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 第865章 换脸
    ()    “那倒不是。太爷爷太奶奶他们在内域家喻户晓,大家对他们的尊重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学堂星归根到底由校长爷爷掌管,所以无法解决的问题最终都是由他说了算,他是最终的权威裁决。”

    凤小七心情转好,“以后你可不能和我争。这个位子算是我最属意的退休职位了。”

    “原来七姐你喜欢教书育人?我还以为你就喜欢风风火火打打杀杀呢。”

    “老了怎么会喜欢奔波?当然是安安静静地当一个好脾气的老太婆才更好。”

    凤殊哑然失笑。

    “说好了,你真的不能也去学堂星啊。只要你不和我争,其他长老也不敢和我争。”

    “七姐,你好像忘记了,校长爷爷是太爷爷的追随者,与其说是校长爷爷才是学堂星的最大权威,还不如说他其实是在替太爷爷直接管理着凤家子弟们的教育培养工作。你觉得长老会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与其说是运筹帷幄决策于千里之外,还不如说是坐镇凤家,为了保护与教养后代子孙而发挥余热。战场是属于中坚力量与年轻人的,留守家族的人讲究的不是开拓进取,而是如何均衡守成,将自己最后的精神与意志教导给年幼的孩子们,让他们继承家族,传承家族。”

    凤小七觉得自己的脸都开始发热了。

    “凤殊,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嗯?”

    凤殊不明所以。

    “你肯定吃了很多苦头吧?要不然怎么会想到这么多?”

    “七姐,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凤家能人这么多,可为什么只有校长爷爷肩负了这个责任?比他厉害的人不是没有,和他同样对家族一心一意的人更不是没有,那如果不单纯是他的原因,还有别的什么影响因素?

    和他最直接的人就是太爷爷了,而和太爷爷最直接的人就是太奶奶。太爷爷是谁?大长老,曾经的族长。太奶奶是谁?战场之神,曾经的族长夫人。他们夫妇俩是我们凤家目前的定海神针,智慧与武力兼具得最为平衡的掌舵者。

    现在的族长爷爷不是不好,而是无法一力承担族长的责任,族长奶奶又常年卧病在床,自己都还需要人照顾,更别说去尽族长夫人的责任了。所以实际上,不是太爷爷太奶奶不想要放权,而是现任者无法做到更进一步,继任者又多年未曾决定下来,以至于没有后生力量可以早一点开始履行家族责任,替他们分忧。”

    凤殊说到这里顿了顿,“你和大姐姐在战场上自然是做得很好的,分担了很多长辈们的压力,让我们都看到了凤家的希望。长辈们对于来自战场上的压力其实还算心中有数的,因为有你们在,所以并不曾担心我们凤家的战力问题。

    只是对于家族的治理,我们年轻一辈其实并没有真的跟上去,尤其是我们这一辈。

    你们在战场,无暇顾及家里的事情,也不需要分心忧虑族务。

    二姐品行很不错,可明显的,太爷爷他们都希望她能够开开心心就好,并不希望她过分操心。

    五姐和六姐这对双生子感情好是好,可五姐为人太过毛躁,容易为人所利用,六姐个人条件其实不错,但亏也亏在了有五姐这个掣肘,长辈们也不敢真的就将重担交到她的肩膀上去。不是担心她个人能力不到家,而是担心她被五姐所拖累,以至于陷入两难境地。

    至于小十,心思不纯。”

    “哪方面?”

    凤小七对凤小十并没有太多印象,也不曾过多关注。毕竟从前她连自己唯一的亲妹妹的生活情况都无法了解到更多,对于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更上心。

    “回到家你见过她就知道了。”

    “现在和我说说也一样。”

    “不能让我的主观想法影响了你的判断。”

    “我相信你。”

    凤殊却摇了摇头,“每一个人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毕竟角度不同。凤小十说来也可怜,在家里边虽然处境也不算差,但在姐妹中来说,算是最不好的。她不是很讨长辈们的欢心,倒不是说她没有做过努力,而是她这人好像很难让人觉得合眼缘,第一印象就不是太好。

    即便五姐和我发生过好几次龃龉,但相较于凤小十来说,我还是更喜欢和五姐相处。”

    “看来她是真的很不好了,连你都受不了。”

    凤小七在心里对凤小十打上了一个大大的叉。

    “希望小九回去之后没有被她给缠上了。”

    “应该不会吧?”

    凤殊微微一笑。

    “一时半会的,估计太爷爷他们还不会让小九直接现身于人前。所有人都还将我看成是小九呢,现在我又不在家,也不好越过我去直接说明情况。而且小九多半不愿意回内域的,十有**是被即墨做了思想工作才跟着校长爷爷回家的。

    这种情况下她的心情必定不是太好,但能够被即墨说服的最重要理由,估计和即庆有关。小九回去的第一件事,极有可能就是去和即庆见面,告诉他即家如今的状况,并借机和小家伙好好相处,增进感情。”

    凤小七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到底都经历过什么事?怎么看问题总是这么快就抓到关键?”

    “七姐,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换了萧大哥来,他压根都不用想,就像条件反射一样给出答案了。”

    “他本来就是被当做家族继承人培养起来的,而且并没有竞争对手,那接受的锻炼多了去了,能够这么迅速反应过来很正常。可你并不是啊。你父母也是这样多思多虑的人吗?外域凤家也非常有名,是一个大家族?”

    她印象中外域并没有一个姓凤的大世家。可是这么多年她也并没有特别仔细地研究过外域的变化,也许早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凤殊想了想凤昀姐弟俩的成长轨迹,摇了摇头,“那倒不是。爷爷是孤儿,奶奶娘家也人丁单薄,后来绝嗣了。父亲是弃婴,被爷爷奶奶捡回家去当亲生儿子一样长大的。母亲你也知道了,曾经在孤儿院长大,当时也是一个人。

    虽然只是一个小家庭,可气氛是非常好的。夫妻恩爱,父母子女之间也都对彼此爱护有加。”

    “那为什么你们会姓凤?那位祖父刚好知道自己也姓凤?”

    凤殊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是孤儿院的人给取的姓氏?”

    “‘凤’是非常罕见的姓氏,在内域,但凡姓凤,就是我们家族的。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外域有人姓凤的。”

    凤小七和凤殊相视一眼。

    不会吧?

    “你说,会不会是那样?”

    “不可能吧?那样也太巧了。”

    凤殊不敢相信那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萨达星凤家。

    “概率很低对不对?我也觉得太巧了。更有可能是那位老人家年少的时候为了标新立异,又或者刚好看到了‘凤’这个字,觉得合眼缘,所以就干脆拿来做了自己的姓氏。孤儿院的人应该不会强迫孩子们姓什么。”

    两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也许我们可以求证一下。你有他的基因图谱吗?”

    “没有。”

    “有没有在军队服役?”

    “嗯,除了我和凤昀,长辈们都在军部服过役。”

    搞不好现在凤昀也已经在军部服役了,她不是很确定君家有没有让他进去。毕竟现在人跟着即墨学习武器设计,也有可能只是在即家学习当中。

    “你可以向联邦军部提出申请解封他的信息,基因图谱对于直系亲属来说并不是保密信息。”凤小七有些激动,“小九,你说如果我们的猜测是对的话,太爷爷他们会不会……”

    她没有能够说下去。

    凤殊却已经知道她未完的话语了,点了点头,“肯定会高兴,也肯定会痛哭吧。不过终归是还没有确认的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和他们提起比较好。”

    “当然。”

    凤小七很少会这么激动,可现在明显的她激动地平复不了。

    “如果真的是那一位,小九,我敢说太爷爷太奶奶两个人都会立刻飞奔到外域联邦来。他们等待得太久了。事情如果已经有了定论,心里头的大石也就可以放下来了,可是由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确定的消息。”

    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可是更多的时候,确定的消息才可以结束,才可以紧接着开始。

    “太爷爷他去过月岚星了。可惜的是并没有能够找到外祖母的尸骨。因为姨母已经不在了,所以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当年她老人家到底有没有被很好的埋葬,又或者,姨母告诉即墨的信息是对的,只是后来有人破坏了外祖母的葬身之地,以至于尸骨无存了。”

    “你可以买下月岚星吗?”

    凤殊怔了怔,“买下来?”

    那里是个垃圾星,买下来干什么?

    “可以将无关的人清理出去。让整个星球都作为她老人家的长眠之所。”

    凤小七说完又道,“你们家在联邦哪个星球?如果不是联邦的军事重星,也可以直接买下来,就当做是凤家的私人星球。内域的钱无法和外域的通用,你在这里存了有多少?应该不够,我们可以联系在外域的那些人匀一些过来,先将星球买了再说。”

    凤殊哭笑不得。

    “七姐,萨达星虽然只是一个农业星球,但位置并不算偏僻,农业资源和旅游资源其实还算很不错的,里面也生活着非常多的人,不可能会成为私人星球的。”

    “叫萨达星?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以?或者你可以通过君家的力量,直接让君临出面,或者让君家出面,只要不是敏感星球就可以买下来。”

    “没有必要。凤昀已经在中央星域天极星生活了,他将来不太可能会回到萨达星去发展。我就更不可能了。就算不在内域守着凤家,也肯定会在内外域游走,我喜欢到处跑,胜过在一个星球里呆着。也许到了年老体弱的时候,会想要回到萨达星定居吧,谁也说不定。”

    “那就将月岚星买下来。”

    凤小七很坚持。

    “这个也用不着。即墨可能已经出手了。即庆特别喜欢月岚花,不单只我们的外祖母是在那里去世的,姨母也是在那里被即墨带到即家去的,后来小九也是在月岚星和即墨相遇的,这么多的缘分都是在那里开始的,他不可能会一点动作都没有。”

    凤殊的分析很有道理,因此即墨刚返回指挥室,凤小七便问了起来。

    “你将月岚星买下了吗?”

    即墨看了一眼凤殊,才点了点头,“是。”

    “找到凤殊和即庆外祖母的尸骨了吗?”

    “很遗憾,没有。”

    “好好经营那里,将来说不定会成为你的加分项。”

    尽管她心中不是很赞同他做自己的妹婿,但是看在凤殊和凤小九的份上,她还是愿意给一点点提示。

    凤殊微微一笑。

    说到底,凤小七也是一个心软的姑娘。

    即墨谢过了她的提示。

    “七姐要吃点什么东西,或者休息吗?”

    “不用,我已经得到足够充分的休息。”

    “七姐,你要不要去看看施耀?”

    凤殊看得出来即墨想要单独和她聊两句。

    凤小七这一次总算是反应过来,看了即墨一眼,“以后有话就直说,别绕来绕去地浪费时间。”

    好吧,印象分又降了一点。

    等指挥室的门关上了,凤殊看着即墨好笑不已。

    “怎么样?有没有一种考试遇到了考核主管的感觉?”

    即墨苦笑。

    “换了是你,你会觉得轻松?”

    “哎,刚刚七姐才提醒过你,别绕来绕去的,有话就直说。”

    “有,压力非常大。她对我的印象不是太好。”

    即墨都有一种去整容的冲动了。

    “你说我要不要去换一张脸?”

    “你要是因为外人的看法就去换脸,恐怕小九会因此而对他们生气的。这意味着她知道你因此而承受的压力,她没有办法帮你化解,也没有办法帮你承担,那伤心的她能怎么办?只好找能让她出气的人去出气咯。

    被动当了出气筒的那些人怎么办?知道源头在你身上,你说会不会将气出到你身上?”

    即墨越受伤,凤小九越伤心越生气,她越生气,凤小七他们也会越生即墨的气,而即墨的处境会越不好,以至于恶性循环。如果积累的负面印象太多,甚至会变成死结,到时候就真的无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