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陆先生,爱妻请克制 > 第1364章 对陆行厉展开报复
    > 陆先生,爱妻请克制

    乔雨萱无意识的嗯了一声,似在回应金政豪的话。

    她永远是金政豪最捧场的观众。

    “政哥,不是累了吗?”乔雨萱轻轻抚摸着金政豪的后背,说道。

    她让金政豪早点休息,不能再来了。

    纵欲,会伤那个……

    “我现在精神很好。”光线昏暗的卧室里,金政豪双目熠熠生辉。

    里面,仍有露骨的欲念,在汹涌。

    他又吻了乔雨萱,热唇流连她的脸颊,脖子,锁骨。

    乔雨萱觉得痒痒的,在半睡半醒中,迷迷糊的笑了起来。

    “政哥,痒呢。”她白皙双手,软软的推了下金政豪的胸膛。

    金政豪的体温,一向偏低,冰冰凉凉的,就像他的性格,冷血寡淡。只有在和乔雨萱做这种事的时候,他的体温才会升高,无情的脸上露出动情的样子。

    很迷人、性感。

    他这一面,只有乔雨萱能看见。

    金政豪仍是缠着乔雨萱,缠得乔雨萱困意渐渐散去,精神反而醒了过来。

    她想起来,问金政豪:“政哥,吃过了吗?”

    金政豪今晚才刚刚回来,还没吃过晚饭,但他也不准备吃,少吃一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他对食物,没有太多要求,能填饱肚子就行。

    食物的味道给他带来不了口腹的满足。

    到现在,金政豪口腔的味蕾,依然是坏的。他仍旧吃不出美食的味道,在入口的食物之中,他依然尝到一股腐肉的臭味。

    很难吃。

    若不是不能不吃,金政豪真的不愿意吃东西。

    比起吃,他更喜欢舔食人血,新鲜的人血,甜美而温暖的。

    想到这里,金政豪就忍不住想要咬一口乔雨萱的脖子。

    乔雨萱的血,是他尝过最甜美温暖的。

    他张开嘴,牙齿咬在乔雨萱的脖子上,尖尖的牙齿,陷在她薄薄的肌肤里,只要再稍稍用力一点,就能咬破这层薄皮,然后尝到鲜甜多汁的血液。

    真馋啊。

    “我现在只想吃。”金政豪低声呢喃。

    乔雨萱感觉脖子一疼,之后,又是新的一轮。

    这一次,乔雨萱彻底被金政豪累坏过去了,她到睡着的时候,也不知道金政豪究竟吃过晚饭没有。

    她实在没有精力再质问,在金政豪热汗挥洒的时候,她就已经晕了过去。

    深夜,祁臣告别其他人,自己独自坐计程车回去民宿别墅。

    他在临走之前,和帮主交换了私人联系方式。

    原本在乔雨萱被金政豪带走之后,男人就想过要离开,这群所谓的网友面基,他并没有兴趣参与。

    在他想离开之前,他的目光捕捉到来自一个女孩的爱慕之意。

    他不动声色的看向这个女孩,只见对方在发现他的目光打量之后,马上就转移了视线。

    很好。

    男人突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计划。

    这个对他爱慕的女孩,也许能加以利用。

    于是,男人在吃完饭之后的节目,并没有急于离开。他一路参与到底,直到他们一行人准备去网吧开黑的时候,男人才说今晚太累了,先行离开。

    男人并不会玩这个游戏,在游戏上很容易就会露出马脚。

    他也不打算为了一个区区祁臣,就去学完这个游戏。

    反正,在他逗留北京的这段时间里,他将会解决乔雨萱和金政豪。

    之后,祁臣这个身份就对他来说,毫无用途。他将会再次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让任何人都找不到他。

    祁臣的尸体,也将会在他消失之后,列入失联名单,然后被警方找到。

    届时,祁臣的尸体已经完腐烂,完化作蔷薇花的养分,一点也不会浪费。

    男人回到民宿之后,并没有开灯。比起光明,他更喜欢满室的黑暗,龌龊就在黑暗之中滋生,然后悄然蔓延。

    他喜欢这种黑暗入侵的感觉。

    男人脱下大衣,先进厨房接水,然后打开通往外面小花园的窗帘和落地窗。

    今晚的月色很好,明亮皎洁,不需要开灯,男人借着月亮的光辉,拿着接过来的水,走到小花园里开得越发娇艳的蔷薇花花丛前,慢悠悠的把水浇下去。

    这些在前两天之前,明明一副衰败之色的蔷薇花,似乎在短短两天之内,吸足了养分,再次娇艳绚烂了起来。

    饱满的花瓣,开得特别灿烂,大大的一朵花蕾儿,闻着芬芳馥郁。

    谁又能想到,在这么一片娇艳的花园底下,泥地深处竟然埋着一具尸体。

    男人在浇花时,完没有心理压力,微扬的嘴唇,甚至还哼着小调,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很期待,杀死乔雨萱那天,把她的尸体解决,埋在花园底下的时候,那将会是她最美丽的一刻。开在她尸体上的鲜花,将延续她的美丽,开得越发妖异灿烂。

    男人在月色之下,露出诡异的笑容。

    浇完花之后,男人进去屋子。

    这件民宿别墅很大,总共有两层高,还有一层地下室。里面总共有五个房间,一天的住宿费用就要两千五。

    男人将二楼的书房,变成他工作的地方。

    他在工作台上,贴了两张照片。

    一张是乔雨萱的照片,另一张则是盛安安的。

    相比乔雨萱,男人觉得盛安安会更加难搞。

    男人在通过两次和盛安安的简单接触之下,发现盛安安是一个极其心细的女人。她的观察力很好,似乎已经把他记住了。

    男人想:他不能再轻易接近沈安安,把自己暴露在沈安安的眼中。

    这个女人,将会是一个麻烦。

    随后,男人又分别贴上两张照片。

    一张是陆行厉的照片,另一张则是金政豪的。

    是的,男人除了要报金政豪的灭门之仇,还要对陆行厉展开报复。

    金政豪固然是可恨,但同时,陆行厉也是罪该万死。

    男人知道当年父亲的计划,是要和谢怀瑾一同绑架陆行厉,却没想到陆行厉居然如此狡猾。

    陆行厉早已发现父亲和谢怀瑾的阴谋,故意将计就计,一直不动声色的反侦察他们,最后父亲中了陆行厉的舅舅提前设好的埋伏,险些丧命。