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穿越小说 > 苏厨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出征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出征

    但是要范纯仁欺君是不可能的,十月辛卯,六路都经略司收到了赵顼的诏令。

    “兰州及西使城界,连接熙河,通远军新复,多荒闲地。已令赵禼招弓箭手,窃虑应猝难得数足,权许人开耕,所贵得广刍粟,以实塞下。”

    “九原故郡,得人甚多,且水草丰美,世出佳盐。已令曾孝宽掌郡事,上《户马法》,言于九原甚便,乞施行之,已从所奏。”

    “范纯仁上山北三路恢复之计,言乃卿之策。干臣忧劳国事,不以方任自拘,朕心诚慰。”

    “然六路都经略司部署大军,筹谋进讨,乃卿之正务。”

    “今西贼隔绝瀚海,龟缩兴灵,拥兵几三十万,如何破之,朝廷尚有忧疑。”

    “大军久外,消耗非小。摺运军粮,所运亦不多,虽颇得蕃部窖粟,又数不至广,恐士卒有饥饿逃亡,殆误国事。”

    “前从所奏,令军士稍事修养,并加赏给,亦皆从之。”

    “散诸军于后路,分守堡寨,以迤逦为计,此固分军就食,巩固山北之良策,然进取之军,亦当留足用。”

    “今灵州已有可破之势,天日寒冻,或可乘时,集军速战,毕功于一役,后图缓治可也。”

    “六路都经略司当审度机便施行,无以转运为梗挠。如粮馈阙乏,京东诸路尚可援饷,非必兴山北三路而后征。”

    这是在给苏油施加压力,该进军了!

    ……

    韦州北郊,苏油正在校阅军队。

    支应过刘昌祚带来的前线混乱之后,苏油重新调配了军力,新军将几处要地交给前来接替守卫的旧军,重新集结成了三路。

    囤安军在应理关,控鹤军在夏州,剩下的感义、镇国、定国、学院兵,部集结到了耀德城。

    应理关在黄河之北,耀德城在灵州川中流,只有控鹤军,远在六百里外的夏州。

    刘昌祚也在夏州修整,出青冈峡时的五万人,连场大仗之后,能骑马的只剩下三万,除了阵亡七千多人外,还有一万多的伤兵。

    赵顼的嘉奖令下来之后,苏油奏请成立大宋第一支重骑兵部队,以刘昌祚部下郭成的骑军为基础,利用修整时间命沈括紧急将缴获的夏人铁鹞子铠甲予以修复和仿制,加上王中正缴获的马匹,打造出了三千人的重骑队伍,以及两支为重骑服务的轻骑军,共计九千人。

    重骑军根据赵顼的意思,命名为骁锐军,两支辅助的轻骑,一支命名为豹捷,另一支用了西军现成的一个编号,虎翼。

    武臣瞬间就被黑心文官安排得明明白白,赵顼非常满意六路都经略司的这个决定——大宋从今起,也有了一支能与西夏铁鹞子,辽国铁林军媲美的重骑,其政治意义不言而喻。

    而且这也是对刘昌祚的奖赏,大宋表面上最强大的旧式骑军队伍,当然要交给最能打的虎臣来统带,这是一份不容刘昌祚推辞的高光荣耀。

    然而在苏油内心的黑暗面,此举却是给刘昌祚戴上沉重的脚镣,让他的大军想快都再也快不起来。

    作战任务下达后,看似威武雄壮的骁锐军,只能跟在新军后边吃灰。

    要是这样高国舅都还跑不赢,那只能说使相一职,活该他拿不到手。

    麻袋是个好东西,耀德城如今已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城外拉起了铁丝网,挖掘出了壕沟,然后用沙袋磊叠起了半人高的掩体,城周几处高地、交通壕连通到炮兵阵地,已经将这里变成了一座无法攻取的桥头堡。

    这里是讨伐灵州最紧要的出击阵地,三支新军加上学员军,前军共计一万八千人。

    两万探路的蕃部骑军,已经由李文钊带领着出发,新军的后面,还有种珍的一万五千精骑。

    苏油身穿一身没有肩章领章的双排扣灰呢冬军服,身边站着中军帅臣高遵裕,监军李若愚,看着台下这四支士气高昂,军容整肃,武装到牙齿的部队,心中涌起理所当然的自豪。

    三大一小四个方阵之前,当先是部队的指挥官,他们的军衔,已经被赵顼升为了襄领,而高遵裕,更是升做了协统。

    指挥官之后,是炮兵队伍。

    这是三支新军的绝对火力,每军五门霹雳炮,而学院兵方阵之前,更是多达整整十五门。

    炮车后面,是一片灰色的海洋,只有战士们帽盔上的红缨,如同一簇簇燃烧的火苗,标示这是一个秉承火德而生的国家最顶尖武力。

    每一位士兵身边都是一匹雄壮的骏马,骏马上的装备包括睡袋,工兵铲,神机铳,干粮袋,饲料袋,手抛式震天雷,铜皮水壶和小饭锅。

    士兵身上系着武装腰带,腰带上有一排皮包,里边有应急药包,工具包,弹夹,子弹带,甚至还有卫生用品包。

    队伍的外围,是多达三千辆四轮厢车,厢车的轮子还特意经过改装,比汴京城里的车轮宽了三倍,以更加适应西夏的道路条件。

    车上满载着辎重,帐篷,燃料,弹药等物资,这些东西,是在十天之内,从宁夏城紧急运送过来的。

    毕仲游在郑州理工学院和四通财计小组的帮助下,圆满完成了六路都转运司提出的苛刻任务。

    而大军的后面,是整整三百多里,等待征服的旱海。

    军士在猎猎寒风中肃立,军旗在高高飘扬。

    苏油站在高台之上,从李若愚手里郑重地接过一条锦囊。

    锦囊打开,从里面抽出一张白绢,上面的血迹,早已经变得紫黑。

    苏油将白绢举起:“这是一份血书!是八十年前,那位坚守孤城的边帅,写给朝廷的求急告表!”

    “八十年前的咸平五年,李继迁叛我大宋!”

    “清远军陷,夏人大集,断了灵州的饷道,让灵州孤军绝援。”

    “领顺州团练使、知灵州兼都部署裴济,刺血染奏,求救甚急!”

    “而当时朝中诸公,或议灵州可弃,或议灵州当救,整整议论了两个月,犹迁延不决!”

    “裴仲溥公以万人独抗数十万强敌,坚守弥两月,而救兵始终不至,最后箭尽粮绝,城陷后壮烈死事!”

    “哀闻传入汴京,上闻之嗟愕良久,深为痛惜。”

    深吸了一口气,苏油厉声喝道:“传闻李继迁攻陷灵州之后,曾经登上城头,大哭一场,继而仰天长笑!”

    “从那时起,西贼,就成了我大宋的噩梦!”

    “丢掉灵州,就是丢失了漠南门户!不过十数年,河套便沦入敌手!西贼兵锋,可以直逼泾原、环庆,震荡关中!”

    “大宋为了解此危局,耗费了整整八十年的时间!耗费了无数的钱赋!耗费了无数百姓、军人的性命!”

    “换来的!是西夏每年从大宋手中攫夺二十万贯的岁币!是西疆连年告警,是军士苦戍死守,是百姓残破流离,是陛下中夜叹惜,忧劳不寐!”

    “当时的灵州该不该救,到了今日,血淋淋的历史,早就告诉了我们答案!而那些误国的昏庸之辈,已然被钉死在青史的耻辱柱上!”

    “可我大宋的英灵,犹在三百里旱海之外,犹在那凄冷的灵州城头,日夜渴望着大宋的援军!”

    苏油将血书系在猎猎军旗的旗环之上,再次转过身来,看着北方荒凉的雪野戈壁,已经热泪盈眶:“今天,援军终于到了!”

    “今天,我们就要去收复华夏故土,一扫八十年来屈辱与腥膻!”

    “今天,我们要去荡平西贼,让他们为八十年的叛逆不臣,为百万百姓和军士的死伤,付出应有的代价!”

    “今天,我们要去迎回裴仲溥公,以及一万死难灵州的将士英灵!将他们的神位,奉还于皇宋昭忠祠堂,享受理应尊享的荣光!”

    “我们来晚了八十年,可是今天,我们终究来了!”

    苏油猛然右手击胸,对着北方行了一个新军的军礼:“英灵不远,佑我功成!皇宋,万胜!”

    “英灵不远,佑我功成!皇宋万胜!”

    将士们的士气,已然达到了顶点,翻身骑上骏马,高声呐喊,整装待发。

    高遵裕抽出骑刀,向北平举:“出征!”

    诸军列阵向北,滚滚而去。

    于此同时,夏州、鸣沙城,另外两路宋军也已约期拔寨,三路大军,同时朝河套重镇灵州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