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苏厨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我真的不会打仗
    > 苏厨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我真的不会打仗

    羊毛既是货物又是填充物,将羊毛填满浑脱之后,再扎紧胎口,用大木椽六根、小木椽四十根作为骨架将它们组连起来,牢牢地缚于骨架下面,就成了一只巨筏。

    筏子的大小由组成的浑脱数量决定,大型筏子,由一百二十八个牛皮浑脱组成,小型的只有一半,由六十四个组成。

    经过测试,大筏子可载重三万斤,小筏一般载货一万五千斤,吃水仅半米,这便有利于在复杂的河道上航行,还不怕触礁。

    就算划破一两个浑脱,也丝毫影响不了正常航行。

    木架的连接方式,都是用的铁构件和螺栓,标准不说,还方便灵活拆卸组装。

    两层木架,将牛皮浑脱夹在中间,就好像放置在盒子当中一样坚固。

    牛在兰州不算精贵,一贯半的宝钞,或者一匹绢帛,便能换得一头,即便如此,一个大型浑脱的造价,也在一百五十贯左右。

    这可把包顺开心死了。

    打兰州,包顺的大军也得了不少的战利品,加上从部族里带出来充当军粮的牛羊,手里边相当不少。

    结果苏油大笔一挥,买下包顺的一万五千头牛,用于制造大型浑脱筏子三十个,小型浑脱筏子六十个。

    然后用这些东西运送人员和物资,顺流而下,支援已经占领了应理关的囤安军。

    今天第一次试航的浑脱已经回来了,是取走羊毛之后压扁成牛皮,通过厢车运回来的。

    如今正在骚泥泉重新填塞羊毛组装,赵禼没有见过这玩意儿,特意过来观看。

    骚泥泉,是兰州城西一处汇入黄河的溪流。

    因为水温较高,冬天里也不结冰,因此本名叫做暖泉。

    大军过来之后,这里变成了每日里物资周转,骡马饮水的地方,加上硝铵工坊也在这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子尿骚味道,被蕃人们谑称为了“骚泥泉”。

    码头上热闹至极,无数的蕃人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圈子,人声鼎沸,似乎看见了什么厉害的好东西。

    赵禼的大旗一到,蕃人们纷纷匍匐礼拜,让出了一条通道。

    赵禼大步进入圈子,却见这里搭建起了几个很大的帐篷,帐篷后堆满了厢车和各种各样的宋地货品,几个商贾模样的宋人带着上百伙计在这里卸货。

    见到赵禼这位红袍大员,一名看起来像是行首的年轻商贾赶了过来,递上自己的名帖:“下官见过赵学士。”

    “哦?还是官身?”赵禼不由得上下打量了这年轻人一眼,打开名帖,抬头却是:“后进晚生工部员外郎,朝奉郎眉山苏辐拜见。”

    “眉山苏家,车字旁,和大苏同辈的?”

    “哎哟可不敢这样抬举自己个儿!”苏辐赶紧摇头,拱手道:“学士言重了,可不敢拿夫子名声自重。下官这个官身是捐的,不过在交趾立了些功劳,陛下又赏了三阶。”

    “交趾路?哈想起来了,是大名鼎鼎的四通小财神!”

    苏辐一脸的不好意思:“哪里哪里,都是同行瞎捧。”

    赵禼笑道:“说起来可亏了,国公怎么不给谋个恩荫?要是恩荫,起码都是三司一个案判了!”

    苏辐笑道:“扁罐都还没恩荫呢,咱怎么敢想?咱就一商贾,有个身份傍着行走江湖,就足够了。”

    赵禼问道:“那们此次过来是?”

    苏辐说道:“有笔生意,想与赵公谈谈。”

    赵禼问道:“什么生意?”

    苏辐说道:“四通商号想在这里修个港口。目前嘛,主要用作给应理关调配军需,然后呢,再从应理对岸拉到鸣沙,通过韦州运入内地。”

    “内地的物资,也通过这条道过来,比从青唐绕道,节省了不少的人力和马力。”

    赵禼问道:“们需要什么货物?”

    苏辐说道:“青海的青盐、青油、皮毛;湟水、洮河附近的粮食、药材;临潭、卓尼等地的木料;都是大宋急需的商品。”

    “西夏各州,俱产羊皮,尤其是灵州羊皮,能出长毛麦穟,能制出一等一的绒裘。兰州的羊皮虽然不如灵州的,但是品质也是上乘。”

    “还有狐皮,亦随处多产,另外,小姑奶奶说甘草、枸杞、银柴胡、黄芪,都是西北的道地,有多少,汴京药局便能要多少。”

    “哦,还有,国公给说了,戈壁绿洲昼夜温差大,种葡萄是最好的,葡萄可以做葡萄干和葡萄酒……”

    赵禼明白了,这是苏油给自己如何发展兰州支招呢,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国公有何要求?”

    苏辐说道:“国公说,黄河沿岸要考察沙区,然后在沙区上广植抗旱的植物,减少黄河中上游的含沙量,让汴京城以下好过一些。”

    “还有就是养殖方式要改变,种植几种优良的牧草,对牲畜施行棚养,精养,一来将部落拆解成家庭,便于管理;二来保护水土,利于长久发展;三来可以扩大牲畜的养殖规模和产量,让当地百姓过上好日子。”

    “还有呢?”

    “没了,如果赵老同意,四通商号将在兰州各县,都捐资建立一所小学,在兰州城建立书院,聘请嵩阳书院和郑州理工学院的学子前来任教。”

    “还有,每次拉货回来的厢车,就是给赵公的见面礼,如何?”

    “好!”赵禼激动得白胡子都飘了起来:“如此我也就不和苏明润掰扯兰州兵力不足的问题了,只有一个要求,在兰州设立皇宋银行分行,宝钞和银行户头,这可是羁縻蕃族的神器!”

    ……

    “羊毛!才是羁縻蕃族的神器!”

    韦州,苏油正在跟范纯仁讲解三路规划。

    “高国舅在岷州的羁縻模式是成功的,因为一头羊,一年能够产出五六十斤的羊毛,一斤羊毛的价值,是二十文。”

    “通过羊毛收购,能让牧民的一头羊,产生两头羊的价值!”

    “这就是我大宋给他们的福利,以此为基础,理论上讲,只要投奔大宋,收入立即翻番!”

    “宁夏的羊,是天下品质最好的,羊毛产业在岷州,熙河都能够获得成功,在宁夏那就更不用说。”

    “加上牛马,药材,以及丰富的矿藏,这里看似荒凉,其实是一片宝地。”

    “夏人的农耕技术太差,很多河渠都已经被荒废,还有河套平野,特别适合搭建大水车。”

    “只需要利用数架大水车,寻找不冻的水口联排,便能够利用水力,灌溉出大量的麦田,冲洗盐碱滩地,改造出汴京城北的那种沃土。”

    “范公看,山北的诸道河流,水力充沛,大可以建造水库,引水到河套之上。”

    “有了河渠,韦州以北的沙碛边缘地带,就可以大面积种植葡萄,那天泡温泉喝的那种葡萄酒……”

    范纯仁将水利图纸一把按住:“明润本末倒置了吧?陛下让统帅数十万大军,是到山北来屯田种地养羊挖矿的?”

    “还葡萄酒,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啊!”

    大学士的诗词梗说来就来,让苏油措手不及,讪讪道:“这个……其实我真的不会打仗,搞建设才是我的长项……还有诸州的盐池,煤矿、铁矿,完可以建立煤、盐、铁工业基地……”

    “行了行了!”范纯仁将图纸卷了起来:“知道明润的经济之能,东西我留下了,赶紧回去料理军务!”

    “要展布大业,先得有得用的人才,我还要去宁夏城迎接即将到来的选官们,这就要出发。”

    苏油有些惊讶:“还要去迎接他们?”

    范纯仁叹气:“来之前很多人绝命书都写好了,真当这里是绝域蛮荒,赴死之地。能来,就说明心底里到底是有这个国家,有这份忠心的。去给他们打打气嘛!”

    说完将苏油的产业规划展布建议书连同地图也卷了起来:“正好,空说无凭,有了明润这套说辞,老夫去忽悠他们,也更多了一分底气……”

    “我这不是忽悠……”

    “知道知道,明润是宰执之才,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交给我转运司就好,我会详细奏报给陛下的……”

    “哦……”苏油将着急忙慌的老头送到门口,直到马车启动之后才突然想起来,喊道:“范公记得奏章里别提是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