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铳灵 > 二十九、挣脱枷锁的力量
    砰!

    门关上,屋里陷入安静。

    邓灵均开始思考脱身的办法。

    第一次醒来,邓灵均就看清楚了自己的状态。

    手上,左手和右手腕,各有一个镣铐。

    双腿,各有一个镣铐。

    腰部,也有一个镣铐。

    一共五个镣铐。

    镣铐连着锁链,每一次大幅度动作,都会发出声响。而锁链,则连接向墙壁。

    邓灵均用力晃着头,把头晃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啪的一下,有什么被甩掉了,他的视野为之一清。

    那些蜡油,被甩掉了。

    邓灵均心头微喜,精神突然有些虚弱。

    没时间了,他强打精神,扯了扯右手锁链,锒铛!锒铛!他努力扭头看去,眼角余光看到锁链的尽头,墙角上方固定着一块三角铁,三角铁中心有一个可转动螺母,螺母串着一根铁管,铁管抵在三角铁左右两侧,形成一个内三角。

    锁链,就这个内三角的铁管上扣着。

    邓灵均收回头,努力扭头看向左边,一根粗实铁管直抵房间另一端的墙角,墙角处同样有一个三角铁。

    邓灵均继续观察,发现在他身后的墙壁,固定着一根根铁管、三角铁,横竖交错,亚龙就是借着这些东西,才用锁链将他牢牢困在这里。

    精神越来越虚弱。

    那杯肉汁的药效达到了最强。

    睡过去之前,邓灵均想到了一个办法。

    一个逃离这里的办法。

    ……

    再次醒来。

    邓灵均发现眼眶里的眼屎蜡油更多了,黏在一起,恶心无比。

    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一醒来,他就能掌控身体了。

    不再是之前那种虚弱无力,连眨眼都费劲……

    与之相反,邓灵均感觉身上充满了力量,体内有什么在沸腾,似要破茧而出。

    邓灵均很快反应过来,知道是怎么回事,心头狂喜。

    「镰刀螳螂精灵·初级·精灵药剂」的适应期,终于结束了。

    现在的他,已经融入了镰刀螳螂精灵的灵力因子,拥有了力量、灵敏、速度三项素质,达到了「爆发素质·一重」的强大体魄。

    邓灵均激动无比,却强自按捺住了,如今深陷囚牢,每次醒来亚龙都在房里,他不能表现出来。

    想到亚龙,邓灵均立刻收敛心神,眼睛被一层黏黏糊糊的东西模糊了视野,他看不清房间里的情况,只是已经拥有了灵力因子特性的他,感官较之以前,有了不小提升。

    仔细感应许久,邓灵均察觉到身边确实有一个人存在。

    是亚龙?

    是了,这里除了亚龙,谁还能进来呢!

    邓灵均沉默,等待亚龙继续拔掉他身上的地龙花,然而等了许久,依旧没有等来亚龙的行动。

    锒铛…

    锒铛…

    锒铛铛……锒铛……

    耳边传来锁链响动的声音,邓灵均疑惑,他没有动,是谁在拉响锁链?

    不对,这声音,不是从他身上的锁链发出的。

    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而这个人……不是亚龙。

    邓灵均脑海闪过这个念头,很快就回想起第一次醒来时,亚龙好像跟他说过,自己很快就会有同伴……

    同伴?拉响锁链的,难道是他?

    这所谓的同伴,自然是同样被养殖的可怜人。

    那么,亚龙呢?

    亚龙不在……

    亚龙,不在!!!

    而他醒着。

    仿佛有一道闪电劈下,电光照亮了天地,驱散了迷雾。

    沉睡之前想到的那个办法,毫不犹豫地被他实施起来。

    他不在乎旁边的同伴是谁,现在,他要挣脱这个该死的,困了他好几天的枷锁。

    右手一把抓紧锁链,赤芒之力浮现,瞬间依附在锁链上,邓灵均迷糊的双眼透出光亮,悍然一拉。

    嘣!!!

    沛然巨力,一下就将锁链绷紧,震颤的嗡鸣,戛然而止的厉响。

    这一刻,

    即使闭着眼睛,他也能够看到锁链上的赤色光芒,以及出现在三角铁上的赤色斜杠印记,拳头大的三条斜杠,赤芒闪烁。

    光,从灵魂中看见的光,取代了眼睛,照亮了标记与依附之物。

    砰!!!

    第二次拉动,声音与上一次截然不同。

    因为这一次的力量,是之前的一倍。

    砰!!!!

    吱~

    两声急促而短暂的响动,第一个是巨响,砰然巨响。第二个,是三角铁传来的不堪重负的尖锐厉响。

    邓灵均眼中的光芒越发炽烈,右手再次拉动。

    轰隆!!

    砰!

    乒呤乓啷……

    锒铛锒铛……

    巨响过后,一连串重叠在一起的声音随之而来。

    邓灵均心脏砰砰直跳,右手,他的右手,挣脱了!

    没有完挣脱,镣铐依旧在手腕上,锁链也还在。

    他挣脱的,是固定在墙角上的三角铁。

    无所谓了,邓灵均已经迫不及待了,左手,抓住锁链,拉扯,拉扯,拉扯!!!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丁零当啷的密集声响,左手也脱困。

    腰,腰上有一个大镣铐,还有锁链。

    这次,邓灵均没有用手抓锁链,而是将叠加之力依附在镣铐上,镣铐与锁链并非一体,就如同锁链跟三角铁,三者都是不同的器具。

    往前一顶,锁链被打上斜杠印记。

    接连三次,砰的一声,锁链断了。

    还有双脚。

    叠加之力依旧依附在镣铐上。

    邓灵均踢踹拉扯,腿部的力量同样极强,三次力量叠加,左右脚的锁链被挣脱了,其中一根锁链从中崩断,另一根在镣铐焊接的扣环处断裂。

    邓灵均长吁了一口气。

    自由啊!

    他抹掉脸上的粘稠物,触觉滑腻,如同汗液混合猪油,这让一向洁癖的邓灵均有些抓狂。

    怒,愤怒。

    获得自由后,怒从心起。

    身上还种植着地龙花幼苗,他一把一把地拔掉,随手捏死。

    捏成了糜。

    幼苗再坚韧,也比不了此刻身怀巨力的他。

    邓灵均走了几步,看着陷入沉眠的陌生“同伴”,随手握住拖拽着镣铐的锁链。

    就要将锁链从镣铐上扯掉。

    咔…

    门突然开了。

    邓灵均霍然转身,这个刹那脑海中思绪万千,都与当前局面有关,可任他思绪万千,门外之人已经走了进来,来不及做出什么决定,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本能的将叠加之力依附在锁链上。

    然后,对着房门抽甩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