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铳灵 > 六十四、疯女人
    两柄寒光凛凛的长剑,一柄从空中划出一道冷芒飞向邓灵均,一柄紧紧握在希维尔亚手上。

    邓灵均仓促接住飞来的利剑,触之冰凉,身上被一层不可视的冷气笼罩。而对面,希维尔亚已经冲向了他,每一次踏步,身影都向前凭空挪移,手中的剑也在不断变化转换方向,却牢牢锁定在他周身致命的地方。

    邓灵均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亚索剑术的进阶剑式,这种程度的展示,证明她已经完掌握了剑式精妙点,同时,也向他传达实战对练的单方面要求。

    容不得邓灵均拒绝。

    呼吸之间,希维尔亚已从门口冲入大厅,剑式再变,从胸前斜斩而落,剑式朴实无华,却夹带着无情的杀机。

    邓灵均右手抬起,瞬间架住来袭之剑。

    “你干什么?”

    两剑交叉形成一个x形,邓灵均看着离他很近的精致面孔,低吼一声。

    希维尔亚往后一跃,双方拉开一个距离,却没有回答邓灵均的意思,笔直修长的双腿弯曲,再次扑杀而上。

    “叮叮叮叮……”

    双方身影纠缠交错,剑与剑在空中不断碰撞着,火星溅射,转瞬交手数十次,邓灵均心里怒骂一声“疯女人”,便力以赴应对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他意识到对方在拿他磨砺剑术,却有种无可奈何的感觉,两人剑术造诣相近,他要集中精力才能挡住希维尔亚的攻势,而希维尔亚,则越打越狂,越打越疯,使用的剑式,也越发的成熟老练,仿佛一名身经百战的剑士。

    她在进步,飞速进步。

    邓灵均心中震惊,他拥有这身剑术,是因为连续两次战胜了未来镜像,获得了未来两年的经验。

    而希维尔亚,却只用了短短数十天时间,就达到了这种程度。

    剑术天赋实在是太可怕了。

    邓灵均却不是那种甘愿做磨刀石的人,心头冷然,长剑附上赤芒。

    希维尔亚脸色突然变了,她只觉对手力量跳跃式增幅,一剑更胜一剑,双方此时交手十分激烈,待她反应过来,想要暂避锋芒时,咔的一下,手中的剑突然断了,颈部似有冰块划过,一阵冰寒。

    邓灵均微微喘息着,手中握着的剑纹丝不动,轻轻贴在希维尔亚那白皙嫩滑的脖子上。

    单以剑术,双方半斤八两,可战斗的越久,对方的成长就越惊人,这种剑术天赋,还有战斗本能,简直跟开了挂似的。

    邓灵均心知再打下去,说不得就要被压制了,不甘成为这疯女人的磨刀石,当机立断,快速解决了战斗。

    “你是不是疯了,这里是镜像屋,不允许闹事的。”邓灵均咬牙道。

    他可不想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疯女人,而受到惩罚,被禁止进入镜像屋。

    希维尔亚盯着他看,语气生冷“我心中的剑告诉我,你是我必须要挑战的对象。只要和你战斗,我就能迅速掌握狮子奥义。我们去剑术管再来,你别用那种爆发力量的素质。”

    “果然是个疯子。”邓灵均暗骂一句,收回剑,丢在地上,毫不犹豫拒绝道“我没空,你去找别人,他们比我更厉害。”

    此时刚好有人从镜像屋出来,他快步走了上去,黑卡一刷,躲进了屋里。

    亚索剑术社社长的弟子,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希维尔亚面无表情看着他离去,捡起地上的断剑和邓灵均丢弃的长剑。此时两把剑的剑刃上都出现了豁口,她那把更是被强大力量断为两截,显然无法再用了。

    她抬起右手,手掌红紫一片,有瘀血在堆积。

    这两把剑,是她新购买的精品,虽然不是「灵纹武器」,却也是难得的好剑了,却在这里毁掉了。

    然而希维尔亚没有半点心疼,这两把剑本来就是训练用的过度武器,下一次,她要买两把灵纹兵器——灵纹剑。

    她最后看了邓灵均所在的镜像屋一眼,转身离去。

    ……

    熟悉的灰白空间。

    邓灵均迅速把刚才不愉快的事情忘掉,望着前方缓缓升起的镜像。

    漩涡消失。

    邓灵均身上迅速覆盖厚重盔甲,手握一柄骑士大剑,指向镜像。

    镜像身上套着和他一样的装备,双手握剑,奔向邓灵均。

    笨重的战斗,注定激烈不起来。

    但,十分惨烈…

    一方不断劈斩,一方偶尔还击。

    原始,粗犷,不死不休。

    当邓灵均一剑斩掉镜像的头颅,镜像变作满天碎片,碎片中闪动着各种画面,纷纷涌入邓灵均脑海。

    还是那熟悉的剧痛,邓灵均退出镜像空间,蹲在地上默默忍受着。

    剧痛变为阵痛。

    邓灵均走出镜像屋,在廊道中靠着墙,闭目休息。很难受,如果可以,他很想现在就睡一觉,让后遗症消失。

    但不行,现在不行。

    休息了二十分钟,感觉痛楚消退了许多,邓灵均又一次刷卡走进镜像屋。

    灰白空间。

    漩涡出现。

    镜像出现。

    盔甲出现。

    战斗开始。

    十来分钟,战斗结束。

    镜像变成碎片,再次被邓灵均吸收。

    痛!!!!

    深入灵魂的痛。

    更甚以往的疼痛。

    邓灵均脸色煞白,颈部血管突起,呼吸不过来,感觉就要死去般。

    很快,痛楚消退了。

    邓灵均虚脱的躺在地面,浑身湿透了。

    “不能……不能再挑战了。”

    阵痛无比强烈,就像有人用锤子从脑壳里往外捶,耳朵嗡嗡响。

    不知道躺了多久,房间里的提示声一直响着。

    邓灵均缓过气来,起身,一脸疲惫的离开了镜像屋。

    三个小时,邓灵均走了三个小时,终于回到风斋公寓。

    当他打开门,柴火精灵一见他这副模样,焦急担忧的释放出一团绿色氤氲,绿色将邓灵均覆盖,慢慢渗入体内。

    邓灵均精神有了些许恢复,可阵痛却没有多少减退。

    绿色氤氲,对他这种状态不起作用。

    摆了摆手,说了句我没事,打起精神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关上房门,很快熟睡了过去。

    第二天。

    邓灵均十点钟醒来,睡了好长时间,做了好长的梦,醒来后,后遗症消退了许多,但还有轻微的阵痛。

    邓灵均皱着眉,煮东西吃了,再次出门。

    他没有去亚索剑术社练习进阶剑式,而是又来到镜像屋。

    黑卡开门。

    他走进去,看着镜子。

    一阵恍惚,镜子带他来到镜像空间。

    灰白色,空旷的镜像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