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休想翻天(第1/2页)
    此后,没见宗主大驾光临,应该是被红线真人拖住了。

    金峰一头扎进森林里,三个月没出来,苦了萧宝宝当保姆。

    不少去里头做任务的弟子都知道,深处出了个疯子,专门找难缠的妖兽上前送死,不说好好用法术杀妖兽,拿着破匕首往妖兽爪牙下头钻。什么猜测的都有,猜是心智失常的疯子,猜是被小情人甩了,猜是中了毒入了魔...但没人认出那人是揽秀峰凡人小徒弟带进来的金峰。概因金峰身上浇了一层又一层血还不洗澡。

    鉴于他的邋遢形象是萧宝宝不能忍,在人前,萧宝宝总是藏起来。

    金峰杀妖兽时他一边看着以免他被杀,金峰不杀妖兽时打坐他也看着以免他被杀。在杀妖兽和打坐修炼之间有限时间里,金峰吃掉的妖兽肉以大车计。

    自然,烤肉的活计还是萧宝宝负责。

    低级的五形法术,不管什么灵根都可使出,烤肉金峰自己完也可以。但他实在没时间,往往一战结束,肚皮震天响,往地上一瘫只想着吃。

    这种情况下,萧宝宝也不再讲究,割下一块妖兽肉,不用放血干净,火焰一滚,熟了。管是八成熟还是五成熟,被金峰狼吞虎咽吃掉。

    萧宝宝想,估摸着这才是金峰另类修行的第一步就这样能吃,以后不得更能吃?合欢宗的妖兽要被灭绝吗?

    好在,时间慢慢过去,金峰饭量也慢慢减少,最后恢复了正常大小,却是不能依赖辟谷丹不吃饭了。

    两人收拾一番,回到宗门第一时间去找夜溪。

    此时金峰模样已经同过去大不相同。

    原本十五六的少年郎带着一股英气,可遮掩不住五官的俊美,还未完长成的模样不可避免带着些稚嫩,个头高却单薄。总之,原本的金峰偏向书生气质。

    如今的金峰却完不同。

    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过膝袍子,窄袖短靴,里头是黑色裤子。头发削得短了些,紧紧束在后脑上。穿着利落精神,有些像刑堂那些人了。更加不同的是,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他胳膊上腿上身上那些隆起的线条优美的条条肌肉,无一处不饱含力量。神情坚毅,仿若小将军。

    金峰眼里的孺慕无法遮掩。

    “多谢姐姐。”

    夜溪提起要跪的他,手在他大臂上捏了捏,差强人意。

    “先这样吧。”

    不过是相当于二三级力量异能者的身体强度,或者,搭配上灵力会更强些吧。

    萧宝宝笑道:“我正打算找几个与他比斗比斗,看他实力到了哪一步。”

    话是这样说,可萧宝宝心里有数,只说战力,金峰绝不低于筑基初期的修士,甚至比他们还要强一线。与妖兽那么多场的殊死斗争不是白练的。

    只是修士手段众多,此时的金峰,还不能大意的回家报仇。

    没几日,萧宝宝便带着自己被证实了的猜想来了。

    夜溪抓着头发想了想,不能让金峰搭进命去,就要去研究别的体能开发试剂,再激发激发潜能。

    没等她再次闭关呢,宗主驾到,由红线真人陪着。

    作为宗主,对宗里任何动静都清楚,一来便指着两边岩壁上形形色色的人形,貌似玩笑:“刑堂的人都在这上头留了号吧。”

    夜溪微微一笑:“这就不清楚了,有些人并不愿意现身。”

    宗主眼睛一眯,哪个门派没几个只在暗里出没的特殊弟子呀。估计是暗门的人来观战,还不知道自己早被人发现了。

    红线真人有些头疼,先前金峰泡完澡,宗主就来验证一番,当时就有着来看夜溪的念头,被自己努力挡回了。她也清楚,宗主回去归回去,但一定派人紧盯金峰动作,这不,萧宝宝咋咋呼呼张罗着金峰和几个修为不同的弟子切磋过后,她再也挡不住宗主的脚步了。

    宗主笑了笑,直入主题,希望夜溪将试剂贡献给宗门,还大方表示,随便她开价,不拘灵石还是宝贝。

    夜溪一点都不心动,唔,是了,她的心早不动了,唔,也不是,那闲的的蛋疼的九转神草让她的心又机械运动了。里头都没血液,也不知道跳啊跳啊能跳出什么花来。

    夜溪道:“第一,我不能修炼,不管是灵石还是修炼资源,我都不需要。第二,这东西我只是为金峰做的,没想着给别人。”

    宗主就有些不高兴了,你可是合欢宗一份子,当然要为门派贡献一份力量。

    夜溪耸肩:“合欢宗关我什么事?我只认我师傅。”

    宗主就沉了脸。

    红线真人心里甜丝丝,打哈哈:“我小徒弟胸无大志,宗主何必跟她一般计较。”

    宗主就对着红线真人发难:“你可是宗门养大的,你就甘心看着合欢宗日暮西山?”

    红线真人当然不甘心,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