,她不能把自个当人看。

    阳光正暖,窝已经建成,雌性大猩猩找到一块暖和的地方,给小猩猩梳毛抓虱子。

    紫红头大猩猩伸出胳膊捞过来幼崽,认真地学着其他雌性大猩猩的样子给幼崽梳毛。

    姚茜茜佛了,任由大猩猩把她的一头秀发抓成爆炸头。

    头发受制于大猩猩的茜茜还惦记着菲丝会点餐的事情,从背包里掏出纸和蜡笔,画上她最近吃过的水果和坚果。

    画完,姚茜茜欣赏自己的画作,画的好看极了!

    她经常认为她有遗传病是因为天妒英才。她学啥都特别快,即使她没学过画画,也能灵机一动,画出超好看的画。

    她很确定,她不是天才就是鬼才。

    两只小猩猩跑过来,好奇地看着画,还想伸手戳一戳。

    没有摄像机拖累,不需要一心两用地拍视频,姚茜茜反应速度极快,护住了她的画。

    姚茜茜编织起来的小辫子已经被紫红头大猩猩拆散,头圈也被它抢走绑在了它自个的头上,茜茜只能披头散发地拿着画去找首领。

    茜茜此刻蓬头垢面的样子像极了灾荒年讨食的灾民,而她也确实去讨食。

    姚茜茜指着画上的香蕉,比划着吃的动作。

    大猩猩首领正被太阳晒的昏昏欲睡,压根不理睬她。

    姚茜茜耐心地等着首领睁眼。

    等着等着,首领还警惕着风吹草动没有陷入深眠,姚茜茜已经趴在暖烘烘的石头睡着了。

    大猩猩们听见幼崽的呼噜声,围过来,看看幼崽,再看向首领。

    幼崽睡觉竟然有声音。

    幼崽是怎么活到今天的?

    大猩猩首领后悔呀。

    它要是知道小崽崽这么多毛病,它就不捡回来了。

    捡回来,养不活,白捡。

    两只小猩猩喜欢小崽崽,眼看着首领想要丢了小崽崽,急火火地推醒小崽崽。

    姚茜茜一张眼,对上一圈黑红黑红的大眼睛,心尖颤了颤。

    老猩猩怜爱地拍拍幼崽的头。

    它一生经历过五个族群,这样的幼崽养不活。

    姚茜茜迷茫,看摄像机回放。

    一个爆炸头的乞丐趴在石头上,流着口水,打着呼噜。

    删,不删?

    已经落到了这个地步,还做什么人。

    她连人都不做了,还删什么删。

    不用删!

    破罐破摔的姚茜茜放弃身为人类的尊严,理直气壮地指着她画的香蕉,跟首领要吃的。

    首领糟心。

    或许,它可以趁着天黑,把小崽子扔出它的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